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神州數碼落子互聯網棋局 市值10年提升7倍

神州數碼落子互聯網棋局 市值10年提升7倍

  沈建緣

  在業務模式複雜多樣的移動互聯網時代,在新商業模式和技術形態的挑戰面前保持寬容和靈活,是一個企業獲得成功的重要前提。

  兩個月前港股上市的神州數碼宣布,分拆該公司旗下傳統IT分銷業務,交易代價為人民幣40.1億元(約50億港元),交易完成後,神州數碼變相將IT產品分銷業務在A股市場借殼上市。消息發布當日,其股價上漲5.63%。

  此次借殼分兩個交易環節,神州數碼董事局主席郭為等一致行動人先通過參與非公開發行的方式成為深信泰豐新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然後深信泰豐再以所募資金及現金方式作價40.1億元(約50億港元,約相當於神州數碼分銷業務2014年凈利潤3.15億元的13倍。)收購神州數碼下屬IT分銷業務公司。

  2001年,神州數碼從聯想母體剝離后,憑藉10年時間,市值從上市初期提升了7倍。引領了中國IT分銷市場多年的增長。而這項分拆計劃,凸顯出過去三年互聯網對於中國IT服務行業帶來的變化。

  分銷業務“落子”A股

  神州數碼目前的整體市值是80億港元,而分拆價格50億港元占其中非常大的比例。對此,神州數碼董事局主席郭為表示:“我們跟投資人和同行討論過,覺得這個價錢對今天神州數碼控股(861.HK)的投資人是個比較有利的價格。”他說,“A股的估值總體還是偏高的,這是很重要的前提條件。”

  8月26日,該交易獲得股東大會98%以上股東投票通過,預計2015年底或者2016年初完成。

  諸多因素導致了神州數碼的戰略重組:首先分銷業務未來的贏利前景正在減小,即便以神州數碼在中國市場的特殊地位,也不能保證依靠舊有模式仍能能長期獲利。其次,人民幣匯率的,對代理分銷業務影響巨大,導致利潤受損,股價波動。在原有的結構下面,很難預測盈利增長。

  神州數碼之前發布的2014財年中期業績顯示,該公司上半年營收為319.73億港元,同比下滑2.6%;股東應占溢利為3.99億港元,同比下滑28.4%。

  郭為稱,分拆分銷業務的原因包括基於業務發展策略所需,使之適應互聯網時代的需求。據悉,神州數碼此次出售款項凈額75%用於派發特別股息;12.5%用於投入互聯網相關行業如智慧城市、互聯網農業。剩餘部分用於公司日常資金運營。

  將旗下傳統分銷業務通過剝離拆分借殼上市,既是神州數碼回報投資者對傳統分銷業務的投入,也是對其增長放緩進行改善的舉動。過去五年,傳統分銷業務占公司總收入的84%左右,但毛利潤僅為5%,對營業利潤的貢獻總體在降溫,並不是一塊持續有吸引力的業務。

  分拆使得分銷業務在國內A股上市,將擁有獨立的資本平台,也將成為一家百分之百的內資公司。而對智慧城市有所期待的投資者則可以選擇繼續投資神州數碼留在香港的高附加值的互聯網+業務,包括智慧城市、互聯網農業、互聯網製造、供應鏈管理、金融服務等。

  智慧城市“彼岸”

  看似舉重若輕的重組,標誌着由PC時代繁榮驅動的傳統IT業務擴張熱潮正式向新型的移動互聯網時代分化。

  在接受採訪時,郭為表示傳統的代理分銷業務最主要是以產品為中心去做的,未來也將會圍繞自主可控等方向發展。而智慧城市等服務型的業務,雖然更加傾向於在互聯網上應用的技術,但設備仍然要從傳統的IT廠商購買,兩者仍有相當的關聯,並且可以相互借鑒。

