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趣味 » 父親病危時執意要吃長壽麵,過世後母親告訴真相后我哽咽不已

父親病危時執意要吃長壽麵,過世後母親告訴真相后我哽咽不已

父親病危時執意要吃長壽麵,過世後母親告訴真相后我哽咽不已

十年前,身子骨一直硬朗的父親,突然間就倒在了病榻上,而且一躺就是幾個月。

為治父親的病,家裡花光了所有的積蓄,又把家裡值錢的家用電器典當了出去。然而,幾個月過去了,父親的病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一天天惡化。

病魔把父親強壯的身軀吞噬得臉黃肌瘦,瘦骨如柴,但母親卻依然固執的堅持,日日夜夜地守候着父親。母親積勞成疾,實在支撐不住,就打電話給我說:“你父親病危住院了,你趕緊回來看看他吧!”噩耗傳來,尤如晴天霹靂。

來到醫院,父親躺在病榻上昏睡着。我想叫醒他,母親坐在床前拉着我的手說:“他剛睡過去,你就別叫他了。”父親躺在床上,熟睡的面容表情木然,凹陷的雙眼暗淡無神,一頭斑白亂蓬蓬的頭髮,古銅色的皮膚依舊,要不是父親消瘦的面頰,我還真不敢相信他會病得如此嚴重。望着父親,我的心裡不停地流着酸楚的淚水。當我看到母親傷心的表情時,我還是堅強地微笑着安慰母親:“媽,沒事的,父親會好起來的。你的身子還沒全好,要多注意休息,我來陪爸好了。”

說來也怪,父親醒來看見我在身邊,一下子精神好了許多。接連幾天,父親的飯量大了,講話的神志也更清醒了。可是,母親看見父親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心情非但沒有好轉,反而更加擔心起來。我問母親:“媽,父親不是好起來了嗎,你應該放心才好,怎麼還是那麼傷心呢?”

母親把我拉到病房外,悄悄地對我說:“你父親見你回來,一時變得精神起來,這不是好的兆頭,這是迴光返照的徵兆啊!”母親說完,轉身偷偷地抽泣起來。我見母親哭泣,心裡一酸也跟着嗚嗚地哭起來。好在護士的勸阻,我們母子兩才擦乾淚花,有說有笑地回到父親的身邊。父親當然不知我們剛才的一切,見我們回去,就強打起精神對我問寒問暖。一會問我的工作情況,一會兒又關心起他還未謀面的孫女來。

好境不長,母親講的話果然得到應驗。父親精神才好了幾天,他就又回到了以前的狀態,甚至病情更加惡化。

那天晚上,我陪在父親的床前,突然父親醒來抓住我的手用顫抖的聲音說:“我想吃長壽麵。”我一聽,當時還以為父親病糊塗了,也就沒放在心上。在第二天早飯時,我到外面特意買了碗排骨湯和一碗水餃。我本來以為父親會一口氣吃完,可沒想到父親看着我買的東西,本來有點笑意的臉上一下子變得陰霾四起,用手無力地拍着桌子,一幅不高興的樣子。

父親的表情讓我感到事情並非我想的那樣,他是真的想吃長壽麵。於是我說:“爸,早上你就先把這湯喝了,中午我再去買長壽麵。”

父親聽后,努了努嘴,微微地點了點頭以示同意。

中午,我到飯店裡點了一碗長壽麵,滿心歡喜地把面端到父親的面前,我本以為父親這次應該滿意了,沒想到這次父親卻更加不高興。父親看了看放在桌上的面,搖搖頭,一句話不說就躺回到床上。我想問父親,但我又怕傷害他。我只好偷地問母親:“媽,爸昨天說要吃長壽麵,我以為他是說糊話,早上沒給他買,他很不高興,中午我買了,他也不高興,這是怎麼回事啊?”

母親聽說,開始也非常詫異,說:“怎麼回事呢?都說快要走的人會想吃些好的,他怎麼會想到要吃長壽麵呢?”母親想了一會,突然想起什麼,一把拉起我的手就朝外走,來到僻靜的地方,母親小聲地說:“我想起來了,你父親想吃的長壽麵可不是這種面,是我們家裡以前的‘滿碗’。”

“‘滿碗’?”我有點不以為然:“媽, ‘滿碗’也沒什麼特別的啊!”

