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點擊頁面底部 「閱讀原文」 觀看龍叔說電影

東方人對於鬼的觀念,與西方有著微妙的差別。在《論語·雍也》中,樊遲問知,子曰: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孔子強調遠鬼神,是因為智者首先要務民之義,不可「不問蒼生問鬼神」,但對於鬼神的態度,「敬」字才是關鍵。因為古代中國是一個泛神論國家,相信萬物有靈,天地萬物都是盤古大神死後的身體所化。而人又是萬靈之首,人死後靈魂所化之鬼,不可不敬。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西方由於宗教觀念的差別,信仰一神論。人若為善,死後便可上天堂;若為惡,死後便下地獄。所謂鬼,不過是惡靈的一種。耶穌基督看見被鬼纏住的人,便可命令這些鬼附在豬的身上,跳進海里淹死。因此,西方人希望親人死後進入天堂成為天使,卻並不希望他們成為鬼。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這種觀念的差異,導致東西方在文化作品中,對於鬼的想象也大不相同。東方文化所描述的鬼,雖然也有猙獰恐怖的,但更多偏於浪漫化的想象。萬聖節將至,與好萊塢的影院里充滿驚聲尖叫不同,本期節目將帶領大家,欣賞東方開心之鬼的歡聲笑語。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說到開心之鬼,自然會聯想起黃百鳴主演的《開心鬼》系列。該系列的第一部誕生於1984年,以一百萬的成本,收穫了一千七百多萬的票房,力壓同一檔期的大成本電影《省港旗兵》,成為了票房冠軍。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其後,《開心鬼》系列又陸續拍攝了五部,1986年的《開心鬼撞鬼》是其中的第三部,也是公認該系列最好的一部。從今天的角度看,《開心鬼撞鬼》的卡司陣容,可謂豪華至極。該片的執行導演是杜琪峰,動作導演是林嶺東,女主角是張曼玉,男主角是黃百鳴,就連徐克也在片中客串了一個角色,扮演張曼玉在陰間的乾爹。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開心鬼撞鬼》雖是一部鬼片,主題上卻緊扣青春、校園、喜劇等幾大主題。黃百鳴扮演的開心鬼朱秀才,他名義上是一隻鬼,其實從設定看更像是一隻機器貓,法力無邊且熱心助人,總是想方設法幫助自己的後代康森貴。如果說朱秀才是機器貓,那麼康森貴自然就是野比康夫,性格善良但有些懦弱,在家裡受自己女朋友欺負,在學校里受女學生的戲弄,但卻總能在危急時刻,靠著自己祖先朱秀才賜予的超能力化險為夷。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這種設定,很容易讓人聯想起中國古代的祖先崇拜。儒家文化特彆強調孝道,對於已經死去的先人,要像他們依然活著那樣去尊敬,每逢節日要去供奉、祭祀、掃墓。這套觀念,轉化為民間信仰后,百姓相信祖先的靈魂具有神奇的法力,他們可以在精神層面與後代進行溝通互感,在艱難時期庇佑子孫和整個家族。《開心鬼撞鬼》里構想出來的祖先朱秀才,本質上滿足了普通觀眾的一種美好期待,一個充滿幽默感的祖先靈魂,總是在關鍵時刻給予無能子孫恰到好處的幫助。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與此同時,導演讓這種祖先庇護的方式,又顯得非常摩登和西式,比如朱秀才保佑康森貴的方式是讓他獲得超能力,可以隔空操縱物體,這更像是好萊塢慣常使用的手段。而《開心鬼撞鬼》里的另一隻鬼,熱衷於成為歌星的女鬼徐半香,她施展法術時要念動口訣:天官賜福、百無禁忌。這是典型的東方咒語。可是法術效果,則是暫停時空,這又是好萊塢科幻片里最愛使用的設計。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中西合璧,一直是香港電影的特色。《開心鬼撞鬼》將東方式的祖先崇拜文化,與西方式的超能力想象,巧妙地融合在一起,讓一部講述鬼怪的電影,包含了青春、校園、喜劇等諸多充滿現代感和新鮮感的元素,這正是這部電影能夠取得成功的最大原因。求新、求變、包容、並蓄,這是香港電影一直以來的核心生命力,而《開心鬼撞鬼》則像一面鏡子,能夠照出當年香港電影的風骨。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按理說,有了祖先庇佑的康森貴應該一帆風順才對,偏偏他無意中得罪了女鬼徐半香。徐半香生前是個過氣女歌星,死後最大的願望,也是來世能夠成為一個大紅大紫的明星。她在陰間的乾爹悄悄給她開了後門,只要在選好的最佳時辰投胎,便能保證星運亨通。沒想到康森貴好心辦壞事,讓徐半香錯過了最佳的投胎時辰。從此以後,徐半香對康森貴恨之入骨,發誓要把康森貴的生活攪得雞飛狗跳,以泄心頭之恨。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徐半香這個角色由張曼玉扮演,張曼玉當年在主演這部影片時,演技依然略顯稚嫩,但這種稚嫩,卻恰好賦予了徐半香這個女鬼與眾不同的氣質。事實上,中國的傳統文藝作品里向來盛產女鬼,往好了說,這些女鬼形象寄託了古代男性書生對女性的美好想象,往壞了說,其實就是男性書生對女性的意淫。這些女鬼往往陰鬱、哀怨、凄凄慘慘,每當有一個男性書生對她們施以點滴恩惠,她們便會死心塌地、俯首帖耳、千依百順地依附在男性書生身邊,為他們洗衣做飯、秉燭夜讀。等到男性書生終於考取了功名,她們又會輕飄飄地離開,不帶走一片雲彩。這些女鬼,簡直就是保姆、小三、知己的三位一體,滿足男人的所有需求,還無需負責任。這麼好用的女鬼,真不知要去哪裡買?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然而徐半香這個角色卻一掃往日女鬼陰鬱凄慘的形象,她活潑、開朗,甚至可以說充滿陽光。她絕不依附於男人,而是有著自己的理想,希望成為一個歌星。她對於康森貴不順從,反而淘氣地捉弄他,但又沒有壞心,所作所為僅限於惡作劇,並不會故意傷害康森貴的性命。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其實,早在1983年,拍攝《開心鬼》系列的新藝城公司,就拍攝過電影《陰陽錯》,影片中倪淑君扮演的女鬼張小瑜,更加清新可愛、活潑動人。該片是林嶺東的導演處女作,黃百鳴依然是電影的製片人,影片上映后以一千一百萬的成績佔據了票房榜第四的位置,作為新人演員的倪淑君也瞬間炙手可熱。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有趣的是,《陰陽錯》里張小瑜這一角色,張曼玉也曾積極爭取過,而黃百鳴也認為張曼玉很合適,但導演最終選擇了從未拍過電影的新人演員倪淑君。張小瑜與徐半香的角色設定很接近,都是青春年少的女鬼,法力高強但性格單純,一開始各種戲弄男主角,最終卻與男主角相愛。張曼玉當然也可以把張小瑜這個角色演繹得很精彩,但倪淑君確實有著不同於張曼玉的獨特氣質。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當張小瑜第一次在男主角古志明家裡現身時,她穿著一襲白裙,背著手好奇地四處打量,顧盼之間如同一隻小鹿般懵懂得讓人心動;張小瑜跟男主角說話時,喜歡盤腿坐著,瞪大一雙無辜的眼睛;當她與男主角調皮時,則會歪著腦袋,露出甜美的笑容。倪淑君賦予了張小瑜這個女鬼一種少女般天真爛漫的氣質,這種氣質與女鬼的身份形成了一種巨大反差,讓當年的觀眾印象深刻。可以說,後來的徐半香其實是對張小瑜這一形象的繼承,同時也是黃百鳴對於張曼玉的補償。

