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訪樂基金宋春雨:戰略投資輔佐聯想轉型

訪樂基金宋春雨:戰略投資輔佐聯想轉型

  新浪科技 鄭峻發自美國硅谷

  在硅谷遇到宋春雨並不少見。

  這位聯想雲服務集團戰略業務發展和戰略投資部總經理、聯想樂基金董事總經理如今幾乎每兩個月都要來一次硅谷。除了以往每個季度定期一次來尋找投資項目之外,今年宋春雨明顯加大了往硅谷跑的頻率。在周六舉辦的2015年創業邦的創新中國硅谷峰會上,宋春雨不僅要擔任創業項目評審,還收穫了“最活躍天使投資人“的獎項。

  在會場的咖啡廳,宋春雨接受了新浪科技的專訪。因為時差導致有些疲倦,他不斷向我道歉。“硅谷是全球技術創新和新商業模式中心,所以我需要定期過來感受和把握新的創業方向,這對於樂基金來說非常重要,我們需要時刻對全球新的技術前沿保持很強的敏感性。我每次過來同時有幾個目的,結合聯想的業務和投資方向,聯繫下風投、媒體和各種人脈關係,了解一遍最新的創業投資信息,尋找新的投資項目。”

  樂基金的雙重使命

  雖然同是天使投資人,但宋春雨所在的樂基金卻與眾不同。因為樂基金實際上是聯想集團專註全球互聯網的科技創投基金,實際上兼有風險投資和資本投資工具兩大使命,除了獲取投資回報,更大的任務是幫助聯想構建雲服務的生態平台。宋春雨的直接報告上級是聯想雲服務集團總裁賀志強。樂基金的投資資本也完全來自於聯想雲服務集團。

  通過投資創業公司為科技巨頭企業完善生態平台,同時藉助科技巨頭企業的戰略資金為創業公司帶去發展資源,幫助創業公司成長又帶來投資回報。這種雙重定位的最佳範例就是英特爾旗下的戰略投資工具英特爾投資。。因為帶有戰略投資目的,樂基金並不是採取其它天使投資人那樣採取“廣撒網換回報”的方式,而在挑選時更具針對性,以往每年只投個位數的企業。

  另一方面,創業公司被投資后可以從聯想集團得到諸多資源支持得以順利發展成長,因此樂基金的投資成功率非常高,創辦四年多投資了40多個項目幾乎沒有失手的。這些投資項目中,約有一半是天使,四成是A輪,B輪佔據了一成。其中樂逗遊戲已經在美國上市,Face++估值達到20億美元。

  這種依託於聯想的關係也意味着樂基金要分擔起聯想轉型的重任。隨着去年楊元慶提出聯想集團的互聯網轉型戰略,樂基金的職責和壓力也明顯增大。宋春雨承認,”聯想傳統上是一個製造業公司,之前並沒有定位成一個互聯網公司,在互聯網與雲服務領域相對其他巨頭來說比較弱。而樂基金原本就是專註於雲服務領域,因此幫助聯想集團實現戰略轉型的壓力也更重了。”

  他具體解釋說,“一方面是加大投資力度,一方面是增強價值體現。以往我們每年就投5-6個項目,而現在一年要投15-20個項目。以前一期基金只有1億美元,今年增加了1億美元和6億人民幣的二期基金。這意味着我們的投資規模和投資金額都增加了一倍。此外,現在樂基金的投資方式和領域也更廣了,除了以往關注的幾大領域,我們還需要配合聯想的戰略轉型,關注和尋找未來的增長機會。”

  而這也是宋春雨頻繁奔波硅谷與中國的重要原因。“企業軟件服務、雲計算和大數據是我在硅谷重點尋找的投資方向。美國雲服務有着健康的生態系統,也有着很強的核心技術創業和積累。國內在這方面要比美國晚三到五年,我來美國就是尋找核心技術方面的投資機會,這些機會要比國內更佳明顯。”他解釋說。

  中國科技巨頭和風投資本不斷湧向硅谷是目前的一個大趨勢。但要在硅谷投資美國創業公司,則需要比拼“中國牌”的資源實力。在這方面真正成功的中國資本並不太多。樂基金的實力就是聯想集團。“聯想自身就有企業服務業務,有着諸多關係良好的大企業客戶,有着很強的中國運營管理經驗,可以幫助具有核心技術的美國創業公司打開中國市場”。

  硅谷生物特徵識別技術創業公司NokNokLabs就是這方面的最佳範例。樂基金在這家公司的B輪融資進入之後,幫助他們以合資方式組建了中國管理團隊,實現技術本地化。其中聯想占股51%,Nok占股49%。通過主打中國牌,樂基金在硅谷投資了四家創業公司。除了NokNokLabs,還涉及到移動廣告、私有雲存儲以及指紋識別技術領域。

