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帶智能的軟件會不會帶來一個更有溫度的世界

帶智能的軟件會不會帶來一個更有溫度的世界

帶智能的軟件會不會帶來一個更有溫度的世界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李智勇

每個時代總會有幾個標識自己的符號,比如電影《摩登時代》里掛在齒輪上的卓別林,二戰結束后當街激吻的男女等。過去近二十年如果要選一個最為代表時代的技術那我想應該是IT,而如果把IT的範圍再縮小一點的話那是軟件。機械的世界充滿規則極度冰冷無情,不管是工業本身還是人員組織的方式,但軟件的世界則看起來不太一樣,它確實可能會給世界帶來更多的溫度。

軟件20年

大約20年前的這個時候,晚上我一般會拿着一張裝着DOS6.22的五寸磁盤,在學校的幾處機房間來回奔波,努力找到一台電腦。在找到286或者386後會把磁盤插進去進行啟動,如果一切順利一般會找到一個叫TT的軟件,開始練習指法,如果還要勤奮些,那就會啟動一個叫Turbo C的軟件,來練習用C語言編製一些小程序。

這是軟件的故事剛剛開始時的場景,此後20年軟件行業的發展極為波瀾壯闊,有軟件英雄的沒落,有千億市值公司的崛起。

如果要細分,那軟件產品在這20年間大致上做了四次更迭:第一代產品主要是軟件英雄打造的,比如WPS背後是求伯君,UCDOS背後鮑岳橋,KV300背後是王江民等。第二代產品則出在Windows 95發布之後,那時候迎來了一個客戶端軟件的爆發期,其中比較火爆的是各種媒體播放器,用盜版的軟件看盜版的電影是很多人有過的經歷,但除了金蝶和用友這種B2B的軟件,那個時代留下來的產品卻並不多;第三代產品開始於第一次互聯網泡沫時期,結果就是現在廣為大家所知的各種互聯網公司,可以說今天互聯網的基本格局奠定於那個時候;第四代產品來自2007年開始的移動互聯網的浪潮,我們每天使用頻率極高的各種APP都是這個時期的產物。國外軟件發展的情形與此類似,但各階段的時間跨度會有所不同,並且開源力量的作用會更加明顯些。

從技術視角和社會視角回看這20年的軟件興衰替換,可以有關聯但不同的發展脈絡:

從技術的視角看,我們先是經歷了終端的成熟比如從上面描述的那種古董型的DOS6.22進化到有豐富圖形用戶界面的Windows,接下來又進化到可以通過觸屏交互的iOS和Android,之後我們經歷了互聯網的爆發性增長,於是出現了海量數據需要處理,這就催生了各種大數據相關的技術,大數據和雲計算的存在反過來又促進了人工智能的發展。

從社會的視角看,我們先是用電腦打字,用電腦來畫圖,軟件先是改變了個人的信息處理方式。接下來人與人因為微信這樣的程序有了更多的交流,通過淘寶來買到更便宜的東西,通過團購來查找各種餐廳,通過12306更方便的預定火車票,我們依存的社會基本結構也因為軟件而改變了。

在這一發展過程中,技術總是會跑到應用的前面,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能敏銳的察覺並捕捉到技術帶來的新契機。在PC興起前很大一部分人認為家裡並不需要擺上PC,而現在大家會仰望的互聯網公司,在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滅的時候,很多也並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活下去,到底能幹點什麼!

這個現象事實上在今天也還在重複,眼下即使這個行業中最頂尖的人也只是察覺到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是有用的,但並沒有真的認識到這東西到底有什麼用處,又會怎樣進一步改變我們的生活。

這是非常有意思的話題,機器智能究竟會怎麼與我們的生活交匯,未來的世界會有更多的溫情還是更加的殘酷,此後20年的發展會比此前更加大幅度的改變我們的生活還是只是沿着既定的發展軌道進行優化?

