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馮小剛不懂跑男不愛速7:時代變了隨它去吧
CaRO-fxmxxsr3616277

馮小剛不懂跑男不愛速7:時代變了隨它去吧

   導語:第52屆台灣金馬獎宣布馮小剛獲得最佳男主角時,他正在北京工體這邊的電影《老炮兒》演唱會上唱《愛的代價》,似乎領獎對他是件可有可無之事。對於他的表演,或許很多人真的會和陳國富持相似的觀點,後者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之前看那些他去客串的電影,總覺得是在醜化他,把他塑造成齜牙咧嘴、獐頭鼠 目的宵小之輩。但馮小剛生活中不是那樣的,他好像在扭曲自己、成為臉譜化的刻板人物。比如,他在《功夫》里那個樣,大家看得都很樂,但我卻覺得很彆扭。”

 

馮小剛不懂跑男不愛速7:時代變了隨它去吧管虎與馮小剛

 

  所以當你印象中的胡老師、湯師爺、鱷魚幫老大等等那個被很多人看作“喜劇標籤”式的人物,這次卻真真正正演了部完全屬於自己的電影時,你會驚訝,他詮釋的六爺局氣、懂理懂節、講究規矩,勿以善小而不為,沒事兒不惹事兒,出了事兒不怕事兒,這都像極了我們平時在微博中看到的那個馮小剛。

  這次專訪,馮小剛是在接受完幾家電視節目的採訪后,即將出席一個青年導演扶植計劃前進行的,活動后他還要去影院串廳做《老炮兒》的映后交流,疲憊中的馮小剛依舊犀利,會直言根本不明白女兒喜歡的《奔跑吧兄弟》有什麼意思,也會對市場“見人心”的電影越來越少嘆氣,“觀眾的說法是很矛盾的,一方面他們抱怨中國電影質量不高,爛片很多,一方面又很捧這些爛片。”

  何謂老炮兒

  有人的地方都有江湖,這是江湖上的一種稱謂,歸納起來無外乎就是有情有義有血性,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同時又是不合時宜的。這種人是不會消失 的,時代在往前走,但總有些人不願意跟着時代走,願意固守他的那一套,今天十八九歲的孩子說的過去的那一批人,到現在就是我們這歲數的,當今天的孩子們五 六十歲時,會不會和那個時代的孩子也有一些隔閡衝突呢,這個還會產生,老炮兒的精神會一代又一代傳承下去。只是,也許那會兒不叫“老炮兒”了。——馮小剛

  葛優也能演老炮兒

  只是他比我少了那股混勁兒

  新京報:看你的微博,感覺其實你也是懂老北京的理兒,好打抱不平,遇見一些事會吼兩嗓子,和六爺差不多,這次算不算本色演出?

  馮小剛:起碼算是演我熟悉的人,我覺得也不能那麼硬套,畢竟他還是一個劇中的人物,只能說有些心心相印吧。

  新京報:之前陳國富在去金馬獎之前接受採訪,問他想把獎給誰,他的原話是說他覺得你之前在電影里客串的角色都不是你,都是演一些土匪壞蛋什麼的,但其實你是很正直、厚道、忠厚的人,他說他看完《老炮兒》之後想把獎盃給你,你和他有過交流嗎?

  馮小剛:國富不太可能說這個話,第一作為導演他沒這個權力,二個是他肯定不能提前透露他的想法,他只能在公布以後說。國富是個很嚴謹的人,但我 覺得他有些話說的是對的,他看我客串了一些角色,都是些他不喜歡的,用他的話說就是獐頭鼠目,有點不是我,這和管虎很像,他們能看到大家看不到的東西。

  新京報:你演六爺時有想過會拿影帝嗎?

  馮小剛:沒有,我拍的時候沒有什麼得獎的野心。

  新京報:那可不可以說,這個影帝是給你的表演一個遲到的正名呢?

  馮小剛:我覺得這個是別人對我的一個肯定,對角色的一個肯定,當然是一個好事,也是有助於電影宣傳的一個點。我確實也沒演過什麼戲,所以算是一 個鼓勵和認可。我覺得表演就是要深入不膚淺,在我來講一個最佳男演員的標準通常來說,第一個他是不是有不可替代性、有唯一性,再一個就是演這個戲深入、准 確。就演《老炮兒》六爺這個人物來說,我想可能還有幾個演員適合,比如姜文、葛優。

  新京報:曾有消息說葛優其實也挺想演的,你覺得他演的話會有什麼區別嗎?

