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退婚後 他苦苦相逼索還禮金

口述:退婚後 他苦苦相逼索還禮金

  導語:因是我提出的分手,我覺得既然不跟廖傑結婚了,就應該把他父母給我的見面禮還給人家。但問題是,我家境很一般,這筆錢我大部分都花在籌備結婚的事情上,手頭已所剩無幾……

  受訪人:李瀾(化名)

  記錄整理:余曉麗

  情感實錄

  好好的一場戀愛,因為家人嫌棄男友是窮小子而放棄了。隨後,她在相親中,認識並接受了一個經濟條件較為優越的男人。然而,就在他們準備談婚論嫁時,她後悔了,不想將兩個並不相愛的人拖入婚姻。於是,在沒給對方任何說法的情況下,她選擇了離家出走的方式來逃避。結果,婚是退了,但她也把自己推到了一個尷尬難堪的境地——

  A. 跟窮男友分手了

  我曾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感情,和男友趙明(化名)交往了3年,在我們想要談婚論嫁時,我家人卻像一座大山,擋在了我期待的幸福面前。家人的理由只有一條:趙明是外省人。

  我們不是沒有努力過。家人認為趙明家境不好,他就發奮工作,短短時間從一個普通職員升到了小主管,可我媽媽無論如何都不肯接受他。一次次的冷遇,讓我和趙明都灰心了,我們之間開始出現問題。由於趙明長年派駐在外地,而我獨自承受着來自家庭的壓力時,總覺很委屈,於是最終選擇了放棄。

  今年年初,我對趙明提出了分手。“對不起,下輩子我再做你妻子,好嗎?”當我流着淚說出訣別的語言時,趙明緊緊將我摟住,泣不成聲。

  分手后,我變得像個木偶,被動地接受着一次又一次相親。但每次都以失敗告終。不是我要求太高,而是每次我去相親,品評對方條件的不止我一個人,而是一大家子人。這和我家的特殊情況有關,在我很小的時候,父母就離異了,家人覺得選一個好的結婚對象,太重要了,所以他們格外地上心。

  千挑萬選,終於,一個叫廖傑(化名)的男人脫穎而出。論工作,論外表,論家庭背景,廖傑的條件都很不錯,唯一的一點缺憾,就是有過一段失敗的婚姻。我家人一眼就相中了他,而廖傑和他父母對我也還滿意。初次見面,廖傑給我的第一印象比較穩重,所以我也就同意繼續交往。

  B. 新戀情並不理想

  剛開始交往的那幾個月,我感覺還不錯,廖傑對我雖然夠不上千依百順,至少也算得有求必應的,物質上完全能滿足我。我的脾氣不是很好,但廖傑確實很疼我,我說什麼他都聽。我不喜歡他抽煙,他真的可以為了我,兩個星期都不碰煙。廖傑條件優越,在外面也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但在我面前,只要我開心,他做什麼都願意。

  我確實被感動過,而且也為廖傑辭去了我在外貿公司的工作,一門心思想和他好好在一起,以後組織一個小家庭。之所以只有感動,因為我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內心,我不是因為愛而和廖傑在一起的,僅僅因為他優越的物質條件。也許廖傑心裡也很明白,所以我們之間很少談感情的事。

  交往了幾個月,廖傑父母邀請我到他家去。在廖傑家,他父母給了我一筆不菲的見面禮,算是認定了我這個準兒媳婦。之後,兩家人開始為籌備我們的婚禮而忙碌。

  這種場景曾經是我少女時代的夢想,但此時此刻,我身邊未來的另一半,卻不是我的最愛,心底有一聲悵然的嘆息。但我知道,當前什麼是該做的,也安慰自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宿命,每個人的人生都不可能是完美的。

  在我幾乎要向命運妥協時,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是趙明的一個朋友打來的,他告訴我,趙明知道我要結婚了,天天喝酒買醉,有天晚上喝醉了,還跟別人打架進了醫院,現在又被查出得了急性胸膜炎。

  當時我就懵了,心裡有劇烈的疼痛。趙明是那樣一個堅強幹練的人,把自尊看得比什麼都重,追求他的女孩不少,可他從來沒有為了一個女孩,把自己搞得半死不活。現在我怎麼都不敢相信,趙明居然如此折磨自己。

  在放下電話的那刻,我才明白,我心裡愛的人始終是趙明。曾經的一幕幕開始在我腦海里倒帶,鮮活而美好的日子歷歷在目,我和趙明風風雨雨相愛三年,一起笑,一起哭,一起痛了一千多個日日夜夜,他的一切好像刻在了我的腦海里。我想不顧一切地去找他,但理智告訴我,我已經是一個快要結婚的人,我不能。

