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無人機8成訂單出海 9成貼牌代工

無人機8成訂單出海 9成貼牌代工

無人機8成訂單出海 9成貼牌代工

  像“小白”一樣進入這個行業的跟風者日子並不好過,市場高度集中在少數大廠手上。今年前五個月,從深圳出口的無人機佔全國總量的99.9%,但其中95%以上為深圳企業大疆公司。

  18日,環球資源秋季移動電子展在香港“亞洲國際博覽館”開幕,展位達到2300個,較2014年增長了100%,是全球規模最大的移動電子採購展。環球資源電子展也被視為行業風向標。

  南都記者獲悉,在“風向標”內,“無人機”參展商團體迅速壯大,參展商較春季展(第一次推出無人機展區)翻了一倍。環球資源首席執行官區乃光向南都表示:“我們很清楚,目前最新的領域是無人機、機器人等。”環球資源預測,到2018年熱門消費電子市場規模達7230億美元,其中,無人機市場達到78億美元。市場大熱,原來做配件、平板電腦、代理銷售的企業都在近一兩年內紛紛切入無人機整機的生產。但是,“盲目”跟風進入的企業日子卻不好過。

  市場急遽膨脹

  各路跟風者眾

  無人機的炙手可熱,除了受“汪峰求婚”影響,更重要的是其背後日益增大的市場需求———用於航拍、監控、農業及運輸領域等,這直接帶動該市場的急速增長。CEA預測,2015年全球消費無人機銷售額達到1.3億美元,2014-2020年市場複合增長率高達110%,預計2020年全球無人機市場總值是12.7億美元。

  在無人機產業鏈上游的廠家就直觀感受到了市場的飛速擴大。“這兩年來市場確實膨脹了很多”,深圳惠貽華普電子傳感器工程部陳建華向南都透露。這家公司為無人機廠家提供傳感器等配件,陳建華在展會上像一個買家一樣,挨個展位向無人機參展商了解行情,“我們參加展會不是為了採購,主要是了解客戶(無人機整機廠家)對核心元器件的需求,了解我們發展的方向。

  “這個東西火了之後,肯定很多人想進入市場分一杯羹。”飛豹無人機市場渠道經理張亦亦如是說。飛豹在去年底推出第一款自主研發設計生產的無人機,此前飛豹是行業其他無人機廠家的代理商,代理的無人機SK U數最高上萬。

  南都記者在展會上還看到,原本從事玩具航模生產的深圳麥勁電子有限公司,也在投入數百萬元的研發經費后首次發布了無人機產品;原本從事智能手錶、平板電腦製造的深圳市索沃思數碼有限公司,在今年上半年發布了其新產品;原本給無人機廠家提供飛控(飛行控制系統)的深圳星圖智控也在去年底開始生產整機。

  市場高度集中

  跟風進入喝不上湯

  跟風進入,有人吃肉,有人可能連湯都喝不了幾口。

  在做整機前就涉足無人機領域的廠家,雖談不上如魚得水,但也頗為“滋潤”。星圖智控一位技術工程師向南都透露,星圖智控在做整機之前每個月生產上萬個飛控提供給國內的無人機整機廠家,但目前飛控的產能主要用於滿足自身的需求。

  由於沒有料到國外買家對無人機如此熱情,“我帶的名片都不夠用了”,張亦亦也向南都透露,飛豹在展會上已經拿下了多家歐美大客戶的訂單,相信公司會迎來爆髮式增長。

  然而,像“小白”一樣進入這個行業的跟風者日子卻不好過。

  “有很多消費者對這個感到好奇,覺得新鮮,但市場並不是那麼好做。”索沃思數碼相關人士向南都坦承:“市場已經高度集中在幾個大廠家的手上。”

  從整體來看,具有創意、研發、生產能力的深圳廠家是電子產品採購展堅厚的參展力量。環球資源電子組總裁黃譚偉向南都透露,展會上60%的參展商來自深圳(80%來自中國大陸),15%來自中國香港、台灣。這樣“高度集中”的現象在無人機領域也不例外,展會上大半的無人機廠家均來自深圳。今年前五個月,從深圳出口的無人機佔全國總量的99.9%,但其中95%以上為深圳企業大疆公司,剩下的基本來自深圳企業一電科技。

  為無人機解決“精準性、穩定性”等問題的工程師周明(化名)向南都指出,新進入市場的工廠完全沒有任何基礎,工作人員“什麼都不懂,專業名詞都聽不明白,客戶(無人機廠家)不專業,我們無法了解他們的需求,對雙方都沒有好處”。

  實際上,這個行業中,即便是給無人機做插頭、接線等配件也是有門檻的。常州市艾邁斯電子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向南都透露,艾邁斯電子是國內第一家做無人機配件(接線、插口)的公司,工廠已有15年經驗。無人機概念火爆之後,其同類競爭對手也多了起來,但他並不擔心出貨量和價格會受到影響,“反正我們每年的出貨量都在增長。”該負責人分析指出,了解市場的風向標,擁有自己的設計師,才能設計出匹配需求的零配件。比如,現在無人機越做越小,為了節省空間,需要做集成化的配件,插頭、線路等都直接焊在了線路板上,“我們就要按照這種機型來設計插頭。”

