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嫁給我之後老婆天天喊命苦

口述:嫁給我之後老婆天天喊命苦

  導語:有次回老家,飯桌上潔雅讓我幫她盛飯,我就說了句“你自己去吧”,她便把碗往桌子上重重一擱,扭頭就走。為了這類事情,我們吵過無數次,私下裡也溝通過無數回,但都沒用。

  1 愛上執著女孩

  我是典型的奮鬥派,屬於70后,1999年參加工作,經歷過很多事情,體驗過許多艱辛,還好,老天不曾虧待我,努力這麼久,終於有了自己的房 子、車子,在別人眼中,算是半個成功人士。老婆叫潔雅,我們來自同一省份的不同地方,但都出身農村。我和潔雅於2005年相識,戀愛時間比較短,不過大半 年,當年年底領證。目前我們已有了個兒子,不到四歲,調皮可愛。

  潔雅的人生經歷很複雜,甚至有點兒傳奇。她自小沒了父母,跟着舅舅生活,起先還好,但後來有了舅母,不免招人嫌棄。潔雅是個有骨氣的女孩,初中 畢業后就不願再看舅母臉色,獨自出來闖蕩。她吃了不少苦,當過商場營業員,做過飯店服務生,甚至有段時間,為了生計,不得不以街頭賣襪子為生。潔雅的不俗 在於她的執著,攢夠了錢,她又回到校園,雖然只是所中專,但其心可嘉。

  言歸正傳,2005年年初,我剛從一家大公司里辭職出來,謀划著自己創業,頗有些意氣風發,那個階段,我急需有個人在身畔支持,潔雅適時出現。見了幾次面后,潔雅給我的感覺很不錯,潔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這讓我在對她的愛里又多了幾分敬佩。

  我和潔雅對彼此都很滿意,感情突飛猛進。當年年底,我要去外地工作,為了讓潔雅安心(戀愛期間,她曾多次提出要與我結婚),我們去民政局領了結 婚證,由於時間緊迫,當時未辦儀式。現在看來,那個決定過於倉促和草率,完全沒有考慮到彼此的家庭背景以及性格差異,這也是導致今日感情問題的關鍵所在。

  潔雅在那所中專院校的進修沒能改變她的事業前途,在工作上,她一直很不順利,換過很多地方,但每個地方都待不長久,漸漸地,潔雅也不再願意上班,安心當起家庭主婦。幸好我的收入還算不錯,支撐起這個家庭毫無問題,所以,也就由着她去。

  2 難忍古怪性格

  辯證法告訴我們,任何事物有積極的一面,必然就有消極的一面。潔雅在為人處世上頑強獨立,毫無疑問,這是個優點,但同時也隱藏了一個缺點——挑 剔孤僻,這些毛病起初並不明顯,婚後慢慢浮現。日常生活中,潔雅時常對我數落抱怨,無論時間,不管場合,折磨得我疲憊不堪。這些也就罷了,不是原則問題, 但下面這個毛病實在過分——她不喜歡任何人到家裡做客,超過兩個人就嫌多,連雙方父母都不能例外,尤其針對我的親友,誰來給誰臉色。

  我是農村孩子,思想保守,總希望婚後能與父母同住,父母也希望守著兒子共享天倫,其實家裡具備這個條件,房子不小,老人的身體也不錯。可因為潔 雅的嫌惡,二老只能偶爾過來小住,每次不超過一個星期,每次都是滿心歡喜來,滿腹委屈去。直到今年5月,父親查出了癌症晚期,我急匆匆地趕回老家,可沒有 用,父親很快就走了。我自責得要命,如果父親和我同住,我一定能發現他的健康問題,倘若及時去醫院檢查、治療,也許父親不會這麼早離開。再想想,可憐的二 老,每次來去我家都是匆匆忙忙,甚至沒來得及在這個城市裡逛一逛……

  父親一走,剩下母親一人,孤苦伶仃,無依無靠。我跟潔雅商量,想把媽媽接來同住,可她堅決不同意,甚至當著眾人的面大爆粗口。為了不激化矛盾, 這些事情我都忍了,好說歹說,她勉強答應。原話是:“如果你媽自己要來,我不反對,但如果她覺得一個人獃著挺好,希望你不要勸她。”

