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羋月傳》版權風波 親媽奶娘爭的無非是錢

《羋月傳》版權風波 親媽奶娘爭的無非是錢

  導語:《羋月傳》原作者蔣勝男與製片方以及鄭曉龍王小平夫婦的撕x大戰已經進入了如火如荼的階段,從最開始原作者發布長微博到現在片方告原作者違約出版勝訴,想必這場大戲之間的起因經過、利益糾葛已經把很多人都燒暈了,不管站隊了的,還在觀望的,恐怕發展至此也都有些摸不清頭腦了吧:他們這到底實在撕什麼呢?今天就讓小編為你們簡單概括一下吧!

《羋月傳》版權風波 親媽奶娘爭的無非是錢《羋月傳》

  先為大家理一理法院一審宣判之後,我們可以明確的時間線發展。

  一、2010年左右,星格拉看中了蔣勝男的小說,覺得是好題材,欲購併改編為電視劇,於是蔣勝男在小說的首發站晉江文學網停止了對該小說的連載,當時公開的字數不到一萬。(但是在這裡請注意,此時,蔣勝男小說並未完成,按著作權法,後續尚未發表的部分,著作權不明。蔣勝男必須證明,《羋月傳》全文在與劇方簽定編劇合同前已經完結,只是未公開,而未公開的完成部分,需要證據證明,比如往來郵件、附件、手稿等等。)

《羋月傳》版權風波 親媽奶娘爭的無非是錢《羋月傳》2010年停止更新

  二、2012年8月,星格拉和蔣勝男簽了編劇合同,讓她創作《羋月傳》劇本。

  三、蔣勝男寫出了劇本,並不斷修改,但製作方並不滿意,(因為蔣勝男雖然有一定的編劇經驗,但主要還是網文作者,說穿了,只是編劇界的新手。)她的改編達不到製作方的要求。於是王小平接手修改加工了劇本(但蔣的說法是並未告知王修改加工的事)。

  四、2012年11月,星格拉公司和蔣勝男簽訂《補充協議》,其中蔣承諾:“在電視劇《羋月傳》播出的同期,才會將此原著創意出版小說發行,在此之前不會出版此原著相關內容以及網絡發布。”同時,該《補充協議》約定,蔣女士同意星格拉公司將《電視劇劇本創作合同》、《補充協議》及《授權書》中的權利義務一併轉讓給第三方。

  五、在此之間,星格拉已經向蔣支付了改編許可使用費50萬元,53集電視劇的編劇費185.5萬元。

  六、2013年8月,星格拉公司與花兒影視公司簽署協議,將該公司與蔣女士簽訂的權利義務轉讓給花兒影視公司,轉讓價格350萬元。

  七、2015年8月-11月,小說《羋月傳》全六冊由浙江文藝出版社出版發行。

  八、2015年11月底,《羋月傳》拍攝完成進入宣傳期,蔣勝男發微博控訴製片方花兒以及導演鄭曉龍夫婦的種種行徑。包括抹殺原著的存在、不讓其參與宣傳、不讓她到片場觀看拍攝以及與演員溝通劇本原因,以及由王小平署名總編劇否認了蔣的編劇身份等等。

  從上面我們可以看出一個問題,那就是:蔣勝男寫了《羋月傳》的小說,但是她和星格拉簽編劇合同時,小說並未完成,所以依我國法規執行實例,未公開部分很難得到著作權保護。雖然後來《羋月傳》小說確實完成出版了,但是在法律上,編劇合同簽在前,小說完成在後,劇方有權認為這是自己委託的原創劇本,而非小說改編劇本。

  那麼,片方不與蔣勝男打招呼直接讓其他人修改加工劇本這件事,合法嗎?