  8成訂單渡海

  國內等“風”來

  展會上,每10個買家中大約有5個是來自歐美等國家和地區的,而基本上國內8成的無人機訂單都被這些人拿走了,其中主要是消費級的無人機。

  南都記者了解到,目前無人機市場分為三級,軍用、民用、消費,展會上僅涉及民用和消費級別的無人機。消費級別無人機被業內稱為“高級玩具”,又分為可以實現航拍和不能航拍的,目前普通玩家對航拍功能的需求也逐漸走高。

  AbsoluteJoy Snc公司採購經理M aurizioC urioni接受南都採訪時表示,沒有其他國家或地區的無人機做到像中國市場這樣,擁有一條完整的生產鏈,價格合適,技術達標,“市場上幾乎所有的無人航拍機都產自中國,尤其是大眾民用消費類市場。”AbsoluteJoySnc主要向西班牙、意大利、德國等國出售消費級的無人機產品。

  深圳前海大聖號無人機科技有限公司展出了“背着太陽能板”的無人機,在陽光普照的天氣里能延長無人機的續航,能負重2-10公斤,售價數萬,“美國的一些農場主用來噴洒農藥”。

  “大聖號這樣的客戶並不是我們主要客戶”,陳建華向南都記者表示,我們的(配件)價格很低,主要靠走量,無人機一個單能走三四十萬也算可以了,但是大聖號這種專業的肯定走不了這麼大的量。

  有能力做民用級別無人機的飛豹,第一台自主研發設計生產的無人機選擇了消費級市場,主要用於戶外運動跟拍。“消費市場的範圍更大,適用人群和使用途徑也更大。”張亦亦如是說。

  因此,業內普遍認為,國內無人機市場要打開,主要也靠消費級市場。但國內消費級市場仍在等待東風———價格降低。

  南都記者從展會上了解到,消費級別的航拍無人機價格差別較大,飛豹展出的航拍無人機價格約為1萬,而星圖智控可航拍無人機價格是3000元人民幣左右。

  “(兩三千的)市場好打,國內消費級的市場可以開始打開了。”陳建華分析認為,“現在七八千的無人機,買回去偶爾用用,覺得不划算,用多了怕磕着碰着,很心疼,但如果價格降到兩三千,很多人就能夠接受了。”

  陳建華非常自信地向南都表示:“如果國內的消費級無人航拍機的市場能夠起來,明年我們的銷量就能翻一番。”從兩年前開始,陳所在的公司就開始調查國內的無人機市場,送樣品給無人機廠家調試,“我們也大概摸了一下客戶的底,在產能等各個方面我們已經準備好了。”

  記者觀察

  無人機9成貼牌代工

  品牌出海至少需10年

  與無人機的炙手可熱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其簡易的展區。

  環球資源首席執行官區乃光向南都記者透露,以往這類採購展大約只有20%的參展商拿“光地”(參展商自主設計搭建展區),但此次展會的“光地”佔比卻達到了前所未有的40%.區乃光向南都分析指出,拿“光地”的成本比較高,但想要突出品牌、擺脫“代工廠”形象的企業就會為此而投資,目前整個中國消費電子市場都有這樣的趨勢。

  但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無人機參展商幾乎全部都集中在標準展位(簡易矮小的格子間展棚),“工廠味”十足,與旁邊色彩豐富艷麗、設計獨特的“光地”展位對比鮮明。

  在海外買家的眼裡,深圳是全球的無人機“代工基地”。一位無人機參展商向南都透露,目前對外國的小客戶,可以是自有品牌出口,但對大客戶都是代工貼牌,前後二者的比例是1:9.

  無獨有偶,同一時期在廣州舉辦的中國製造網2015年中國製造之美頒獎典禮上,中國製造業“品牌出海難”的問題也被重點提及。中國製造網總裁許劍峰認為,中國很多加工並不是二流的,中國有能力做出世界一流的產品,而且這些產品在市場上也能賣到一流的價格,但這個一流的價格並非中國製造商拿到,其主要原因在於中國企業沒有自己的品牌。“現在普遍存在的狀況是國外的零售商、經銷商指導中國企業怎麼生產符合國外市場需求的產品,而市場是外國人開發的,售後是他們提供的,所以他們能賺到更多的錢。”做品牌需要“錢”,研發和設計需要錢,市場開發和售後服務也需要投入真金白銀。黃譚偉則向南都分析指出,中國製造業代工發展一般是先從加工貼牌(OEM)開始,擁有一定程度的創新能力后,開始進入設計貼牌(ODM),再經營自有品牌(OBM)。“ODM需要投入,沒有OEM不能維持現金流,國內企業要脫離OEM的話,要有強大的研發能力和資金能力,5年少不了,ODM變OBM就更為複雜。”許劍峰指出,要做好品牌,海外開發市場肯定要做好售後和服務,“有時候在國內開發市場就已經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更不用說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無所謂(展位)大小”,深圳前海大聖號無人機科技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到對的時間我們會做對的事。”這個時間可能需要至少十年。她指出,無人機的產業是一個新興的產業,我們前幾年投入研發,去年才開始做整機,需要一個過程發展。

  本版采寫:南都記者莫柳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