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我懷孕五個月時男友要分手

口述:我懷孕五個月時男友要分手

  導語:我在初冬的夜裡找了齊普整整一夜,其間不斷地給他打電話,卻是關機,只得又給他發信息,我說孩子都已經五個月了,都會動了,你真捨得?

  兜兜轉轉 終是有緣人

  我今年25歲,性格、相貌、家庭均是最普通的水準。職高畢業后,我來到鄭州打工,並在此地認識齊普。和所有人的戀愛一樣,我們的相處既有快樂也有爭吵,但大多數時候都是他讓着我,哄着我,將我當做妹妹疼。這樣的好日子過了一年,2011年時,有次齊普的媽媽到漯河走親戚,不知怎的,突然就動了見我的念頭,非讓我立即乘車趕往漯河,可當時正是公司最忙的時候,整日焦頭爛額,我實在抽不出身,沒能如約前往。就是為了這事,齊普很不高興,兩人連着吵了幾次,有次氣頭上我便提出分手。我是真生氣,生齊普媽媽的氣,你要是想見我,為啥不能來鄭州一趟?還生齊普的氣,談了一年多,為這點兒小事一直跟我鬧彆扭。那次分手后,我和齊普斷掉聯繫整整七個月,其間沒有一個電話,一條信息。

  原以為這段感情就這麼終結,大家就當從沒認識過,可沒想到,2012年年初,我卻再次接到齊普的電話。傻瓜似的我,當場就落淚了,人潮洶湧的大街上,我靠着一根電線杆,眼淚嘩嘩地流,腦子裡全是往日的各種好,我知道我又陷進去了。

  我和齊普和好了,感情遠勝往昔。當年年底,齊普邀請我去他家過年,想着當初分手的事兒,我不敢再有絲毫躊躇,滿口答應。齊普家在農村,破舊的村舍,簡陋的傢具,隨意的飯菜……但這一切都不能消減我對他的愛。那十天里,我每天早起晚睡,幫着齊媽媽幹家務,陪着齊普走親戚。我的表現讓所有人滿意,連鄰居都誇齊普有本事,找到這麼個賢惠媳婦兒。

  唯一的不和諧因素是齊普姐姐,她總在我耳邊敲鼓,勸我和齊普同居,說他們這裡都是先生娃娃再結婚。我覺得不可思議,又不好強硬推辭,只說自己的父母為人保守,恐怕沒法接受。大姐很不屑:“都什麼年代了,還這麼封建。”

  不得不說,大姐真是“烏鴉嘴”,回鄭后不久,也就是2013年4月,我發現自己有了身孕。當時齊普的工資還不到三千元,我的收入更是少得可憐,根本沒條件要孩子。一番商量后,我去醫院做人流手術。

  齊普對我很好,我坐小月子的那些天,他天天洗衣做飯,將我伺候得無微不至。男人的溫柔最讓女人動心,也讓女人安心,所以,儘管沒了孩子,但我一點兒都不怪齊普,反而覺得這是老天給我的一次機會,讓我來考驗齊普的真心。

  千方百計 過了父母關

  2013年是我和齊普最幸福的一年,當時我在一家手機賣場做銷售員,齊普天天騎車送我上下班(其實我的工作地點離家很近,反倒是他上班的地方很遠),我心疼他,不讓他來回奔波,他還發脾氣,說我跟他見外。為了報答齊普的好,我也絞盡腦汁地為他料理家務,給他改善生活,每每看到他捧着飯碗吃得不知飽,我的心中是滿滿的欣慰。

  一年轉眼即逝。年底,我回老家過年,在家的那幾天,爸媽催着我相親(因為齊普糟糕的經濟條件,戀愛的事一直瞞着二老),迫不得已,我只得供出實情。果然,爸媽堅決反對,長勸短說,一向嚴厲的老爸居然在我面前掉了淚:“家裡就你這一個孩子,我們當心肝寶貝一樣疼,現在你長大了,要撇下爹媽去那麼遠的地方……”我也流淚,只得暫時答應他們安排的相親,背地裡卻在緊鑼密鼓地聯繫齊普,讓他趕緊想辦法“救”我出來。

  之前我爸媽曾說過,誰想娶我,先拿六萬元彩禮來,所以,我希望齊普能儘快湊夠這筆錢,然後直接上門求親。可齊普家也難,他的父親兩年前因病去世,幾乎耗盡家中所有積蓄,現在好不容易緩過勁兒,老房子又出了問題,急需修繕。上上下下都需要錢,齊普沒辦法,只有找他姐姐借,我為他寬心:“借吧,以後我們一起還。”費了老鼻子勁兒,齊普也只是湊來兩萬元,他帶着錢急匆匆趕來我家,向我的父母提了親。