‘滿碗’是什麼東西,對外人來說是一問三不知。‘滿碗’其實不是面,它是我們家鄉的一道特色菜。說是菜又不是菜,說是面又不是面。它的主料是魚絲,輔料有四方肉、年糕、荷包蛋。魚絲代表健康長壽;四方肉代表四季平安;年糕代表步步高升;荷包蛋代表和睦美滿。我聽母親一說,未問什麼原因,先是到附近的十多家飯店問了一遍,他們都說不做這個叫‘滿碗’的東西。飯店不做,我就跑到市區的大小超市去買,一共跑了七八家超市,最後四樣東西除年羔外,其他三樣都以備齊。

回到醫院,我把情況跟母親說:“‘滿碗’現在飯店都不做了,我到超市買了些材料,魚絲、豬肉、雞蛋都買到了,就是沒有我們老家那種年糕。超市年糕有是有,只可惜都是白色的,要不就買些回來做給父親吃吧?”

母親一聽,長長地嘆了口氣說:“你不知道啊!你父親想要吃長壽麵,可不是真的想吃,這只是他心裡的一個念想啊!現在生活好了,不要說城裡人不做這東西,就是老家現在也做得很少。你要不回家去一趟,到鵝頸村看看,那裡以往常年都有人吃年糕。”

天啊!我聽母親叫我去鵝頸村去,頓時吃了一驚。我對母親說:“媽,鵝頸村山高路遠,來回恐怕要好幾天啊。我看就買超市那種,好吃又衛生。”

母親狠勁地瞪了我一眼,轉身又抽泣起來。

“媽,你別傷心了,我去就是。”心想,我在單位鍛煉了這麼多年,難道還怕這點困難。

每二天一大早,我先是打的回到老家的小鎮,然後再徒步來到鵝頸村。在路上,我一直在想,要是這次白跑,回去后還不知母親會多麼難過呢?因為我聽老輩講過,人老生病要是有明顯的迴光返照現象,那就說明離走的時間不多了。好一點的十天半個月,壞一點的就可能過不了三個晚上。我這一走,最快也要兩天時間,要是父親病情嚴重……我越想越擔心。為了早點回去,一路上我忘記了飢餓與疲勞,從早上出發一直走了六個多小時,到達鵝頸村已經是日落西山了。

我摸黑問了幾戶農家,他們都說沒了。我走在漆黑的山間小路上,心情如麻。有幾戶農家看看天色已晚,就好心地叫我留宿。我看着天越來越黑,夜越來越深,而且一連問了這麼多家農戶,都沒有我要的年糕,心裡感到非常失望。真的,在這深山小村裡,要不是怕影響農戶們的生活,我真的想放聲大哭一場。

正當我失望欲返時,有一戶農家突然熱鬧起來。我朝那戶農家方向望了望,只見那家的主人正朝我這邊招手喊道:“喂,我家還有點你要的年糕,你過來吧。”

一聽他家有我要的年糕,我頓時精神倍增,邁着大步就沖了過去。那家主人見我過去,早早地就拿着九隻年糕在門口等着。我接過年糕,本想說明一下來由,剛要開口,他先說:“你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就看在你那份孝心上,我們都要向你學習啊。何況,你父親還是我們的大恩人呢?這東西就當是我們送你的,拿回去給你父親吃吧。”

接過黃燦燦的年糕,謝過主人留宿的好意,我買了把手電,連夜跌跌撞撞地趕回鎮上。到達鎮上已經是雞鳴二更,因是初秋時分,早晨的天氣有些涼意。我打了幾個冷戰,在鎮上轉了幾圈,終於找到一輛進城做生意的小貨車。我推醒還在睡夢中的師傅,跟他講明來意。師傅一聽,立即答應順路搭我進城。因自己急於趕回醫院,走的時候忘了給錢,也忘了問師傅姓甚名誰。

母親見我拿着老家的年糕回來,頓時臉上溢出淡淡的微笑。但母親聽說是人家送的,臉上的微笑又顯得那麼的自豪。我對母親說:“媽,他們說母親是他們的大恩人,這是怎麼回事啊。”

是啊,母親把年糕和其他三樣東西放到一塊,叫我中午陪她到飯店,看能不能自己動手做一下‘滿碗’。母親回憶說,父親年輕時,因有一個治‘紅眼病’的偏方,藥效特好。當時在鎮上有很多醫生都治不好的眼疾頑症,只要用上你父親的三兩付葯,都能藥到病除,於是只要是得了‘紅眼病’的人,他們不去醫院,而是直接找你父親。那年,鵝頸村有好多家的小孩得了‘紅眼病’,有得還特別嚴重。他們知道你父親會治這種病,就派人下山請你父親去。你父親得知,二話不說,當天就跟那個報信人上山去。因路遠天黑,你父親在路上不小心滑倒,扭傷了腳,可是,為了治病,你父親就忍着傷痛,硬是當天就趕上山去。因趕得及時,省去了小孩忍受病痛的時間。你父親在山上呆了四五天時間,治好病一個子沒收就偷偷地下山了。也許就是這件事吧,他們才對你父親念念不忘。

