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張涵予肌肉特效吳亦凡塗唇膏 老炮兒這樣真的挺好

張涵予肌肉特效吳亦凡塗唇膏 老炮兒這樣真的挺好

  導語:《老炮兒》帶着馮小剛金馬影帝的光環和吳亦凡李易峰兩位小鮮肉的新鮮勁兒上映了,短短几天突破2億票房,豆瓣評分8.4居高不下。在故事背景地北京上座率爆棚一票難求。想必已經有不少朋友已經第一時間去看過這部口碑之作了,不過放映結束了,走齣電影院,大家心裡肯定還有很多很有的問題想問——本文含有部分劇透,還未看過《老炮兒》的各位,請謹慎閱讀。

張涵予肌肉特效吳亦凡塗唇膏 老炮兒這樣真的挺好《老炮兒》

  疑問一:張涵予叔叔的肌肉到底咋回事?

張涵予肌肉特效吳亦凡塗唇膏 老炮兒這樣真的挺好電影里悶三兒的肌肉

  電影里馮小剛演的六爺帶着張涵予演的悶三兒上吳亦凡演的小飛的修車廠里去“談一談”,一言不合小年輕們想要衝上來打人,這時就見張涵予叔叔衣服一脫,露出一身肌肉,影院瞬間“哇哦”一大片。

  然而……實際上,這肌肉其實是特效。(走出影院一查新聞,剛才流口水的妹子們都哭了)

張涵予肌肉特效吳亦凡塗唇膏 老炮兒這樣真的挺好乳膠“肌肉”

  張涵予的肌肉用發泡乳膠製作的,不過也是薄薄一層,方便粘貼在肌肉上。這樣的肌肉,分了九塊,粘貼在全身。比如胳膊、肩膀、前部、後背等。而粘貼這樣的肌肉在身上,需要六個小時,卸下來需要兩個小時。總共需要八小時。全身肌肉做完,需要一個月二十天。成本價格在30萬元。本片里張涵予的肌肉出現的時間加起來大概一分鐘,為了這一分鐘導演、道具跟演員也真是拼了。

  疑問二:吳亦凡的唇膏跟李易峰的口音

張涵予肌肉特效吳亦凡塗唇膏 老炮兒這樣真的挺好吳亦凡

  吳亦凡飾演的小飛代表着與六爺對立的“新世代”。面無表情高冷無比但是內心崇尚俠義精神的他,電影前半部分就是個純粹的反派,到後半段才有了些曖昧的變化。但是每次給酷帥的小飛近景的時候,觀眾們的眼神,說實話都很難從那紅的有點不太自然的嘴唇上移開。觀影過程中小編甚至還有聽到後排觀眾偷偷討論吳亦凡第二次出場那條香奈兒項鏈是哪一年哪個季度的款式的……

  雖然有一些些齣戲,但是其實這並不是純粹的給吳亦凡打扮打扮好看點。在對於小飛的人物塑造上,通過這些細節,導演其實傳達着自己的想法。

  管虎:真正的男人應該是六爺那樣,小飛這樣的男孩子他就會有異化,一定有異化。他所有塗唇膏也好,染的白頭髮也好,全是我們要求他做,是經過嚴格的化妝師的要求,每天治妝都很複雜。頭髮染白了再染黑,對發質的傷害就不說了,關鍵是他染不回來,他不到一定程度染不成黑的,特麻煩。

  而一直被批口音不純正特別齣戲的李易峰,導演也談到了找他來演曉波這個關鍵人物的原因。

  管虎:現在我認識的北京男孩,沒有說著60年代那口話的,很多人都港台腔了。我們要想完成那兩代人、兩個世界對沖的感覺,一定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人了,事實上也已經是這樣了。但影片的結尾處,其實還是有這麼個老炮兒的兒子的勁兒出來的。所以選擇李易峰除了商業上之外,還有好多別的考慮,就他的那個用功勁兒,他想成為好演員的心態,大傢伙一塊做這個事兒的樂趣,都挺舒服的。

  總的來說,《老炮兒》里的人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個鮮明的標籤,但在標籤之後,這個人物不是單薄的,他是豐滿又複雜的,正因為其複雜性,才會有這麼多讓觀眾記住的小細節。

  疑問三:為什麼是鴕鳥?鴕鳥哪裡來的?

  老北京的四合院里養鴕鳥,這畫風也真是有夠迷醉。當這個彷彿全片吉祥物跟全片立意線索第一次出現時,影院里就響起了善意的笑聲。而最後六爺背着他的刀騎着自行車臉色凝重的趕赴戰場中途遇見了出逃的鴕鳥,一鳥一人一起在北京清晨的車流里狂奔向自由與光明,六爺臉上浮現出笑意的場景,可謂是全劇的最亮點跟最高潮。

  關於電影中拍攝鴕鳥的種種細節,管虎導演已經解釋了一部分,比如,這鴕鳥哪裡來的?最後一場戲是怎麼拍出來的?

  管虎:鳥實際上是我們買來,自己養了兩隻。電影拍完之後又賣回去了,回那個鴕鳥基地去了。最後奔跑的戲,我們再花了30萬做了一個假鴕鳥,跟真的一模一樣,裡邊能進人。裡邊進人呢,人在鴕鳥肚子里,小個子點的演員就可以跑,並沒有真的鴕鳥在跑,真鴕鳥腳力量極大,一腳150公斤,踩着誰都得骨頭折了。那根本就沒法控制,拿繩子都拉不住,那哪敢讓鴕鳥跑,那跟老虎跑沒區別。  

張涵予肌肉特效吳亦凡塗唇膏 老炮兒這樣真的挺好特效演員在鳥肚子里

  最後那部分我們把整條街都封了,然後群眾演員鑽進鴕鳥里,穿着鴕鳥的行頭。小剛導演再加上鴕鳥,這都是一個 大事兒,我是逆向拍攝,影像他們在順向跑的,攝影機可是逆的。等於這車逆着走的,都特危險,靠交警隊維護現場的秩序。那個對我來講,也是比較疲勞的兩天, 太多人在現場,太多繁雜的事兒,因為你不可能每個路人都去控制,但是你需要所有人都不看鏡頭。有一個看鏡頭就白費了。所以那幾天是挺難的。

  但是為什麼是鴕鳥?鴕鳥原產地非洲,離北京十萬八千里,它被不知來歷有錢有勢的“本主兒”飼養在憋屈又恥辱的小籠子里。不管以前它在非洲大草原上跑的有多快多猛,籠子里的鴕鳥連多邁幾步都難,何況跑起來呢。

  時代變遷,如今的六爺,自己將自己鎖在自家這條小衚衕里,又何嘗不像這鴕鳥呢。故事的最後,當六爺騎着自行車在車流中穿行朝鴕鳥大喊“跑吧跑吧”的時候,又何嘗不是同時展示了他自己內心的解放和痛快呢。

  當然,這只是觀影者最直觀的見解,看電影這事吧,每個人都能琢磨出不同的意思來。你從《老炮兒》里看到了什麼呢?

   版權聲明:原創稿件,如需轉載,請嚴格註明出處新浪女性。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HDé«�æ¸�æ��人å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