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三段感情都因家人反對分手
ohwologo5.png

口述:三段感情都因家人反對分手



  導語:前幾天我們又見了一次面,我問他的決定,他說不知道,他很累,壓力很大。那一刻,我的心很痛。前兩次,因為我家人的反對,愛情夭折,如今我家人沒意見了,男方的家人卻又不滿意。

  家人反對 初戀夭折

  馬上我就奔三了,原以為這次會幸福地步入婚姻,可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也許和我的前兩段愛情一樣,在親情的重壓下,我和愛人依舊逃不脫分手的結局。

  我的初戀發生在大學校園。男友雲陽和我是同學,戀愛談了兩年。我們有過花前月下的浪漫,有過感天動地的誓言,也有過對未來的美好憧憬,可所有的一切都因戀情的曝光而結束。我媽非常強勢,家裡事事都由她說了算,而我從小到大都很乖,幾乎事事都聽家人的安排,從小學到大學,上什麼學校,考什麼專業,都是我媽替我拍板定下。可以這麼說,在我心裡,我媽說一不二。

  大學我考到了外地,送我入學的路上,我媽便跟我約法三章——在校不許談戀愛,畢業后必須回來工作。我一一應下。但我媽畢竟不在身邊,沒有她的時時提醒和監督,大學校園裡濃烈的愛情氛圍最終還是感染了我。我戀愛了。如今回憶起來,那依舊是一段甜蜜而溫馨的時光。和爸媽的關心、照顧不同,男友雲陽對我的呵護多了許多遷就和寬容,讓我忍不住沉溺其中。

  因為了解媽媽的脾氣,所以這段感情我一直瞞着家人,但紙終究包不住火,戀愛第二年的寒假,還是被我媽看出了蛛絲馬跡,她一再追問,我只得如實坦白,最初我還抱着一線希望,也許她能接受,可結果一如我的想象,還沒聽我說完,我媽就大發脾氣,堅決不允許我跟雲陽再繼續下去,要求我快刀斬亂麻,立即分手。她反對理由有二,一是兩家不在一個城市,相隔較遠,二是男友家庭條件不是很好,父母都下崗,母親的身體還不太好,負擔較重。

  我當然捨不得,雲陽也哀求我不要放手。於是,我向我媽撒了謊,說已經分手,卻依然偷偷和雲陽在一起。當時我們已臨近畢業,開始找工作。那時我有兩個選擇,一是回老家工作,二是跟雲陽去他的老家發展。雲陽說,一切都聽我的,我去哪兒他去哪兒。雲陽把選擇的權利給了我,可我卻猶豫不定。回我家,在我媽的眼皮底下,我們的感情肯定步履維艱。去他家,我媽定然生氣、阻撓,一定不會有好結果。就在我猶豫不定的時候,我媽不知從何處得知我和雲陽並未真正分手的消息,一向強勢的她在大發脾氣后病倒了,我爸打來電話告訴我的時候,我心疼不已。匆匆趕回家,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媽媽,我淚流滿面,覺得自己罪責深重,只得答應跟雲陽分手。

  雲陽得知我的決定后,依然不肯放手,但那時我感覺壓力實在太大,覺得我們的未來一片灰暗,在這種心理的支配下,我和他最終還是走到盡頭。

  重蹈覆轍 無奈分手

  大學畢業,我和雲陽各奔東西。我聽從我媽的安排,回鄭州找了份工作。她要求我換手機號,和雲陽徹底斷絕聯繫,我也照做了。雲陽在QQ上無數次留言找我,我只回復了一句話:“我們已經分手,不要再聯繫,今生無緣。”我無法想象他看到這句話後有多傷心,可我更清楚沒有未來的感情長痛不如短痛。這之後,在我媽眼中,我又成了那個聽話的乖乖女,可只有我知道,我只是一個失去了靈魂的木偶。

  正如許多感情故事中常說的那樣,時間是最好的療傷良藥。兩年後,我的心漸漸平復,同時也迎來了我的第二段戀情。

  男友哲鳴是我的同事,比我大6歲,我們算是日久生情,從工作到生活,他對我的照顧、呵護一點點溫暖了我冰凍的心。因為生活在媽媽的眼皮底下,敏感的她很快就發現了我的這段戀情。與上次如出一轍,媽媽還沒聽我說完男友的情況,就表示不同意我們在一起,連理由都大致相同,對方家庭條件不是很好,負擔比較重。