要想回答這些問題單純的像霍金那樣想象100年後人與機器會尖銳對立是沒有太大價值的。首先需要考察的是軟件的本質和類別,接下來基於這種本質和類別再來推斷軟件對未來的影響可能會更有價值一點。

大多的軟件是一種固化的思維

抽象來看軟件可以有兩大類別:一大類是把人指定的事情做好,到現在為止的大部分軟件是這一類的;另一類則行為不可準確預知,並且有學習能力,基於機器智能的軟件大多是這一類別,這類軟件眼下還處於起步階段。這兩類軟件影響我們社會生活的方式和方向不同。

第一類軟件其實是一種固化的思維。從特質上來看,因為是固化的思維,所以它同時具備思維以及思維所承載之物的特徵。

l 思維的特質是指:思維的澄清通常是漸進的,思維自身是不可度量的,思維的主體一定是人,思維通常由概念和邏輯組成,思維的無邊界化(靈活易變)這樣的特質。這部分特質是共通部分,同時屬於所有軟件。

l 思維承載之物之特質是指:當思維的對象是數學的時候,思維本身也就具備了數學的特質;當思維的對象是商業邏輯的時候,思維自身也就具備了商業邏輯的特質。

這種本質特徵決定了軟件的許多方面,比如適合它的開發方法。軟件是思維這種特徵導致它沒法被精確度量,而核心工作比如抽象又只能依賴於人,所以像工廠那種規則清晰、整齊劃一的生產方式始終不太適合軟件,很多試圖延續那種思路的方法論其實是以失敗告終的,比如著名的CMMI。

再比如軟件的適用範圍:我們可以講凡是不依賴於想象力、判斷力的地方,軟件都會滲透進去併發揮作用,這可以看做是過去20年軟件發展的延續,是軟件改變人們生產、存放、獲取信息方式的進一步深化和成熟。而在軟件的世界里信息的對接是不受時間和空間限制的,所以軟件一旦滲透進某個領域那必然帶來去中介化的效果,比如淘寶這類平台一定會優化掉分銷商那些中間層次。

沿着這條脈絡發展下去,那就是沒有數字化的地方一定會被數字化。形象來講這條路線走下去人會變的在理論上是全知全能的,而具體能不能做則依賴於他在社會上究竟能獲得多少權限。比如說:國家領導人可以很清楚的知道經濟運行狀態的每個細節、戰場的進展情況,並通過具體的手段來調整流通環節等;CEO則可以不通過種種層級的彙報而掌握公司的整體狀況的,只要他的目光掃到特定的位置,那就可以獲得那方面的全面信息,進行決策;個人則知道自己周圍的世界究竟有什麼,並且可以做出選擇發出指令很容易的滿足自己的需求。前兩種牽涉企業和行業的各種應用看着會比較陌生,進展如何可感知程度不高,最後一種則表現的比較明顯,IoT、O2O等都可以看成是達成這一終極目標的手段。

如果單純關注第一類軟件,那就更多的會意識到軟件如何使人類變的強大,看到軟件對當前社會進行優化的這一面,但實際上對社會衝擊更大的很可能是第二類軟件,那種擁有智能,並不只是按照指令完成任務的軟件,這類軟件可能會在更深的層次上影響社會的結構。

帶智能的軟件會不會帶來一個更有溫度的世界

在自然界里由無機物到有機物,由單細胞到多細胞,由爬行動物到哺乳動物,由本能驅動到智慧驅動這種進化路線大家已經耳熟能詳,而所有這一切似乎根本的目的似乎都是為了產生人類的智慧,人的智慧實在是這進化鏈條的巔峰。

現在獲得了智慧的人類則在重複這一過程。

我們先製造最原始的石器,接下來考慮給它賦予動力,就有蒸汽機、電力的產生,再接下來就考慮讓工具能分擔腦子做的事情,比如計算,就有了計算機,之後則希望計算機處理更加複雜的東西比如情緒的識別、圖像的識別、自然語言處理、語音識別等,這條進化路線的終點則是機器智能,讓機器具有智慧。

