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我倒貼上司遭玩弄換來透心涼

口述:我倒貼上司遭玩弄換來透心涼

  導語:當時,同事告訴我,陳陽在上海有女友,可是這一點也不妨礙我們拿他開曖昧的玩笑。公司給陳陽安排了一處大兩房,每逢周末,我們總會去他那裡看影碟,打打牌,順道再喝點小酒。

  我和陳陽的關係其實只維持了很短的一段時間,當時公司因為一個海外的項目,臨時組建了一個項目組,我被抽調到這個組,陳陽是從上海借調到廣州給我們做培訓的項目經理。

  我對陳陽的第一印象很深刻。在一個處處都是西裝革履的空間,他總是穿着棉麻襯衣出現在公司,顯得氣質儒雅,與眾不同。他的業務水準很高,對組員的問題從來不會不屑回答或發難於人,很快他就跟我們一群人打得火熱。

  當時,同事告訴我,陳陽在上海有女友,可是這一點也不妨礙我們拿他開曖昧的玩笑。公司給陳陽安排了一處大兩房,每逢周末,我們總會去他那裡看影碟,打打牌,順道再喝點小酒。

  一個悶熱的周末,我正趕往陳陽的住處,突降的暴雨把我淋得濕透,在奮力衝進樓道時,我和陳陽撞了個滿懷,陳陽拿着傘扶住我,充滿歉意:“我正打算到路口接你們,哎呀,還是讓你淋到了。”他拿出浴巾問我:“如果你不介意,就去沖個熱水澡吧。”

  套在陳陽的浴袍里,在喝了幾杯紅酒後,我倆發生了關係。

  那晚,其他幾個同事都爽約了,我卻留在了陳陽的懷裡。

  可能因為對他一直心懷仰慕,儘管知道陳陽的一顆心都在女友身上,我還是選擇了做他的備胎。整個夏天,我倆常常在他的卧室里纏綿。

  夏天即將結束時,項目組的工作也進入了尾聲。忙於交接工作的陳陽對我日漸冷漠,後來見面連招呼也懶得打。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一紙邀請函,邀我出席他設於某酒店的告別宴,才明白,他走得這麼輕鬆這麼快,揮一揮手,就能立刻告別我這個親密的“床伴”。

  我自然沒去他的告別宴,而整個晚上忙於應酬的他,也壓根沒想起我這個人。我承認,那晚我在家裡氣得直發抖。

  但如今回頭想想,其實是我從一開始就沒把自己的角色搞清楚,跟他上床不夠謹慎。他一直把我當作床伴,半句“喜歡”都沒提過。像他這種見過世面的男人,跟女人上床也只是逢場作戲,他將床伴和女友分得清清楚楚,我充其量就是他在廣州寂寞無聊時的慰藉品。而我所謂的“一往情深”,在他看來,也許覺得根本就是我在倒貼,一個勁要往他懷裡鑽。他呢?是到手的便宜不佔白不佔,能有免費被揮霍的女人,為何要放過?於是,我傻傻的付出只能落得個“透心涼”!

  以前,我老覺得身邊的朋友被男人玩得團團轉,很傻。沒想到,我也徹徹底底“很傻很天真”了一回。下次,我一定要找個男人談場正兒八經的戀愛,光明正大,名正言順不說,至少很靠譜!

  文章來源(雅晴妮的博客)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HDé«�æ¸�æ��人å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