  馮小剛:葛優會表現得比我更溫和一點,他身上沒有那股混勁兒,我身上有,這是我和葛優在演這個角色我認為的區別。而這個老炮兒他需要有那點江湖氣質,那點混勁兒,葛優比我更接近好人一點。

  新京報:那你覺得拿最佳導演和最佳男主角有什麼不一樣的感受嗎?

  馮小剛:拍電影的時候不能想得獎的事,如果一開始拍就想着得獎的話,雜念太多,而且你會跟着某些人的趣味走,比方說去電影院的人的趣味是什麼樣的,你會去想迎合他們,這就不好了,所以我和管虎一開始從談到拍的整個過程中,我們沒有涉及過得獎的話題。

  而且這次我覺得管虎有很大的注意力也是在市場上,就是和大眾的一個溝通上,他還是比較文藝的導演,創作型的,不是工匠型的,他在和大眾通過電影 對話溝通時,怎麼能夠找一個好的通道,堅持自己表達的同時,又能讓這件事或這個人走進觀眾心裡,我們經常說的走心走心,就是要拍走進人心的電影。就像《速7》,我就看着一堆機器在那兒,長得像人的機器,很多人很不高興,意思就是說“你拍得出來那樣的嗎?”我是拍不出來,但是我也有權利說我不喜歡那樣的,我確實看了一半就覺得無聊,無聊在哪呢?就是一開始看還挺緊張的,後來發現他們怎麼開車都翻不了,那麼我就覺得電影要見人心,有人就說“那行,就等着看你電影見不見人心”,這部《老炮兒》我覺得就是回答這個問題最好的答案。

  結尾

  看打戲請找李連杰

  新京報:管虎最後用了一個反高潮式的處理方法,就是六爺軍刀都拔出來了,但我們沒有看到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戰,你自己有沒有覺得遺憾?

  馮小剛:我覺得不打比打好,威尼斯上我也是看到有影評寫,他們說“幸好你們沒有讓我們看一場打鬥,因為我們看得太多了,我們也不想在這電影里看打鬥”,我覺得他是用自己的生命來書寫他的原則。

  新京報:其實片子還說了很多六爺以前與妻子的糾葛,一人獨戰,悶他們九、十人,拍一個六爺的前史應該也挺好看的,主要你的身手大家沒有看到有點遺憾。

  馮小剛:這個電影確實說的不是這個,要拍這些前史應該找一個像李連杰的人來演。

  南北文化差異?

  不能因為這點障礙而削弱了它的風格

  新京報:電影上映后,你會不會覺得北京人這種說話方式會讓南方人理解不了?

  馮小剛:這就是攻其一點不及其餘,你不能因為這些去削弱它的風格。但是這在點映的過程中,障礙不是太大,就像在威尼斯電影節,那要說障礙,可是 從意大利語到中文的障礙了,但是他們影評里就說這種人物不僅北京什剎海有,紐約也有,布拉格也有,倫敦、巴黎都有,哪兒都有這樣的人。

  新京報:你覺得沒什麼太大的障礙,南方人也可能會喜歡?

  馮小剛:我覺得他們不會看不明白,只是有些話他們可能不太清楚,但大意還是會明白的。

  新京報:可能情懷上不能像北方人那麼明白吧?

  馮小剛:對,畢竟現在普及普通話嘛,我們只是說的比普通話更北京一點。

  以後真不演了?

  演戲我只是業餘的 演不演只能看興趣

  新京報:其實你之前曾承認馬小軍(《陽光燦爛的日子》中夏雨飾演的角色)長大了應該就是六爺這樣的人,管虎之前在發布會上也說過希望六爺能像《活着》里的福貴、馬小軍、姜文在《本命年》中演的李慧泉那樣,成為影響中國電影史的角色,你覺得能達到嗎?

  馮小剛:能不能成為中國電影史上的這麼一個人物,不是我們說了算的,還是要觀眾去評價,會不會給他這樣一個位置,得等電影上映,通過實踐去檢驗。

  新京報:你在拿了金馬獎后曾說這次是演戲上的絕唱,能告訴我們這不是真的嗎?

