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好聲音又出幺蛾子 原作者諷張磊扛“侵權大旗”

好聲音又出幺蛾子 原作者諷張磊扛“侵權大旗”

  導語:聽說現在街頭流浪歌手的經典曲目已經從汪峰[微博]老師的金曲與時俱進地變成了《南山南》,“你在南方的艷陽里大雪紛飛/我在北方的寒夜裡四季如春”,如此文藝的歌詞已經響徹大街小巷。

好聲音又出幺蛾子 原作者諷張磊扛“侵權大旗”

  《南山南》進入大眾視野當然與第四季《中國好聲音》有莫大關係,張磊因翻唱此歌贏得一片驚艷讚歎,那英[微博]和張磊也正是憑藉這首歌成為了冠軍戰隊。

  一首小眾作品藉助電視平台被大眾所知本是好事,不過,《南山南》詞曲作者、原唱馬頔的粉絲們是不太高興的,因為覺得自己私藏的愛物突然被所有人知道了。粉絲的小情緒嘛,我們都知道的。

  得了冠軍之後,那英大姐一高興,還把話說得特別重,她說:“張磊扛起了民謠的大旗。”這句話後來也成了大家討論的熱點,喜歡張磊翻唱的人會說小夥子確實唱得好,是民謠嗓;對張磊感覺一般以及馬頔的粉絲則認為“靠翻唱不靠原創怎麼就扛起民謠大旗啦!”

    爭議進行到今天,又有了新劇情:馬頔連發微博,對張磊在比賽收官之後依然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把這首歌用於商業演出表達了不滿。

  事情是這樣的:

  今天中午,馬頔在個人認證微博@馬頔-麻油葉上發出一條微博:“扛起了中國侵權大旗,能不服么?”雖然沒有直接點名,但用到了“扛大旗”這個句式,指向已經非常明顯了。在大家的一片猜測之聲中,下午16:54,馬頔發出了長微博《咱們聊聊唄》,證實了中午的微博確實所指張磊,不過,依然全篇並沒有出現“張磊”二字,甚至也沒有直接出現《中國好聲音》的字眼,但提了《南山南》,提了“選秀綜藝類”節目。

    長微博的開頭馬頔就說了,“我從來沒指責過個人,但可以不懂事,千萬別不懂法。咱們來分析一下,別該談權利的時候談利益,該談利益的時候談人情。”

  接下來他把《南山南》和張磊、《中國好聲音》之間的關係做了一個梳理:

  1、第一次演唱《南山南》未得到授權,連起碼的禮貌性招呼都沒打一個,不過,因為有朋友在錄製現場證實提到了原唱,只不過後期剪掉了,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馬頔還發了聲明,“言語間應該能看得出對他個人還有些維護”。

   2、第二次在節目演唱,公司之間達成授權協議,這次協議限定了在比賽時演唱。

  3、節目收官后,以馬頔知情為準,張磊至少兩次或以上,在不同場合以《南山南》為主要賣點進行商演及宣傳,沒打任何招呼,沒有任何授權協議。

  馬頔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我不知道節目結束后演唱《南山南》是不是個人行為,也許簽了公司賣身契,身不由己那都可以理解”,“只是至今為止,不接受也不拒絕,這麼一直默不作聲是不是有點不太爺們兒了?”

 馬頔在長微博里說到,公司之間為決賽簽訂的協議限定對《南山南》的使用僅在比賽中,而據他所知的,張磊在節目收官后未經授權而在商演中演唱《南山 南》有兩次。這個說法是不是成立呢?錦鯉老師進行了一個不完全的統計,發現張磊在比賽結束後於公開表演《南山南》不止兩次,共有3次:

  10月16日(第四季好聲音決賽已於10月7日晚結束),《中國好聲音》官方發微博稱“回歸者聯盟”挑戰賽上張磊再次演繹《南山南》。馬頔所指的決賽時公司之間簽訂的協議是否可以沿用到這次節目?這是一個疑點。

    10月17日,《中國好聲音》官方微博說到張磊參加了央視2015某推介會,又唱起《南山南》。同一天,CCTV音樂頻道特別節目《全球中文音樂榜上榜》也發出微博,說到張磊正在該節目演唱《南山南》。經過錦鯉老師比對,這應該是張磊參加推介會的視頻錄播。

