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央視曝光伴遊內幕:白天陪玩晚上陪睡
mnP1-fxmaznc5637799

央視曝光伴遊內幕:白天陪玩晚上陪睡



  導語:大家都知道導遊這個職業,他們為遊客介紹景點,幫助安排吃住行,方便遊客旅行。但是你知道“伴遊”這個“職業”嗎?近些年,網上出現不少聲稱專門經營伴遊服務的網站。它們看上去像是提供高端的一對一的旅遊陪伴服務,但經過記者調查,發現在“伴遊”這個好聽的名字下面,其實隱藏着不可告人的交易……

央視曝光伴遊內幕:白天陪玩晚上陪睡

  伴遊網“伴遊” 白天陪玩晚上陪睡?

  只要在網上搜索“伴遊”兩個字,就能看到一些有着好聽名字的伴遊網站,“伴遊天下”、“伴遊中國“、“伴遊友”等。記者進入網站發現,撲面而來的是大量的女孩照片和介紹,其中不少女孩的介紹中都有着曖昧、甚至挑逗性的話語。

  而標註的服務價格,一天動輒幾千甚至萬元。什麼樣的伴遊這麼貴?按照資料里的聯繫方式,記者撥通一位伴遊者的電話,對方稱,“貴是因為白天陪玩,晚上還要陪睡”。

  伴遊伴到床上,難道伴遊網站里是在賣淫?經過驗證,記者發現能聯繫上的伴遊者,大多都聲稱可提供色情服務,而她們在網站上標註的數千到上萬元的服務價格,都 是一次性交易所需的費用。如果包夜或者包天,費用還要高出很多。所謂的“伴遊”一般會在酒店裡進行,也有個別伴遊會提供性交易場所。

  學生白領成噱頭 網上一般用假照

  為了顯示自己的身份,有些伴遊女孩會在網站上介紹自己是在校大學生,還有人聲稱自己是白領、模特等身份。

  按 照一家伴遊網站上的伴遊信息,記者聯繫到一個自稱在北京上大學的女孩,女孩稱伴遊費一次3000元,並直接把記者約到了她的住處。在位於北三環附近的一座出租屋內,記者見到一位伴遊女孩,但她本人的長相與網上所留照片並不一致。女孩稱自己是利用課餘時間做伴遊的,主要是想掙錢交學費和貼補家用。記者要求驗證她的學生身份,她並沒有給記者看學生證。

  記者又通過伴遊網站聯繫到了四川成都一位自稱白領的女孩,見面時記者看到,她在網上留下的照片也不是本人。她自稱平時白天要正常上班,“利用晚上出來兼兼職”。

  伴遊女赴韓整容 包裝宣傳抬身價

  除了自稱學生、白領的伴遊,記者還看到多個自稱是模特、網絡紅人的女孩,她們以自己擁有一個粉絲較多的微博賬號為傲,在她們的微博上大多是她們衣着暴露,搔首弄姿的照片,並配有一些挑逗性的留言。由於內容涉黃,有的女孩的微博被查封了。偵破過此類網絡賣淫案的上海公安局閔行分局的孫警官說,這些為了提高身價的女孩,會花錢在網上把自己包裝一番,實際上她們多數只是很普通的無業女孩。

  “不僅要包裝身份,還要包裝容貌和身體”,孫警官說,在他們破獲的此類案件中,一些賣淫女為美化形象,還會去整容整形,不惜重金遠赴韓國。“把自己包裝好了,身價也就上去了,收入自然不菲”。 孫警官說有的賣淫女一天就能收入兩三萬元現金。

  伴遊網成色情交易平台

  要找伴遊女孩首先要過網站這關,網站上登記了全國各地上千名女孩的信息,但是顧客如果想要查詢女孩的聯繫方式,得先成為網站的VIP會員,會費每年從幾百到上千元不等。入會的客戶可以自己挑選並約見留有聯繫方式的女孩。伴遊網不僅收取每個客戶的幾百上千元入會費,還通過直接介紹女孩再獲取千元介紹費,伴遊網站儼然成了色情交易平台。

  根據我國法律規定,以獲取金錢或財物為目的的性交易屬於違法賣淫行為,將會受到法律制裁。然而在金錢的驅使下,利用這個平台,一些伴遊女孩卻不惜出賣身體,置法律於不顧。

  在一家伴遊網站上,記者看到一個要價較低的伴遊女孩,她自稱只有16歲,是一個同學告訴她加入這個網站的,想通過這種“交友”方式賺錢自己租個房子。當記者問她這種“交友方式”什麼意思時,她輕描淡寫地回答,“不就是賣身嗎?”記者在北京海淀區的一處住宅小區門口,見到這名看上去似乎還不到16歲的女孩。

  記者發現,有的年齡較小、經驗較少的伴遊女孩毫無防備之心,甚至連自己做的事情違不違法都不知道,而也有一些比較有經驗的伴遊女孩明知道違法,明知道有風險,為了錢仍執迷不悔。在北京王府井的一家五星級酒店樓前,一個伴遊女孩告訴記者,不久前一個同行不僅生意沒做成,還被客戶給搶了,知道自己賣淫違法,所 以也不敢報案。

  色情交易網絡化 小姐藏身微信QQ群

  記者調查發現,還有一些“伴遊”並不是自己進行色情交易,而是介紹別人來干,他們在圈裡被稱為經紀。在這些經紀的微信朋友圈裡,有大量女孩的暴露照片,以及 身高三圍等簡單介紹,女孩大致也分為學生、白領、模特等,客戶可以隨意挑選,一次性交易的費用多在5000到1萬之間。

  網絡賣淫成產業鏈 實現全國多城市聯網覆蓋

  這種新型網絡賣淫快速蔓延的同時,一些色情服務場所也開始採取網絡營銷模式。在上海有一處通過網絡營銷而火起來的色情服務場所,這裡沒有招牌,裡面的大廳卻 音樂震耳、燈光閃耀,二十多個穿着十分暴露的小姐站在舞台上展示着自己,腰上還貼着號牌。客人們像挑選商品一般在旁邊指指點點,舞台上的小姐不時被客人選中帶走進入房間。

  這 家店採取網絡營銷模式,雇傭多名網絡銷售人員,他們在QQ和微信上通過群聊和朋友圈天天播報店裡的信息,如店的地址、環境、聯繫電話、當日小姐的考勤表, 併發布小姐們暴露的照片和極具挑逗性的服務內容。為了不被查到,聊天群里還有一些聊天的規定,盡量避開敏感的詞語,一些色情服務的詞彙用拼音代替。

  通過網絡營銷的方式,色情服務的傳播更快更廣。由伴遊網、聊天群形成的賣淫網絡已經實現了全國很多城市的聯網覆蓋,而且有的女孩自己既賣淫,又當經紀。這讓色情交易藉助網絡加速傳播。

  從事網絡新媒體傳播研究多年的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孟威介紹說,此類新型網絡賣淫傳播方式隱蔽,傳播速度驚人,對社會影響很大,尤其是對經常使用互聯網的青少年人群。專家認為,網絡賣淫問題必須及早發現、及早治理,除了公安機關有嚴查的責任外,微信、QQ等網絡運營商也應該主動擔負起整治這些不良信息傳播的重任。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