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女朋友容顏被毀我該如何面對

口述:女朋友容顏被毀我該如何面對

  導語:自己今後會遇到什麼事情讓我們措手不及,行進到岔路口時要審慎選擇腳下的路,沈躍不是難在選擇,而是選擇中夾雜着太多的雜念,讓自己情感附着了不該有的灰色,而這一點恰恰又被受傷之後變得異常敏感的李悅揭了底。

  文/隨意

  傾訴者沈躍,美院畢業,從事油畫創作,隨意與沈躍是發小,以前住在一個大雜院,後來拆遷,我們又一起搬進了同一幢安置樓,繼續做鄰居,但是樓上樓下的總沒有以前端着碗就可以串門那麼隨便。

  我們還是同班同學,還有着共同愛好,就畫畫,那時沈躍的作品在比賽中從來沒超過我的時候,但這小子會篆刻這方面我不領,綜合水平我們就算打個平手,可人家考進了美院,我還定留在野路子上,現在差距可想而知,他個人畫展就舉辦了幾次,搞美術的沒幾個把自己收拾的利利索索的,長發飄飄,但沒幾個是可以一梳子梳到底的,不是有油彩把頭粘到一起,就是常不洗頭擀氈了。

  別看自己這幅造型,但是對於美的東西幾乎到了苛刻的程度,這是搞繪畫藝術創作人的通病。包括在找對象方面也是如此,那些油畫創作者由於受文藝復興使其作品的影響與現在時尚追求有點擰巴,體態和相貌豐潤才是美,所以沈躍後來找的女朋友也基本符合這一類型,是一個漂亮女孩,據說是沈躍路邊寫生認識的。就是愛好與許多女孩子有所差距,她喜歡山地自行車,也正是這項高危運動,也使得沈躍後來的婚姻生活變得離奇,感人和諸多的不確定性。沈躍的女朋友姓李,單名一個“悅”字,兩個人的小名都叫“躍躍”(悅悅)為了避免尷尬。後來家人和朋友圈通常都直呼其名。

  這天沈躍還在為自己的畫展布展,急促的電話鈴聲讓他放下手中的方案圖,接通電話就立馬錶現出緊張的神情,原來電話是從積水潭醫院打來的,女朋友摔傷正在接受治療,沈躍原以為是摔傷了胳膊或摔傷腿,因為李悅摔傷也已經不只一次了,但是當她見到躺在病床上的李悅驚呆了,騎友們說:“這回是摔傷了臉,右面頰粉碎性骨折,醫生說即便康復也會有局部的凹陷,”“凹陷”對一個從事美術的人來說臉部凹陷意味着什麼,沈躍當然知道,也就是說漂亮的臉蛋不復存在。沈躍明白自己此時要剋制自己的情緒,否則會給愛美的李悅帶來更大的心理傷害,其實李悅在治療期間臉上紗布逐漸減少變薄就感覺到自己的左右臉有所不同不對稱,對於善於撲捉人體特點的沈躍來說已經知道自己將會面對一張什麼樣的臉。

  在徹底去掉附着在李悅臉上所有紗布的那一天,里約面對鏡子真正見到自己受傷的臉徹底崩潰了,她推開眾人躲進房間嚎啕大哭,她不想見到任何人,沈躍的畫展還是如期開展了,但是內容卻有了很大的變化,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沈躍要把兩幅最重要作品介紹給觀眾和媒體,那是兩幅李悅的《盛裝圖》並要當眾向李悅求婚,但是這一切都沒能如期進行。知情者唏噓不已,猜想這倆人接下來會是什麼樣的生活軌跡,也有人關注、擔心兩人會發生什麼變化。李悅先提出了分手,雙方父母也經過幾輪磋商,也沒個準譜,最終還讓兩個人自己決定。雖然李悅想法固然重要,但是決定倆人婚姻的是沈躍。

