首頁 » 趣味 » 受傷包工頭不給工資他只好撿破爛,意外撿2000元后卻葬送一生

受傷包工頭不給工資他只好撿破爛,意外撿2000元后卻葬送一生

受傷包工頭不給工資他只好撿破爛,意外撿2000元后卻葬送一生阿虎念高中時,體弱多病的父母便先後去世了,只留下一個八十多歲的老奶奶和他的妹妹與他相依為命。因家裡實在拿不出多餘的錢供他繼續讀書,他只好輟學了。阿虎想了很多要改變命運的方法,每當一個好的主意被敲定之時也是被擱淺之時,因為他沒有多餘的資金去實施計劃。最後他只好跟別人到建築工地干最苦,錢最少的活。

在他干到兩個月的時候,包工頭依然沒有發給他一分錢的工資。正好他的妹妹來信要錢,奶奶抓藥需要錢,讀初中的她更需要錢,他實在鬧心的很。一次不小心他歪傷了腳。他想,這次包工頭應該給他錢了吧。於是他一瘸一拐地走進包工頭的辦公室。還沒等阿虎把話說完,包工頭就不耐煩地說:“先給你一百塊錢回家養傷,什麼時候讓你上班,另行通知。

阿虎想再說點什麼,只見包工頭揮揮手:“我很忙,有什麼事回頭再說。”說完便把阿虎推出了辦公室。阿虎在門外聽到包工頭洋洋得意的聲音:“中華兒女千千萬,這個不行那個換。”阿虎攥着那一百塊錢無可奈何地走出了建築工地。

阿虎漫無目的地走在城市的大街上。難道就這樣回家去嗎?一百塊錢是什麼問題也解決不了的,而且就這樣回去還會受到別人的嘲笑。再找個別的工作吧。阿虎這樣想着,繼續順着大街往前走。

他在想,他還會幹些什麼呢?他看到一個清潔工在掃馬路,心想這個工作應該好乾的多,於是便走上前去問:“阿姨你們單位還要人嗎?”那女人停下手中的活,頗有點趾高氣揚的樣子,“還有那麼多熟人在後面排着隊呢。”阿虎當然不是傻子,說聲“打擾”后,便又繼續往前走。

他注意到一個修鞋的老頭生意很是忙活,他想了一會,便走近那老人說:“大爺,您願意收我做徒弟嗎?我一分錢也不要。”老人抬頭看了看阿虎,“我的一個老鄉想跟我學修鞋,我都沒有答應。”看來阿虎想修鞋賺錢的想法又破滅了。他必須在短時間內掙到一筆錢,哪怕只有幾百元,以解家裡的燃眉之急。他這樣想着繼續往前走。

不知不覺已是華燈初上,到處都是流光異彩。他看着歡樂的人們走進商店,飯店和夜市,心裡不免升起一股凄涼之感,明亮的街燈在他迷茫的淚光里變成了無數的小星星。他擦擦眼淚躲進一個比較昏暗的角落。不一會,一個背着大尼龍袋子的人在他身後的垃圾箱里翻找着什麼。

阿虎仔細看着,塑料布頭紙殼都被那人裝進了大袋子。等那人走後,阿虎一拍腦門,眼睛一亮:“這麼簡單的法子,我怎麼就沒有想出來呢。”接着,他一直跟蹤那個拾荒者,看看他到底去哪兒賣掉他的貨物。拾荒者的袋子終於裝得滿滿登登了。

阿虎跟着拾荒者來到一個更加黑暗而偏僻的地方。這裡已經聚集了十幾個拾荒者。他們中最小的也就十幾歲,最大的已有七十多歲了。他們有的愜意地抽着煙捲,有的狼吞虎咽地吃着從包裹里取的食物。一天沒有吃飯的阿虎此時也已感到飢腸轆轆了。

他跑到附近最近的一家小吃店買了兩個燒餅又飛奔回去,繼續監視他們的行蹤。大約在午夜時分,阿虎見那幫拾荒者在交頭接耳地議論着什麼。

不一會兒,他們中比較健壯的幾個便起身向馬路走去。阿虎想:“難道他們有更好的發財的地方嗎?”為了下一步能掙到更多的錢,他便悄悄地跟在他們身後。走着走着,阿虎覺得越來越熟悉。原來已經到了他曾打工的建築工地。那幾個人停了下來,東張西望。阿虎也趕緊閃在一隅,看他們到底有什麼動作。

