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嫁給二婚男人 他愛女兒比愛我多
ohwologo5.png

口述:嫁給二婚男人 他愛女兒比愛我多



  導語:婚後,樹明像疼愛女兒一樣疼愛我,這話其實不太準確,樹明對我好,但對女兒更好。因為女兒跟了媽媽,樹明總對她有着無盡歉疚,每次他陪我逛街,只要看見粉粉嫩嫩的東西(他女兒就喜歡粉色)就要為女兒買下,不管是否實用,不問價格幾何。

  感動后的選擇

  樹明是朋友的上司,比我大12歲,2006年,我們在一次飯局上認識。當時朋友偷偷跟我咬耳朵:“樹明去年剛離婚,現在是個鑽石王老五。”樹明氣質不錯,舉手投足都帶着幾分書卷氣,說起話來也溫文爾雅。那天我跟樹明沒聊幾句,只記得他問我:你喜不喜歡小孩子?其實我對這個問題毫無概念,只是出於女性本能,我爽快回答:喜歡啊,我最喜歡小女孩了,可以把她打扮成公主。

  事後沒幾天,朋友神秘兮兮地約我吃飯,飯桌上她一本正經地發問:對樹明感覺如何?有沒有興趣深度交往?我一聽差點兒沒從凳子上摔下去,當時我22歲,剛走出校門,“有沒有搞錯,他那麼老?”朋友不以為然:“男人34歲一點兒都不老,正當年,而且樹明很厲害,前途無量。”我不為所動,朋友繼續苦勸,說樹明有房有車,說他雖然離了婚卻沒有拖油瓶,說他的父親早年去世,只剩下老母,負擔也輕……朋友啰啰嗦嗦說了一大堆,我實在耐不得煩,只好敷衍她說:“行吧,那就處處看。”就這麼著,我開始接受樹明的追求。

  接觸多了,我漸漸看到樹明的好,相較於身邊那群愣頭青,30多歲的男人其實更有殺傷力,更何況是樹明這種事業有成的成熟男人。他每天開車接我下班,帶我吃最好的西餐,送我最漂亮的裙子……不僅是物質方面的豐富,樹明的“男人味”也讓人感動。有次我跟同事發生矛盾,對方狠狠推了我一把,我毫無防備,一下子摔倒在地,扭傷了腳踝。樹明第一時間趕去,背着我出門時,他扭身對坐在一旁毫無愧色的肇事者開了口,“晶晶的腳如果出了問題,希望你做好準備”。語氣並不嚴厲,但冷冰冰的,透着說不出的酷,我看見那個女人很明顯地哆嗦了一下。

  背叛后的回歸

  2008年,我和樹明的戀愛從濃烈漸漸轉為平淡,我開始有些反悔,覺得自己也許會有更好的選擇。這時我認識了江河,一個富二代。江河人長得帥,再配上名車靚裝,一下子就把樹明甩得老遠。江河毫不忌諱地對我展開愛情攻勢,我沒有太多猶豫,很快接受了他的追求,當然,也向樹明提出分手。

  樹明很痛苦,通過各種方式和各色人等刻意挽留,但沒用,我去意已決。我沉浸在江河的溫柔鄉中,只盼早日修成正果,但沒過多久,這個美夢就被赤裸裸的現實一棒敲碎。江河對我的興趣不過是征服欲作祟,得到之後便是厭倦,他把目光投向了下一個目標。

  和江河分手后,我在很長一段時間裡無法從痛苦中自拔,甚至想過輕生。樹明又出現了,他把肩膀借我依靠,耐心聽我傾訴,給我溫柔安慰,最後他說:“回到我這裡來吧,我一直在等你……”我被樹明的寬容和深情感動得涕淚橫流,當晚,我回到了樹明的家。

  2009年,我和樹明結婚,婚禮辦得低調而溫馨,之後樹明帶着我去歐洲度蜜月。

  婚後,樹明像疼愛女兒一樣疼愛我,這話其實不太準確,樹明對我好,但對女兒更好。因為女兒跟了媽媽,樹明總對她有着無盡歉疚,每次他陪我逛街,只要看見粉粉嫩嫩的東西(他女兒就喜歡粉色)就要為女兒買下,不管是否實用,不問價格幾何。我雖然嘴上沒說,心裡卻有幾分彆扭,樹明每月給女兒的生活費高達三千元,足夠她吃好喝好玩好,何必再花冤枉錢?

