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機器變人的未來 恐怕也是BAT的“菜”
pZvL-fxknutf1631222

機器變人的未來 恐怕也是BAT的“菜”

  ■IT時報記者 郝俊慧

  在“中國製造2025”東風勁吹下,11月3日召開的第17屆中國國際工業博覽會(以下簡稱工博會)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矚目,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馬凱出席並宣布開幕,展覽館從上海國際展覽中心搬到了國家會展中心,展示面積從18萬平方米增加到23萬平方米。

  機器人展無疑是本次工博會最大的亮點。從2013年第15屆工博會首次為工業機器人單獨設館開始,短短兩年後,今年機器人展的布展面積從1萬平方米擴展到3萬平方米。第四次舉行的中國機器人高峰論壇上,ABB、發那科、庫卡、柯馬國際四大機器人巨頭和新松、新時達、哈工大等國內機器人公司悉數到場。

機器變人的未來 恐怕也是BAT的“菜”
機器變人的未來 恐怕也是BAT的“菜”

  與往年不同的是,今年機器人的浪潮逐漸從工業機器人向服務型機器人轉移,高峰論壇上,上海市機器人行業協會會長、上海東浩蘭生集團黨委書記戴柳透露的數據是,國內真正運用機器人的服務型企業數量不足1%,這是一片巨大的新興市場。

  但與市場相對固定、接受程度和技術水平相對較高的工業機器人相比,可以給人端茶倒水、陪伴老人、護理病人,甚至只是做一個玩伴的服務型機器人,要想真正成為“家庭成員”,講故事的時間還要更長一些。

  現場:餐廳機器人難替代服務員

機器變人的未來 恐怕也是BAT的“菜”

  在工博會的機器人展上,多家展出的服務型機器人功能都高度類似:送餐、導購或者迎賓。在國內知名機器人公司新松的展區,一位來自廣州的劉先生對導購機器人很感興趣,但在反覆詢問之後,他的熱情有點受打擊。

  劉先生是一位酒品經銷商,公司里有數百名導購員,分散在各個不同的餐飲場所和超市,每名員工每年成本至少要4萬元,但讓他更頭疼的是人員管理,“人多了不好管。”今年開始,幾則機器人餐廳的消息讓他開始對這種新型產品有了興趣,“如果能替代真人,只要給它下指令,不就很簡單了嗎?”

  聽說今年工博會有機器人展,劉先生特意從廣州飛到上海考察市場,可幾個展商問下來,他覺得自己有點過於理想了。據新松現場工作人員介紹,一台迎賓機器人的市場標準價是30萬元左右,這大大超過了劉先生的預算,更關鍵的是,機器人對人工的可替代性從目前來看,還很難做到,比如機械手的精準度、人機交互的智能性、對客人需求理解的準確性,都難以達到劉先生的要求。

  “目前大多數服務機器人對人工的替代性大概只有15%-20%左右,最多也只能替代40%左右的工作。”上海盛順機器人有限公司銷售總監牛國華告訴《IT時報》記者,他們公司成立於3年前,目前主要研製開發的機器人也都以導購、迎賓、教育為主。

  “嚴格意義上說,40%的替代率其實就是不可替代。”哈工大機器人集團副總裁喬徽對此並不諱言,目前相對熱鬧的餐飲、導購等服務機器人,智能的水平還相對比較初級,它們更多時候承擔的是為門店增加噱頭、吸引客流的作用,而並非可以真正替代人工,“一個送餐機器人得配一個服務員端菜,甚至有時候因為機器人客流增加,反而需要增加人工。”

  新松在這次工博會上展出的第一代迎賓導購機器人,據工作人員介紹,這個機器人並不具有聯網的功能,客戶可以通過語音或者觸摸屏向它提出自己的需求,機器人在自己本地系統里搜索答案后回答客戶。但這樣的功能,與原先銀行大堂里的迎賓電腦並無太大的區別。不過,新松的第二代送餐機器人增加了人臉識別、雲端聯網等功能,可以做簡單的人機自然語言對話,他們準備用這款產品替代第一代無攝像頭的送餐機器人。

