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鮑爾默向納德拉發飈:微軟光鮮背後的隱憂

鮑爾默向納德拉發飈:微軟光鮮背後的隱憂

鮑爾默向納德拉發飈:微軟光鮮背後的隱憂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孫永傑

  在日前舉行的微軟年度股東大會上,微軟前CEO鮑爾默以微軟個人股東身份向現任微軟CEO納德拉“發飆”的新聞登上了國內外各科技媒體的頭條。鮑爾默在發言中稱,微軟應該讓其雲計算營收和利潤更加透明,移動業務(主要是智能手機)應該支持Android應用。

  業內知道,納德拉是鮑爾默的微軟CEO繼任者,而其上任之後,因倡導的“移動為先”和“云為先”戰略及圍繞其採取的激進的免費和開放策略,在業內贏得了比鮑爾默更多的好評,鑒於此,我們不排除此次鮑爾默的“發飈”具有一定瀉“私憤”的成分,但也絕非完全如此,畢竟從目前微軟的表現和策略看,鮑爾默的“發飈”並非全無道理。

  我們先看看微軟的雲計算(微軟財報中的智能雲業務)。眾所周知,在納德拉的推動下,微軟在雲計算領域,按照營收計算,目前已經是全球第二,但在微軟的財報中,雲業務同時還計入了其他不同的雲服務帶來的營收(例如Office365等),但業內認為,只有Azure雲計算業務本身可以直接地與亞馬遜的AWS雲服務進行對比,所以照此計算的話,目前Azure的營收只有亞馬遜AWS的零頭,遠非亞馬遜的對手。當然鮑爾默“發飈”的並不是這個,我們只是藉此指出微軟在全球雲計算營收計算上的第一個值得商榷的地方。

  業內知道,微軟在上個季度調整了其傳統的按照部門計算營收的方法。即整個微軟分為生產力和業務流程:包括面向商用客戶和普通消費者的Office和Office 365以及Dynamics和Dynamics CRM Online;智能云:包括公共、私有和混合服務器產品與服務,比如Windows Server、SQL Server、System Center、Azure、以及Enterprise Services;PC:包括Windows操作系統授權和各種設備,比如Surface、Phones、Xbox遊戲主機、以及搜索等三大業務。

  不知業內從這種按照業務劃分的微軟計算營收的方法中看到了什麼?雖然在雲計算大勢的衝擊下,微軟傳統的軟件授權模式遭到了衝擊,例如Office營收的下滑,但從利潤的角度,其利潤率應遠遠高於同屬一個業務的Office365。同樣,在智能雲業務中,傳統的Windows Server、Enterprise Services等一直是微軟營收和利潤的核心,但微軟卻將Azure安排在了這個業務中,可見這種劃分本身就有以高利潤率的業務掩蓋低利潤率雲計算業務的嫌疑,至少會造成相當的混淆。更讓人費解的是,在納德拉每每談及微軟雲計算的時候,總是將Azure和Office365相提並論,至少認為二者密不可及在財報解讀中所言微軟雲計算不止是Azure等,但就像鮑爾默“發飈”的,微軟從來不單獨公布Office365和Azure的營收和利潤,只是以用戶數和用戶數的增長率來向業內(包括股東)證明微軟在雲計算市場的發展之快,這同樣會讓我們質疑微軟是否有在財報中重複計算(例如在Azure和Office365之間)營收的嫌疑?儘管業內可能會說這只是我們的無端猜測,但微軟在雲計算實際使用和營收上之前確實存在比較混亂的現象。

  以微軟雲計算核心Azure為例,在今年上半年美國知名科技媒體BI的一篇有關微軟雲計算的文章中披露的數字顯示:自2011年起,超過3000家企業和Azure簽訂使用合同。然而,後期數據顯示其中大部分公司實際上並未使用Azure,他們私自篡改了合同或者壓根沒按照合同所說執行,同樣是從2011年起,從全美來看,70%簽訂合同的公司實際上並未將Azure投入使用。換言之,只有30%的公司真正按合同執行了,而按照相關調查顯示的微軟雲服務80%的利潤來自20%的用戶的觀點,可以說大部分註冊用戶實際上在後期並未使用微軟的Azure。

  值得一提的是,多數情況下,為了推銷出Azure,銷售人員會給微軟的其他產品打折,再把折扣的錢扣下來用作試用Azure的信用金。用戶最多有一年的時間來花掉這筆錢。但不論他們有沒有最終動用這筆錢,微軟都會把它作為Azure的收益。對此,有不滿的微軟銷售人員把它稱作“填塞分銷渠道”,一種向未來期間預支收入來刺激經銷商提前購貨的惡性促銷手段。而聯想到納德拉2014年7月大規模裁員前向員工發布的一則公開警告中所言的:“微軟只能指望市場營銷部來展示我們獨一無二的價值定位(指的就是Azure代表的雲計算)及切記用戶的使用率是第一位的”的策略,微軟雲計算的含金量也讓人質疑,尤其是對於自身的營收和利潤及針對客戶的價值。由此可看,鮑爾默對於納德拉在雲計算營收和利潤統計上不透明的“發飈”頗有道理。