  答案是合法的。蔣勝男的編劇合同上沒有約定獨立署名、不得加署他人為編劇、製片方不得另請編劇進行修改的內容,所以製片方讓其他人插手編劇是不違法的,只要沒有直接把蔣勝男從編劇一欄上去掉,片方有任何權利加上其他編劇的名字,包括寫出“總編劇”。因為蔣在交付劇本、收到酬勞的那一刻,雙方都已經履行了合約上約定的所有事。

  至於在宣傳時抹殺原著存在,不讓其參與宣傳,其實也是沒有的事。在鄭曉龍《甄嬛傳》拍攝完,公布《羋月傳》的籌拍計劃時,就已經說明這是蔣勝男原作改編,在《羋月傳》宣傳期時,海報上也有寫蔣勝男的名字,編劇欄也寫着蔣勝男沒錯。王小平說的那些話,蔣勝男可以告她誹謗。但是製片方並沒有否認過蔣勝男的編劇身份和原作身份,她在這方面不佔理。

《羋月傳》版權風波 親媽奶娘爭的無非是錢海報有著名蔣勝男原作
《羋月傳》版權風波 親媽奶娘爭的無非是錢

  以及她強調的沒有出席發布會,以及禁止與演員溝通劇本一事,原本,作為編劇,就沒有必要出席發布會或者與演員溝通劇本,這本來就不屬於編劇的權利範圍內,這點毋庸置疑,製片方也沒有法理上的錯誤。

《羋月傳》版權風波 親媽奶娘爭的無非是錢蔣勝男與孫儷的合影

  好,那麼話題繞回了標題,打這個很明顯打不贏的官司,即使冒着違約也要出版《羋月傳》小說的蔣勝男想要什麼?不讓蔣勝男事先出版劇本,與其簽訂原創編劇合同的製片方又想要什麼?

  其實他們想要的是一樣的東西,這東西說的複雜一點,叫做後續產品的衍生開發權,說簡單點就是,錢。

  試想,如果《羋月傳》這部劇大火,就可以賣出遊戲版權,做其他周邊衍生物品賺錢。這能夠帶來的,是遠遠比蔣已經收到的230萬更多的錢。然而,如果蔣勝男不鬧這一場,已經賣出了改編權的她,將無法獲得後續收益的分紅,《羋月傳》這個ip,將並非是書本身的ip,而是影視劇的ip,獲利方講是製片方,而不是蔣勝男本人。

  這也是製片方一開始巧妙的與她簽訂編劇合同的原因所在。

  撕到這地步,雙方為的其實都還是未來的經濟利益。這件事鬧得這麼大,兩方的吃相的確都不太好看。的確,如果沒有蔣勝男的原作,就不會有《羋月傳》這部電視劇,但是如果沒有片方以及鄭曉龍的班底,《羋月傳》也不會成為大熱IP。這是一個很矛盾的事。

  再通俗一點來說,這個故事就是這樣的。支持製片方的意見是:親媽蔣勝男家有個女兒,被養父母(製片方)看中了覺得有大紅大紫的潛力,問他200萬賣不賣,蔣勝男賣了,然後現在看見孩子馬上出息了又想要回來。支持蔣勝男方的意見是:你看我女兒有潛質,問我買過去培養,現在馬上要成大明星了,我作為女兒的生母,有血緣關係,我還不能讓她喊我聲媽了?

  歸根到底,還是生恩大還是養恩大的問題,這已經是一個千古難題——是,你女兒有潛力,但是實際上這個潛力沒有養父母的開發也不能發揮的這麼好,但是如果親媽不生女兒,開發潛力一事也無從說起,生恩大?養恩大?再吵也不會有什麼結果。

  不過,從法律角度上來說,因為蔣勝男白字黑字簽的那些合同,加上違約的行為,她大概很難打贏這場官司。然而從道德層面來說,蔣勝男獲得了大多數人的同情。至於接下去的事情怎麼發展,就靜看電視劇開播,法院給出最終劇本跟蔣勝男版劇本的對比了。不過,在這件事中,小編覺得沒有任何一方是無辜的弱勢群體,大家都是為了利益而已,影視圈就是這樣現實的圈子,如果沒有點金剛心,真心不要隨意踏進。

  版權聲明:原創稿件,如需轉載,請嚴格註明出處新浪女性。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