    10月17日,張磊在合肥參加某音樂節,再次唱起《南山南》。這是一次毫無疑問的商業演出,粉絲上傳了視頻,也有當地的藍V認證微博進行了發布。

    獨立音樂人性子耿直,有了想法絲毫也不憚於在網絡上直接表達。馬頔的表現已經算是十分克制,長微博里說事實講疑點,並沒有過激地表達情緒。雖然也有 部分不太喜歡馬頔其人及其作品的樂迷說馬頔太過玻璃心,但是事實上,作為獨立音樂廠牌“麻油葉”的創始人,馬頔在獨立音樂圈同行里口碑不壞,大家一致認為 他情商不低。想想就知道,要是個低情商怎麼可能一手統籌麻油葉各種各樣的繁雜事務?

  馬頔早在2013年甚至更早一些就已經在小眾樂迷里火起來了,而那一年正是快男左立唱紅了同為麻油葉成員的宋冬野的《董小姐》。宋冬野被引爆之後,麻油葉開始集體躥紅,其中當然包括了麻油葉的老大也是台柱子、顏值擔當馬頔。

比賽結束后,張磊直接簽約了夢響強音。好聲音及夢響強音方面對於馬頔發出的侵權指控怎麼看呢?錦鯉老師火速撥通了“夢想強音”宣傳總監許婷小姐的電話,第一次撥通時,許婷小姐說自己還在休假,對整件事還不太了解,她需要去跟法務部作一核實,才能接受採訪。

  第二次撥通電話時,許婷說到法務部的同事們可能還在下班路上,他們的電話沒有接通。

  第三次,許婷小姐主動回撥電話:“目前公司法務部正在與馬頔公司法務、版權部門積極溝通中,爭取取得比賽之後公開演唱《南山 南》的授權。”那麼就等於馬頔方面確實沒有授權在比賽結束後繼續演唱《南山南》?許婷小姐對這一問題回應說,“之前的協議確實限定了《南山南》只能用於比 賽。目前我們很有誠意跟原作者方面溝通版權問題,如果不能取得授權,以後我們不會再演繹這首歌曲。”

  張磊微博上留有經紀人周小姐的電話,在跟許婷聊完之後,錦鯉老師也撥通了周小姐的電話,通話的一開始,周小姐也強調公司法務部正在處理此事,當錦鯉老師問到“張磊在合肥某音樂節上是否取得了演出版權”時,周小姐這樣回應:“我們所有的合約都是公司去簽的,張磊不可能以個人的名義去簽合約。在合約上,我們有條款明確了是由演出邀請方來處理歌曲的版權問題。”

  所以,到這裡結論也得出來了:

  夢響強音及張磊方面確實沒有取得在比賽結束后在公開場合或商業演出中演唱《南山南》的授權。

  馬頔到底被侵犯了哪些權益?錦鯉老師還諮詢了在版權方面很有經驗的梁香祿律師,梁老師做了這樣一個科普:

  “著作權包含人身權和財產權,發表權、署名權、修改權等等都屬於人身權,是無法讓渡的,也就是說,張磊在無論任何場合演唱《南 山南》,都應該在顯著位置指出詞曲作者、原唱是馬頔,否則就是侵犯馬頔的人身權,在這樣的情況下馬頔主張自己的權利是完全成立的;財產權則包括使用權、許 可使用權、獲得報酬權等等,對於財產權,著作權人是可以讓渡的。”

  截至目前,《中國好聲音》官方微博及張磊本人的微博都沒有對馬頔的發言作出回應。說起來《中國好聲音》也不是第一次引起版權糾紛了。第一季《中國好聲音》因為李代沫[微博]在參賽時演唱《我的歌聲里》,詞曲作者、原唱曲婉婷[微博]及其公司就公開向李代沫發出了律師函。

  創作者版權意識日益強烈是件好事,錦鯉老師也衷心希望馬頔的公開發聲能夠換回一個他理想中的“爺們”的解決方案。(來源:轉運錦鯉)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