  聯想投資三大優勢

  但與其它在硅谷設點落腳的中國資本不同,樂基金在硅谷並沒有專門的辦公室。那麼他們是如何在硅谷尋找投資機會的?宋春雨解釋說,“主要依靠本地合作夥伴。舉例來說,樂基金與硅谷最知名的中早期風投基金NEA是很好的戰略合作夥伴。他們幫助我們尋找投資項目,而我們則幫助創業公司獲得中國乃至全球業務增長,從而也給NEA帶來更多投資回報”。

  他詳細闡述說,“我這次來硅谷,NEA專門為樂基金組織了一個為期兩天的活動,把他們投資的所有企業軟件和雲服務領域的創業公司CEO和CTO都請來。這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尋找投資機會和了解技術趨勢的最好機會。因為聯想本身就有覆蓋全球的服務器、存儲和企業軟件業務,這些創業公司都希望與聯想進行合作。所以,樂基金要是投資的話,這些創業公司也可以算成聯想自己人和戰略夥伴,是一種雙贏的戰略。”

  談到聯想的戰略資源價值,宋春雨有着明顯的底氣。“與BAT(阿里騰訊百度)這些專註於中國市場的互聯網巨頭不同,聯想不僅在中國市場有着巨大影響,更有着全球性的業務範圍。實際上,中國市場在聯想整體業務中的佔比還不到四成。如果說對硅谷投資圈最有影響力的企業投資基金,那應該就是樂基金。聯想能給硅谷投資圈和投資公司帶來全球性的協同效應。

  “舉例來說,樂基金在硅谷投資了一家私有雲領域的創業公司SmartX,隨後聯想自己的超雲一體機直接就使用了他們的技術,與這家公司共同進軍全球市場。這家公司是一家純技術公司,我們是在天使階段進入的;他們甚至連銷售都沒有,還是聯想幫助他們組建的銷售團隊。聯想是自己擁有全球性業務,這和一些主打“中國牌”的中國資本是不同的,他們主要還是起到資源對接的作用。”

  這一優勢在國內市場體現的更加明顯。除了聯想集團旗下的樂基金,聯想控股旗下還有聯想之星、君聯資本以及弘毅資本等其它投資機構。“我們稱之為聯想投資集群。各個投資基金是協同作戰的,我們會互相推薦項目進行接力跟投。但樂基金是直屬聯想集團的,在資源對接方面是更加近水樓台。除了樂基金,整個雲服務集團都會幫助推動我們所投資的企業。”宋春雨強調說。

  宋春雨尤其提到了New Wifi這家公司。今年New Wifi的出貨量將達到百萬級別,是中國智能路由器的第一品牌。這家公司最初實際上是寫路由器操作系統的團隊,並沒有硬件製造實力,是樂基金入股之後,通過合作幫助他們組建了硬件團隊、銷售團隊;甚至New Wifi這個品牌也是聯想註冊的。後來New Wifi發展順利,引入了京東等戰略投資者之後,聯想把New Wifi這個品牌也給了他們。

  “我們的優勢主要包括三個方面。首先是聯想集團的業務資源機制,其次是聯想全平台的投資集群,最後是聯想覆蓋全球的產業鏈合作夥伴和投資夥伴。這三點是聯想與其它投資機構最大的不同。”他最後歸納說。

  今年聯想集團最受關注的業務就是移動部門;與其它業務相比,聯想移動業務遭遇了更為激烈的市場競爭和挑戰。談到如何幫助聯想移動業務實現轉型,宋春雨表示,聯想移動具體如何轉型是陳旭東的決策,但樂基金會在移動互聯網和雲服務領域提供諸多協助。

  他舉例來說,ZUK實際上是聯想移動按照互聯網模式打造的手機業務。而樂基金實際上是ZUK背後的資本推手。ZUK用的很多軟件和服務提供商,都來自於樂基金進行的投資布局,包括ZUK的指紋識別模塊供應商。而ZUK未來的資本運作和融資工作,樂基金也會全力擔綱。此外,聯想移動的樂商店、遊戲中心、安全認證、移動廣告等方面,樂基金都已經進行了生態系統戰略投資。

  談到物聯網和無人機投資領域,宋春雨認為,“無人機領域還有很大的投資價值,還沒有提供足夠好的用戶體驗,使用場景方面也沒有實現突破,例如工業無人機市場就沒有完全打開,由於核心技術沒有成熟,目前無人機還是集中在消費市場。無人機的四螺旋技術、電池續航技術、操作界面都存在着很大提升空間。這方面我們的投資信息暫時不能公開,因為樂基金希望投一些具有顛覆性的項目,所以不能讓大疆等競爭對手知道。”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