  沈躍帶着幾分焦慮,對我講述他此刻內心的糾結,他說:“雖然我和李悅分手旁人說不出什麼,況且又是李悅主動提出來的,但是我時常問自己,我難道和李悅的這些日子裡看中的僅僅是她的這張美麗的臉嗎?不全是,還有她的率真,不走尋常路的洒脫。還有就是她傾注我身上的愛,它不僅充當我的模特成為我作品中的畫中人,更重要的是她那對我事業上的支持,有幾次畫展她比我這個創作者,還忙,連展館、宣傳策劃,她是不可或缺的充當著重要角色。我不能接受李悅提出的分手建議,要繼續保持我們的關係,我約她深談一次重申我的想法。地點就在我的工作室,因為李悅受傷之後我們就沒在大白天廣眾之下在一起,過去常去的咖啡屋也不再光顧。她進了我的工作室見到牆上還掛着那張做封面《盛裝圖》就有些不高興。

  “你先還掛着她還有什麼意義,不是給我添堵嗎?”

  “我就要整天看着你原來的模樣。”

  “那麼就說明你接受從前的我,現在這幅德行的我,讓你感到不適,有何必強求在一起呢。你是怕傍人說你也是個製圖外表的偽君子。”她一句話就戳痛了要害。因為在某程度上我堅持與李悅不分手就是不想毀掉自己已經得來不易的好名聲和已經取得成就在利用李悅痛苦博得一個“好男人”得虛名。那麼我究竟敢怎麼做?

  評論:

  說實話我們每個人都難預料,自己今後會遇到什麼事情讓我們措手不及,行進到岔路口時要審慎選擇腳下的路,沈躍不是難在選擇,而是選擇中夾雜着太多的雜念,讓自己情感附着了不該有的灰色,而這一點恰恰又被受傷之後變得異常敏感的李悅揭了底。

  其實隨意已經非常感謝沈躍坦誠,因為有時把自己見不得光的想法拿出來暴晒並不容易,人們寧可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即便身上已經散發出臭氣,也要繼續掩飾,這是強烈的自我保護在作祟,因為沈躍知道自己此時彼李悅受傷的臉還醜陋,沈躍既然揭開自己的偽裝,那麼就說明他要真心真情挽回與李悅曾經刻骨銘心的愛。

  首先,就要對更加坦誠的說出內心藏着的秘密,包括自己的雜念,因為李悅的感覺並沒有錯,而且還是一語道破,看來李悅平時的觀察絕非走馬觀花、敷衍了事,她的洞察力比搞美術創作的沈躍還入木三分,這個女人不白給,如果沈躍此時還遮遮掩掩,會給李悅帶來更大的傷害,而這種痛在心裡的傷害比李月臉上創傷更難抹去。

  其次,不要刻意迴避。某種意義上迴避就是一種逃避,不敢面對有瑕疵的容顏,問題是迴避並不能解決內心的傷痛,最起碼近一段時間是這樣,迴避是因為在意,丑與美容顏擺在那裡人們不可能視而不見,讓人不議論似乎不大可能,那麼與其遮遮掩掩到不容痛快的說出來,最起碼家人和好友之間可正常地交流,也讓李悅懂得曾經的美已經成為過去式。現在就要勇敢的面對現實,而沈躍,也無需裝着不在乎,因為裝本身就是虛偽,要直言相告李悅留住過去的美並非嫌棄現在的丑,恰恰曾經擁有的美好回憶。當然回憶不能當飯吃,也無法讓李悅徹底釋懷,既然接受了李悅,那麼真心告白,比迴避來得更有意義。因為此時彼此的欣賞才能升華到由表及裡深度,

  再有,就是回復容顏再塑信心。這裡要說明的是並不是要沈躍還僅僅停留在對李悅過去容顏的愛憐,而是為了李悅今後一段時間自信的重塑,別以為那些喊着“心裡美”的人心裡都是這樣想的,美得表裡如一才是大多數人的追求,這是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李悅不可能長期的躲進小樓成一統,她離不開殘酷的現實,人們對美與丑根深蒂固的認知不易改變,所以只要李悅願意就要敢在自己臉上動刀子,因為讓女人失去愛美的權力實際就給判了無期徒刑,況且現在的醫學,對李悅右臉的整形並非難事,除了為自己也是為自己將來的孩子着想,再有就是當美麗的容顏重新回到本屬於李悅那張臉上,那其中味一定是妙不可言。其實這與沈躍的二次創作沒什麼區別。

  文章來源(隨意_新浪博客)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