  其次是鮑爾默“發飈”的微軟智能手機應該支持Android。關於這點我們並不贊成把爾默的提議,但也間接暴露了微軟在移動業務的迷茫和彷徨。實際上,早在今年4月,微軟就宣布了可輕鬆讓開發者將Android應用和iOS應用開發成Windows應用的計劃。不過就在近期,針對Android移植應用的名為Astoria的項目已經被擱置,而針對Windows 10上運行iOS應用的Project Islandwood計劃也延遲了。

  究其原因,還是由於Windows手機用戶太少,大多數開發者仍然專註於用戶最多的平台,認為無需為Windows開發應用,重要的是,諸多開發者對微軟工具的易用性和成本持懷疑態度。例如要移植一款與設備緊密整合的iOS軟件,開發者最終可能需要編寫更多代碼,而所需移植成本可能不會低於業內公認的單獨開發成本的50%(至少降低到20%—30%左右的水平才有可能激發開發者移植應用的興趣)。所謂機關算盡,但微軟在智能手機市場仍是不進反退,上個季度中,其智能手機業務營收同比下滑54%。這種情形之下,據稱微軟在明年要發布Surface Phone(主要是Wintel的組合),而就在此傳言不久,又有新的傳聞稱,微軟已經放棄Surface Phone而以Panos Phone取代。儘管只是傳言,但我們從中看到的是微軟在智能手機發展中策略的搖擺和易變,而這種搖擺和易變無疑會進一步稀釋微軟在智能手機市場中本就渺茫的機會。

  當然,除了上述鮑爾默“發飈”涉及到的雲計算和移動外,在微軟寄予厚望的Windows10的表現也不容樂觀,至少是喜中有憂。

  儘管目前微軟宣稱,目前Windows10的用戶已經達到了1.1億,但根據市場研究公司Net Applications最新數據顯示,目前為止大多數Windows 7用戶卻仍堅持使用這個長達6年歷史的操作系統。即今年11月56.1%的PC網絡用戶使用的仍是Windows7系統,而8月、9月和10月的數值分別為57.7%,56.5%和55.7%,Windows7的使用率仍居高不下。

  另據MKM Partners進行的調查顯示,決定購買新款平板電腦消費者當中,有43%的消費者沒有特意去尋找Windows 10設備,因為新的操作系統似乎並沒有足夠的理由吸引這些消費者,而對於已經擁有一台Windows PC或平板電腦的受訪者當中,只有31%的受訪者表示將把設備的操作系統升級到Windows 10。值得注意的是,該統計顯示,Windows 10在發布首周內的增長率狂飆,但是之後的增長率迅速放緩,之後每月增長率只有1%。

  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了上述微軟Windows10的憂呢?也許美國科技網站Laptopmag日前針對PC OEM廠商所做的測試頗能說明箇中原因。即測試廠商如何答覆用戶關於Windows 10的問題,但聯想、惠普和戴爾技術代表的答覆卻令Laptopmag感到驚訝,因為他們只是建議用戶卸載Windows 10,重新安裝低版本的Windows 7或Windows 8.1操作系統。主要原因是“Windows 10有着太多的小毛病”和支持服務人員本身對Windows10都一知半解。試想一下,如果連專業人員都對Windows10缺乏了解的話,普通的用戶有何以得到好的體驗,這是否從一個側面證明Windows10的易用性不足和過於複雜呢?

  如果說上述僅是PC廠商們對於Windows10的感受,那麼近日曝出的部分Windows10用戶因為Windows10糟糕的表現起訴微軟的新聞則是用戶對於Windows最直接的反應。糟糕的表現主要體現在:升級后的PC沒有聲音(no sound);沒有操作屏幕時間(no operating screen time);無法訪問(密碼問題);內存問題(memory issues);文件丟失(lost files)及來自微軟的未授權訪問(unauthorized access by Microsoft)等。可見,Windows10並非像微軟說得那樣完美,尤其是對於升級的舊PC用戶(不帶觸控屏),兼容性、觸控應用的價值如何體現等均是軟肋。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雖然納德拉擔任微軟CEO以來,因為其大膽的變革讓微軟在轉型之路上取得了不小的進展,並為自己贏得了光環,但此次鮑爾默有意或者無意的“發飈”,應該讓納德拉看到光環背後,微軟在轉型路上仍有隱憂存在,而在未來的發展中竭力消除這些隱憂,才是對微軟、股東和用戶的負責,更關係著微軟轉型的速度與成敗。

鮑爾默向納德拉發飈:微軟光鮮背後的隱憂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HDé«�æ¸�æ��人å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