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郭台銘暗諷趙偉國炒股:中國芯究竟差在哪

郭台銘暗諷趙偉國炒股:中國芯究竟差在哪

郭台銘暗諷趙偉國炒股:中國芯究竟差在哪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孫永傑

  日前,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前往中國台灣,並建議中國台灣開放陸資投資IC設計行業,並願意讓旗下兩家IC設計公司展訊、銳迪科與聯發科合併,以期攜手超越高通,甚至與世界半導體教父、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商談入股收購的事宜。針對於此,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稱,趙(偉國)不過是一個炒股的投資者,怎麼能去問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一個世界半導體教父,公司多少錢要賣?張忠謀60多年半導體經驗,“不是你今天用錢就可以買的”。問題來了,為何在郭台銘心中只是個炒股的投資者(就差說是玩資本的機會主義者了)?這背後反映出我們發展中國“芯”存在怎樣的問題?

  儘管郭台銘的話不乏傾向性和偏激的成分,但也道出了紫光集團,甚至是中國(大陸)所謂自主芯片發展的一種模式,即金錢堆出來的併購。眾所周知,從2013年底開始,紫光便頻頻在併購市場發力,其併購的對象幾乎無一例外是來自於芯片行業產業鏈較有實力的企業。其中業內最為熟知的17億美元收購展訊,9億美元收購銳迪科,接受英特爾15億美元(約合90億元人民幣)注資其併購的展訊和銳迪科,以及近期頻頻曝出的收購聯發科,直至台積電,給業內的感覺是紫光的“有錢任性”。那麼紫光這一系列的併購真的可以提升中國芯片產業的創新和競爭力?還是像郭台銘所言的僅是資本市場的運作,變相增加紫光的收入和提升紫光的股價?

  眾所周知,在目前的移動芯片市場,雖然展訊在市場份額上排名第三,但由於其低端的定位,無論是從所佔市場份額、營收和利潤上與排在其前的聯發科和高通存有較大差距。例如在營收上,據稱展訊今年可能達到15億美元,相比之下,不用說和排在第一的高通相比,與排名第二的聯發科相比去年66.8億美元的營收相比都存有不小的差距,這也使得趙偉國對外宣稱5年內展訊超越聯發科,營收達到100億美元目標的實現變得異常艱難。而這也是為何其在併購展訊之後,又做出了讓英特爾入股的系列資本運作。

  提及紫光與英特爾的合作。根據協議條款,展訊通信與英特爾將聯合開發和銷售一系列基於英特爾架構的SoC產品。首批基於英特爾架構的系統芯片產品當時預計的是在今年下半年上市,並由兩家公司共同銷售。不過時至今年年底,業內尚未看到相關芯片產品的上市。由此我們不得不懷疑當初紫光接受英特爾注資的動機,即究竟是為了未來的資本市場的運作,還是誠心在中國“芯”的創新和發展。

  其實早在去年紫光與英特爾合作達成之時,我們就曾撰文分析這個合作對於雙方業務層面並無實質性的利好。但當時的背景是,另外一家美國芯片企業高通正陷入中國反壟斷調查之中,而中國政府有關發展自主芯片的相關政策密集出台,此時雙方的合作可謂是象徵性遠大於實質意義,即英特爾通過注資中國芯片企業展現自己對於中國芯片自主創新的支持,避免與高通相同的窘況,而紫光則藉此為後續獲得政府相關資金的支持再添籌碼。其實,據某財經媒體報道,2009年趙偉國重返紫光集團擔任總裁之初,並未將注意力集中於現在的主業集成電路(包括芯片)中,但隨着集成電路將作為國家重要戰略的方向之一,以及總額達1300億元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的設立,讓趙偉國似乎看到了良機,隨後而來的數起與芯片產業的併購,尤其是因此紫光突然站在聚光燈下的市場(資本)效應,不得不說與此有密切的關係。實際上,中國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今年年初已經表示,未來5年將對紫光投資人民幣100億元。