  “分拆並不意味分銷業務的完全剝離,而是要做全渠道、全商品,不僅僅是要做IT的商品。要進入新的領域,把互聯網的渠道價值最大化。”郭為說。

  所謂的互聯網化,最大的變化在於,分拆完成之後,神州數碼將完成兩種不同類型的公司的業務和企業文化。

  神州數碼集團(代理分銷業務)作為傳統業務,向全渠道方向發展。而神州數碼861(神州數碼控股有限公司)將會變成一個互聯網公司,並以互聯網的方式獲得增長,其與智慧城市、互聯網農業、互聯網金融等相關的核心技術,如數據採集和數據應用等將衍生出不同的業務形態。

  調整的整體基調是強調變化,而非延續性。

  2011年,公司上市10周年之際,當著聯想教父柳傳志的面,在內部誓師大會上,郭為宣布,“10年內完成智慧城市發展戰略,實現市值1000億港元,成為世界最大智慧城市運營服務企業之一。”當時,神州數碼已經開始舉全集團之力業務戰略轉型,向“智慧城市”運營商的角色進軍。

  對神州數碼郭為而言,向智慧城市的轉型不僅關乎未來,也與保有目前的市場地位息息相關,在移動互聯網和電子商務興盛的時代,沒有新型的業務模式,就意味着“喪失地盤”。而這,恰恰是神州數碼的發展“命門”。

  2014年以來,中國陸續出台多項有關智慧城市建設的政策措施,包括《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關於促進智慧城市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等。

  2015年兩會期間,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互聯網+”行動計劃,明確“建設智慧城市”發展目標。這意味着,中國智慧城市建設開始進入有章可循的發展時期。

  時間倒回2006年,一次偶然的機會,郭為和揚州市市長見面,發現對方正在為當地信息化花錢不少,卻沒有整體效應而苦惱。郭為提出合作意向,揚州方面要求,神州數碼必須在本地建企業提供服務;要用數字城市業務幫助揚州轉變增長方式,改善經濟結構。郭為當場承諾,雙方一拍即合。2008年,揚州智慧城市一期項目基本完成,神州數碼開始“智慧城市”第一階段布局。

  十年間,神州數碼與70多個城市展開智慧城市相關項目實施,與33個省市簽署智慧城市戰略合作協議,在16個城市建設或運營了市民融合服務平台。

  從2014年底,神州數碼控股完成了“去中心化”調整,分為五大業務方向,各自發展。

  據8月25日,神州數碼控股有限公司發布的截至2015年6月30日的六個月的經營業績顯示,該公司2015年上半年持續經營業務(含IT服務業務、供應鏈管理業務和“互聯網+”的新業務,其中包括金融服務業務和智慧城市業務)實現營業額約64.25億港元,全年整體毛利率達13.8%。

  借殼A股上市,轉型互聯網服務與智慧城市。可以想見神州數碼對斬獲中國市場智慧城市頭把交椅的期待,雖然目前,“智慧城市”仍是一場無法提前預知勝利的轉型,而郭為也仍在不停的為神州數碼尋找“志同道合”的同行者。

  2015年1月,郭為在美國硅谷遊歷是聽朋友介紹了Uber“這家未來最有價值、對整個互聯網產業產生巨大影響的公司”,5月,他就在貴陽的大數據論壇上與Uber創始人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 會面了。二人見面只談了半個小時,就決定聯手。雙方隨即在貴陽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

  雙方協定,結合神州數碼在智慧城市領域的深厚積澱,以及優步在精準數據平台和交通大數據等方面的技術,以貴陽為試點城市開展智慧城市服務。

  郭為表示,神州數碼的智慧城市項目的數量只是“象徵性目標”。圍繞着整體的互聯網戰略,神州數碼仍有一系列的目標要完成,包括2015年年底或2016年上半年:在工業製造領域完成3000台工業機床的互聯網的連接;在互聯網農業方面建立超過100萬新農人的社區;完成京津冀1億人口都市圈的產權交易平台的建設。

  無論是智慧城市還是互聯網服務,這些與雲計算和新型技術形態相關的業務將把神州數碼帶入與過去10年完全不同的新階段。“我並不能確定成功的概率有多大,但我確信今天全球沒有第二家企業有和我們一樣的模式,我們是要在世界範圍內要做領先者。這決定了轉型的難度,但也決定了我們這代企業家有機會在自己的領域做一些不同於別人的東西。”郭為說。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