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試婚半年後男友突然轟我走
ohwologo5.png

口述:試婚半年後男友突然轟我走



  導語:以為,逆來順受就會得到天長地久。試婚試了整整大半年,程海峰對珊妮的厭倦日益加重。珊妮已經代入妻子的角色,程海峰卻希望她還是情人的身份。兩人的標準,不知不覺的發生變化……

  口 述:珊妮 

  整 理:慕城  文:飄雨桐

  這就是所謂的“遇人不淑”,即使有着“若如初見”的感慨。那又怎樣?在愛的時候,女人容易弱視。事物的本質,其實一目了然。她就是不理不睬,總以為自己遇見的與眾不同。直至,不得不承認——天下烏鴉一般黑。男人還是負心薄倖的角色,女人還是始亂終棄的下場。歷史,驚人的相似。

  珊妮怎麼看,怎麼像個賢妻良母。說話斯斯文文的,連走路都怕踩死螞蟻。對程海峰千依百順,將他照顧得毫無後顧之憂。珊妮並不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大小姐,只是程海峰反對她外出打工:“那點兒錢,賺來幹嘛?獃著,專心打理家務。”被男人以這種形式“養”着,珊妮沒有提出異議。

  女人失去經濟來源,依附男人是否可取?雖說,中國傳統觀念就是男主外女主內。今時今日,這種做法完全行不通。珊妮不去爭取,也懶得計較。說好聽點,他們是在試婚;說難聽點,他們是在同居。兩者,沒有實質的區別。程海峰的理由冠冕堂皇:“相見好,同住難。先試婚,以免將來後悔。”

  哪有什麼後悔,珊妮中了程海峰的緩兵之計。他忙於應酬,習慣早出晚歸。珊妮經常等到半夜,還要服侍醉酒的男友。她就像個高級保姆,任勞任怨。除了必需的生活費用,程海峰不會多出一分一毫。私房錢?珊妮從家裡帶來的幾萬塊,被程海峰的甜言蜜語騙走。傾其所有才算大愛,愚蠢之極。

  以為,逆來順受就會得到天長地久。試婚試了整整大半年,程海峰對珊妮的厭倦日益加重。珊妮已經代入妻子的角色,程海峰卻希望她還是情人的身份。兩人的標準,不知不覺的發生變化。這並不是通常認為的習慣,而是不是爆發就是死亡的沉默。程海峰哪會甘心被珊妮套牢,他要徹底地結束。

  那天,他將珊妮叫到面前。他的語氣怪異:“你說,咱們以後怎麼辦?”“我們?”珊妮毫無心理準備,她還在廚房忙着晚上的飯菜。“試婚這麼久,該是時候結束了。”珊妮內心一陣狂喜,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她略帶害羞:“然後?”她以為,程海峰會向自己求婚。這,她可是盼望已久的。

  “我們分手吧!”此言一出,無異于晴天霹靂。珊妮懷疑聽錯了:“分手?”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珊妮懵了。“對!這些日子的所有支出,咱們平攤。就煤氣費、水電費,租金、物業管理費。其他的,算我的。”怎能說變就變?連迴旋的餘地都沒有。“相當於三四萬,我做生意急需用錢。”

  “沒有?”程海峰知道珊妮的窘迫。“我將屋子分租出去,省下一筆費用。我的哥們,下個星期就住進來。”“我呢?”“你一個女的,獃著不方便。給你幾天時間,你找地方搬走。”“海峰,我……”“珊妮,合則來不合則去。這道理,你應該懂吧?”“我的錢呢?”“算了算了,抵消了吧。”

  程海峰連消帶打的,珊妮儼然成為了局外之人。這個世界,也太搞笑了吧……

  文章來源(飄雨桐_新浪博客)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