  一眼難望穿的藍海

  熱情的創業者

機器變人的未來 恐怕也是BAT的“菜”

  在不同人的語境中,服務型機器人代表不同的含義。儘管送餐、導購、迎賓是目前關注度和市場進入較多的服務型機器人,但在喬徽眼裡,服務型機器人的外延遠不止這些。喬徽將服務型機器人分為兩類:個人/家庭服務型機器人和專業服務機器人,前者包括玩具機器人、教育培訓機器人、醫療護理機器人、安全監護機器人等等,後者外延則更為廣泛,包括無人投遞機器人、下水道工作機器人、伐木機器人、太空探測機器人等等。

  根據IFR(國際機器人聯盟)統計,2013年全球服務機器人市場規模約為52.7億美元,家用服務機器人銷量400萬台,較2012年增長28%,達到17億美金。未來預估服務機器人市場,到2017年,全球服務機器人市場規模將達到300億美元,其中專業服務機器人市場可達189億美元,個人家庭服務機器人市場可達110億美元。銷量方面,2014年到2017年全球服務機器人需求總量將達到3160萬套,其中專業服務人的需求量是13.5萬台,個人/家庭機器人3150萬台。

  潛力巨大的市場,在“萬眾創新大眾創業”的大環境下,自然成為創業的熱土。記者採訪的多個服務型或者特種機器人公司,成立時間一般不超過三年,公司人數在五六十人到一百多人不等,基本都在創業初期。盛順成立於2012年,母公司是新世傲集團,其主營業務是服裝紡織及相關行業。從服裝到機器人,跨度不可謂不大,成立盛順的初衷也是在為集團尋找新的轉型方向,“老闆覺得機器人是未來發展趨勢。”牛國華告訴記者。同樣成立於2012年的陝西九立機器人,研發、生產銷售的機器人是特種機器人,其實也就是喬徽概念中的專業服務機器人,比如教育機器人、管道機器人、偵查機器人,目前有員工50餘人。喬徽所在的哈工大機器人集團則更加年輕,儘管哈工大是國內研究機器人最早的高校之一,但直到2014年12月才成立了公司,嘗試將實驗室的產品商業化。

  創業者對於服務型機器人的熱情,在本屆工博會上也可看出一二。在工博會上,除了機器人專業展區,在其他如創新科技展、高校科技展等場館,都可以看到有機器人在端着盤子走來走去,“這個市場都快要從藍海走向紅海了。”牛國華透露,目前一般廠家的送餐機器人價格在7-8萬元/台之間,但預計明年這個價格將下降至3萬元,降幅達50%。

  除了生產者眾多,牛國華的判斷還基於這兩年市場對服務型機器人的熱情。據他介紹,三家電信運營商、大型銀行、超市都在試點用機器人替代營業員,有的公司至少已經試驗了半年以上。今年12月1日,盛順生產的迎賓機器人便將出現在上海電信的信息生活館。

  冷靜的資本

  東義資本投資銀行部副總監趙陽最近一直在看與機器人有關的項目,在這個言必稱“中國製造2025”的時代,機器人及其相關產業在未來十年中的行情被一直看好,趙陽也希望可以借這股浪潮挖掘出一些比較好的機器人項目,做PRE-IPO(上市前)投資。在考察了諸多機器人項目后,他決定關注的焦點仍然集中到工業機器人領域,“服務機器人的市場還不確定,而且最重要的人機交互技術仍很初級,大多只是添加了簡單的語義分析模塊,是已有技術的堆砌,商業價值不高。”