這時,路燈已熄。那幾個人翻過工地外圍的矮牆。阿虎便知道他們想幹什麼了。果然,不一會,一根根鋼管從工地大門的門縫裡鑽了出來。雖然當時的情況使他產生了正義之感,但他一想起那個狠心的包工頭,反而在心裡讓他們多偷點。但他不住地警告自己,決不能去偷,那是要坐牢的,要是他坐牢了,他的奶奶和妹妹也就完了。

正想着,那幾個人已翻出圍牆,每人抗起兩根鋼管向原路奔回。阿虎一邊跟蹤在他們後面,一邊想:“光他們每人偷的這兩根鋼管就得賣個五六十元錢呀,加上他們撿的廢品,一天不少撈啊。天亮后,必須得行動了。”

天剛麻麻亮,那群拾荒者便早早趕到廢品收購站。收購站的老闆早就打開了大門。等他們都進去后,阿虎站在大門外靜靜地聽着裡面的交易。鋼管的價錢和他猜的差不多,光那滿滿一袋廢品就賣了二十幾元。聽到這裡,阿虎飛也似地離開收購站。

他先從垃圾箱里揀了幾個尼龍袋子,然後就學着那些拾荒着大街小巷地奔波起來。由於阿虎跑得快,天不黑,他就揀滿了一袋廢品,之後便迫不及待地背到收購站。老闆見他是個生面孔,給他的價錢並沒有其他拾荒者的多。但是阿虎也很知足了,畢竟他勞動了一天就已經得到了十幾元錢,比他干建築強多了。

今天的夜晚他沒有掉眼淚。他給妹妹寫了一封信,鼓勵妹妹繼續上學,過些日子他就會給家裡寄錢了。他簡單地吃了點東西,在公園的石椅上躺了幾個小時后便又去匆忙地拾荒了。就這樣十幾天後,他給家裡寄去了二百元錢。這天晚上,他躺在公園的石椅上,久久不能入睡。

從他來到這個繁華的大都市后,第一次感到夜晚的月亮如此的皎潔美麗,那柔和的光波多象媽媽溫暖的手撫摩着他那疲憊而瘦弱的身體。想着想着,兩行滾燙的淚水在月光下變成了兩條閃光的小溪。

他剛想拿起袋子和鉤子繼續去揀廢品。這時走過來兩個穿着骯髒的中年男人。兩人的目光在月光下顯得格外的兇狠。其中一個把頭靠近阿虎說:“小子,今天晚上馬上離開我們的地盤,不然有你好過的。”阿虎心想:“怎麼這又苦又髒的活計還有人爭搶地盤呀。”為了以後的生計,他還是陪着笑臉對那兩人說:“大哥,小弟初來乍到,也不懂什麼江湖規矩,為了混口飯吃,還望兩位大哥幫幫小弟。”“廢話少說,反正從今晚開始,不准你揀方圓十里的廢品,要是再讓我們看見的話,就打斷你的腿。”

好漢不吃眼前虧,阿虎只好先屈服於兩個無賴的威脅。待那兩人走後,他便趕往方圓十裡外的地方。奔波了一個通宵,當他只揀到十幾斤廢品時,委屈和憤恨的淚水又佔據了他的雙眼。原來這裡只是一片棚戶區,當然比不上市裡的繁華地段,那兒有大型超市,有高聳入雲的大廈,有住着別墅的富人。他決定還是要回到繁華區去。他制定了敵進我退,敵退我進的戰略方針。

他想那伙拾荒者,白天很少行動,他就抓緊白天的時間來創造財富,與他們展開有效的周旋。主意一定,阿虎便先來到富人區。他知道這個時候,人們把一個晚上的垃圾都要清理出來。酒瓶,空的易拉罐以及包裝盒都是富人們不稀罕的廢品,這在棚戶區是很難揀到的。

這時,他看到一個穿着華麗的中年女人,手裡提着一個大紅袋子,一邊嘟噥着:“進口的水果都吃不完,送這些破玩意來家,還得累着我當垃圾扔掉,”一邊把紅袋子扔到垃圾箱里。待那女人回到別墅后,阿虎趕緊過去揀起了紅袋子。打開一看,裡面是一大支還沒有完全爛掉的香蕉。正好他也餓了,便蹲在一處牆角下,揀食比較完好的香蕉。

