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對於人工智能,你或許理解錯了

對於人工智能,你或許理解錯了

對於人工智能,你或許理解錯了

  對於人工智能這個概念,想必很多人都是從科幻小說或電影里獲得的。的確,人工智能目前還沒有徹底融入到我們的現實生活之中,但是如果你單純從科幻電影和小說里了解機器人和人工智能,可能會有很大的誤解,因為裡面把它們描寫的都非常可怕。

  在此,不妨聽聽業界一些專家的見解,或許能幫你解開這一神秘領域的謎團:

  斯圖爾特·羅素(Stuart Russell,)表示,沒人在開發有意識的人工智能

  人們對人工智能概念存在一定誤解,他們普遍覺得人工智能的方向就是一種有意識的機器,大家好像覺得,如果有了一部意識機器,基本上就沒什麼可以擔心的了。

  但在我的知識範疇里,沒有人在開發有意識的人工智能,至少在人工智能的主要領域裡還沒有人正式發表過此類論文。我覺得,有一些神經系統科學家在嘗試研究理解這種類型的人工智能,但是我不認為他們獲得了什麼靈感。

  至於從事人工智能行業工作的人,也沒人嘗試開發意識機器,因為沒人知道該怎麼做,完全不知道。相比於開發有意識的人工智能,可能人們更清楚如何開發光速宇宙飛船吧。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計算機科學家斯圖爾特·羅素評論

  雅恩·樂昆(Yann LeCun)表示,我們現有的機器人情感全都不對

  人工智能最大謬見有以下幾個:

  (1)“人工智能不會有情感”

  它們很可能會有情感。情緒是一種由低級別/本能所驅動的效果,是對一系列主觀認知經驗的通稱,多種感覺、思想和行為綜合產生的心理和生理狀態。

  (2)“如果人工智能有情感,它們將會和人類情感一模一樣”

  人工智能沒有理由擁有自我保護直覺,嫉妒,等情感。不過,我們可以將“利他主義”或其他對人類有利的情感注入到人工智能裡面,讓人工智能能夠取悅人類,讓人類與之交互,融入人類生活。

  未來,絕大多數人工智能將會變得更加專業化,但是卻不會有情感。你的汽車自動駕駛裝置只會為你開車,不會給你講笑話。

  Facebook人工智能研究主管雅恩·樂昆評論

  約書亞?本吉奧(Yoshua Bengio)表示,我們已經曲解了智能機器行為

  對人工智能最大的誤解其實是理念,實際上這是受到了科幻小說和電影的影響,因為裡面描寫的人工智能都是另外一種有機體,它們可能和我們人類長得一樣,也可能是一種動物,或是一個外星人。想象一下人工智能擁有自我意識,擁有和人類一模一樣的意識之後會是什麼樣子

  事實是,你可以有一個智能機器,它沒有自我意識,沒有自我兩隻,也沒有自我保護直覺,因為是我們開發的這些機器。

  是進化給了我們自我意識和自我保護直覺,因為如果我們沒有這些本能,就無法生存至今。人類是按照自然選擇進化來的,但是人工智能是由人類創造的。

  我們能創造可以理解世界各個方面的機器,但是卻無法讓烤麵包機擁有自我意識。

  加拿大蒙特利爾大學計算機科學家約書亞?本吉奧(Yoshua Bengio)評論

  Toby Walsh解釋說,計算機和人類不一樣,它們無法在清晨醒來,也無法在生活中做任何決策

  我覺得人們對人工智能最普遍的誤解,就是計算機已經有意識了。

  計算機沒有希望和慾望。他們不會在清晨醒來,也不會主動去做事情。即使是在今天,它們依然只能做人們命令它們做的事情。

  IBM的超級計算機“沃森”在參加《危險邊緣》(Jeopardy)益智問答遊戲節目的時候,從來沒有“被喚醒”,然後說,“哦,玩兒危險邊緣這個遊戲真讓我覺得無聊,今天我想玩兒另外一個遊戲。”它永遠不會自己覺醒,也不會思考說,“我想玩兒另外一個遊戲。”

