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支招:情侶之間怎樣談錢不傷感情

支招:情侶之間怎樣談錢不傷感情

  導語:一段好的感情生活,兩人始終保持各自的財務獨立似乎是一個基本條件,只有財務獨立,才能保證不論感情朝着什麼方向變化,兩人都能夠保持體面,所以不管身處感情的哪個階段,不因為錢的問題而傷及感情,絕對是件值得學習的要緊事。

支招:情侶之間怎樣談錢不傷感情支招:情侶之間怎樣談錢不傷感情

  PART 1

  楊秉音 & 王曉倩

  我的房本,你的姓氏?

  楊秉音:音樂製作人。主要作品有:電影《讓子彈飛》(音樂製作)[email protected]

  樂》(作詞/作曲)等。

  王曉倩:曾就職於電視台從事影視發行,現任攝影經紀人&製片。

  楊秉音與王曉倩從大學時開始,相戀9 年終於結婚,結婚的那一天,所有朋友在祝福的同時,都免不了感慨他們的這段愛情馬拉松實屬不易,但對他們自己而言,這段感情不僅是場馬拉松長跑,還是一段跨欄跑。而感情穩定的背後,他們同樣會經歷感情路上對於很多人來講最重要的障礙物之一——錢的考驗,為了不至於因為錢而傷害感情,他們在“跨欄”的過程中也“研究”出許多相應的攻略。

  收入不穩定

  楊秉音與王曉倩關於錢遇見的第一個問題是收入的不穩定,尤其在他們剛大學畢業時,這點表現得尤為明顯。楊秉音基本上都是自由職業,在家裡接一些作曲、音樂製作的項目,運氣好的時候一個月能賺不少,運氣不好的時候可能幾個月都沒有一個項目“光顧”。王曉倩則稍微穩定一些,但剛畢業的收入水平是可想而知的,彼時他們需要應付各種生活雜費,光房租就夠頭痛了,僅靠女方一個人的工資應付,勢必帶來很大的生活和職業壓力。在這樣的情況下,楊秉音是否需要一份穩定的工作經常成為兩個人甚至兩家家長探討的核心問題。而這個問題涉及到了楊秉音的職業原則——他並不認為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就能解決經濟上的問題,無非是看上去更有安全感而已。他堅信自己從事的職業,穩定並不是最優選擇。

  既然楊秉音的工作方式不能改變,王曉倩的收入短期內不可能大幅增加,兩人達成了一致的目標,信任彼此的選擇,相互扶持來共同承擔現實的壓力。他們在尊重現實的前提下制定了第一套“經濟攻略”:用好每一分錢!這套策略的中心思想很簡單,就是將錢都花在必需、也是最優選擇上,但具體執行起來可一點都不簡單,在剛畢業的那段時間裡,他們專門有個小賬本,兩人約定每天都要詳細記賬,將所有花銷逐一記在賬上,從固定的房租支出到買一包洗衣粉的錢、坐公車搭乘地鐵的錢都要詳細記錄。然後每個月再對賬單進行分析,從中找出能夠更優的省錢方式,比如減少購物的次數、減少不必要參加的朋友聚會等等,其中還有獎勵措施,如果一個月能夠完成他們的“省錢指標”,就獎勵一頓燭光晚餐或者小小禮物。

  誰的房本,誰的姓氏?

  對於現在許多打算結婚的年輕情侶而言,在房本上寫誰的名字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即便是《新婚姻法》實施之後,這依然是一個很容易讓感情“翻船”的問題,因為涉及到的不光是兩個人,而是兩個家庭。結婚之前,楊秉音和王曉倩因為這個問題也頗有困擾(因為涉及到他們的個人隱私,所以他們並沒有說那些困擾的具體細節),困擾到最後,他們制定了第三套“經濟攻略”:以捍衛感情為最高目標!