  母親並不想打擾我們的生活,她拒絕了我的邀請,但自打父親去世后,她的身體每況愈下。上次她來這裡看病,坐了足足5個小時的火車,潔雅並不同情,只為老人做了兩頓飯便開始怪話連篇,沒辦法,第二天母親就拖着病體自己下廚。

  前幾天,為了一點小事,我和潔雅起了爭執,其實並沒有大吵,不過幾句口角,可潔雅竟出口侮辱我那已經去世的老父。我的心徹底涼了,轉身出門,我不想跟她吵了,真的,她太讓人失望。

  3 尋求感情解脫

  我和潔雅之間還有一個難題,我倆都是急脾氣,她是隨時爆發,看誰都不順眼,我是受不了她的急躁。在這個問題上,即便沒有長輩的那些事情,我也無 法接受。實話實說,我是有些大男子主義,而她卻是小姐脾氣丫鬟命,總羨慕其他女人的強勢。比如,她經常跟我說,隔壁的某某在家如何有權勢,說話如何管用 等。

  其實我想告訴潔雅,各家情況不同,不是每個男人都是“24孝”,有些人處在我的位置上,也許比我更“跋扈”。我不跋扈,跋扈的是潔雅。舉個例子,有次回老家,飯桌上潔雅讓我幫她盛飯,我就說了句“你自己去吧”,她便把碗往桌子上重重一擱,扭頭就走。為了這類事情,我們吵過無數次,私下裡也溝通過無數回,但都沒用。

  我們也談到過離婚,潔雅說孩子不要,家產分走一半,可房子是我在認識她之前購買(婚後,我主動在房產證上加了她的名字),為什麼讓她憑白獲利? 我知道,潔雅並不真想離婚,只是天生的強硬讓她不願示弱,她整天把“我命好苦”之類的話放在嘴邊。我就不懂了,好吃好喝養着她,做飯洗衣有保姆,她只需帶 個孩子,能有多累?即便帶孩子真的辛苦,可那不是做母親的責任嗎?

  我曾認真想過,也許潔雅的性格形成與她的家庭有關,雖然我和她都出身農村,但在家庭關係上卻迥然不同。我的家人性格平和,做事總替別人着想,與 之相反的是,潔雅與親人感情淡漠,他們之間的唯一聯繫便是金錢。結婚時,潔雅的舅舅曾試圖索要彩禮,被我頂了回去,婚後,依然以各種理由找潔雅要錢。我經 常三千五千地補貼着,但他並不滿足。

  極端鬱悶的情況下,我有過一夜情,有次吵架也動過一回手,但那都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想讓潔雅認識到她的錯誤,只想讓這個家儘早走上正軌。可一切都沒用,現在的我沒心情工作,沒心情生活,我不知該怎麼面對?是得過且過還是快刀斬亂麻?

  評論:

  不可否認,潔雅在某些問題上處置失當,比如對強勢地位的嚮往,比如對公婆的冷漠,但這並不意味着雲東可以用“另類”手段予以還擊,“一夜情”不是排解感情淤積的出口,動手打人更不是“幫老婆改正錯誤”的方法,這種做法只能讓彼此在心理上、感情上越走越遠。

  說實話,很厭惡那種人,把自己擺在俯視的位置上,任何逾規(那些規矩都由他制定)的人或事都是他的眼中釘、肉中刺,他們從不反省自己,只會苛求別人。真心希望雲東不要加入此列。

  專家點評

  學會反省自身

  我在婚姻諮詢中常遇到這樣的怨婦和怨夫,一張嘴就是自己的委屈,一切都是對方的錯,而且還跋扈到非得讓對方認識錯誤,讓人無法理解。

  為什麼就是一個人的錯?雲東你認識到自己的錯了嗎?明明是兩個人的婚姻,為什麼你不能先反思自己,抱怨了那麼多,看到最後,原來你還有一夜情,還有家庭暴力,為什麼你對自己的這些原則性錯誤如此輕描淡寫?

  對於婚姻中出現的困擾,我相信雲東和潔雅都不快樂,既然如此,不如平心靜氣想一想,自己都有哪些問題?應該做哪些調整?如果做不到,那麼找專業人士諮詢也是一種辦法。

  一個人在想解決問題時,不能永遠只盯着對方的過失,當你缺乏反思自我、調整自我的勇氣時,你就缺乏解決問題的誠意和基礎。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