聽母親一講,我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鵝頸村的人對我這麼熱情,原來是父親有這麼一段傳奇故事。

到了中午,我與母親到醫院附近的飯店。母親執意要親自動手,我只要站在母親的身後打打下手。很快,一碗熱氣騰騰,香氣沁脾,味溢四方,色香味俱全的‘滿碗’做好了。看着母親熱汗淋淋的樣子,我連忙用袋子把‘滿碗’裝好,對母親說:“媽,來,你端給父親吃吧!”母親提過袋子,用鼻尖聞了聞,自言自語地說:“香,真香。”說完就急匆匆地提着年糕往病房走去。

我跟在母親的向後,來到父親的床前。母親從袋子里端出年糕,然後叫我把父親扶起來。父親醒着,所以起來時還不算費力,但我從中感到,父親的體力明顯不如前幾天。父親依靠在床頭,望着年糕,霎時彷彿回到了年輕時代,臉上儘管看不出他的喜悅之色,但我從他輕微的點頭中知道,父親想要吃長壽麵,肯定有着一段讓人牽扯不斷的情結。

那碗‘滿碗’,父親沒吃,他只是用眼看看,然後就滿意地趟回到病榻上。這碗‘滿碗’,直至父親走時,一直放在父親的病榻邊的小桌上,儘管父親每餐都不吃,母親還是每餐都會端着他給父親看上一眼。

父親走後,過了些日子,我想起這件事,就問母親:“媽,父親臨走時想吃的長壽麵,這到底是那門子的事啊?”母親見我這麼一問,不由地又勾起她對父親的回憶。

母親說,父親十三歲時就失去了人間最寶貴的父愛,是你奶奶一泡屎一泡尿地把你父親兄妹兩養大的。在父親十六歲那年,因鬧旱災,稻田裡的稻子幾乎顆粒無收。那一年,你父親去了煤礦做活,家裡就剩下你奶奶和姑姑,因家裡沒米,她倆吃了兩個多月的芋頭湯。後來,你奶奶吃出病了,得了一種無法根治的胃病。你父親回來,就用賺到的錢買了些年糕,一天做一次給你奶奶吃,這樣,你奶奶的病才慢慢地好起來。說起來,這‘滿碗’可是求你奶奶命根子的恩人啊。所以,你父親對‘滿碗’有着很深的感情。這東西儘管比不上上等的名貴珍奇藥材,但它卻實是我們農家的上品。

你爺爺去世的早,你奶奶在你還小的時候就走了。記得那年,你奶奶病了很久,為治病也是花光了家裡的所有積蓄,就連家裡唯一值錢的豬,也賣了給你奶奶治病。可是,錢花光了,病還是沒治好。就在你奶奶臨走的時候,突然拉住你父親的手不停地說著:“‘滿碗’,‘滿碗’,‘滿碗’……”

你父親知道他想起以前的事,想在走之前再吃口‘滿碗’,於是就走家串戶地去借討。父親從早出去,走了幾個村,問了幾百戶人家,最後還是兩手空空地回來了。你奶奶走的時候,她沒吃上‘滿碗’就走了。為此,你父親非常內疚,每到七月半的時候,總是要做上一碗長壽麵--也就是我們老家的‘滿碗’,用以祭奠你的奶奶。母親說:“你父親走的時候,想起吃 ‘滿碗’,肯定也是想起你奶奶了。”

“可是,父親走之前並沒有吃啊。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後父親連碰都沒碰一下。”我心裡暗暗地算了一下,說:“這碗長壽麵,算起來可是花了兩百多塊錢啊!值得嗎?”

母親聽我不正經的樣子,用竹鞭敲打着地面責備我說:“虧你還是個讀多書人,這點道理都不懂。你父親沒吃那碗‘滿碗’,他是想留着帶給你奶奶吃,就算花再多的錢,那也是值得。”

source : http://my.vdoobv.com/article.aspx?id=1057138

看看這個吧

和泉紗霧的妹控們看過來! 台灣還未出版的作品! 希望各位慎入…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

進擊的巨人神展開,牆內世界只是個實驗室!慎入【透劇】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