  齊普是個懂事的人,在我家表現極好,我父母眼見着他的本分,又考慮到我的堅決,也就慢慢鬆了口。

  終於得到家人的認可,我對齊普的心更加篤定,年後回到鄭州,恩愛一如既往,當然,偶爾兩人也有摩擦。有次我跟齊普鬧彆扭,氣頭上他沒哄我,我一賭氣就離家出走,可我沒走遠,故意在附近兜圈兒。果然,不大一會兒,就見齊普神情慌張地一路找尋過來,看見我后,他幾乎是瘋了一樣衝過來,一把將我拉入懷中:“我保證以後再不讓你生氣,你也要保證再也不能離家出走。”我得承認,那段時間我有些囂張,齊普越是寵我,我便越是喜歡“作”,就愛看他着急上火的樣子,那最能說明他對我的愛。

  今年5月,齊普的姐姐陪着齊媽媽來了一趟,她們談到了結婚的事,暫定在2015年,連日子都已選好,是找先生掐算過的。真好,我們只需靜待那一天的到來。

  一次失手 你竟要放手

  可是,意外又來了,7月,我再次發現懷孕。怎麼辦?婚期還沒到,這個孩子能不能要?跟齊普商量,他說生吧,反正雙方家長都沒意見,反正明年就結婚,孩子生下來就先養着,早晚都有這一遭。我們又電話通知齊媽媽,她高興壞了,連連勸我將孩子生下來:“你們沒時間,我來幫你們帶。”齊普的姐姐也很興奮,讓我乾脆把工作也辭了,“把身體調理利索,准能生個大胖小子。”

  也是我傻,居然就真的辭了職,從此閑在家中。齊普的工作忙,只有晚上才能陪我一小會兒,整個白天都是我一人,形單影隻,獨來獨往。再加上糟糕的妊娠反應,我的脾氣越來越糟,漸漸地,跟齊普的矛盾也越來越多。

  昨天晚上十一點多,我躺在床上看電視,齊普讓我早點兒休息,可我沒有一絲睡意,就拿起遙控器調低音量,讓齊普先睡。可這次,齊普的反應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居然一把搶過遙控器,關了電視,我搶回來,他就再搶過去。也記不清是怎麼回事,大概是我落了下風,一時沒忍住氣,便一腳踢到齊普身上。這一腳讓齊普突然爆發,他翻身起來,將我按倒在床,接連抽了我好幾個耳光,當時就把我給打傻了。醒過神后,我瘋了一樣撲上去跟他對打,用手邊所有的東西去砸他,他也沒讓我,繼續跟我“搏鬥”,只是盡量避開我的肚子。

  黑燈瞎火的,我在桌上摸到一個玻璃杯,也沒多想,照着齊普的方向就丟了過去。齊普一聲慘叫,我突然清醒過來,趕緊開燈,齊普的頭上已是鮮血淋漓。我嚇壞了,伸手想去捂,齊普卻推開我,一邊按住傷口一邊穿外套,語氣像突然結了冰:“咱們分手吧。”然後,摔門而去。

  我就那麼傻愣愣地立在卧室中央,完全失去主張。已經選定了結婚日期,肚裡的寶寶也開始會動,齊普居然說要分手。我又猛然想起,他的頭還在流血,趕緊穿上衣服,出門去找,可附近沒有一個人影,打他電話也不接。半夜三更,我穿過有燈的馬路,走過無燈的小巷,一遍遍地找尋。終於,齊普發來一條信息:“你回去吧,我到同事家住一晚。”我回複信息,說了很多道歉的話,他又回復:“這幾天去把孩子打掉吧,還是結束了好。”

  我在初冬的夜裡找了齊普整整一夜,其間不斷地給他打電話,卻是關機,只得又給他發信息,我說孩子都已經五個月了,都會動了,你真捨得?

  ……

  現在是下午4點26分,還是沒有齊普的任何音信,手機也依然沒開,打電話到他公司,同事說他請了假,這兩天都不會過來。我握着手機淚如雨下,真就這麼完了?不過就是一場小小的爭執,一次意外的失手,怎麼就讓齊普如此絕情?我知道,這些天來太放任自己的脾氣,可我只是在撒嬌——也許這輩子就懷孕這一次了,我只想寵一寵自己。

  我承認自己有錯,但也不能否認齊普的絕情。不管怎樣,即便真要分手,真要放棄肚中的孩子,我也希望齊普能回來面對,拯救還是放棄,都需要兩個人共同決定。

  回復

  有句話說得好:自信的姑娘享受愛情,不自信的姑娘折騰愛情。

  戀愛的時候別太作。作是為了什麼?無非是想要更多的愛,或者證明更多的愛。“我胡攪蠻纏不講理,他照樣讓着我,捧我在手心。”這樣特別能滿足女人在愛情上的想象。可是,就算是一塊鐵,你反覆去彎曲它,最後也會折斷。男人也是血肉之軀,戀愛如此麻煩,如此叫人不快樂,他們會從內心深處充滿厭倦,逐漸想要逃離。也許不一定會分開,但這愛情一定不再有質量。戀愛中,女人作來作去,反而會真的把愛情給作沒了。文章來源:東方今報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