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老丑:捨得讓你愛的人受苦

老丑:捨得讓你愛的人受苦

  導語:要知道,這一刻他離開你,是為了下次與你相依。

老丑:捨得讓你愛的人受苦捨得讓你愛的人受苦

  大學最後一年,每個人都做着不切實際的夢。

  戀愛的人憧憬着買房結婚,沒愛的人嚮往着先戀愛然後再買房結婚,暫時沒什麼取向的人呢,則一心只想着剛出校門就撈他一筆,等幾年以後名聲在外了,再拉一車錢回到母校,建建食堂,吹吹牛逼。

  唯獨向琳不是,她要去寧夏某地,做一年多的支教。

  她為什麼要去支教?這是畢業時大家都想攻克的幾個非學術難題之一。

  有人說她家缺錢,支教有補助;有人說她媽逼她去,不中意她現在的對象;還有人說她和導師鬧毛了,不得已才跑去支教……

  總之,說什麼的都有,就是沒有一句,是從向琳口中說出來的。

  眾所周知,在我們學校支教最大的用處就是,支教一年以後,這個人可以無條件的讀研。可向琳,成績班級第二,保研綽綽有餘。其次,她新男友早已決定在校讀研了,她卻依舊義無反顧。

  她支教那個地方,缺電,缺水,缺信號,上網斷線,發信息延時,能不間斷地打完十分鐘電話,和福彩中獎的幾率差不多。

  向琳到了這地方,基本上算是自殺式異地戀。每天除了幾條延時短信以外,她和男友幾乎不怎麼通話。每次通話,她也只聊聊自己的近況,再讓男友說說他那邊的,然後斷線,重連,如此反覆。

  畢業不到半年,有幾個小子已經訂了婚,幾個姑娘也找到了人家,可向琳卻偷偷地躲在寧夏,不留蹤跡。

  每次看她的校內日誌,一種替她擔憂的想法呼之欲出。雖然在她日誌下的留言,儘是安慰之詞,寫滿同情,但我心裡真的繞不過彎:不作死就不會死,你又何苦找罪受?

  有一次,我在校外一間小酒吧里碰到她男朋友,他身邊跟着幾個學弟學妹。

  我一直是個比較八卦且多事的人,心裡不斷盤算:萬一這小子做了什麼出格的舉動,作為他女友的同學,我好上前制止,或者第二天如實彙報。於是我點了杯酒,挑了一個離他較遠的地方坐下,靜靜地觀察他的舉止。

  可一晚上過去,他都老老實實的,除了喝酒就是喝酒,喝得夠多了獨自離開,和同行的學妹並無瓜葛。

  許多時候,你若是關注一個人,便總能在不經意間再次相逢。此事不久,我恰巧又碰到他一次。這次是他一個人,點了一桌子酒。

  沒過多大會兒,看他那邊有動靜,一群人圍在一起,吵吵鬧鬧。

  我跟幾個調酒師關係都不錯,和酒吧的老闆也蠻熟,經常光顧就成了朋友。所以一聽見聲響,我特地順直線趕去,看看情況。

  “咋啦?咋啦?啥情況?”扒開人群,我朝裡面問過去。

  他看看我,起先愣了一下,接着開罵起來:“那小破孩兒真他媽不懂事,撒我一身酒,媽逼連句對不起也不說。”

  “還以為多大點兒事兒呢。”夾在中間,我做了把和事佬:“沒事沒事,一會兒我跟老闆說,直接開除他!”

  老闆這時也急匆匆趕過來,一手拉着服務生,一手提着一瓶酒。

  賠禮道歉之後,雙方都讓了步,說了些客套話。此事告一段落。

  男人之間,做事目的性極強,有事說事,沒事走人。老闆帶着服務生走了,一下子留我們兩個人,也不知道說些什麼。乾脆一杯接着一杯,兩人飲到盡興。

  “向琳最近怎麼樣?”藉著酒勁兒,我突然間冒出這麼句話。照他目前的心情,猜他根本就是失戀的節奏。

  “挺好的吧?!”他隨手拿起杯子,咕嘟咕嘟又是一大口。放下杯子他說:“她的事,我可管不了。”

  我試探地問他:“怎麼管不了呢,你倆不在一起呢么?”