阿虎吃着吃着,嘴巴停止了蠕動,眼睛也睜得雪亮。原來,他看到在爛香蕉的中間部分,有一打嶄新的人民幣。他環視一下四周,見沒有別的人,便又收緊紅色塑料袋,急急地離開別墅區。到哪裡去清點這筆錢呢。公園他是不敢去了,去超市的洗手間?可超市九點才開門呢。

想來想去,他還是選擇了棚戶區的一處公共廁所。他關上破舊的木門,戰抖地打開袋子,小心翼翼地取出那打錢。在他點錢的過程中,蒼蠅蚊子不斷向他發起攻擊,他卻全然不覺。足足兩千元。他興奮地把袋子里的香蕉全倒出來,又整齊地把錢放進袋子,之後又把袋子卷了又卷。

他先把一千元給家裡寄上,又把另外一千元存進了銀行。之後,又滿懷鬥志地返回別墅區。在以後的日子裡,他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不知什麼原因,來富人區揀廢品的人越來越多了。身單力簿的他受到的威脅也越來越多。他渴望着,再有那樣的好事出現,所以他不放棄最後一搏。

終於有一天,厄運降臨到他的頭上。

在一個沒有月亮的晚上,他剛想躺在大廈的後面睡覺,兩個黑影竄到他的面前,當頭就給他一棒。鮮血立刻順着他的臉頰流了下來,本能的反擊已失去任何效力,他的腿又挨了重重一擊。他一邊喊:“救命:”一邊倒了下去。兩個歹徒剎那之間消失在夜色之中。幾個好心的人圍將過來幫他撥打了110和120。阿虎實在不願拿出過多的錢在醫院裡多呆一天,他只做了簡單的包紮,拿了一點葯便出了醫院。

“是先去復仇,還是接着去揀廢品呢?”阿虎再次漫無目的地走在大街上,翻來覆去地想着:“去復仇絕對不是他們的對手,先忍忍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等我有了錢,再找他們算帳。”他想着想着,不由自主地來到棚戶區。晚上他見一群推着獨輪車的人在小吃店外快活地喝酒吃菜,心想,他們一定是做着不錯的活計。於是他也走進小吃店,點了一個菜,想聽聽他們到底說些什麼。

從他們的交談中,阿虎知道他們是賣水果的。其中一人說:“我今天掙了二百元。”阿虎愕然,“該不會又是偷的吧?”又一人說:“城管罰我六十,幸虧碰上幾個老外,又多掙了幾十元。”他們每人在說著當天的得與失,並計劃着明天的戰鬥。

阿虎聽了,即刻心潮澎湃。他心裡盤算着,買一輛舊的獨輪車不過幾十元,批發上一百斤當時比較好的水果也不過一百元,全部賣完就能掙二百多元,多好的生意。說干就干。從他們的談話里,他知道了批發市場的地點以及到什麼地方賣的最好。

第二天一早,阿虎就買好了獨輪車向批發市場出發了,他剛走出一條街道,就看見三三兩兩的人推着滿滿一車水果往市中心趕了。阿虎心裡感嘆道:“掙錢真不容易啊,想必他們半夜都已去了批發市場,下次,我一定要趕在他們的前面。”阿虎到達批發市場的時候已是八九點鐘的光景,一些比較鮮亮的水果早就批發完了。

他選了好幾家,終於選定一分自己認為比較合適的水果:蘋果。他認為幾天之內蘋果是爛不掉的。於是他滿懷信心地交了錢,又滿懷信心地推着蘋果往回趕。當他推着蘋果來到某一知名品牌的大廈前時,已是十點鐘的光景。他昨晚見到的那幾個果販們正坐在大廈一側的陰涼處悠閑地打撲克,再看他們車上的水果已賣了一大半。

阿虎當然捨不得到去乘涼,頂着烈日,小聲吆喝着:“快來買啊,又大又甜的蘋果。”偶爾有幾個扎着領帶的人從他面前走過,看也不看他車上的蘋果。“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他依然沒有賣出一個蘋果。

這時,別的果販也靠過來,向來往的人大聲而親熱地兜售他們的水果。不一會,他們的車前便圍了很多的人。於是阿虎也學着他們的樣子大聲而熱情地吆喝起來。還是不管用,再仔細分析,別人賣的都是當時剛出園的水果,有桃子,葡萄,香瓜,甜瓜等,還不時地往水果上撒點水,那樣會顯得更新鮮。而自己的蘋果在烈日下越發顯得乾澀而絲毫引不起人的食慾。

