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張楚:魔岩三傑不會再同台 錢夠活就行了
SkBp-fxmifzh4400341

張楚:魔岩三傑不會再同台 錢夠活就行了



  導語:剛剛參與完“巨匠殿堂”系列演唱會,曾經和竇唯、何勇並稱為“魔岩三傑”的張楚,日前接受了《法制晚報》記者的專訪。

張楚:魔岩三傑不會再同台 錢夠活就行了張楚

  這位被稱為中國最具人文氣質的歌手,當年以一首《姐姐》唱紅大江南北,感動了無數人。當年的“魔岩三傑”,更開闢了中國搖滾的鼎盛時代。如今,何勇早已退出人們視野,竇唯徹底改變了音樂風格,作為魔岩三傑之一,張楚這些年並沒有停止創作,新唱片將於明年問世。

  一直把自己管理得很好的張楚,提起魔岩三傑時,總要先想一想,他說,“魔岩三傑”只是一個青春印記,三人不可能再同台了,平時也甚少聯絡,無法再重聚。

  我的狀態 比過去要好很多

   法制晚報(以下簡稱“法晚”):這兩年在忙些什麼?

  張楚:在準備新唱片,歌都錄完了,現在就是做收尾工作,大概會在明年出版。

   法晚:這次也是個人演唱會,緊張嗎?

  張楚:不會緊張,因為每年都有這樣的演出。演出一直有,隨時可以上台。

   法晚:現在狀態還可以?

  張楚:不是那麼完美,我自己不太滿意,我覺得還是想找到更好的狀態。

  法晚:跟過去相比,覺得自己有什麼變化?

  張楚:我感覺現在比過去要好很多,越來越成熟了,做事也比以前更有序了。

  以前想不開,太完美主義。我覺得我比很多人更健康、更積極,我經常思考,什麼事都願意親力親為,總希望做得比別人好,我不喜歡說閑話、聊八卦,做唱片、演出、旅行,我都把自己管理得好好的。

  我的青春 何必捆綁和懷舊

  法晚:很多人提到張楚會跟“魔岩三傑”聯繫在一起。

  張楚:我對這些沒什麼特別的感覺,那就是一個青春照片吧,我也沒有經常想起。

  法晚:那段經歷對你來說是一段怎樣的經歷?

  張楚:其實我覺得這件事情,對當事人來說並沒有很完美,實際上後來人們給了我們很多詬病。

  當年真正主流的是流行音樂,就像香港文化塑造出來的那種。搖滾樂是小文化,想變成更大眾的文化,我覺得不現實。

  法晚:雖然時間短,現在能總結那是一個里程碑嗎?

  張楚:我覺得那就是一種工作模式,那種模式可以真實地表達自我,這是最讓我看重的。

  時間短是音樂界的自然規律,一定會衰落,我覺得主要是因為後來唱片工業衰落、文化更多元化吧,社會在進步,時間在轉變,不可能永遠輝煌,什麼事情都是這樣的。

  法晚:現在和其他兩位聯繫多嗎?

  張楚:沒有聯繫。一定要這樣捆綁起來嗎?我不喜歡這種捆綁,就是一提誰就想起誰。

  法晚:但這種捆綁是不自覺的。

  張楚:人們的習慣吧。我特別不願意去互相評說對方,我希望有一個獨立的自我。

  我的隨性 賺錢從來不是目標

  法晚:2001年你離開北京,過了一段隱生活,是出於什麼考慮?

  張楚:當時我想去做其他事情。

  法晚:那個時候狀態不好?

  張楚:沒有不好。因為不好才不去做一些事情是一種理由,因為好而不去做一些事情也是一種理由吧。

  法晚:暫別歌壇做什麼去了?

  張楚:我都不知道歌壇是個啥……當時沒考慮過要去做什麼,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走,我一直比較隨性,就是想過自己的生活,不願意重複那種生活狀態,(哪種?)比如總是在演出。

  法晚:聽說做了很多跟音樂無關的事情,甚至還做過修理工?

  張楚:那就是為了體驗生活,我還去了農村下地幹活兒,這些以前從來沒有經歷過,我覺得挺有意思的。

  法晚:所以2004年復出了?

  張楚:對,也想過轉行,但是好像挺困難的,我想不到除了音樂我還能幹嗎。有一天突然意識到,做音樂還是有很多樂趣,還是想回來。

   法晚:隱退那段時間缺過錢嗎?

  張楚:有過。(怎麼辦?)全靠朋友接濟,我並不是一個特別在意錢的人,賺錢不是我特別大的目標,現在演出也不多,我覺得夠活就行了,能攢下錢就去做唱片。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