  為什麼呢?因為沃森的代碼裡面沒有寫這句話,而且至少今天的程序員也不會把這句話寫在人工智能算法里。

  澳大利亞國家信息和通信技術中心人工智能教授Toby Walsh評論

  邁克爾?利特曼(Michael Littman)表示,僅僅因為系統可以學習,並不意味着它能學會如何變得危險

  我找了一些朋友到我的實驗室,給他們展示我們開發的一些系統—–其中一些就是機器人學習系統,如果讓它們不斷練習,就能把某項工作做的越來越好。

  但是我的朋友們的思維通常跳躍的很快,能從“喔,你開發的機器人系統能在地板上效率很高地滾動”,忽然跳到“它們會不會是最後殺死人類的天網啊”。

  我覺得,這是最大的誤解,僅僅因為一個有學習能力的系統,根本不能判斷它就會變得對人類有危險。

  美國布朗大學計算機科學家邁克爾?利特曼評論

  托馬斯?迪特里奇(Thomas Dietterich)表示,超級智能計算機永遠不會無所不知

  對於人工智能,我覺得有一個大誤解,其實這就是英國數學家I.J. Good提出的“智能爆炸”概念。

  有人覺得當計算機“超越”了人類智力,它們之後肯定會做一件事兒,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加智能,然而這會導致循環效應,讓人工智能的“智力”得到快速增長,最終把人類甩在身後。我相信,不管是任何系統,任何人,任何機器人,他們的智能程度其實都存在信息和計算極限。計算機當然可能變得比人類更聰明——實際上在很多領域裡,它們已經是這樣了。但是,他們不可能變得無所不知。

  人們對某些形式的超級智能計算機的認識,其實和那些具有超級智能的外星人是有很大不同的。

  高級人工智能協會主席托馬斯?迪特里奇評論

  Shimon Whiteson表示,即便是最智能的系統也不想推翻人類

  關於對人工智能最大的誤解,可能是如果創造了智能系統,它們就會推翻人類的通知,然後接管整個世界。

  這種情況其實在很多電影里都有演繹——邪惡的機器人接管了我們的世界。問題是,即便機器人想要接管世界,它們是能真的能夠成功呢?先拋開這個問題,我覺得更重要的問題是,機器人首先究竟想不想接管我們的世界。

  我們其實存在一種傾向,喜歡人格化各種智能,之所以會這樣,其實是因為在我們生活的世界里,人類是唯一的高智商生物。除了人類本身以外,我們根本無法理解其他智能究竟會以什麼樣的形態存在。因此不管在什麼之後,只要我們看到了某些高智商對象,就立刻把它們和人類聯繫在一起,並且用人類的動機和慾望套在它上面。

  如果你設計一個人工智能,肯定會給它們賦予你所需要的慾望和意圖,那麼其實這樣的智能系統在一定程度上也應該和人類差不多,崇尚追求自由。所以,它們肯定不會去想推翻人類。

  阿姆斯特丹大學信息學院副教授Shimon Whiteson評論

  Bart Selman解釋說,目前我們其實已經開發出了一些計算機,它們甚至比創造它們的人更聰明

  我認為關於人工智能有一個普遍的錯誤想法,就是大家覺得無論我們開發出什麼樣的人工智能機器,都不可能比人們更智能、更聰明。

  目前市面上你聽說過的絕大多數人工智能程序其實都比不少普通人更聰明。即便在我人工智能課堂上,很多學生也會詢問這樣的問題,提出各種異議,他們舉了個例子說,國際象棋程序不會比設計這些程序的人更加聰明,因為他們覺得,就是這些程序員編寫的程序。

