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和三星打了五年專利戰 蘋果亮出了哪些看家貨?

和三星打了五年專利戰 蘋果亮出了哪些看家貨?

  蘋果與三星長達五年之久的專利大戰終於在近期落下了帷幕——三星在上周終於同意支付給蘋果5.48億美元作為其在對部分iPhone與iPad專利侵權案中的賠償。儘管如此,三星可能仍對在未來某一天取回這部分賠償金抱以期盼,而我們似乎也終於可以為蘋果與三星的這次曠世之戰畫上一個句號了。

和三星打了五年專利戰 蘋果亮出了哪些看家貨?

  在蘋果與三星的訴訟戰為我們揭開了蘋果的一道神秘面紗——這幅面紗此前一直籠罩在蘋果的產品開發和日常運作中的各個方面。在無數的法庭文件和審判過程之中,蘋果的內部工作檔案終於被歷史性的搬到了台前。其中甚至還有蘋果的初代iPhone原型機照片以及關於蘋果市場調研的相關信息,蘋果與三星的這次法律糾紛為技術愛好者們打開了存有蘋果絕密信息的寶庫。

  隨着三星日前同意從腰包里掏出的賠償金,這會是一個回顧歷史好時機。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場專利爭奪戰中所流露出來的“寶藏”吧。

  腦洞大開的初代iPhone原型機

  毫無疑問,在蘋果和三星的鬥爭中所透露出來的信息中,最引人注目的當屬初代iPhone原型設計了。這份從未見過陽光的檔案也終於被拿到了台前。初代iPhone的原型設計還是相當簡潔而有趣的:

  如你所見,這個初代iPhone原型機有着八個邊框——邊上的四個角都做了處理。

和三星打了五年專利戰 蘋果亮出了哪些看家貨?

  下面這幾個看起來就更加耐人尋味了,設計雖然怪異,但是看起來還不錯。

和三星打了五年專利戰 蘋果亮出了哪些看家貨?

  再來看下面這個…還好,蘋果並沒有選擇這個黑白設計風格。

和三星打了五年專利戰 蘋果亮出了哪些看家貨?

  我們再來看這個,這是目前已知的最早的初代iPhone原型之一。值得注意的是,請看手機的左上角——OS並沒有使用此前常見的垂直條來標記信號,而選擇使用了圓點來表示信號強度。這個圓點的設計直到Jony Ive完全掌控了蘋果的iOS外觀設計權之後才成功在iPhone上替換掉此前的垂直條信號標誌。可以說,這個圓點的設計理念最早就是在這裡被提出的,在OS X中的出現也不只是偶然。還有一個有趣的地方就在home鍵上——home鍵上有一個“菜單”的標誌。

和三星打了五年專利戰 蘋果亮出了哪些看家貨?

  慶幸蘋果沒有使用這個原型設計……

和三星打了五年專利戰 蘋果亮出了哪些看家貨?

  >最後,這是iPhone 4的早期原型設計之一。

和三星打了五年專利戰 蘋果亮出了哪些看家貨?

  iPhone項目是如何被啟動的?

  在這場鬥爭中,蘋果的高管“為我們”事無巨細的提供了關於iPhone初期開發工作的相關信息。其中出現了一些更加有趣的內容:

  早期的起步以及軟件層的創建

  iPhone的研發團隊組建工作由斯科特·福斯特爾負責,史蒂夫·喬布斯給予了福斯代爾任意挑選公司內部的任何僱員加入他團隊的權利,以及,不允許從公司外聘用任何人。

  於是非常尷尬的一幕就發生了——福斯代爾在向未來的團隊成員發出邀約時甚至都不能告訴他們將要去做的項目是什麼。作為替代,福斯代爾還含糊地告訴他們,如果他們選擇加入,他們將必須要“不眠不休的工作好幾年”,言辭中不帶有任何拐彎抹角的成分。“如果你決定接受這個工作,就必須要工作得更加努力,比你一生中的任何工作還要更加努力。”

  最初,研發iPhone的項目被稱為“紫色項目”,團隊完全在一個單獨的建築中工作,福斯代爾把它比喻為一個宿舍。“團隊所有的人都在那裡不眠不休的工作着,那裡聞起來就像是披薩。”福斯代爾說。

  該項目在安全性上極為牢靠。專門用於iPhone開發的建築中四處都是攝像頭和門禁讀卡器。作為證詞,福斯代爾表示,團隊中的某些員工如果想要進入核心開發區域“必須掏出五六次認證徽章”。

  初代iPhone團隊還在牆上貼了“搏擊俱樂部”的海報,因為,“紫色項目”的第一條規則就是:任何時候,你都不能談論“紫色項目”。

  福斯代爾說,在創建初代iOS界面的時候工作量非常大,他還表示,感覺自己已經把這一輩子的開發事業全都投入進了這一工作之中。

  在實現了雙擊縮放功能的夢想之後,福斯代爾開始對“在網頁上閱讀文本時需要不斷調整頁面”感到麻煩。

  雖然可能現在的規模更加龐大了,不過在2012年,蘋果的iPhone團隊規模為2000人。

  除了軟件層面之外,這場鬥爭還讓我們看到了蘋果內部負責軟件創新和硬件設計的工業設計團隊。在審判中作為證人的蘋果工業設計師克里斯托弗·斯特林格在敘述證詞時也透露了許多有趣的信息。

