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國產CPU迷局:龍芯難解“無人用”尷尬

國產CPU迷局:龍芯難解“無人用”尷尬

  吳文婷

  日前,龍芯中科總裁胡偉武出席“自主可控基礎軟硬件發展之路”專題會議時談到自主可控,希望政府在“黑暗森林”裡面紮起籬笆,給自主處理器一個封閉廝殺的空間。一時之間,這個觀點引發爭議。國產化是否就意味着自主可控?中國芯能靠這道籬笆發展起來嗎?整個CPU產業未來應該朝着哪個方向發展?

  “無人用”尷尬難解

  近年來,在計算機領域,除了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話題之外,自主可控基礎軟硬件也成為關注的重點。

  龍芯中科總裁胡偉武近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自主可控軟硬件就是從基礎軟件和基礎硬件方面實現自主可控,實現國產化。”

  他認為,政府應該在黑暗森林裡圍個籬笆牆,構建一個小森林,把國外芯片擋一擋。讓國內各家CPU公司在小森林裡進行適者生存的競爭,誰的產品好,誰的服務好,就選誰的產品,政府不要去干涉。在市場競爭中練出自己的體格,最後的勝出者成長壯大后,再打破藩籬,和黑暗森林裡的國外產品競爭。

  按理說,政府對國產芯片產業扶持無可厚非。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顯然也反映出龍芯目前所面臨的競爭壓力。

  手機中國聯盟秘書長王艷輝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首先,中國加入WTO后,政府不可能限制消費品進口;其次,即使限制了國外芯片進口,也很難讓龍芯在大眾市場上崛起。因為目前龍芯本身的MIPS指令集是不符合整個PC或者手機的生態系統,並且不支持Flash、 Adobe等軟件,所以這個說法不太符合現實。”

  一直以來,“缺芯少魂”是中國信息產業的痛點。所謂“芯”是指芯片,“魂”是指操作系統。即便到了今天,這個痛點依然難以緩解,PC芯片被英特爾AMD壟斷;在操作系統方面,微軟蘋果谷歌幾乎壟斷了PC和移動設備。業內人士稱,如果中國對美國高科技企業實施制裁,中國很多領域就會徹底癱瘓。

  更為嚴重的是,在芯片上受制於國外巨頭,還會威脅到國家安全,因為國外芯片製造商有可能通過在芯片中設置漏洞竊取機密數據以及公共資訊。因而,實現CPU的國產化與自主化成為迫切需求。

  早在2006年,國家就將“核高基”與載人航天、探月工程並列為16個重大科技專項之一。之後在核高基項目補貼和國家級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的扶持下,國內從事高性能CPU設計的單位或公司數量不斷壯大,其中有像龍芯、飛騰、申威這樣擁有深厚技術底蘊的老牌IC設計單位,也不乏海思、展訊、兆芯這樣的後起之秀。但也出現了像漢芯這種以科研為借口、造假圈錢的企業。

  龍芯算是這當中起步較早的企業,從2001年龍芯項目組成立算起,已經有15年歷史。幾經浮沉中,龍芯建立了產業化基地,取得了MIPS指令集授權,其系列產品也由2002年的龍芯1號拓展到後來的龍芯2C、2E、2F、3A等多個產品系列,甚至還應用到新一代北斗衛星上。

  雖然龍芯的表現可圈可點,但缺陷也顯而易見,就是“無人用”。今年6月,胡偉武在接受央視採訪時也談道:“我們可以做世界第一CPU,但關鍵是有人用。”

  其實這也是國產芯的通病,一直鼓吹達到世界一流水平,但似乎只應用在某些特定領域,而在市場主流產品中鮮少看見其身影。據悉,龍芯曾多次拜訪聯想集團,希望能得到聯想的支持,從而打開國內PC市場,但這合作遲遲沒有談下來。

  王艷輝表示:“聯想不採用龍芯的原因也很簡單,無論是CPU本身還是其生態圈,龍芯和英特爾、AMD都有很大差距。如果聯想不採購技術更成熟、性價比更高的處理器,不光電腦產品在海外無法與其他廠商競爭,在國內也無法與同行競爭。”

  自主化之路懸疑

  從目前的發展路徑來看,國產CPU大致可以分為三大陣型:一種是以龍芯和申威為代表,走獨立自主路線,構建自己的技術體系;一種是以海思和展訊為代表,依附於AA體系,購買ARM微結構,集成自己的SOC,能夠商業化、賺快錢;還有一種是以兆芯、宏芯為代表,和威盛、IBM、AMD合作的ODM(原始設計製造商)路線。

  不過,事實上國產化並不完全意味着自主可控,尤其是和國外CPU巨頭合作的模式。比如兆芯2014年推出採用X86架構的國產兆芯處理器,從用戶拿到的實際樣品來看,芯片封裝上竟然還赫然印着威盛“Nano”的商標字樣,而據稱這款國產兆芯芯片與威盛公司在2008年推出的“Nano”芯片似乎並無二致,知識產權也在對方公司手裡。

  IBM雖然在開放POWER架構的處理器授權方面表現出足夠的誠意,但其POWER處理器設計流程與工藝相當複雜。所以,有業內人士質疑,這些國外巨頭究竟是真心合作,還是尋求在中國的產品“代言”?

  相比之下,海思、展訊這類廠商的日子則過得比較滋潤。海思是華為子公司,最早是給華為儲存和視頻作配套的,後來轉行到智能手機芯片。隨着華為手機Mate7意外走紅,將中高端產品的銷量帶動起來,芯片自產自銷不愁賣,這是很多廠商所羨慕的。

  王艷輝表示:“海思、展訊這種是面向市場的,開發的產品要符合市場潮流,這個與政府的支持沒有關係。而且在安全方面,海思是可以滿足的。目前有兩種情況:一種是購買ARM的內核,內部怎麼設計可能不清楚,另一種是購買架構,內核自己設計,這種可以實現自主可控。海思早就自己買架構了。”

  按照其說法,龍芯的不同在於其是政府扶持的企業,如果要參與市場競爭,還是要有面向市場的方法、戰略。如果要進入軍工、國防領域,國家從安全角度,肯定優先選用國產的方案。“對於龍芯來講,國家支持它,還是希望它面向軍工、國防等領域,發揮自己的作用。”

  胡偉武認為,基礎軟硬件總體上都是薄弱環節,但最薄弱的環節是API。整機系統性能瓶頸也在於API相關軟件不行,我國在API基礎軟件方面沒有積累,API的差距比CPU的差距大得多。中國寫Java的程序員有上百萬人,寫JavaScript的程序員也有上百萬人,寫QT的也很多,但Java虛擬機、JavaScript引擎、QT庫卻沒多少人干。

  “基礎軟硬件要把這幾塊做起來,就能夠打破硬件、操作系統、應用層之間的藩籬,實現基礎軟硬件和應用層的對接。”胡偉武表示。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HDé«�æ¸�æ��人å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