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空巢老人花費千元買充氣娃娃解悶 只看不用
oRXi-fxmisxu6225237

空巢老人花費千元買充氣娃娃解悶 只看不用



  導語:燈火輝煌的城市中,無論是獨居的空巢老人,還是漂泊於異鄉的單身漢,時不時地會發覺,自己的生活缺了重要的一部分——性。於是,各種渠道的尋覓之後,成人用品羞答答地走入了一部分人的生活。

空巢老人花費千元買充氣娃娃解悶 只看不用充氣娃娃

  據不完全統計,散佈於西安小巷街道的約2000家成人用品店,一年的出貨量超十萬件;而在搜索引擎中輸入“西安 成人用品”的關鍵詞,搜索結果也數以千萬計。數字是冰冷的,但蘊藏在數字背後的故事,卻讓人唏噓。

  11月18日,西安小東門環城公園內,很多樹葉早已掉了,乾枯的樹枝上被老人們掛上了鳥籠。十幾個老人圍在一起,有的打麻將、有的拄着拐杖聊天,還有人乾脆靜靜地坐着,聆聽着鳥的叫聲。

  按約定的時間,華商報記者撥通了李師傅的電話。連撥三次,老人才接電話。見面打過招呼后,李師傅沒讓記者說話,而是帶着記者走了很遠,在一個沒有人的地方,聊了起來。“如果不是你多次聯繫,我是不會見你的,也不會跟你交談的,因為有些事你們這些年輕人不懂,也很難體會。”

  生活缺一半 朋友推薦“另一半”

  距離小東門不遠的老家屬院,是李師傅的家。他今年七十歲,兩個孩子。兒子在國外生活,女兒大學畢業后在上海成家立業,自從老伴3年前因病去世,孩子們就很少回家。兒子接他去國外,但因為不懂外語,生活實在不方便。去女兒那裡,上海的飲食,他又不太習慣。所以,他一年中在上海生活幾個月,大多數時間還是在西安待着。

  李師傅跟老伴是年輕時在工廠里認識的。當時,老伴還是廠里的廠花呢,說到這裡,老人停頓了一下,好像在回味着什麼,眼睛眯起來笑了。

  老伴三年前去世,他一直無法走出來,有人給他介紹過老伴,但面臨雙方子女和財產等問題,比年輕人找對象麻煩得多。

  李師傅說,除了耳朵不太好以外,自己身體其他方面都比較健康,“生理那方面的需求還是有的”。去年別人給他介紹過一個,年齡差不多,“當時相處得還可以”。有一次他提出發生性關係,誰知對方說,“這麼大年齡還想這事,老不正經”。李師傅想來想去,還是算了。他還有點這方面的需求,“如果結婚連碰一下都不行,那不是活受罪嗎?”

  後來,一位從事中醫的老朋友給他推薦成人用品。這位老友的情況跟他差不多,也是沒老伴,但身體比較好,幾年前開始用成人用具來解決自己的生理需求。剛開始兩個老人談這個時,還不好意思,“但是說開了也沒有啥”。

  今年初,到成人用品店裡看過充氣娃娃后,李師傅花了一千元左右,買了一個。“像我這樣的年紀,一年也用不了幾次,大部分時間都是把氣放掉藏起來”,有時也會充上氣,只看不用,用“她”來解悶。

  李師傅打開衣櫃,從一個原來裝蘋果的紙箱子里拿出一個捲起來的娃娃,隨後用腳踩打氣泵把娃娃吹起來,呲呲聲中一個四肢軀體飽滿的人形娃娃逐漸充盈起來。老李說,這樣把氣打足了,晚上使用或陪着睡覺;如果想讓“她”陪着喝茶,保持坐姿時,“氣就要放掉一些,那樣好擺姿勢”。

  說著,老李把充氣娃娃的氣放掉了一些,把“她”安置在一把藤椅上,身上還穿上睡衣,有時老李也會給“她”把老伴的衣服穿上,自己泡一壺茶,一邊是他,一邊是另外一個“她”,就這樣坐着,喝着茶,看窗外的萬家燈火。

  老年人生理需求差異化是現實存在

  家住西安南郊的張先生跟老伴都是退休教師,夫妻關係比較融洽。

  據六十多歲的張先生介紹,他跟妻子都是學校老師,要孩子比較晚,育有兩個孩子,第二個孩子出生時,國家開始實施計劃生育政策,張先生就做了絕育手術。妻子50歲后,對性基本沒有要求,而他還是比較強烈的。前幾年,在夫妻生活方面,兩人發生過多次爭論,有時妻子為了照顧他或者安慰他,很不情願地答應了。這幾年,老伴明顯不願意,也不太願意讓張先生碰她。為此,兩人經常吵架,為這種事吵架無法跟人說,感覺很鬱悶。

  老年人在生理上的這種差異化需求,是現實存在的,也無形中增添了一些家庭矛盾。今年6月份的時候,老伴跟他商量,如果還有需求,她願意幫他買個充氣娃娃來解決。老伴給他講這件事時,張先生感到特彆氣憤,哪裡有老伴給出這餿主意的,但在商量未果的情況下,老伴竟然偷偷地買來了。有一次他需要時,老伴就把充氣娃娃抱來。

  張先生說,有一個大活人老伴,再弄個塑料娃娃,實在心裡轉不過彎來,但是面對這種老年差異的性需求,他也是哭笑不得,用與不用,只能是特定環境下做特定的事。用過後,張先生就後悔,但很長時間再需要時,他還得使用,接着又後悔,這幾年總是在這種反覆下生活。

  單身漢夜抱充氣娃娃無奈的理性選擇

  在西安北郊某建築工地,來自四川的42歲的閆先生,跟着勞務公司已在西安生活了5年,老家有兩個娃由妻子帶着,每年過春節時才能夫妻團聚。閆先生說,他出來打工這期間,擁有充氣娃娃已經3年了,這個也是為了解決自己正常需求的無奈選擇。

  這樣的事情,是沒法和妻子說的。但每年回家,妻子都會反覆問如何解決自己的生理需求的,此時,閆先生只能想辦法岔開話題。在工地跟閆先生聊天時,他的另一個工友,同樣有充氣娃娃的范先生說,有成人工具用,總比沒有強,如果沒有這輔助東西,他們這些進城務工人員,白天幹活苦,晚上也很苦,所以他們中間有很多工友,都購買這些性用具。

  今年二十齣頭的小張,也有一個充氣娃娃。小張說,以前他談過女朋友,也發生過關係。後來,兩個人因為感情不和吹了。再後來因為工作壓力大,考慮到談女朋友比較費時間,就在網上花五百元購買了一件。剛開始,他用的還有點難為情,但這樣用沒有心理負擔,還不用花大量時間去溝通,只是簡單地解決一下自己的生理需求,所以現在用起來還可以。

  小張說,據他所知,像他這樣的年輕人用充氣娃娃的也有,但這個群體不是很大。一些人大學畢業后,剛參加工作,工作壓力大,又受到家庭、工作、房子、車子等因素影響,沒有談女朋友,但又有生理需求,所以用充氣娃娃的較多。文章來源:華商網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