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去婆婆家蹭飯卻蹭出了仇恨

口述:去婆婆家蹭飯卻蹭出了仇恨

  導語:新婚第一個月,我們吃了整整一個月的婚宴剩菜。消滅完冰箱里的所有剩菜后,我以為會有所改觀,可每頓只有一盤好菜,我的胃當然有些吃不消,於是,看到喜歡吃的菜就多吃幾口,不喜歡吃的就懶得伸筷子。

  彆扭的新房首付款

  我在青山區一家國企上班,從事質檢工作,和身邊的絕大多數同事一樣,我生在這裡,長在這裡,一言一行都深受周圍環境的影響,

  所以,在婚戀問題上,我認同身邊人的觀念,不需要富貴風光,找個可靠上進的好男人,踏踏實實過日子就行。

  兩年前,經人介紹,我認識了現在的老公袁文。第一次見面,他對我印象很好,我卻感覺一般,後來,他約我出來見面,我拒絕了三次,他沒了再找我的勇氣,我們就漸漸淡了。

  想想也是緣分吧。偶然地,我聽到別人對袁文的評價,說他從一名普通工人一步步做到今天的管理崗位,是個相當不錯的年輕人。能得到同齡人的好評是件不容易的事,我心裡一動,重新對他產生了興趣。

  這次,是我主動約袁文,幾次交往後,我發現還真如朋友所說,他是個不錯的男孩,講男人義氣,對女人耐心體貼,做人圓通有原則,還難得有一顆上進心。戀愛就此正式拉開帷幕,一年後,我們見過了雙方的家長。

  不久,一個好消息的出現,讓我和袁文的結婚大事提上了議事日程。袁文單位在建的福利房開始對職工發售,憑他的工作年限和級別,只要有結婚證就可以分到一套兩居室的新房。仔細研究了一番政策,我倆喜出望外,一趟趟地往新建的小區跑,希望運氣好,能抽到更好的房源。

  然而,一切程序走完后,在最後一天交首付款的時候,卻出了一個小小的意外。那天一大早,我按約定時間趕過去辦手續,可直到中午11點,袁文和他媽媽才出現在財務室門口。首付18萬元,剩下的房款辦公積金按揭,這都是事先商定的,可他媽媽事到臨頭卻說沒那麼多錢,打電話找袁文爸爸要,他爸一口拒絕,說他的那份錢已經出了,扯來扯去,未來婆婆把袁文押在財務室,不知上哪兒找錢去了。直到財務室關門前的十分鐘,袁文媽媽才姍姍來遲,東拼西湊付清了首付。

  說實話,這個意外讓我有點瞠目結舌。不是我和袁文願意啃老,而是,以我倆的收入,根本付不起首付,而且,我身邊的同事朋友中,置辦婚房都是婆家的事,輪不到媳婦操心。袁文爸媽退休工資都比我們高,膝下只有這一個獨子,拿出這筆首付款應該是不成問題,在一般人家裡,辦什麼事都是一家人一起出錢出力,怎麼他的爸媽還玩起了年輕人的新潮,實行AA制,連買房的首付都弄得如此窘迫?

  蹭飯惹出的禍端

  不過,我沒把這事放在心上,一門心思地跑裝修、買傢具、拍婚紗照,去年年底,我們開心地舉辦了婚禮。

  辦完婚禮的當天晚上,一家人圍坐在桌前吃飯,公公就往後的生活開始立規矩,“沈芬啊,你是我們袁家的新媳婦,從明天起,你和袁文下班后就到我們這邊來吃飯,要吃滿一年。剛結婚,沒有不招呼你們的道理,別讓別人家看笑話。”“要得,一切公公說了算。”我順從地點頭,心裡當然樂意,公婆的住處離我們新房很近,下班後去公婆家吃完飯,步行十多分鐘就可以回新房,既省事又鍛煉身體,兩全其美,而且,我倆都是80后,誰都不會廚藝,也都不願下廚弄得一身油泥。