  這其實是一種誤解。

  國際象棋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因為很多編寫國際象棋程序的程序員,本身並不是個好棋手。實際上,我本人就是一個程序員,你完全可以編寫一個程序,讓它做某項工作,這個程序肯定比你自己做的更好,而且智能機器還能隨着時間自己學習。

  康奈爾大學計算機科學家Bart Selman評論

對於人工智能,你或許理解錯了

  曼紐拉?維洛索(Manuela Veloso)表示,超級智能機器人不會很快到來

  我覺得如今對人工智能的誤解,就是人們覺得人工智能時代很快就會到來,而且還能製造出能成為超人的“人工智能產品”。但實際上,我們距離這一天還是非常非常遙遠的。那些覺得我們能夠開發超級人工智能機器人的人,其實都是誤解。

  卡耐基梅隆大學計算機科學家曼紐拉?維洛索評論

  厄尼·戴維斯(Ernie Davis):即便我們開發出了“終結者”機器人,他們其實也不會對人類造成危害

  我覺得即便在未來一段時間裡可能還會存在這樣一種誤解,那就是人工智能機器會非常危險的,它們將會成為“終結者”。

  而我覺得這種情況是不會發生的。首先,我們有理由可以較好地控制人工智能機器,因為畢竟這些機器是我們開發出出來的。其次,說實話,我們距離開發出像“終結者”這樣的智能機器人,還非常非常遙遠。

  紐約大學計算機科學家厄尼·戴維斯評論

  穆雷·沙納漢(Murray Shanahan)表示,具有人類智力級別的人工智能仍然是科學幻想,至少現在是這樣的

  首先大家可能都相信,或者說都擔心吧,覺得具有人類智力級別的人工智能很快就會出現,馬上就要做出來了。當然,這絕對是一種誤解。

  當人們在看科幻電影的時候,或是聽到所有關於人工智能那些天花亂墜的宣傳,可能會覺得人類智力級別的人工智能馬上就要發生了,而且覺得這些機器人已經在實驗室里開發出來了,很快就會應用在人們日常生活之中。但是我覺得,這種情況並不會馬上出現。

  另外一個很常見的誤解,就是大家覺得具有人類智力級別的人工智能,有可能會像人類一樣進行思考,這其實是人性化了人工智能,這些人覺得人工智能會有人類獨有的動機、情緒、或是感覺。

  但就目前而言,即便人工智能足夠聰明,但根本沒什麼理由可以證明它們可以具備人類的情感。

  英國帝國理工大學計算機科學家穆雷·沙納漢評論

  Sabine Hauert提醒我們,開發人工智能是一個漫長且緩慢的過程,它不會很快實現。

  我覺得,人們對人工智能有一個想法,覺得它們會忽然間出現在我們面前。

  我聽到過一些問題,比如“當人工智能到來是,我們該怎麼辦?”但現實是,我們其實已經研究了人工智能50多年了,但取得的成就卻微乎其微。

  實際上,你看到機器人所作的每一個小動作,表達的某個行為;或是每個人工智能背後的功能,都需要開發人員花上數月時間才能實現。對於人工智能,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魔法,就是要花大工夫去實現。

  英國布里斯託大學計算機專家Sabine Hauert評論

  Subbarao Kambhapati表示,人們可能會想,人類智力級別的人工智能離我們越來越近了,因為他們覺得人工智能更神奇

  我覺得對人工智能最常見的誤解就是覺得它會非常神奇。

  人們一直覺得人工智能技術非常神秘,但實際上,它們其實沒什麼神秘可言,就像在科學和科技領域裡的其他技術一樣,其實就是人們開發了一些算法和代碼,然後讓硬件根據這些算法來運行而已。

  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計算機科學家Peter Stone評論

  皮耶特·阿布比爾(Pieter Abbeel)提醒我們的,開發一款能做事情的計算機,比開發一款能夠學習做事情的計算機要容易的多

  在機器人領域裡,一直存在着莫拉維克悖論:“讓人工智能計算機表現成人級別的行為相對容易一樣,比如做一些智能測試,或是和棋手對戰下棋。但是如果讓它做一些一歲小孩子的技能表現反而更難,比如獲得感知能力和移動能力。”