  去年6月,樹明的前妻打來電話,讓樹明給女兒買架鋼琴,她們已經在琴行里看好型號,價格在6萬元左右。樹明一口應承,我卻十分不滿,女兒已經給了前妻,每月的生活費一分不少,還時有各種補貼,她們不該再提這種無理要求。

  熟悉后的陌生

  我把想法告訴樹明,他卻動了怒,說我斤斤計較,“錢都是我掙的,願意給誰就給誰”。我們為此大吵一架,我也在一怒之下回了娘家,住了整整半個月,樹明百般哀求下才肯回家。在這件事上沒有贏家,雖然樹明跟我道了歉,但他也給女兒買了鋼琴。

  今年年初,婆婆從江蘇老家趕來過年,因為我懷孕了。婆婆是農村人,身上帶着無法扭轉的陋習。婆婆喜歡隨地吐痰,我專門給她買了痰盂,放在她的面前,但她視若無物,隨時“噗”的一聲,一口濃痰拖着長長的拋物線落於地板。

  今年4月的一天,婆婆洗衣服時把我的內衣褲和她的襪子泡在洗腳盆里,這情景被我不小心看見,天曉得之前已經有過多少次。我忍不住發飆。婆婆脾氣也大,當即收拾行李回了老家,連樹明都沒告訴一聲。晚上回家時,看到家裡情形,樹明給婆婆打了手機,這才得知情況。結果可想而知,樹明大發雷霆,第一次動手打了我,一個巴掌重重地甩在臉上。

  我和樹明的關係越來越糟,我竭力收斂自己的脾氣,可煩心的事情紛至沓來,沒一天讓人省心。

  上周,樹明的女兒又找爸爸要錢,說要去上海拜一位鋼琴名師學藝,老師收費很高,希望爸爸贊助一些,又是幾萬元。這幾個月樹明的生意賠了不少,公司里已裁了好幾個人。這種情況下,我以為樹明會拒絕,可他竟然又一口答應。我堅決不同意,孩子眼看就要出生,各方面都需要錢,我們沒有義務去填那個無底洞。因為此事,我跟樹明又是一場大鬧,他再次動手,又是一記火辣辣的耳光。

  今天是我回娘家后的第三天,樹明沒來看我,甚至沒有一個電話,我的心在一點一點變涼,再過一個月孩子就要出生,他是想放棄我們娘兒倆?我不想分手,那不是我的目的,可又拉不下臉主動示弱,好想質問那個人:肚裡的孩子難道不是你的骨肉?為何你不肯多為我們思量幾分?

  回復

  嫁給二婚男人確實意味着生活的相對複雜,因他以往的婚姻經歷,你所面對的不僅僅是一個丈夫,這個丈夫後面還站着他的孩子,甚至前妻。

  看得出來,樹明是個負責任的爸爸,從這點來說晶晶是幸運的,因為既然樹明能對與前妻所生的孩子有求必應,同樣也會對晶晶的孩子承擔責任。此種情況下,晶晶排斥其女兒的做法就頗顯欠缺,它不僅會傷害一個父親的心,還會讓愛情越走越遠。

  所以,晶晶此時更應去反思自己和樹明女兒的關係,一個聰明女人不能這樣簡單處理家庭關係。中國有句古話:愛屋及烏,請晶晶儘早學會如何去愛人。文章來源:東方今報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