無論是張小瑜還是徐半香,她們之所以能讓觀眾眼前一亮,便在於她們徹底改變了觀眾對於女鬼的想象,將一種活潑、開朗、陽光的氣質,賦予了女鬼。她們不再是男性的附庸,而有著自己真實的喜怒哀樂,即使多年過去,觀眾們依然會記得這些開心、快樂的女鬼。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無論是《開心鬼撞鬼》還是《陰陽錯》,以及後來更廣為人知的《倩女幽魂》,都出自新藝城公司。這家公司是香港電影的一個傳奇,不僅製片眼光好,選女演員的眼光更好,倪淑君、張曼玉、王祖賢都是由這家公司捧紅。在新藝城最鼎盛時期,就連勢同水火的邵氏和嘉禾兩家電影寡頭,也不得不聯手對抗新藝城。1990年由邵氏出品的《師兄撞鬼》,就是一部從形式到內容都模仿《開心鬼》的電影。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師兄撞鬼》的陣容也非常強大,既有董驃、馮淬帆這樣的老式喜劇明星,也有周星馳這樣的新式喜劇明星,還有台灣美女陳德容擔任女主角。故事講述探員阿驃被壞人害死,因為心愿未了,附身於警隊新人阿星的槍上,一方面幫助阿星破案甚至追求女生,另一方面則讓阿星找到當年害死自己的兇手。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董驃的喜劇風格比較內斂,他向來擅長扮演市井小人物,總是想要在晚輩面前裝出長輩的威嚴,卻往往事與願違、滑稽百出。而周星馳的無厘頭喜劇風格則十分外放,依靠誇張的表情和動作。這一老一少的組合頗能碰撞出喜劇的火花,故事裡阿驃身為鬼,卻常常被阿星的無理要求弄得窘迫不已,真是把鬼的臉都丟盡了。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阿驃與阿星的關係,自然就是開心鬼朱秀才與康森貴的關係。不過邵氏這部片子把市井草根階層的趣味發揮得更淋漓盡致,阿驃這個老鬼甚至會施法掛起大風,吹起陳德容扮演的阿玉的裙子,讓阿星和觀眾都大飽眼福。後來阿驃的靈魂被邪惡勢力抓住,解救阿驃的三樣法寶,居然是屎、尿、屁:老貓屎、玉女尿、神仙屁。真可謂是把港式下三路的喜劇元素髮揮到了極致。

那些曾經讓我們開心的鬼-開心鬼撞鬼

不管是祖先的靈魂庇佑後代、還是可愛的女鬼戲弄書生、又或者是有著未了心愿的鬼有求於人,這其實都代表著市井百姓內心裡一種期待和想象。人們希望自己能夠與一種超自然的力量,進行一次美好的接觸,從而滿足一些自己難以實現的願望。這種想法雖然有些幼稚,但卻催生出了電影里如此多可愛、快樂、逗人開心的鬼的形象。世間本無鬼,人們既然要想象鬼,為何不把它們想象得開心一點呢?

source : http://tw.gigacircle.com/4221778-1

看看這個吧

《上癮》小鮮肉被爆姐弟戀 黏單親美女畫家熘狗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韓女團熱舞到一半「大走山」 網看傻:超尷尬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