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沒想到老婆比我還厭倦這個家

口述:沒想到老婆比我還厭倦這個家

function formatDate(str) { return str.replace(/-/g, ‘//’); } function loadAd(param) { var curTime = new Date(), startTime = new Date(formatDate(param.startTime)), endTime = new Date(formatDate(param.endTime)), container = document.getElementById(param.container); if (curTime >= startTime && curTime <= endTime) { container.innerHTML = param.content; } else { container.innerHTML = ''; } } loadAd({ startTime: '2015-09-21 16:00:00', endTime: '2015-10-16 00:00:00', container: 'fashion_tg', content: '‘ });

  導語:聽說我要離婚,夥伴們都說:“這婚早該離。”甚至覺得離開這個女人越快越好。可笑的是我們結婚五年只有在離婚問題上是一拍即合。

  趙剛口述:

  和靜茹結婚五年了,她很開放、人長得又漂亮、而且好交友。我呢過於老實不僅老婆說我缺少男人味,夥伴們也這麼認為。

  老婆這幾年在職場混得不錯,又是升職又是加薪,今年春節過後,不知是工作業績好?還是憑着與上司的關係,職位上又上了一台階。從此後,她就經常不斷地帶着酒氣回家,有幾次還夜不歸宿,說是工作忙到太晚只能在酒店開房,問的多了她准煩。事實上在這個家裡我沒有太多的話語權。

  有時自己也想:自己這幅德行老婆在外邊獨闖,就已經很不容易了,男人怎麼說也得理解和包容,要不然就沒法搭夥過日子。說實話自己懷疑過她與別人上床,但沒有真憑實據,又沒捉姦在床,不好將此事捅破,日子就這樣將就着過。

  有一天,我在大街上遇見她和一個男人勾肩搭背有說有笑的,回家后我就說:“你看看成什麼樣子?如果讓熟人看見這不是讓我戴綠帽子嗎?”她卻說:“這算什麼,我們又沒藏着掖着,這才證明我們沒任何事呢,真要做什麼能讓你看見嗎?我們不過是酒友加舞伴,你又不會跳舞,我找個舞伴這沒什麼錯吧?”每次說起別的男人她就會眉飛色舞,即便說到投懷送抱,她也不會有一點羞愧。

  一周前,我難得一次的收到她夫妻生活的邀約,那天我是竭盡全力,但還是被她鑒定為疲軟和無力,我頓時沒了興趣,她看我沒了興奮勁,就把我趕下了床,我坐在沙發上問:“我怎麼做你都不滿意,看來你與別的男人上過床了?”對此她根本不拐彎直言道“上過床了”,她還為自己為什麼這樣做找了一大堆理由,一點都不為自己幹了苟且之事感到寒磣,她還說:“老公呀,你不喜歡我,你可以去喜歡別的女人,但最好別限制我的自由,我嫁給了你沒錯,可我絕不會讓你套牢,我是自由的,你要是對我的所作所為無法接受,就趁早離婚。”

  我聽完她這麼一說,就知道她比我還厭倦這個家,五年來,我們終於有了難得的共識。好在我們沒有孩子省去了許多麻煩事。從民政局出來我拿着《離婚證》,居然感覺比當初拿到《結婚證》還興奮和高興,因為我解脫了。這天我獨自一人把自己灌醉,眼前閃過的畫面都是灰色,沒有一點色彩。

  隨意評彈:

  我對趙剛的這段婚姻沒什麼對和錯的評判,只是對職場女人為什麼出軌,有了新解:追求事業成功,不是男人的專利,它也是許多女性的動力源。或許她們的內心也希望繼承溫柔賢惠、相夫教子的傳統女性形象。但是現實生活中物質誘惑,她們的初衷被徹底顛覆,當婚姻不再有溫度,希望的快感不復存在,出軌就在所難免,女人在潛規則的語境中,她們既是獵物,但同樣也是獵手。她們用色相,肉體做誘餌,讓上司垂涎,讓上司腿軟,當然這樣奉獻與付出,要以博上位,金錢,享樂“勾連搭”,否則就毫無意義。

  趙剛的婚姻沒什麼可遺憾的,更談不上悲慘,因為缺乏內外兼修的他是這場婚姻失敗的內因,女人貪圖享樂尋求刺激是外因。我們必須承認殘酷的現實往往使人扭曲、變態,當人們置身於這種被捏造出來所謂的“自然生存法則”之中時,又有多少人可以倖免?只是當這些女人青春不在、人老珠黃時,想再有個家重獲那份快樂與安逸,恐怕就真的難了。

  文章來源(隨意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