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戴爾破釜沉舟收購EMC 扭轉頹勢壓力仍很大

戴爾破釜沉舟收購EMC 扭轉頹勢壓力仍很大

  孫然

  以67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信息存儲巨頭EMC,戴爾日前創下了科技市場最大金額的交易記錄。不過為此,已經負債纍纍的戴爾將再背上500億美元債務,且抱回來的是不是會下蛋的金鵝還尚未可知。對於這宗帶有“豪賭”性質的併購,輿論疑慮重重:在亞馬遜谷歌統治的時代,這兩家傳統IT巨頭的抱團取暖真的能扭轉頹勢,攻下雲計算的山頭嗎?

  戴爾與EMC合併背後的意圖,直指這兩年最具增長潛力的產業——雲計算。事實上,早在2010年前後,就有不少科技巨頭察覺到傳統IT業務已步入下滑期,遂開始扎堆布局雲計算。微軟IBM惠普等企業均在其列。而戴爾卻不是推進轉型最快速高效的一批,直至2013年私有化退市時,該公司仍因傳統的個人PC板塊業績持續下滑而深陷泥沼。當年第三季度,戴爾營收同比下滑11%至137億美元,凈利潤更遭腰斬至4.75億美元。

  回過神來后,這兩年戴爾開始了由個人電腦業務向企業級服務市場的全面轉型,通過先後收購數據存儲公司Exanet、軟件公司Scalent等企業,將主營業務擴充至PC、服務器、顯示器、安全服務、雲管理軟件和業務集成服務,轉型為企業軟件解決服務提供商。然而在雲計算領域,戴爾仍舊欠缺IaaS、PaaS層技術實力,難以進入產業前列。

  業內人士認為,EMC正可以補上戴爾的短板。EMC主攻數據存儲、信息安全、雲計算、虛擬化幾大方向,曾通過大規模的企業併購實現了在存儲領域的霸主地位。目前旗下擁有主營數據存儲業務的EMC2,主營虛擬化軟件的VMWare,主營大數據分析和預雲計算業務的Pivotal以及主營數字安全軟件業的RSA。無論從體量還是技術實力上看,EMC都屬於戴爾併購清單中最拔尖的一類。收購EMC后,戴爾不僅可以進一步增強在利潤更豐的企業級市場的實力,還能獲得此前所欠缺的基礎設施交付能力及高端存儲技術,並由此建立完整的IaaS、PaaS及SaaS。

  不過也有觀點認為,儘管看上去很美,但這其實是雲計算領域兩個“落伍者”的結合,戴爾花670億美元買來的,是另一個帶着問題的傳統IT巨頭。據了解,EMC的商業模式,是通過為客戶安裝硬盤及數據存儲軟件設備提供存儲服務,並以此收費。但在移動互聯網時代,亞馬遜、谷歌等企業開發的新存儲模式,將數據存儲的載體由硬盤改為了更加靈活且成本更低的閃存。在該模式下,客戶無須購買硬件設備,就可以隨時將信息存儲於對方的計算機中,且享受更加快的數據處理速度。速途研究院執行院長鄭春暉表示:“過去的出售服務器儲存模式,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浪費閑置資源,而現在的雲計算市場通過給企業免費提供存儲空間,按需購買適應企業需求的管理模塊,來解決企業自身在運營中的問題,並且可以根據企業的自身情況,定製一套全方面的企業解決系統。”

  這對EMC是致命的威脅,擺在面前的是再次轉型的迫切性。而就在這一時期,曾帶領EMC扭虧並經歷5次轉型的IT界的傳奇大佬、公司現任CEO約瑟夫·圖齊,卻迎來了退休的節點。“我意識到變革的重要性。我相信,通過本次交易將會使EMC找到最好的位置,並在新世界秩序中茁壯成長。”再三考慮,他最終在公司市值處於520億美元的相對高位時,把EMC的積累和困境一併交給了戴爾。

  可以預見的是,儘管雙方業務線重合不多,但戴爾與EMC的整合勢必將耗費一番精力,畢竟EMC聯邦自身也採取多品牌并行的運營策略,並非“小而美”垂直類企業。

  這場併購是兩個迫切的轉型者的抱團取暖,而合併的效果如何則將取決於雙方創新及改革的決心和力度。畢竟當亞馬遜和谷歌已佔據領先地位,且甲骨文、微軟、IBM、惠普等科技巨頭都扎堆沖入,轉型雲計算這條路對於尋求轉型的傳統IT企業來說,已經越來越像一座獨木橋,最終能存活下來的只有少數。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