  硬件和工業設計

  在初代iPhone的開發過程中,蘋果的工業設計團隊一共有16名“雖然瘋狂但卻有同一個夢想”的人。他們的夢想是——製造出一款並不存在的產品。

  蘋果的工業設計團隊密切合作,經常在桌前圍繞當前和未來的產品交換草圖和思路。

  對於設計方面的反饋建議等信息,斯特林格說,大家往往都“敢於說真話”。

  在設計過程中會有大量的迭代過程。在某些情況下,對於一個單一的設計元件甚至會提出50種實體模型。蘋果的工業設計小組與提供各種設計層問題(如抗跌落測試等)反饋情況的技術聯絡員有密切的聯繫。

  一些早期的iPad原型中出現了非常有特色的腳架結構

  雖然微軟的Surface背面設有腳架,但實際上在蘋果研發初代iPad時的早期原型中也曾嘗試了含有腳架的結構設計。

和三星打了五年專利戰 蘋果亮出了哪些看家貨?
和三星打了五年專利戰 蘋果亮出了哪些看家貨?
和三星打了五年專利戰 蘋果亮出了哪些看家貨?

  蘋果原本想把初代iPhone做成雙曲面玻璃

  在庭審期間,斯金格還透露——第一代iPhone最初想要做成雙曲面玻璃的設計。然而,這個想法最終被拋棄了,原因是這項技術中切割玻璃的成本較高,而對於當時的蘋果而言無法實現大規模量產。

  儘管如此,一個雙曲面的原型樣品還是被製造出來了。

和三星打了五年專利戰 蘋果亮出了哪些看家貨?

  蘋果幾年前就有了製造汽車的想法

  在庭審期間,蘋果的高管菲爾·席勒曾說,蘋果一直熱衷於聽取一些非常棒的產品理念,而這也是之所以蘋果當初能夠在iPod上獲得勝利的原因所在。

  “我們當時正在尋找繼iPod之後,下一個有意義的產品理念,”席勒說,“如果我們能做出iPod,那麼之後我們該做些什麼呢?”蘋果曾經設想過製造專用相機、汽車或是其他各式各樣的“看似瘋狂的東西”。有趣的是,蘋果前高管托尼·法戴爾剛剛在前幾周透露,他早在2008年就曾與喬布斯談論過蘋果的汽車可能會做成什麼樣子。

  蘋果如何保持其IOS源代碼的安全性?

  在蘋果和三星從2012年開始的專利大戰之前,蘋果公司的前iOS工程副總裁亨利·拉米雷斯,曾為了保護蘋果OS部分源代碼的秘密而向法院提交了以下聲明:

  -蘋果公司的源代碼受到蘋果公司內部最高級別的安全保護。

  -只有蘋果授權過的員工群體才擁有訪問IOS源代碼的權利,並且這些人只會得到在其所必需知道的範圍內的部分源代碼。

  -該訪問僅限於直接參与軟件開發,管理和安全的員工。

  -這些員工必須直接由管理層批准授權,他們的帳戶也必須被專門授予訪問權限。

  蘋果痛恨三星通過廣告活動進行諷刺的行為

  曾有一段時間,三星做了幾個非常有趣的諷刺蘋果粉的廣告。在庭審期間公布的一封私人郵件中,蘋果的菲爾·席勒表示了對於蘋果並沒有對三星此舉作出回應的憤怒,並且竟然因此就建議蒂姆·庫克換一個新的廣告代理公司。

  以下就是席勒在2013年三星的廣告播出后所發郵件的部分內容:

  “這真是不錯呢。雖然我不能幫上忙,但是想想吧,這些傢伙正在享受這種感覺(就像一個在賽場上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運動員那樣),而我們則只顧一門心思扎進iPhone中….。。對於這一情況我們必須要儘快做出些改變。”

  蘋果每個月都會對iPhone進行市場調研

  史蒂夫·喬布斯有句名言——蘋果沒有進行過市場調研。事實真的是如此嗎?在蘋果與三星對簿公堂的過程中,蘋果負責iPhone和iOS產品營銷的副總裁表示,蘋果每月都會對多個國家的用戶進行調查。

  Joswiak解釋說:“調查能夠使我們了解到底是什麼推動着我們的客戶選擇購買iPhone而不是三星等公司銷售的Android手機。到底是哪一特點最吸引他們,他們最普遍使用的是什麼,以及客戶的人口統計數據與滿意度等。”

  所以,蘋果很清楚各個國家的iPhone用戶在各種細節上的喜好程度差異。

  有趣的是,蘋果對於這個關於市場的研究調查守口如瓶,只有一小群蘋果高管才知曉。

  “任何與iPhone相關的調查或iPad相關的調查都不允許未經我個人明確許可告知其他人,而且,即使是有人申請,我通常也都會拒絕,“Joswiak進一步補充道,“只有申請人能夠充分證明其確實需要告知他人調查的相關信息時我才會答應。”

  大多數的iPhone購買者都會裝上手機殼

  蘋果公司的調查顯示,78%以上的iPhone用戶,會為他們的設備購買手機殼。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蘋果新大樓以古希臘“時光女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