  相較於高精尖的工業機器人,服務型機器人創業的門檻較低,尤其是送餐、導購型機器人,在硬件上要解決的主要是行走和手臂的控制,這在工業機器人的廠商看來,實現並不困難,國產焊接機器人的主要廠商——上海新時達機器人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周朔鵬告訴《IT時報》記者,單臂操作的工業機器人對精準性和敏捷性的要求,遠高於服務型機器人,尤其是現在只有雙臂、實現簡單端盤子功能的送餐機器人。相較於已經被市場普遍接受的工業機器人,服務型機器人的智能化相對初級,新時達在近期內不會有太多考慮。

  萬元機器人何時進入家庭

  難以突破的三大瓶頸

  哈爾濱工業大學,一向被視作國內機器人技術研究的搖籃,我國第一台弧焊機器人、第一台爬臂機器人、第一台空間機器人等眾多國內機器人領域的第一,都誕生在哈爾濱工業大學。然而,即便擁有如此深厚的積澱,喬徽仍然大喊,“人不夠用!”

  與工業機器人一般是在特定環境下生產特定產品不同,服務型機器人的環境完全未知,而服務的本質要求它必須要與人交互和協作,在安全性、複雜性方面要考慮更多,對機器人的識別能力、判斷能力的要求也比工業機器人高得多,需要具備強大的適應環境能力。事實上,服務型機器人對於軟件開發、人工智能的技術要求更高,而具備這些素質的人才,恰恰與互聯網公司對人才的要求一致。“最近幾年,互聯網公司把整個人才市場的價格都炒起來了,軟件工程師、算法工程師,工資都很高。”喬徽曾經想招一個交互工程師,可到騰訊一看,這樣的人年薪都是五六十萬元,而服務機器人行業本身市場又沒起來,創業公司很難支付如此高的薪資。

  除了人才瓶頸外,成本也是巨大的門檻。“對服務型機器人來說,智能性、適應性是必要條件,這導致它的開發成本非常高。”喬徽認為,雖然目前常見的掃地機器人也被稱為“機器人”,但最終能進入家庭的,一定還是“類人形機器人”,但這種機器人,從電機到雙足和手臂運動控制、再到環境感知和複雜任務規劃等等,每一個環節都極具挑戰。目前世界上公認最好的類人形機器人是日本本田公司研發的ASIMO,據說製作成本達到300萬-400萬美元,就連世界著名的法國機器人公司Aldebaran Bobotics生產的只有58厘米高的NAO,售價也要8000美元。九立機器人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們目前研發的人形機器人,核心部件如果採用國外零部件,成本至少是國產的一倍以上,比如瑞士的一款電機就要上萬元,而且到貨周期無法確定,等幾個月甚至半年是常有的事。但國內同類產品在技術和工藝上,確實與國外產品有不小差距。

  盛順的最終目標也是進入家庭,比如老人照看機器人、護理機器人,但同樣被成本擋住了,牛國華認為,只有當家庭機器人的價格降到萬元以內,甚至七八千元,才有可能刺激巨大的消費需求。

  未來或許是互聯網公司的

  被互聯網公司搶去的不僅僅是人才,很有可能還有服務機器人的未來。

  放眼全球,世界上最大的幾家互聯網公司都已經對機器人,尤其是類人形家庭機器人表示出濃厚的興趣。2013年底,谷歌一口氣收購了8家機器人公司,其中便有由日本東京大學前機器人專家組成的團隊Schaft。2015年6月,日本軟銀集團、阿里巴巴集團及富士康科技集團宣布達成協議,阿里與富士康將分別向軟銀旗下的軟銀機器人控股公司(SBRH)注資145億日元(約合1.18億美元)。完成注資后,阿里及富士康將分別持有SBRH 20%的股份,軟銀持有60%的股份,SBRH 旗下的人形情感機器人Pepper是一款家用人形機器人,其銷售對象是現代化都市中逐漸增長的老齡化人口。機器人Pepper的稅前售價為21.384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1184萬元),應用軟件和故障維修等費用另計,3年間的花銷或可達到95.6448萬日元(約合人民幣5萬元)。國內搜索引擎巨頭百度,在今年的百度世界大會上的重頭戲也是推出了自己的機器人“度秘”,基於人工智能和百度的生態系統,既可以是手機上的一個小按鈕,也可以是陪伴在你身邊的機器人。