此時,只聽得那些果販們大喊一聲:“城管來了。”頃刻之間便不見了他們的身影。只有阿虎還站在原地獃頭獃腦地東張西望。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城管的大頭車已嘎然停在他的面前。接着便跳下來幾個穿制服的隊員把他包圍起來。”今天是市裡大檢查,不罰款,只沒收東西。“一個頭模樣的人說完,別的隊員便七手八腳地把阿虎的車子和蘋果掀到了大頭車上。在往上掀的過程中,有一部分蘋果灑落到地上。

阿虎整個一個人都蒙了。心想:”難道今天就這樣結束了“?更讓他懊惱的是,在這之前沒買他蘋果的人,這時都爭先恐後地搶起了地上的蘋果。他想起了家鄉的奶奶一年四季都捨不得買點水果,於是他握緊拳頭仰天長嘯:”蒼天啊,你睜睜眼吧。“搶蘋果的人便鬨笑着四散而去了。

今天的沮喪遠遠超過他被襲擊的那天晚上,他眼睜睜地看着別的果販機智靈活地賣完當天的水果,又看着他們高興地數着當天的鈔票。他發誓一定要學會他們的游擊戰術。於是他當天又買了輛獨輪車,不到午夜就感到了批發市場。來得早果然管用,只見滿車滿車的新鮮水果剛剛開售。他選了一份又大又紅的桃子。又是滿懷信心地交了錢,滿懷信心地往回趕。

當他來到那座大廈的時候,天還沒有亮,桃子賣給誰呢?大約過了一個小時的時間,他看到剛從批發市場回來的果販向別的方向趕去。於是他也跟在他們的後面。原來附近有一處早市。天剛麻麻亮,這兒已是熱鬧非凡。賣東西的已陸續地站滿馬路兩邊,買東西的也陸續擠滿了馬路的中間。阿虎試圖把車子停在一個空擋,這時也過來一個推車的人對他說:”快閃開,這是我的地方。“還晃了晃他的攤位證。

阿虎無奈地說聲對不起,便把車子暫時推到馬路中間。這時,一個帶着紅袖章的人走過來對他呵斥道:”馬上推走,再看到你,一定重罰。“他只好把車子推到市場頭上。

沒想到,不一會的工夫,他竟賣出去了十幾斤桃子。他見過的那幾個果販也在市場頭上叫賣。時間不長,城管的大頭車從那邊直開過來,果販們便唰地消失在早市裡。這次阿虎的動作也異常迅速而敏捷。

城管一走,他們又把水果車推到原地。這樣一來,他們在不交任何費用的情況下,反而比市場里賣得快的多。然而這裡邊的道道卻是多的多。初來乍到的阿虎哪裡知道這些。就在他即將賣完桃子的時候,一個紅袖章對他說:”明天不許再在這兒賣東西了,否則對你不客氣,不過你要是辦攤位的話,可以找我。“說完,那人遞給阿虎一張名片。其他的果販則在一旁偷偷地笑。

早市結束后,阿虎按着名片上的地址來到紅袖章家裡。“紅袖章”開門見山地說:“現在攤位已經沒有了,不過你想在市場頭賣東西,只要你交上兩千塊錢,包你一年沒事,城管來了,也只是走走過場。”阿虎實在拿不出那麼多錢,想求紅袖章寬限些時日。紅袖章不耐煩地揮揮手:“你不願意就算了,明天可不是我說了算了。”

阿虎忐忑不安地走出紅袖章的家,一邊轉戰着兜售他的桃子,一邊苦思冥想着明天的對策。“城裡的小官兒怎麼就這麼獅子大張口呢?要知道,兩千元在還是貧窮的農村是三口之家一年的毛收入,象我這樣的家庭一年哪裡去弄兩千元,何況還欠幾千元的債呢,先打一陣游擊再說吧,他也不一定時時盯着我呢。”

這樣的想法一直伴着阿虎到了午夜時分。算算當天賺了八十多元,他心裡有陡增鬥志,推着車子也覺腳下生風。當他再次在市場頭上叫賣桃子的時候,圍過來幾個凶神惡煞般的光頭。“這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有讓你白占的。”其中一個光頭說完,別的光頭便先掀翻他的車子,接着又七手八腳地把他毒打一頓。打完后,他們象沒事一樣,大搖大擺地離開了。周圍的人遠遠地閃開了,更有甚者依然去搶拾阿虎的桃子。