  可能對於那些在機器人和人工智能領域裡的研究人員來說,上述悖論比較容易理解,但是對於那些不常在此領域裡的普通人來說,可能有些反直覺。

  即使我們可能覺得,一歲孩子的智力水平並不高,但複製一個孩子的學習能力,其實是人工智能最具挑戰的一個問題。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計算機科學家皮耶特·阿布比爾評論

  當人類智力級別的人工智能到來,它肯定會改變一些事情,但是並不會太戲劇化。但有一件事兒,Carlos Guestrin認為,我們吹得有點兒過分,就是覺得人工智能會顛覆勞動力市場

  我是在20年前開始從事人工智能相關工作的,當時人們談論最多的,就是擔心人工智能會導致大家失業。但是隨着科技不斷進步,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們看到其實自己的工作並沒有被顛覆。

  國家在不斷進步、發展,經濟可能出現起落,失業率也會上上下下。但是對經濟而言,至少在美國,其實和過去沒什麼太大不同。未來,我們可能會看到就業市場發生轉型,但是絕大多數情況是人類造成,而非是受人工智能的影響。

  數據分析人工智能系統開發公司Dato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Carlos Guestrin評論

  琳妮·帕克覺得,電影《終結者》里的天啟場景並不會在人類未來發生

  我覺得,現在不少人害怕人工智能,覺得它們會接管整個世界,終結我們已知的世界,然後奪去我們的工作,讓人們失業。的確,我覺得人工智能或許會導致某些人失業,但另一方面,人工智能也會創造出很多新的工作崗位。

  如果你看看智能軟件行業,就會發現其實已經有很多全新的工作崗位出現,真的能為人們提供很多工作。可能在某些高級人工智能的影響下,有人會失業,但是如果從整個行業角度去看,你會發現工作崗位總量還是增多的。

  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信息和智能系統部門主管琳妮·帕克評論

  馬修·泰勒 (Matthew Taylor) 表示,人工智能將會“搶走”一些工作崗位,但是那些工作通常都是人類不願去乾的臟活兒累活兒,以及危險係數較高的工作

  我聽過的一個論調就是,人工智能會搶走人類的飯碗,事實上,我的確看到一些人工智能在參與人類工作,但它們更多地是一種補充。

  我們現在華盛頓州啟動了一個人工智能項目,當地有一個蘋果園,那裡的工人遇到了不少麻煩,我們希望能夠利用機器人,幫助他們收穫蘋果,事實上我們沒有讓那些工人失業,我們做的那些工作,其實都是普通蘋果採摘工作無法做到的工作。

  未來,人工智能和機器人會取代一部分人的工作。但我並不覺得這是件壞事兒,只要我們能讓它們做正確、合適的工作就可以,比如那些臟活兒、累活兒、或是危險係數較高的工作,這些工作本身就不會有人願意去做。

  華盛頓州立大學計算機科學家馬修·泰勒評論

  奧倫·埃齊奧尼(Oren Etzioni)表示,我們的智能機器其實可以幫助解決一些社會問題

  很多人害怕機器接管我們的世界,機器將會變得邪惡,就像好萊塢電影《終結者》一樣。

  當然,短時間內並不會發生電影里的場景,更何況很多我們一歲孩子能做的事情,智能機器都做不到。

  對我個人來說,人工智能其實幫助我們挽救生命,比如每年在高速公路上因為車禍喪生的人數超過3萬人,未來幾年,如果自動駕駛汽車能夠普及,真的有可能大大減少這一數字。

  除此之外,我覺得人工智能其實真的能夠幫助我們去解決一些社會問題。

  人工智能艾倫學院首席執行官奧倫·埃齊奧尼評論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