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收留前女友過夜感覺愧對妻子

口述:收留前女友過夜感覺愧對妻子

  導語:述芳的異樣沉默讓妻子起了疑心,女人的直覺是很可怕的,當妻子關起房門問我,你那個表妹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真的很心虛,但更多的,是愧疚……我可能糊塗,好心辦了壞事,對毫不知情的妻子,我沒說實話,也沒辦法說實話。

  述芳和我分手之後,過得一直都很不好。那時候我算是混球,經濟上遠不如現在寬裕,腰杆子挺不直,整個人都有點窮酸氣,述芳跟我一起,沒少委屈過,她是個好女人,覺得兩人一起比什麼都好,只要感情真,錢少沒什麼。但是我拿不出她家裡要求的彩禮錢,退縮了。

  沒哪個姑娘能忍受男人臨陣脫逃,尤其是承諾娶她又反悔。述芳曾經跟我斷絕了聯絡。她的眼淚我也不敢面對,這事兒成了我的舊瘡疤,碰不得,很忌諱。

  現在的妻子是倒追我的,我知道自己這輩子賺不了大錢,但是妻子家裡不差錢,她們家隨便一樣擺設,標價都是我不敢想的數字,我也不知妻子到底看上我這窮小子哪一點,但是我把對述芳的愧疚,全補償到妻子身上。我特別寵她,女人,不一定要靠財力才能哄得她開心,尤其她自己經濟條件不差的情況。為了能讓妻子感覺幸福,我一直盡我所能地寵愛她,用很多很多的愛,包圍她。

  私心當然是有那麼一點的,妻子的家境的確讓我鬆了口氣。但天天那麼多甜言蜜語說出口,連我自己都相信,我是很愛這個女人的。但我也時常想起,曾經有一個女人,為了我受苦。每次妻子跟我鬧彆扭耍脾氣的時候,我就更會想到述芳,想到她種種的好,想到如果不是受經濟條件所困,我們現在該是有多幸福。

  因此,當述芳開口問我借錢的時候,我二話不說就往她卡里打了她要求的兩倍數額的錢,並且告訴她,不用着急還——甚至我也沒想過要她還。她的處境太讓我心酸,跟了一個比我還混的男人,兩人沒領證只辦了酒,男人好賭,輸光了自己的錢就偷拿家裡的,述芳不給還威脅她,打她。我勸她逃出來,去哪兒都好,沒必要被人渣糟蹋。

  她一聲長嘆,能去哪裡呢?述芳當初因為我的關係,跟家裡鬧得很僵。父母不認這個女兒,我沒想到,我倆的事沒成,他們的親情也沒能修復。一時血熱衝動,脫口而出,你先過來我這裡。

  述芳自然是感動的,只是,我沒敢告訴她,我結婚了。大話已經說出,我不忍心傷害這樣一個受苦的女人,怎麼辦,只能先想辦法,總之讓她先安定下來。妻子那邊我只說是一個遠方的表妹,遭遇蠻可憐的,被老公家暴,妻子好心,同意收留述芳一段時日幾乎是當場拍板的事。她要是知道,述芳做過我女友,她會怎麼樣?我不敢想。

  我想法簡單,先留她一陣子,最多不超過一個月,在這裡幫她找一份工作,包住宿那種,然後平時如果她還需要什麼幫助,到時候再說。從火車站接述芳回家的時候,我才支吾說出實情。我原以為,過去這些年,她應該不介意的,沒想到,聽說我已婚,述芳就很抗拒跟我回家。我好說歹說,才勉強接受了“遠方表妹”這個身份。

  當晚,述芳的異樣沉默讓妻子起了疑心,女人的直覺是很可怕的,當妻子關起房門問我,你那個表妹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真的很心虛,但更多的,是愧疚……我可能糊塗,好心辦了壞事,對毫不知情的妻子,我沒說實話,也沒辦法說實話。

  第二天,述芳不辭而別,妻子也絕口不提此事,只是對我的態度有所轉變,有時候會突然對我很冷淡,開始變得有點喜怒無常,會懷疑我在外邊有別人。而述芳,我再也沒有她的任何消息,直到四個多月後,銀行收到落款人是她的一筆轉賬,她一分不差的還了當初問我借的錢。

  遲蕊回復:

  有一種感情照顧,叫作“不打擾”。情感上再虧欠,對方也許不需要你任何多餘的、為時已晚的補償。別再製造新的虧欠,愧疚,藏於心底,更該珍惜維護現有的愛。

  文章來源(遲蕊_Cherry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今晚的好伴侶,高清1080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每日更新50片,高清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