  C. 在婚姻門口止步

  我的心情無法控制地低落下去。廖傑拉着我去拍婚紗照,看到鏡中映出的披着潔白婚紗的身影,我突然心慌了。推說身體不舒服,改天再拍,便回了家。

  曾經我也想過,也許就這樣妥協了,時間長了我會慢慢喜歡上廖傑的。但我發現,自己根本做不到。什麼都可以勉強,唯獨感情是勉強不了,也欺騙不了的。與其將來痛苦,倒不如現在考慮清楚,步入無愛的婚姻,我和廖傑都不會幸福。而且,其實在拍婚紗照之前,我和廖傑之間就已經出現了問題。我們兩個獨處的時間本就少得可憐,而即使獨處,也不知道該如何溝通。唯一一次在廖傑家,吃完飯,他睡他的覺,我玩我的電腦,如同陌生人。

  我覺得是我到了該做決斷的時候了。所以,我收拾了幾件衣服,留下一封信,選擇了離家出走。

  我這一走,把全家人都急壞了,當然也包括廖傑。我承認,這樣做很自私,但和婚姻幸福比起來,我寧願放棄目前的一切。廖傑已經有過一次失敗的婚姻了,我不想因為我,再讓他經歷一次,而且婚姻對我來說,也是莊嚴神聖的,我也輸不起。

  在我離開家的那刻,我的心一下子放開了,以前許多想不明白的事情,一下子都想明白了,曾經放不下的一切一切,也都徹底結束。

  為了證明我的感情是清白的,也為了不再傷害任何人,包括我家人,我沒有再接受趙明和廖傑中的任何一個。我還沒有勇氣再接受一段新的感情。

  D. 為經濟糾紛煩惱

  我和廖傑的相遇可能是個錯誤,在我單方面決定了感情的去留後,只留給他一封冰冷的書信。我承認,在這件事上,我對他欠了一個說法。問題始終是要面對的,我思前想後,為了能圓滿解決這件事情,我還是決定回家。沒想到,更糟糕的事情正在等着我。

  因是我提出的分手,我覺得既然不跟廖傑結婚了,就應該把他父母給我的見面禮還給人家。但問題是,我家境很一般,這筆錢我大部分都花在籌備結婚的事情上,手頭已所剩無幾。為了讓廖傑一家相信我不會賴那筆賬,我寫了張借條,跟廖傑協商,能不能分期還給他,廖傑默認了。

  然而,廖傑家人以不想我和廖傑再有任何瓜葛為由,非要求我一次性償還那筆見面禮。大概被家人說服,前幾天,廖傑也找到我,要我立刻把那筆錢還給他,還暗示我去借高利貸。

  其實不是我不想還,而是目前真的沒有能力一次性還他,我現在一個人做着兩份工作,目的就是想儘快了結這段恩怨。我家條件不好,我名下除了5000元的公積金,沒有任何資產。廖傑那邊的人卻天天上我家逼債,我真的快被逼瘋了。我希望他上法院起訴我,他不願意,卻又不肯讓我分期還。廖傑家有一定背景,我怕他們利用關係,用非常手段來解決,這是我目前最擔心的。儘管事情是我引起的,但事已至此,為什麼非要把關係搞得那麼僵?難道做不了夫妻,就註定要做仇人嗎?

  我沒想到,“讓愛做主”的後果,居然是這樣一團亂麻。追求愛情而不得,追求物質,卻反過來被物質狠狠報復。

  編輯發言

  李瀾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嗎?

  錯在本來跟廖傑相處時已無話可說形同陌生人,卻依然拿對方父母給的見面禮去籌備婚事;錯在沒有跟廖傑作任何溝通、沒有給廖傑任何說法,就以出走的方式單方面終止婚約。站在廖傑的立場來想,你把他當什麼了?在自己沒有犯任何錯、正興緻勃勃準備婚禮的時候,卻遭女方莫名其妙的退婚,你讓他在親朋好友及同事面前如何交代?男人的臉面呢,就這樣被你無情地掃地了。

  追求真正的愛情,這沒錯,我也支持你。但是,你不能讓無辜的人為你的草率買單,至少,你得給對方轉身的機會和餘地,而不是讓他對着你突然離去的背影目瞪口呆。

  所以,李瀾你不要怪廖傑無情,過於逼迫你,因為是你過分在先的。解鈴還須繫鈴人,現在,你得低下頭來,好好向廖傑及家人道歉,然後立一個字據,明確分期還款的最後期限。如果有必要,找一個對方信得過的人替你作擔保,在字據上簽字。有這樣的誠意在,相信廖傑會讓你一步。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