  他說:“倒是沒分,可她那地方,鳥不拉屎的。電話嘮不了十分鐘,直接呲——呲——斷線。”

  “你倆啊,確實挺苦的。”我點點頭,順着他說。

  “她說再讓我等倆月,她回來過年,還可以再見。可你說,就這麼一直等下去……是真TM難熬啊。”說到“熬”字,他突然有點失聲,然後開始大哭起來,像個孩子。

  沒分手的時光,似乎更苦。這時作為一個傾聽者唯一能做的,便是什麼都不要說,等他哭完,擦乾眼淚,而後再陪他一個喝下一杯酒。

  喝到一半,記得我再次提起話茬,問他向琳為什麼不選擇保研。

  他告訴我說,我們系研究生讀兩年,他們工科讀三年;向琳說支教這一年,以後能夠和他一起畢業,一起找工作,在同個城市生活。後面的一些酒話,我也沒記太清。

  那晚我沒少喝,他更是人事不省。等我攙他回去,街上的烤串攤和路邊的足療店都打烊了。

  一路上,他都在不停地哭,到了校門口,他卻笑着跟我說沒事。

  怎麼可能沒事,我回去了,他還是要一個人等。

  第二天,我實在沒忍住,偷偷去向琳的校內上逛了一圈,留了封私信:你家男人整日為你喝酒,悶悶不樂,向大小姐不去管管?

  過了兩天,終於等到寧夏人民的回復。向琳寫了近千字,大意如下:我的本意,並不是讓他受苦;可是,如果這點苦我們都吃不消,今後的溝溝坎坎,更是無法跨 過。熱戀時什麼都好,連他自習室里睡覺打鼾的樣子,我都會覺得可愛;一旦真的分開,他是否能夠守住我的背影?我不清楚,時間也不清楚。如此,我只能下這樣 的賭注。

  文章最末,她說:如果兩個人纏綿幾天便無法廝守,那相思是苦,還是別離是苦?

  好一句“相思是苦,還是別離是苦”,問得我無言回復。

  一串葡萄,一種人挑最好的先吃,另一種人把最好的留在最後。

  照例,第一種人應該快樂,因為他吃的每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第二種人應該悲觀,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壞的。

  不過事實恰好相反,因為第二種人還有希望,第一種人只有回憶。

  如一段感情,一些人開始便享受激情喜悅,另一些人則開始艱辛波折。

  那麼,誰會越來越失望,誰越來越有盼頭,不言自明。

  向琳沒錯。好多夭折的愛情,並不是敗給了時間和距離,只是敗給了自己,敗給了一顆脆弱的心,輸給了一顆最甜的葡萄。

  那晚大醉以後,我和她男友再沒在酒吧里碰過面。

  一打聽,才知道他發奮圖強,競選做了某某愛心社的項目組組長。組長的權利不大,只是每次志願的項目,都由他申報由他過目。你可以說他假公濟私,也可以說他為愛犧牲,反正每次去寧夏的志願活動,他都親自帶團。

  大半年以後,向琳從寧夏回來,重新回母校讀了研。

  讀研的過程中,兩人結了婚。結婚慶典就在學校的招待所,開場致辭是院長寫的,場面轟轟烈烈。

  婚禮上,大家都在問向琳,當初為啥要去寧夏。

  她輕輕一笑,脫口而出只說兩個字:考驗。

  考驗?現在都有人不懂,這兩個字的含義多重。可當他們相擁在一起的時候,你多少能明白,她的用心良苦。

  其實我也不懂,當初的向琳怎麼能做出這樣理智的決定。

  可當我看到,他們臉上的笑容漸漸綻放,我只能承認,她得到了愛情。代價只是,丟掉了一年的廝守,捨得讓她愛的人受苦。

  相聚和別離,不過是愛情的兩個註腳,真正在一起才是主角。

  要知道,這一刻他離開你,是為了下次與你相依。

  作者介紹:老丑,情感作家,著有《我想和你好好在一起》《每個人的愛情都有問題》等。一個愛講故事愛寫詩的戲子,彈過吉他賣過唱的旅人。作者微信:weixinlaochou

  文章來源(老丑的博客)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HDé«�æ¸�æ��人å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