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偷聽到父親躲衛生間的對話我滿心慚愧
ohwologo5.png

口述:偷聽到父親躲衛生間的對話我滿心慚愧

  導語:半夜,我起床去衛生間,卻聽到父親不知道再和誰打電話,“老張,我那房子風水好,你要是真心買,給個好價錢,咱哥倆就崩見外了。”

  大學畢業后,我談了個城裡的女朋友,叫潔。一轉眼,交往三年了,馬上就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潔說,“我對你不求別的,我什麼也不要,我媽說了,讓咱倆在市區買一套房子,首付12萬,我家拿8萬,剩下的4萬,你想辦法。”我說,“沒問題。”當晚,我就查詢了自己的銀行賬戶,農行,商行,建行,各種卡加起來總共才不足一萬。

  我頓時犯了難,這可咋整,潔已經做出很大讓步了,我要是連4萬都拿不出來,也太丟人了。我是專科畢業,一直沒能找個像樣兒的工作,在一家肉聯廠做着一線操作工,主要是把肉製品給放到方方正正的模具里,一個月下來扣除五險只剩下不足的2000元,雖然工作三年,但一直都是自給自足的狀態,根本沒有多餘的盈餘。工廠里管一頓飯,不管住,各項生活開支也大,現在,我能去搶銀行嗎?

  眼看着付首付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我只能給遠在老家的爸媽打了電話,不過我什麼也沒說,只是說想他們了,如果抽空來城裡看看。我和潔租了一個兩室一廳,剛好也有房子,主要是我覺得我今年都27歲,還張口向爸媽要錢,實在是礙面子,等他們來了,一切話說開了,也就算了。

  爸媽很開心,當天就購買了火車票,我和潔去接了他們,第一頓當然是要吃好的,我們去了一家很低檔的飯店,點了幾個菜,要了一個大盤雞,可以看得出來,母親很開心,期間一直給潔夾雞塊兒,臨走,母親執意要把湯汁給打包了,我無奈,只能順從。回家的路上,母親把我拉倒一邊,興高采烈的說,兒子,這大學沒白讀,瞧我這兒媳婦,我越看越喜歡……我說,媽,只要你喜歡就好。轉而,我就說,媽,咱家收成還好嗎?糧食賣了多少錢,一季子……母親頓了頓,兒子,是不是遇到什麼難事兒了……我只能如實招來。

  母親沉默了一會兒,就去找父親了,回到家裡,我和潔一句話也沒說。我本想找母親說明,如果實在難為,我就和潔分手。誰知道母親說,兒子,咱家有錢……我說,真的嗎?母親說,真的,前年我養了一頭母豬,一下子生了11個豬仔兒,賣了好價錢。我說,太好啦……母親說,這都不算事兒,這麼好的姑娘哪裡找,要值得珍惜。我點了點頭,就差激動的掉眼淚了。

  半夜,我起床去衛生間,卻聽到父親不知道再和誰打電話,“老張,我那房子風水好,你要是真心買,給個好價錢,咱哥倆就崩見外了。”“老李,什麼事兒,幹嘛要賣宅子,你那個宅子挨着馬路,好多先生都看過,說下代能出貴子,再說了,你們賣了,你們老了,住哪兒?”“老張,我兒子要在城裡買大房子,我和孩兒他媽就不回去了,這你不用操心。”“老李,你呀你,行……什麼都依你。”……我咣當一聲撞開門,“爸,你剛才說的啥,什麼賣房子?”

  這時母親走了進來,“死老頭子,我不是說了嗎,打個電話去外邊,你不聽,這下可好了,我看你怎麼和兒子解釋。”我把目光轉向母親“媽,到底怎麼回事?”母親囁嚅了很久,眼淚掉了下來,“家裡去年老母豬死了,收成也不好,你爸在外面上工,傷着腰了……我們合計着就把咱家的老宅子給賣了,給你攛掇攛掇。”我大罵一聲,“糊塗。”然後看着同樣紅了眼眶的父親,淚水瞬時奪眶而出。

  後記:

  我沒能阻攔住父親,終是賣了房子,這一切潔都不知道,母親讓我瞞着潔,怕她接受不了。我在心裡暗暗發誓,等我將來有錢了,我一定要贖回那個老宅子,不惜一切代價,因為那裡有着我一輩子都償還不清沉重的愛。

  文章來源(禪小岩的博客)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