  於是婚後,我和袁文順利成為蹭飯一族。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蹭飯這件事,成了我和袁文感情破裂的導火索。生活習慣的巨大差別,在我和袁文父母之間造成了巨大的裂痕。不知是專門針對我,還是生活習慣使然,袁文父母的生活十分節儉。新婚第一個月,我們吃了整整一個月的婚宴剩菜。消滅完冰箱里的所有剩菜后,我以為會有所改觀,可每頓只有一盤好菜,我的胃當然有些吃不消,於是,看到喜歡吃的菜就多吃幾口,不喜歡吃的就懶得伸筷子。不曾想,我的舉動惹火了公公,他說了幾次,我沒理,他轉而把不滿發泄到袁文身上,說這個媳婦沒找好,好吃懶做,在家蹭飯吃不顧老人感受挑肥揀瘦,還不知道主動承擔家務。當袁文提醒我注意的時候,我真是百口莫辯,每天飯後都是我主動洗碗,唯一偷懶的兩次,還是因為身體不舒服,他們卻對我橫挑鼻子豎挑眼,我看,分明就是又吝嗇又好面子。

  湊巧的是,婚後不久,我有喜了。當過媽媽的人都知道,孕婦的胃口很難調,還常常嘴饞,饞到不可思議的地步。那幾天,我突然想喝鴿子湯,便去菜場買了兩隻鴿子,讓公公燉湯給我喝。開飯時,盛到碗里的卻只有一隻鴿子。“公公,不是有兩隻鴿子嗎?”“還有一隻留到明天吃撒。”

  我當時就氣得發抖,一隻鴿子才幾口肉,還四個人分着吃,難道我肚子里懷的不是他們家孫子,要這樣剋扣着過日子?

  從那天起,我和公婆之間的積怨從暗到明,他們看我不順眼,當面就說了出來,我有什麼不滿,也全擺在臉上。我就弄不懂了,如果怕我們沾了老人的光,當初大可不必提出要我們回家吃飯,何必要擺出一副樣子做給外人看,鬧得兩邊不舒服。

  本來想就此打住,和袁文結束這難熬的蹭飯生涯,可轉頭一想,我這一灰溜溜地跑回去,還不知道他們會在外怎麼講我們,而且,一旦分開吃飯,再想回頭緩和矛盾,也愈發難了,於是,我打消了獨立門戶的念頭。

  意想不到的殘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結婚才幾個月,公公婆婆便對當初包辦按揭房款的事打起了主意。婆婆試探我的態度,說往後新房的貸款我們倆能不能分擔一部分?結婚前商量好的事情怎麼一年不到就開始反悔,我和袁文每月工資不過兩千多元,怎麼背得起每月兩千多元的貸款呢?“你們家不是多出了一套房子嗎?要麼把那套房子出租,拿租金來抵貸款,要麼你們搬過去,把新房騰出來出租,也可以減輕房貸壓力啊。”

  我這才恍然大悟,記得結婚之初,我從娘家搬了出來,當初居住的一套二手房便閑置下來,沒想到,婆婆竟然還惦記着我們家的事。“婆婆,那房子我妹妹大學畢業后還要回來住呢,再說,那也是我父母的產業,我也沒權自作主張啊。”“這樣啊。那你們也可以租套房子住,把新房出租,中間的差價還可以還房貸啊。”

  我無語了,晚上回家后,我和袁文鬧了個天翻地覆,“你的父母收入比我們高,存款比我們多,況且,你還是家裡的獨兒子,他們倆手裡的錢各顧各的,都捨不得拿出來幫幫我們,天下哪有這樣的父母?你看看你周圍的同齡人,誰的父母會這樣對待兒子媳婦?”我越說越氣,完全忽略了袁文鐵青的臉色。“夠了,你這是什麼歪理,他們的想法我怎麼干涉?再說了,他們對你一肚子的不滿,也只有衝著我來,這婚結得這麼痛苦,早知道是這樣早散了……”

  那天之後,袁文賭氣搬回了公婆家住,連接電話的態度都冷淡到愛理不理,半個多月,他竟然狠心到不來看我一眼。我心急如焚,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

  周一下班后,袁文發來一條短信:“今晚有空嗎?希望和你談談離婚的事。”有如五雷轟頂,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連忙打電話過去,袁文的聲音異常冷淡,“結婚以來,我沒過幾天舒心日子,你和父母都給我壓力,我只有選擇放棄。”

  我當下兩腿發軟,哭求袁文不要一時衝動,再說,我肚子里還有他的孩子。“孩子的問題趁早吧,我會帶你去醫院做手術的,我會負責到底。”

  這是他最後一次耐心和我說話了,之後整整兩個星期,他用鐵了心的堅決態度告訴我,這場婚姻沒有挽救的餘地。到這個時候,我才徹底冷靜下來,也許,婚姻原本就是一本清晰縝密的賬目,任何細節的問題,累積起來都可能鑄成難以挽回的殘局。文章來源:荊楚網-楚天金報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