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老公很帥氣 結婚後總說我配不上他
ohwologo5.png

口述:老公很帥氣 結婚後總說我配不上他



  導語:他,帥氣挺拔;她,平凡普通。她愛上了他的外表,而他恰恰是因為她的外表,對她一直不滿。他們的愛情、婚姻也因此一波三折。珂楠說,她真的很痛心,她為他付出了那麼多,可他卻一再地傷害她。

  帥氣挺拔,和他戀愛讓我驕傲

  我知道我的癥結在哪兒,我完全是被他的外貌所迷。

  還是從頭說起吧。我和政爽是大學同學。那時的他挺拔帥氣,1.80米的個頭,皮膚很白,很有一種文人的氣質,尤其是他那雙眼睛,像極了影星梁朝偉,深邃而多情。

  記得那是1990年的秋天,我們都是大一新生。作為班長的他在發校服的時候給我發錯了。當時已經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我就和他吵,說要是不去教導處給我換,就別想去吃飯。他笑笑說:“你自己去不行嗎?”我氣呼呼地不肯罷休:“是你發錯的,你就得去。”最後他實在沒轍了,就陪我去了教導處。路上隨意聊天的過程中,才知道我和他竟然還是老鄉。

  從那之後,政爽有事沒事就會去找我聊天,慢慢地我們就很熟悉了。我們在一起的時間越來越多,一起上街,一起吃飯,一起上課,每天晚上下了晚自習,他總是先把我送回宿舍,自己才回去。但那時的我還只是把他當做老鄉,以為他對我也僅此而已。

  一轉眼到了國慶節假期,離家近的同學都回家了,我家離得遠,就沒回去,誰知政爽也選擇了留校。那年的國慶節和中秋節離得很近,所以沒回家的同學就聚在一起過了中秋節。聚會結束后回到宿舍,我正準備洗衣服的時候門響了,我開門一看,是政爽。我有些驚訝,我們剛分開沒多久,他又來找我,難道有什麼事?

  那晚政爽過來時帶了好多好吃的,我們邊吃邊聊,很開心。突然,政爽問我:“你喜歡我嗎?”當時我毫無思想準備,被他這麼冷不丁冒出的一句話嚇哭了。或許,之前我對他是有那麼一些好感,但是真的,之前我從沒想過這種問題。他是那麼帥氣,而我卻是那麼平凡。沒有從我那兒得到答案的政爽後來直截了當地告訴我,他喜歡我,以後會對我好的。

  就這樣我們墜入了愛河,日子在甜蜜中度過,那時候我就覺得走在高大帥氣的政爽身邊是一種驕傲,一種幸福。

  幸福短暫,三人行我選擇退出

  可幸福太短暫,沒多久我就發現政爽和他的女同桌關係很不一般。他們經常一起打飯,一起上街,之前政爽經常陪我一起做的事不再陪我做了,他的身邊換成了他的女同桌。我問過政爽,可他反而怪我,說我心眼太小。爭執了幾次之後政爽便什麼事都不肯再跟我說了,我也賭氣不再理他。

  我們開始冷戰,漸漸疏遠。兩個月後臨近期末考試,意外發生了,政爽突然得了很嚴重的病,住進了醫院。我放心不下,找了我們班的另一位同學陪我去醫院看他。看到病床上憔悴的政爽,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痛,很想留下來照顧他。可是我知道不行,他的女同桌自他入院后便一直在醫院陪他,當時的我沒有勇氣去爭。

  政爽的老家在豫西山區,一個很偏遠的地方。那時候通信不發達,學校給他家人發去了電報。可是病情不等人啊,當時政爽的病情一再惡化,急需更多的錢做進一步的檢查,我們班主任就發動全班同學為他捐款。後來政爽終於撿回了一條命,重新回到了學校。在他住院期間他的女同桌一直細心地照顧他,為了守着他期末考試都沒有參加。我想那個女孩為他付出了那麼多,他應該好好地對人家,好好珍惜,於是我就選擇了退出。

  面對傷害,我一再地選擇原諒

  可誰知,沒多久,一天晚上,同宿舍的一個女孩回來時跟我說,外面有人找我。我走出宿舍樓,怎麼也沒想到竟會是政爽。他說想和我好好談談。我們就在校園裡走着聊着。他說了好多感謝我的話,說他不喜歡他的女同桌,是那個女孩一直追他的,還說恩情不等於感情。我明白他的意思,儘管那時的我心裡還有他,可我不想再涉及感情,不想再心痛,只想好好學習。

  一晃就到了大學實習期,我們被分到了不同的單位。到實習單位沒多久,我就收到了政爽的第一封來信,他說他要來看我。我以為他只是說說而已,就沒有當真。五一放假三天,我出去玩了三天。回來后同宿舍的好朋友告訴我,說政爽來看我了,等了我三天,在上火車之前還打電話過來,他留了電話號碼,讓我回來后一定要給他打電話。我當時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第二天我猶豫再三,還是給政爽打了電話,之後我就請假去了他那裡。我們重歸於好了。實習結束后他把我送回了老家,第一次見了我的父母。我們家人也默許了我們的關係。