  馮小剛:管虎那時候在現場給我打了個電話,我就順嘴一說“對不起大家,以後不拍了”,還有我想說的是,確實我不是一個演員,我是個導演,我的工 作是拍攝別人,我演戲是業餘的,這次就是剛好六爺這個人物適合我,但是適合我的人物是很少的,專業演員才能塑造很多種角色,我沒有這種塑造能力,所以我也 不可能像一個演員似的一直演戲。

  新京報:但以後還會演的吧?你演戲很出色,不演了很多人會覺得非常可惜。

  馮小剛:沒有什麼絕對的話,我也不知道,但是現在我是沒有興趣再去演了。我能演的角色很少,但是我能拍的片子很多。

  兩代人的隔閡

  時代變了就隨它去吧 接受和面對反而輕鬆

  新京報:這次你也與像李易峰這樣的小鮮肉有合作,這些年包括在生活中和女兒的相處,你覺得兩代人之間會不會有隔閡?

  馮小剛:也有吧,比如我小女兒特別愛看《奔跑吧兄弟》,我確實不知道這東西有意思在哪兒,但是她就特別喜歡,這就是挺大的一個隔閡。

  新京報:當出現這些隔閡時,你會採用哪些方式處理?還是就置之不理讓它慢慢地自己發展?

  馮小剛:就隨它去,我覺得你反而要接受和面對這些變化,這些趣味的變化。中國電影觀眾這幾年看電影的趣味確實產生了一些變化,比如香港式的那種鬧劇之前在中國沒什麼市場,但是今天在內地就很有市場,時代變了。

  新京報:那你和父親的關係呢?

  馮小剛:我和我父親關係是很陌生的,從小父母離異,我是跟着我母親長大的,對父親很陌生,也不好意思叫爸爸,我叫不出口,長大後接觸的也非常 少。我有兩個女兒,沒有兒子,無論對上對下,父與子這樣的東西於我而言都是陌生的,由於陌生所以有些羞澀,比如我大了以後和我父親見面,大多數時間我是處 在一種不好意思的狀態里,雖然是很近的血緣關係,但又很少見面,我是一個特例。

  新京報:父親有對你表達過愛意嗎?

  馮小剛:他當然會表達,但是他表達的時候我就會很不好意思,覺得最好不要這樣。我和我媽在一起就會很自然,特別舒服,從小一起長大的就會好很多。

  萬一票房敗了?

  好電影終歸會被認可 觀眾不買賬我會失望

  新京報:你怎麼看中國電影目前的票房飛躍?

  馮小剛:票房非常好,使這個行業變得非常活躍,大批資金湧入,已經成為了世界第二大電影市場。好萊塢都會加強和中國電影的合作,也增加了電影人 之間的交往,這個我覺得是有益的,中國電影肯定是往前發展的。但這個過程中會經歷一些小小的陣痛,比如說觀眾現在經常抱怨中國電影質量不高,這都沒關係, 好的電影最終是可以被觀眾認可的,如果沒有被觀眾認可一定是這個電影最終出了一些問題。

  新京報:你剛剛有提到你並不喜歡《速7》,是不是覺得這些年見人心的華語片有些少?

  馮小剛:是的,但這種變化不能說是創作者的事,因為觀眾都不要看這些東西,投資人是趨利的,他們就是,你們看什麼他們就往你想看的方面去做,其 他的就會被擱置,不會被落實到拍攝階段。觀眾的說法是很矛盾的,一方面抱怨中國電影質量不高,爛片很多,一方面又很捧這些爛片。

  新京報:可能是市場年輕人占的主力軍導致了這個現象。

  馮小剛:所以你不知道說中國電影爛片多,它是一小部分人的聲音還是大眾的聲音,如果是大眾的聲音,那不可能爛片(有)那麼高的票房,可能還是少數人的看法吧。

  新京報:假如《老炮兒》上映沒有像那些爛俗喜劇票房那麼好的話,你會對觀眾失望嗎?

  馮小剛:(想了數十秒)應該會吧。

  采寫/新京報記者 安瑩 實習生 吳奇函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