  在這個攻略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價值判斷:是感情重要還是房子重要?對此,楊秉音的立場很清晰也很堅定,“在中國買房子,其實就是買70年的居住權,和租房子並沒有本質區別。房子只是載體,生活才是根本,和在哪間房子里生活相比,與誰一起生活才是更重要的”,所以,捍衛感情才是最高目標!所以,在這個攻略的“指導”下,楊秉音更願意在房本上寫上兩個人的名字,甚至堅持過只寫王曉倩的名字——因為他認為女性可能更需要物質上的安全感,但出於各種考慮,最後房本上只寫了楊秉音的名字。對此,王曉倩始終認為,自己最在乎的是與楊秉音在一起,在不在房本上寫名字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對彼此的信任,和對感情的堅守。

  如何分配共有存款?

  熬過收入不穩定的階段后,楊秉音與王曉倩兩人的工作都漸漸有了起色,不但收入見漲,再加上原來的“持家有道”,兩人每年還能存下一些錢來,但如何看待和分配這筆共有的儲蓄,兩人難免會產生新的分歧,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同時又希望對方能夠支持自己的“消費計劃”。比如有段時間,楊秉音很想換更好配置的電腦設備,而王曉倩則覺得當前並非必需,這筆錢不如先存着,為以後安家置業做儲備,兩人都有自己的道理,免不了要爭吵,最後的結果是兩人賭氣把這筆錢莫名其妙就花了……

  PART 2

  魏藍& Thomas

  當藝術女遇上經濟男

  魏藍:旅居法國﹑西班牙,做自由攝影師,記者

  Thomas:中文名“吳德馬”, Sodexo北法大區銷售總監

  魏藍遇見Thomas的時候,自己在北京有房有車有體面工作,標準小資女一枚,但為了這段愛情,她賣房賣車辭工作,硬是上演了一出“為愛走天涯”的愛情劇戲碼,但這段感情即便浪跡天涯,也免不了在現實中跌跌撞撞,如何談錢不傷感情,也是學藝術的她與學經濟的Thomas在生活中反覆磨礪后,學會的人生必修課之一。

  M.C。講講你和Thomas的故事吧,為什麼你會為了他,徹底改變了自己的生活方式?

  魏藍:我們在柔道場的塌塌米上相識,互相打得人仰馬翻,後來在生活中,互敬互愛、互相幫助,很快就走到一起了。後來,我賣了房、賣了車,辭了工作,選擇和他一起在歐洲生活,賣房的那天我哭了,感覺在北京辛辛苦苦建立的“家”沒有了,又回到了沒着沒落的漂泊日子。但到現在,我還是認為當初的決定是對的,房子在哪不重要,重要的是家在哪,我和Thomas在歐洲生活了6年,換了兩次國家,搬了7次家,旅行無數,每次搬家就只有那些傢具,還有我們在不同國家買的鍋碗飄盆一直跟隨着,但無論我們搬到哪裡,都能有“家”的感覺。

  M.C.:在你們這樣的異國婚姻中,會不會也碰到一些和財務、財產相關的問題,比如在你們談戀愛時,有過什麼討論或爭論是和經濟有關的嗎?

  魏藍:談戀愛時我們在中國,兩個人都不缺錢,各人財務自理,經常互送禮物,經濟觀念完全不同,但不存在爭論。我們剛認識時,我剛剛斥資買的房,存款皆空,極簡裝修,餘額不多買了些宜家傢具草草了事,他在朝陽門租了一處小區民房,院里無數大爺大媽納涼聊天,家裡滿是在高碑店淘的真假古董傢具。後來我們聊起剛到對方家裡的印象,他說初到我家看到滿屋子的宜家廉價傢具,一看就知道是個苦命單身女漢子。他的自我感覺極良好,覺得家裡布置得古香古色,老有品位了——可我當初的印象卻截然相反:我,一個適齡文藝女青年,有車有房有工作,自給自足生活無憂,絕對的鑽石單身女;他,漂泊在外,無車無房不靠譜,簡直就是傳說中的三無產品,但這些都沒有影響我們發現對方的優點,因為各自經濟獨立,所以以上經濟環節都不在我們的考量範疇。文章來源:嘉人中文網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