  後來我們就畢業了。我被分到離家近的單位上班,政爽的工作不是很如意。每周他都會給我寫信,信上寫滿了他對我的思念,他希望我能陪他下海經商。不顧家人的反對,我辭去了工作,放棄了家鄉的事業跟他來到了洛陽。

  我們同居了。我以為政爽就是我一生的幸福所在。不料,事實完全不是那麼回事。當我把一切全都交付給政爽的時候,他卻變了,戀愛時的美好全都沒有了,有的只有無休止的爭吵和埋怨。這些我都忍了,可他還是一再地傷我的心。當著我的面說他實習時的女朋友怎麼好,說我如何配不上他,更過分的是他還去看那女孩,在她那裡住。

  當時我真的是傷心欲絕,買了一大瓶安眠藥吞了下去。他回來后,看到我那個樣子,卻熟視無睹,沒有及時把我送到醫院,只是把我同學還有我表妹叫了過來。算我命大,我被搶救了過來。那之後,政爽就想方設法逼我離開他。他幾乎天天動手,我被折磨得幾乎處於精神崩潰的邊緣。最後我被政爽強行送回了老家。

  在家人的精心照顧下,我慢慢地康復了。可誰知,三個月後,剛剛走出陰霾的我在家門口又遇到了政爽。他是專門來找我的,他說他遇到了一個大困難,希望我能幫他,而且這件事他認識的人中也只有我能幫助他。當時我很猶豫,他把我傷得那麼深,我還要幫他嗎?可後來我還是讓家人動用了很多關係,幫了他那個大忙。現在想來,當時的我真是鬼迷了心竅,被他帥氣的外表蒙住了雙眼,總覺得他長得帥,只要能和他在一起,為他做什麼都行。這之後,政爽很感激我,我們又和好了,並且在1998年登記結婚,3年後有了我們的女兒。

  結婚之後,他總說我配不上他

  女兒的出生讓我們本來就不寬裕的生活更顯得捉襟見肘。無奈之下我借了本錢讓政爽做起了生意。慢慢地,生意越做越大,政爽一個人忙不過來,我就把孩子送到了幼兒園,去幫助他打理。“男人有錢就變壞”,這句話說得真沒錯。這些年,手頭寬裕了,再加上政爽不錯的外表,他外面的女人就沒斷過,其實這些我都知道,可為了這個家,我選擇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長年在外,對這個家不管不顧,我也沒跟他計較,可他每次一回來還找碴兒。我們一吵架,他就說我配不上他,和我在一起他只是為了還債,說我的臉怎麼洗也不好看,還說當年我們拍婚紗照時給他化妝的女孩都說我配不上他。

  去年,我生病了,給他打電話。他非但不關心我,還說我是為了讓他心疼才裝病的。漆黑的夜裡只有7歲的女兒陪我去了醫院。因為要做一個小手術,當醫生讓家屬簽字的時候,女兒說她來簽。

  女兒陪我回到家的時候天都亮了。為了這個家,我拖着疲憊不堪的身體去了我們的小店。就因為晚到了十分鐘,政爽的電話打過來時我沒有接到,我到了之後他就在電話里對我破口大罵。本來就身體虛弱的我當時就暈倒了,醒來之後我心痛地回了家。

  店裡沒人看着,政爽就從外地趕了回來。回到家他就逼着我去看店。我實在不想干,他就發瘋似的打我,把家裡的東西都砸了。我往樓下跑,卻被他掐住脖子拉了回去。那天我被他打得渾身是傷。

  後來他走了,我趁機逃了出來,跑回了老家。爸媽看到我被他打成那個樣子,都心疼壞了,說這一次他必須過來接我,並且道歉。可政爽卻絲毫不覺得自己有錯,反而責怪我家人,說我父母要拆散我們,不想讓我們過了。

  為了不讓爸媽為我擔心,後來我還是自己回去了。但我沒有再回店裡,我讓一個親戚又幫我找了份工作,我希望和政爽分開一段時間,彼此都好好想想,這段婚姻還要不要維持。可政爽卻趁我在外地上班的這段時間,把別的女人帶回家住。這是女兒告訴我的。回想這些年,我除了心痛還是心痛。這一回,我的心徹底死了。

  上中學時我記得教自然課的老師這麼說過:外表漂亮的植物或者花卉大多有毒。人,是不是同樣的道理呢?

  回復

  俗話說,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出於什麼理由而愛上一個人並沒有什麼值得羞恥的,哪怕只是因為外表。但是明知對方花心,明明自己已經受到傷害,還一再地原諒、縱容,那最終受傷的一定還是自己。文章來源:東方今報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