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670億美元,難買到戴爾的未來

670億美元,難買到戴爾的未來

670億美元,難買到戴爾的未來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尹生

  摘要:戴爾670億美元的收購很可能與正在發生的未來無關:目前,思科,英特爾,IBM,甲骨文,HP,微軟這6家主要的傳統技術基礎架構領域的公司,加起來的市值剛剛超過1萬億美元,而亞馬遜,Facebook和谷歌三家互聯網公司的市值就已經接近這個數字,這說明了什麼?

  當戴爾公司宣布以670億美元收購存儲巨頭EMC時,很可能不是在重構未來,而是預示着它基本放棄了重構自己的未來,轉而服務於一些短期財務上的目標。這似乎不是兩年前戴爾私有化時的目的——給轉型和重塑戴爾曾經的輝煌,創造更為寬鬆的短期業績壓力環境。

  雖然從中短期來看,這可能是一起顯示出了足夠雄心和魄力的行動,因為至少它會將戴爾公司牢牢定格為一家真正的面向企業級市場的公司,而2013年戴爾先生在私有化戴爾公司時,它主要還是一家正努力轉型為企業級服務公司的PC廠商,至少給外界的印象如此。

  而且可以預期,隨着整合的進行,新的實體將在多個領域找到新的增長機會,比如向雙方的客戶推薦對方的產品,通過新的更加有競爭力的解決方案來贏得更多訂單,由於戴爾和EMC都是存儲市場的主要競爭對手,還可能意味着某種程度的議價權的提升。這些會轉化為短期財務表現的上升。

  但從長遠看,你不得不考慮技術基礎架構市場正在發生的一些結構性變化,即集中式的雲服務市場的流行,以及大型的面向用戶(企業和消費者)的網站的權力的增加,這些新的變化既可能會改變傳統基礎架構廠商的議價能力,也可能改變它們的相對地位(通過在系統設計層面的創新和對現有競爭者的選擇性支持),還可能使它們面臨後向一體化的壓力。

  以服務器市場為例,谷歌、亞馬遜和Facebook這些互聯網巨頭已經在設計自己的服務器,早在2012年,谷歌通過ODM的方式生產的自用服務器,就已經讓其躋身全球前幾大的服務器廠商行列,那些被其選為ODM合作夥伴的廠商也會從中受益。

  為了節省開支,降低管理難度,這些公司都有動力推動服務器變得越來越標準化,然後它們自己掌握設計,像貨品一樣採購服務器製造能力。即便不是這樣,這些互聯網新貴也不會允許老牌貴族獲得太高的產品溢價。實際上,兩年前IBM已經向聯想賣掉了在其體系內無利可圖的低端服務器部門。

  你很難保證,類似的情況不會在存儲領域出現——只要這個環節在未來的整個技術基礎架構中佔據重要的價值比重。一旦這樣的情況發生,價值將轉向管理軟件、數據分析等環節和靈活創新的設計能力,在該領域,面臨的對手會是谷歌這樣的互聯網巨頭。不過從這個角度看,這次收購最具有未來性的部分,可能就是EMC旗下的虛擬機軟件VMware。

  但即便這樣,所有的技術基礎架構公司都需要面對這樣一個現實:價值正從設備端向用戶運營轉移。目前,思科,英特爾,IBM,甲骨文,HP,微軟這6家主要的傳統技術基礎架構領域的公司,加起來的市值剛剛超過1萬億美元,而亞馬遜,Facebook和谷歌三家互聯網公司的市值就已經接近這個數字。

  不錯,全球最重要的信息中2/3以上是通過EMC的解決方案進行管理的,但EMC並不知道這些數據具體是什麼,以及這些數據背後的行為主體是誰。這種局面最終也會對設備一端產生衝擊——因為那些掌握着數據的技術公司可能提出更有效的解決方案。

  最後一個問題——轉型期需要的能力——創業精神,創新能力,趨勢,現金和寬鬆的短期業績壓力,可能無法通過併購獲得。

  上個世紀80年代,年輕的戴爾先生抓住了PC普及的機會,通過創新的商業模式,使戴爾公司後來居上。不過隨着PC標準化和增長的放緩,而戴爾又沒有適時成功將其首創的模式轉移到其他領域、甚至轉型為亞馬遜這樣的電子商務公司,從而從巔峰墜落,最後在2013年求助於私有化,希望給自己更多的轉型空間。

  這次的超級收購很可能暗示,私有化並沒有讓戴爾重新找回創業精神和創新能力——實際上在資本積极參与情況下實施的私有化,很可能只是將外部分散的投資人注意力轉變為更加集中的機構投資人的權力,這種權力更大,而且通常對中短期財務回報的看重勝過對公司願景的重視——因為公司背負了巨大的債務壓力。

  如果不出意外,這次收購后,戴爾可能會變得更加謹慎,因為它不得不為可能的巨額借貸償還高額利息,為可能參與的機構投資者提供可以預見的回報,這些可能壓縮它面向未來進行任何大的投資。在通過類似重新上市這樣的行動來重新改變資本結構之前,它可能不得不將安全列為首要目標。

  當然,也不排除戴爾會繼續通過收購,來提升其在存儲市場的份額,目前兩家公司的合計份額估計超過三分之一,但考慮到這個領域還有另外幾個巨頭,以及面臨的轉型,即便不考慮資金問題,它能否收集到足以產生接近壟斷定價地位的份額,以及能否產生實際的接近壟斷定價權,也是一個問題。

  如果行業價格和盈利能力進一步下滑,以及互聯網公司的影響進一步壯大,那麼製造環節的整合者也許更可能誕生在中國,而非美國,而在系統設計和軟件層面的整合者則可能來自互聯網公司。而對於押注於這次收購的投資機構和銀行而言,它們的回報只是取決於這一天多久到來,不過管它呢,至少在短期內,賬面上上百億美元的現金和投資,以及每年數十億美元的自由現金流,仍然可以產生足夠的誘惑力。

  若想閱讀更多互聯網價值研究與評估方面的文章,請訂閱尹生的微信公號價值線(jia-zhi-xian),或前往尹生的福布斯中文網和百度百家專欄。若需轉載,請署名並註明出自價值線。但申明:尹生的所有文章僅做一般性探討,不作為投資決策之依據,股市有風險,請慎重決策。

670億美元,難買到戴爾的未來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