  如果說紫光更多是以併購,確切地說是以資本圈錢模式發展中國“芯”的話,那麼業內更為熟悉的龍芯則是中科院計算所龍芯項目組研發,兼容MIPS指令集,具備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芯片系列,但不幸的是,這種模式本身沒有問題,但卻選錯了發展方向。

  業內知道,對於芯片而言,目前在市場中形成氣候或者兩大主流的無非是基於ARM架構(主要以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等強調低功耗的移動設備為主)和x86架構(主要是以PC、服務器、高性能計算等強調計算能力為主)。而從市場的情況看,也大致如此。即ARM佔據了移動市場的大部,而x86則在PC和服務器市場獨佔鰲頭。這除了掌握相關架構廠商ARM和英特爾最初的市場定位不同外,重要的是架構的天然屬性決定了誰在哪個市場更易最大限度地發揮優勢。所謂術業有專攻。

  反過頭來看龍芯,先不說MIPS指令集早已經不是主流(當我們購買的時候就已如此),只從發展策略,即以一個架構通吃本身就是策略上的失誤。當然,我們並非否東這種通吃的可行性,但從當下ARM要進入x86統治的強調計算能力的服務器市場和英特爾虧損了百億美元進軍強調低功耗的移動市場均斬獲甚微看,除了很高的技術門檻的跨度外,還有就是生態系統(合作夥伴支持、應用等)的阻礙。很顯然,龍芯在上述兩個方面遠不如上述兩個架構的領導廠商。

  也許正是意識到了自己的短板,龍芯中科總裁胡偉武在近日出席“自主可控基礎軟硬件發展之路”專題會議時呼籲政府應該在黑暗森林裡圍個籬笆牆,構建一個小森林,把國外芯片擋一擋。讓國內各家芯片公司在小森林裡進行適者生存的競爭,誰的產品好,誰的服務好,就選誰的產品,政府不要去干涉。在市場競爭中練出自己的體格,最後的勝出者成長壯大后,再打破藩籬,和黑暗森林裡的國外產品競爭。

  不知業內看了此番言論作何感想?我們的第一感覺是,儘管其一直對外聲稱自己的芯片達到世界一流水平,但事實卻是在市場主流產品中鮮見其身影(據悉,龍芯曾多次拜訪聯想集團,希望能得到聯想的支持,從而打開國內PC市場,但這合作遲遲沒有談下來)和懼怕市場競爭,就像我們前面所述,背離產業發展趨勢的產品怎麼可能在市場中立足?這不得不讓我們懷疑當初龍芯選擇芯片發展路線時,看似獨闢蹊徑,但實質是刻意在迴避產業競爭的盲目的偏執。

  除上述紫光集團的重資本運作和龍芯對於完全自主創新但卻劍走偏鋒的偏執而無果外,中國“芯”的最後一種發展方式是以華為海思為代表的ARM授權的模式。而市場事實證明,這是迄今為止,所謂中國“芯”最為市場化和成功的發展模式,當然前提是相關企業自身有較大的芯片自我消化能力和載體,具體到海思就是目前排名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第三的華為手機。這也就註定了,至少在移動芯片(例如智能手機),除了華為之外,難再有中國“芯”的產生。不過,需要提醒業內的是,IBM雖然之前在開放其Power架構芯片(主要面向服務器市場)授權方面表現出足夠的誠意,但由於其設計流程與工藝相當複雜。所以,有業內人士質疑,這些國外巨頭究竟是真心合作,還是尋求在中國的產品“代言”,這無疑暴露出,即便在芯片的授權發展模式上,我們的中國“芯”實力也未必能得到實質性的提升,最終還是要靠我們自身的創新和市場化的能力。

  綜合上面中國“芯”模式的分析,我們認為,中國“芯”的未來之路仍不平坦,且泥沙俱下,那麼如何做到大浪淘沙始見金,還需要我們產業鏈各方站在市場的角度,少一些投機和偏執,多一些對於產業趨勢的把握的理解及責任,只有這樣,我們的自主“芯”才會真正強大。

郭台銘暗諷趙偉國炒股:中國芯究竟差在哪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