真是舊傷沒好,又添新疤,阿虎本來就頭痛得厲害,遭此毒打,更是身心俱裂。但是為了護住他的桃子,他依舊艱難地一個個地把桃子揀到車裡,又一瘸一拐地回到他的出租屋。身後依然是其他商販的叫賣聲。房東老太見阿虎實在可憐,就送來水和吃的,並勸阿虎回家,說這社會不是這麼容易闖的,她的一個孫子就因為闖社會結果闖進了監獄。

阿虎想:“我老老實實地做生意,怎麼也不會進監獄啊,既然早市去不了,那就先打游擊吧,等有了足夠的錢再到市場買攤位。”阿虎養好傷后,又為他的生意奔波起來。他瘦了很多,可他的骨骼堅硬了許多,他給家裡寄的錢也增加了許多。這年的春節,阿虎給自己添了件新衣服,給妹妹買了身新衣服,又給奶奶買了些補品,帶着激動與辛酸踏上了回家的最後一列火車。

剛過完除夕夜,阿虎便匆匆趕回城裡。他聽說初一到十五的水果生意最好做,為了儘快結束游擊生涯,儘快攢夠辦攤位的錢,回城后,他就馬不停蹄地做起了生意。

功夫不負有心人,又經過半年的摔摔打打,阿虎終於花高價從別人手裡轉租了一個靠近十字路口的水果攤位,他想終於可以不用提心弔膽地做生意了。他更加勤奮努力了。他的生意也越來越紅火了。

在一個秋天的早上,阿虎正在自己的攤位上削菠蘿。這時,又過來幾個光頭,他們什麼也沒有說,就在阿虎的攤位前也擺上了桌子賣起了菠蘿。阿虎知道惹不起他們,便去找市場的管理人員。他們竟說:“他們處理完這批貨就不在你那兒賣了。”阿虎只好等他們賣完貨。

可第二天,光頭們又拉來一車菠蘿,照舊擺在他的攤位前,他又去找管理人員。他們還是重複着昨天的話。阿虎又忍了。然而到了第三天,還是同樣的結果。阿虎只好來到派出所。警察聽了阿虎的話,不耐煩地說:“這些雞毛蒜皮的事也來找警察,快別添亂了,快走快走,這裡都忙得要命。”

阿虎絕望地搖搖頭:“我已經把我的全部心血都投進去了,難道非要出了人命,你們才管嗎?”他說這話的時候,警察把他當作神經病轟出了派出所。他一直喃喃地說著這句話回到他的攤位。那幾個光頭依然在熱火朝天地賣着他們的菠蘿。可是他的菠蘿卻全部爛掉了。

阿虎站在自己的攤位後面,一邊央求道:“各位大哥,行行好吧,給我一條活路吧。”一邊把削菠蘿的長刀藏在身後。光頭們一邊賣着菠蘿一邊嘲笑着阿虎,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當一個人的衝動戰勝理智的時候,他是不會去想任何後果的。

正當光頭不再理會阿虎的時候,隨着一聲歇斯底里的咆哮,一把鋒利的砍刀落在一頂光亮的頭顱上。頓時,鮮血四濺,買菠蘿的人即刻四處散開,另外兩個光頭見老大倒地,又見阿虎殺紅了眼睛,也奪路狂奔。此時的阿虎沒有追,也沒有跑。他騎在倒在地上的光頭又是一陣亂砍。直到110來制服了他的暴躁行為。

在審訊室里,阿虎反覆說著同一句話:“這回你們該管了。”別的他什麼也沒有說。當然,法不容情,後果可想而之。人死只是瞬間的事,可把長久的痛苦留給了他的親人。阿虎的奶奶知道這件事後,不久也含恨而去了。他的妹妹自然也遠走他鄉,開始了艱苦的打工生涯。

這就是一個小商販悲苦而短暫的一生。難道這僅僅是因為他的衝動嗎?(作者:朗朗乾坤)

沒看過癮?每天五分鐘,讀講述世情冷暖的短故事,有淚有笑。故事團隊誠心製作——【每天讀點故事】APP已登錄蘋果應用商店,iPhone用戶可以去商店搜索【每天讀點故事】,下載看更多好故事。

source : http://my.vdoobv.com/article.aspx?id=1054264

看看這個吧

和泉紗霧的妹控們看過來! 台灣還未出版的作品! 希望各位慎入…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進擊的巨人神展開,牆內世界只是個實驗室!慎入【透劇】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