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專訪陳冠希:現在,我是一個creator

專訪陳冠希:現在,我是一個creator

導語:陳冠希在眾人簇擁中現身,臉上有了明顯的時間烙印,談的話題也大多都集中於自己的品牌CLOT、潮店JUICE、Multi-Media公司CMD……於是一眾圍觀者明白了:《無間道》與《頭文字D》早已遠去,7年的2000多個日子,就清楚地隔在他與曾經的那個圈子之間,無以為逆。

專訪陳冠希:現在,我是一個creator

    跟陳冠希對話時,一半以上的時間,都看不到他的眼睛。

    他額前的長發,低頭時能完全把眼睛遮住。他還坐在一張可以轉來轉去的吧凳上,回答問題時不由自主的身體語言,把他的臉他的眼都帶向了別處。

    只是,有些時候,陳冠希還是會說著說著笑起來。嘴角自帶調皮、似有若無的熟悉笑容,會讓人有剎那恍惚:好像此刻仍是《無間道》與《頭文字D》時的韶華時光,他還是眉間一抹戲謔的輕狂少年,馳騁江湖,惹無數人瘋狂。

    上海的初冬黃昏,空中一直飄着似有若無的細雨,濕漉漉的JUICE門口,面色冷峻的保安,跟各路眼含期待的媒體記者、潮牌愛好者、粉絲一起,形成了一幅頗具意味的2015畫面。

    他們都在等同一個人。這間名為JUICE的潮店,就是他的。

    終於,他在眾人簇擁中現身,臉上有了時間烙印,談的話題也大多都集中於自己的品牌CLOT、潮店JUICEMulti-Media公司CMD、他之所以現身的原因——adidas Originals全新鞋型NMDJUICE的獨家發布……於是一眾圍觀者明白了:《無間道》與《頭文字D》早已遠去,7年的2000多個日子,就清楚地隔在他與曾經的那個圈子之間,無以為逆。

    他說,現在的陳冠希,是一個生意。

專訪陳冠希:現在,我是一個creator

“今天做了一個開心的事情,就夠了”

新浪女性:你怎麼看待NMD在未來五年內的趨勢?

陳冠希:我覺得每一年都會有很多新的顏色、新的品牌跟他們合作。應該是20年後也會聽到的一個名字吧。

新浪女性:你自己也是這款鞋的愛好者嗎?

陳冠希:之前看照片覺得(它)很酷啊,今天穿上我覺得很舒服。他們的想法就是把運動和 style放在一起,同時有兩個design的概念,我覺得很好啊,很舒服,我很喜歡。

新浪女性:在陳冠希的期待中,你希望走進JUICE、關注CLOT的人,是怎樣的人群?

陳冠希:呃……想看一些新東西的人吧。因為除了買衣服,我們其實真正的希望每一家店都有一些有靈感的東西。像今天你可以看到很多藝術家、品牌會在我們店裡做一些活動。我剛剛在日本做一個活動,來的人我跟他們說不一定要買東西,只是享受一下。看看我們juice現在喜歡什麼,我們在想什麼,在做什麼。就像我去博物館,會很開心,覺得沒浪費時間,今天做了一個開心的事情,就夠了。(笑)

新浪女性:你的店會給你自己新鮮的感覺嗎?

陳冠希:其實我跟我的partner凱文,每家店都是我們自己設計的。然後我們每幾年會裝修一下,一直一直在變。未來我們會想放多一點年輕人的藝術在裡面吧,多一點文化的東西。

新浪女性:你在很多地方工作和生活過:LA、日本、香港、中國大陸……這幾個地方的街頭潮流文化有什麼不一樣嗎?

陳冠希:街頭文化其實是教人去代表自己的,讓世界知道你是誰。當然日本跟中國跟美國的文化,用這個精神做的東西會不一樣。中國的街頭文化是最年輕的;美國最習慣,現在真正變成流行文化,電影、廣告、音樂、衣服上……已經影響到整個文化。不過我覺得中國的市場會越來越大。

新浪女性:對你來說,這幾個地方哪個是最有吸引力的?

陳冠希:現在是美國吧。之前是日本。我現在去很多藝術的展覽,讓我很有靈感。找到快樂,覺得有趣。

專訪陳冠希:現在,我是一個creator

“生活真正的意義是be happy

新浪女性:你在紀錄片中說“這幾年,我找到我自己,找到life’s meaning”。那這個meaning是什麼?

陳冠希:其實生活是很長時間,所以我覺得每一天每一天,day by day,現在我會做自己的安排。我會盡量一個禮拜放兩天,做一些我期待去做的事情。可以看一個好久不見的朋友,看一個電影,讓我有自己的空間,有自己放鬆的時間,讓我可以recycle我工作的困擾,和不開心的事情。

新浪女性:這種recycle很重要?

陳冠希:很重要。因為生活真正的意義是be happy。(你)可以有很多錢,但可能也不開心。你可以什麼都沒有,也很開心。所以看你用什麼角度去看你的生活你的生命。

新浪女性:現在的陳冠希如何定義自己?商人?藝術家?