  “未來的服務型機器人系統一定會平台化,所有市場參與者都可以加入,由平台做大的體系整合。”周朔鵬認為,這個領域是互聯網企業的強項,而且也一定會與互聯網、物聯網做深度整合,工業機器人廠商很難維護如此長的產業鏈。

  目前哈工大機器人正在與騰訊公司談合作,將微信嵌入到機器人系統中,這款產品將於明年的CES上展出,可以想象的情形是,你將對這一台有着“微信大腦”的機器人說話、聊天、看新聞。

  * 工博會相關新聞

  驚呆了,用平板電腦設計汽車

  近日,Autodesk (歐特克)亮相第十七屆中國國際工業博覽會,向中國觀眾展示了其面向製造業未來智造趨勢的產品創新平台解決方案全線產品。

  在此次工博會首秀上,歐特克完整展示了未來智造解決方案如何幫助製造企業優化產品開發流程,並創建一個可用於整個生命周期的數字模型。在個性化創新設計展區,歐特克展示了Alias Speedform以10倍速於傳統設計工具來快速實現產品個性化的設計,基於雲端的在線配置服務Configuration360和Fusion360 的協同設計,可以將個性化的設計實時同步到電腦和手機,隨時隨地能夠在移動端進行設計。

  除了雲端的同步,3D打印也是歐特克此次展示的特色之一。在先進智造生產展區,可以看到DELCAM如何驅動智能機器人現場進行柔性加工,以及基於Spark平台的3D打印機如何聯動Fusion 360將設計第一時間變成實物。

  明匠智能工博會首發“牛頓1.0”操作系統

  從物料添加、成品加工、組裝,到最後成為完整的產品,如何才能讓這一過程實現智能化無人操控?上海明匠智能11月3日在工博會現場正式發布的智能網關“牛頓1.0”操作系統,讓工業4.0變得觸手可及。

  據悉,牛頓1.0系統是基於ARM處理器和嵌入式實時操作系統的智能採集平台,支持西門子、三菱、台達等數十種PLC的採集,以及Fanuc、三菱、西門子840D等主流數控系統的數據採集,該平台的投入使用將工業4.0項目的實施難度降低60%,維護成本降低90%,用戶只需簡單配置即按照自己意願去採集想要的數據,通過智能執行製造系統(MES)算法處理,反作用於生產線,快速實現工業智能化生產。

  明匠智能總經理陳俊認為,中國企業工業4.0的現實路徑,就是能夠找到開啟工廠內不同設備互聯互通的“鑰匙”,進行多協議、多通信通道的轉化,實現大數據云技術對製造業的信息化集成。

  Blueair展示新品:12分鐘“清掃”房間空氣

  在第17屆工博會上,瑞典空氣凈化系統品牌——布魯雅爾(Blueair)展出了品牌最新的前沿技術。此次展出的產品涵蓋現有的Classic經典系列、Pro高端系列、最新Blue系列以及全新智能系列Sense+和具有空氣質量檢測功能的BlueairAwareTM(空氣通)及配套手機應用程序BlueairFriendTM。

  此次工博會上,Blueair帶來了首次亮相中國的Blue系列。Blue系列採用機械結合靜電過濾雙重技術,把室內空氣中的污染物360度環繞,通過Blue進行空氣過濾。大顆粒固態污染物尤其是灰塵及毛髮會被可清洗可替換的前置濾網過濾,小顆粒污染物經過Blue特有HEPAEftTM凈化技術被粒子濾網過濾及捕獲,成倍提高過濾效率。Blue系列可在12分鐘內過濾高達50平方米室內環境一次,一小時5次循環,保證實現高效凈化。

看看這個吧

20160413_570dcdddbebff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 ...

9iNe-fxrcizu4067037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蘋果新大樓以古希臘“時光女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