  愛情再次遭到家人的阻撓,我不由得產生了一種強烈的逆反心理,當時跟我媽鬧得很僵,甚至搬出去住過一段時間。可惜我的堅持沒有讓我媽妥協,她固執己見,甚至瞞着我給哲鳴打電話,把他說得一無是處。而哲鳴一氣之下跟我提出了分手。不過,畢竟是氣頭上的話,分手一周后,我們再度和好,可是有些事還是留下了陰影。那之後,我們分分合合,哲鳴對我媽對我家一直心有不滿,而我雖然也惱恨家人的反對,但是更不喜他對我家人的不敬,吵吵鬧鬧,最終這段感情走到盡頭。

  兩段失敗的戀情對我的打擊很大,一晃幾年時間過去,我還是單身一人。爸媽急了,開始給我安排相親。去年春天,我媽的一個朋友從中牽線,介紹我認識了現在的男朋友麓昊。起初我只是應付着去見了一面,沒想到,他對我印象很好,一直追求。麓昊家在東北,大學畢業后就來鄭州工作,由於長期獨自生活,他的廚藝還算不錯,而我又是個地地道道的吃貨,沒幾天就被他俘虜了胃,繼而俘獲了心。

  甜蜜相戀 終成泡影

  這段感情本就是我媽託人介紹的,所以她沒有反對。得知我們確定了戀愛關係后,我媽便一遍遍地催促我帶麓昊來家裡吃飯。去年中秋節,我帶着麓昊去了我家。他很認真地對待這次上門,買了很多禮物,跟我爸媽聊得也很愉快。當時我便長舒了一口氣,我爸媽這關算是過去了。

  麓昊前年在單位附近買了一套60多平方米的房子,兩室一廳,去年年底交房。我們確定戀愛關係后,他帶我到樓盤看了一下,說將來房子裝修時,一切都隨我的喜好。我聽了很感動,也真的把自己當成了女主人,很自然地與他籌劃起美好未來。那時在我看來,我們感情穩定,結婚不過就是時間問題。

  今年春節,我跟着麓昊回了他的老家,原本他的父母待我還挺熱情,可第三天他父母的態度突然就一百八十度轉變,拐彎抹角地催我離開。我不明就裡,問麓昊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他搖頭讓我不要多想。可我怎能不多想,原本我們說好的,在他家住五天,然後一起回鄭,可五天後麓昊只是把我送到車站,說家裡還有些事要處理,他要多待幾天。

  幾天後,麓昊回來了,告訴我他的家人反對我們在一起,而理由竟是我們的八字不合。我完全接受不了,因為麓昊曾不止一次地說過,他事事都是自己做主,父母從來不干涉。我問他:“你信嗎?”他搖頭。我又問:“你到底是怎麼想的?”他說:“我肯定是想跟你結婚的,但是我爸媽不同意,我也沒辦法。”

  我揪緊的心稍稍鬆了一些,不管怎樣,至少我們依舊認定了對方。我說:“那好,只要你不放手,我會努力讓你家人接受我。”他看了看我,隨後摟緊我,也堅定地說了聲:“好。”之後每隔幾天,麓昊就會跟他家人通一次電話,說得最多的就是我倆的事。他對他爸說,如果結婚,新娘只能是我,如果不能跟我結婚,那他以後就不結婚了。可他爸態度也相當堅決,“那你這輩子就別結婚了”。為了表達對他的愛和支持,當時我也明確表態,不管多久,只要他還堅持,我就會一直陪着他。那時候,我相信,只要我們不放棄,總有一天會雨過天晴。

  可如今看來,我們等不到那一天了。今年4月,麓昊媽來了鄭州,說是來照顧他的生活,其實是來監督他的。他媽來了之後,他就徹底沒了自由,白天上班,晚上回家,還不許接我的電話。我相信,他在家的時候,他媽一定在不停地給他洗腦。他跟我的聯繫越來越少,即使我給他打電話,他也只是“嗯啊”應付。

  前幾天我們又見了一次面,我問他的決定,他說不知道,他很累,壓力很大。那一刻,我的心很痛。前兩次,因為我家人的反對,愛情夭折,如今我家人沒意見了,男方的家人卻又不滿意。為什麼我的愛情總是有那麼多干擾,為什麼我們的愛情不能由自己做主?我還能找到屬於我的幸福嗎?

  回復

  可憐天下父母心。沒有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兒女幸福快樂。中國的父母幾乎在孩子的就學、工作、擇偶等每一個人生選擇的關口,都要以苦口婆心的形式積极參与,他們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為你好”。

  他們往往覺得自己比兒女們更了解兒女的需要,並為之苦心設計和營建他們認為的完美人生。可是他們卻不曾想到,也許正是他們的這種越俎代庖,斷送了一段可能幸福的戀情,並有可能把自己的孩子親手推入痛苦的深淵。兒女長大了,有他們自己的見解和想法,幫他們做出選擇和決定,不如給他們提供人生的參考和坐標。文章來源:東方今報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