陳冠希:我是一個製作家。因為其實我每件事情都不是我一個人弄出來的。只是有一個想法,我要找一個團隊,去做好那件事情。如果英文來說,我是一個creator。

新浪女性:關於JUICE將來的發展,現在有什麼明確的計劃?

陳冠希:其實今年我們已經開了兩個店。明年也應該會開兩三家店吧。頭十年學到很多東西,後面那十年是做好我們要做的事情。

新浪女性:生意人的生活,和藝人的生活,你覺得哪種更適合你?

陳冠希:沒有啊……現在就是我的生活吧。我不知道是哪一方面,我剛剛開完(商業的)會啊,現在就來到這裡做比較娛樂的東西,我覺得其實沒有分別,現在就是一個生意,就是陳冠希。

新浪女性:陳冠希是一個生意?

陳冠希:應該是吧。

專訪陳冠希:現在,我是一個creator

“每天飛來飛去,好像沒有一個地方叫家”

新浪女性:五年前接受採訪時,你說自己的工作生活重心比例為“35% CLOT,35% CMD,20% 我自己的生活,10% 真正去拍電影”。現在這個比例有變化嗎?

陳冠希:很大。(現在)生活是60%,40%是工作。因為5年前我沒有那麼多員工……所以其實(現在)沒有那麼多事情需要我本人去做了。所以放在CLOT和CMD的時間就減少很多了。因為CLOT都十一年了,CMD都七八年了,所以就……還好。

新浪女性:現在屬於自己的時間會更多一些?

陳冠希:是啊。不過我覺得我自己的時間會讓我工作的時間好很多。去很多不一樣的地方,看到很多新的東西,看的時候會覺得很興奮,會讓我回家后想很多東西,這種私人的時間會讓工作的時間變好一點。

新浪女性:私人時間一般都會這樣度過?

陳冠希:是吧。(笑)放鬆,去看一些新地方,新的東西。

新浪女性:你之前接受採訪時曾說“我人生最大的夢想,是希望在世界範圍內都有影響力,然後影響香港甚至整個中國”,現在這個夢想還在實現的過程中嗎?

陳冠希:應該不行吧。我之前年輕的時候夢想很大。我其實現在的夢想是有自己的空間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現在的夢想很實際?)也沒有吧。影響力這個東西,怎麼去說我有70分?還是35分?……太難了。去追求一個看不到的東西,碰不到的東西,會很痛苦。當然我希望我可以影響到一些華人的文化,再看時間吧。我現在不會每天睡覺之前想這個。

新浪女性:你曾經稱自己是“international nomad”,你把它當成一種生活方式?

陳冠希:是痛苦和快樂加在一起吧。(痛並快樂着?)是啊。有時候覺得很痛苦,是每天飛來飛去,好像沒有一個地方叫家。比如回洛杉磯,十幾天就走了。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坐下來說,我的家。快樂是可以去很多地方,可以認識很多朋友。不過……我快要不要飛那麼多了,太累了。

新浪女性:現在哪裡能讓你產生家的感覺呢?

陳冠希:……不知道。我在香港有家,在洛杉磯有家,不過兩個家都不像家,因為有時候我會在香港找一個東西,卻發現原來它在洛杉磯……想煮飯,沒有東西去煮,不像一個完整的家。需要多一點時間真正留在一個地方,培養真正的我的家,我才會有家的感覺吧。

專訪陳冠希:現在,我是一個creator

“有些方面我很老,有些方面我很年輕”

新浪女性:現在你是一個街頭文化的引領者。JUICE是這樣一個平台嗎?

陳冠希:JUICE……一部分吧。其實我的角色很特別,我覺得在娛樂,在音樂,在做訪問的時候都會有人看,不一定是有影響。(但)我說的東西如果有人真正地聽,我就不是在說廢話。所以我用我娛樂的身份,跟我的生意,用很多不一樣的角度去做這件事情。

新浪女性:你從洛杉磯來,那裡有什麼新鮮事是本土的球鞋愛好者可能錯過的嗎?

陳冠希:其實太多了。其實我覺得我們現在缺的東西是主辦方還是老闆想做的事情,太商業了。我在美國,去很多音樂節,除了真正的看音樂,他們旁邊有很多活動,很多品牌……當然是商業,又不止是商業……我覺得現在最缺的是這些。

新浪女性:你的紀錄片第一集的名字就叫“嘻哈生意”……你說做生意的態度都是從hip-hop的歌詞學來的。Hip-hop直到現在都在對你產生影響嗎?

陳冠希:其實現在的hip-hop對我的生活沒有很大的影響。只是我在成長、(變)成熟的時候,會對我有很大的影響。現在是藝術,會讓我有很多靈感,一個gallery怎麼做啊,拍賣公司怎麼工作啊,為什麼那個會值10萬,那個會值1萬塊……其實學到很多不一樣的看法,在做生意上。所以我覺得蠻有趣的,藝術除了能看到很多很美的東西,很多story,它整個行業也很有趣。

新浪女性:那你覺得自己現在成熟了嗎?

陳冠希:有些方面我很老,有些方面我很年輕。所以大概在中間吧。

(版權聲明:原創稿件,如需轉載,請嚴格註明出處——新浪女性)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全台最快速,高清1080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