自然界根據自己複製出了我們,我們則根據自己創造機器智能。

所以機器智能達不達到我們自己的智慧程度,其實只依賴於我們人類的能力是否有一個邊界,是否能真的成為造物主。

擁有機器智能的軟件正是上面說的第二類軟件,這類軟件與前一種軟件最大的不同在於這是一種對人的全面複製。此前的軟件是通過固化思維單方面的增強某方面的能力,比如計算速度、信息獲取精度和全面性、遠程操控等等。但機器智能的關鍵不是這種單方面增強而是全面的複製人的能力,複製之後對人的替代程度則依賴於智能程度的高低。

這種軟件對人的全面複製首先是好事情,它會帶來巨大的社會進化機遇:人類總算有一種機會,在人類社會最底層塞上一層東西,把整個人類社會往上進行平移,讓大多的人從物質困擾中解脫出來。(影響範圍和力度的大小受能源、資源的限度約束)

原本不管我們怎麼說世界是平的,世界其實也還是金字塔形狀的(紡錘形社會更好,但很難),總是會有人處在金字塔的最底層比較艱難的生活。而機器智能現在為全人類的所有人提供了一個可以做點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機會,而不用像爬行動物那樣,總是擔心找不到吃的。

這是好事情,我們可能可以打造一個有溫度,有理想,有美的世界,而不是用每天主要的精力來關注生存和競爭,但這確實也蘊含著風險,這風險短期內並不來自於霍金等所擔心的機器智能滅殺人類,而是來自於這種變化本身對社會結構的衝擊。我們還不太知道一個大多數人可以擁有大量閑暇時間的社會究竟該如何去組織。在過去,大多數人通過較多的勞動時間獲取收入,利用較少的閑暇時間來消耗這收入,但接下來他們的勞動會變得沒有價值,而同時擁有大量的閑暇時間。很可能只有2%的人能在忙碌中創造大量財富,同時維持原有的生活模式。

現有的生產模式和社會結構肯定不足以解決這問題,如果我們不能很好的解決這問題,而讓下面這些方式成為現實,那本可以帶來美好世界的技術就實際造成了悲劇:

一種方式是很殘酷的餵奶策略。這種策略下社會會分解為兩個階層:一層忙碌的實現自我,一層則不知道幹什麼,但維持着最基本的生存條件,能夠活下去。這可以拿發達大都市與非洲落後部落做類比,並放大其規模和程度。比如讓大都市發達十倍,人口縮減到十分之一,部落保持不變但人口增加十倍。這方式雖然保持了人道的基本底線,但其實也還是很殘酷的。在《第九區》這電影里,曾經講述了一個人類這樣對待大蝦一樣的外星人的故事。

一種方式則是戰爭。戰爭消滅人口的同時,大量問題也會隨之被消滅。

人類的智慧一定可以想象出更多的方式,有些我們暫時還無法想象,但比較確定的一點是隨着機器智能的發展社會保持原樣已經不太可能。而社會基本模式的變化一定會產生動蕩,所以我們即將面對的是一個動蕩的時代。即使《奇點臨近》說的東西只有一半是對的,那這種動蕩都很可能會在未來三十年內逐步發生。

結語

在不經意間軟件開發這事已經走過了20多年(其實更長),這20幾年無疑是漫長的,曾經的軟件英雄很多已經退出了歷史的舞台,很多偉大的公司因此而崛起或隕落,但如果把視角拉高,那就會發現過去的轟轟烈烈也還不過是某個波瀾壯闊新世界的前奏,而所有這些都與軟件有關。

訂閱號:zuomoshi(琢磨事),轉載請註明出處。

帶智能的軟件會不會帶來一個更有溫度的世界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蘋果新大樓以古希臘“時光女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