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揭秘程序員鼓勵師:服務IT宅男 必須是美女

揭秘程序員鼓勵師:服務IT宅男 必須是美女

  王悅

  從年會嘉賓到代言人,“宅男撐起半邊天”的互聯網企業正在嘗試將“美女福利”日常化。

  “長相甜美彷彿章澤天,微笑常掛酷似高圓圓;表情豐富、胸無真話、深諳不懂裝懂之道;陌陌達人、粉絲過萬、自身背包客……”

  這是招聘網站上流傳的一段關於“程序員鼓勵師”的描述,今年以來,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公司開闢了這樣一個吸引眼球的職位,在多數的招聘公告里,“顏值對程序員有足夠的震撼力”成為了最主要的需求。

  除了吸引眼球,讓我們來看看,真正的程序員鼓勵師都是怎樣的存在?

  今年25歲,從師範大學畢業的楊楚涵有幸成為了中國的第一批程序員鼓勵師,記者採訪她時,她在重慶市南岸區的一家網絡公司入職剛好一個月。

  早晨八點,楊楚涵就開始招呼公司里的程序員們開始做操。他們公司位於所在大廈的頂層,天台就變成了程序員們活動的場地,自從來了鼓勵師,程序員們這才有了自己的早間活動。

  “這樣的早間活動幾乎每天都會有,早操之後,程序員們就開始一天的工作,在我們這裡除了兩名負責人之外,其餘幾乎全部都是‘IT宅男’。”楊楚涵告訴記者,在她所工作的一百多平方米的辦公室里已經被程序員全部坐滿,更多的人,被安排在了樓上。

  幾個月前,楊楚涵在網上看到了一則招聘信息。信息上直白地寫道,要求顏值高、聲音甜、會賣萌,最重要的一條是僅限女性。但除此之外,並沒有對專業和技能有具體的要求,最吸引她的是工資,看上去輕鬆的工作每個月到手可以有5000元,這在當地可以算得一份不錯的薪水了。

  “都說男女搭配,幹活不累,所以說我們當時這樣的想法就是想先抓住一個女性的鼓勵師,主要的任務就是溝通和活躍團隊的氣氛。”這家互聯網公司的負責人鍾先生告知記者。

  楊楚涵最近剛接手的任務,是協調程序員和客戶之間的關係,輔助程序員完成產品交付。陳宇是資歷相對較老的程序員,他也是其中一個項目的負責人。這天上午,客戶打來電話,要求再次修改已經做好的網站,這讓陳宇有些不滿。

  “我現在在測試這個網站,如果我測試出來有什麼問題就會反饋給程序員讓他做相應的修改。有的時候客戶碎碎念,程序員就會私底下埋怨客戶幾句,我就得陪着他一起抱怨,讓他把心裡的怨氣出一出。”楊楚涵告訴記者,“有時候他們即使有情緒波動,一般也不擅長表達,所以我就會來幫他們溝通。”

  程序員的世界里,溝通似乎永遠是依靠代碼來表達的。花花綠綠的字符串,也掩蓋了這些90后男孩們的真實情感。碼農、IT民工、技術宅、攻城獅,這些戲謔的綽號背後,折射出的是程序員這個群體的辛勞和高壓。而鼓勵師的出現,也正是從某個程度上替代了心理諮詢師的作用。

  “其實程序員相對來說比較孤僻一些。每天就吃飯、睡覺、寫代碼。我們覺得有一個女孩子來促使他們去提升這方面,效果會好一些。因為我們項目要涉及到很多溝通的環節,而程序員在這方面是非常的欠缺。“鍾先生告知記者,鼓勵師的出現,不僅僅是像外人所說的博眼球、吸引更多的工程師到自己的單位工作,事實上,是等於給程序員‘配了秘書’,完成他們並不擅長的溝通工作。

  在楊楚涵所在的公司,和她一樣成為鼓勵師的還有另外兩個小姑娘,她們年紀相仿,都是今年剛畢業的大學生。

  “我們這個團隊一共390多個人,程序員有50多名,主要就是她們三人應付。”鍾先生告知記者,“一名是負責業務幫助,一名是行政配合,還有一名擅長文體活動的鼓勵師,主要的責任是負責活躍團隊的氣氛。”

  下午四點,是這家公司規定的茶歇時間,她們給程序員們準備了下午茶,但不少程序員很快就回到座位上繼續工作,對他們來說,永無止境的技術任務和保障,才是最大的牽扯。

  晚上9點,依舊有程序師在公司里修改代碼。而鼓勵師楊楚涵也留在公司,和大家一起加班。從早上8點開始,她們已經幾乎連續工作了快13個小時。

  “每天都加班,這幾天都沒休息。五天裡面有四天都是做到十點、十一點,有時特別趕,來這裡兩三個月做過兩三次通宵。”陳宇告訴記者,今晚他必須留在這裡,直到把這個項目全部做完,因為明天還有其他項目需要接手。

  而楊楚涵,她此刻正在給明天的慶功派對定附近的一個合適的餐廳,“其實我覺得我的角色更像一個公眾秘書,最重要的,就是讓他們開心。”楊楚涵對記者說。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