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女友和我約會從來不帶錢包
ohwologo5.png

口述:女友和我約會從來不帶錢包

  導語:只要我們見面,南茜就不帶錢包,什麼都由我買單。吃飯、遊玩、購物……所有開銷都是我出,用她的話說,花男朋友的錢天經地義。有時趁着她心情好,我也會旁敲側擊地勸她節約些,沒必要的東西別亂買,可她總是義正詞嚴地反駁……

  曲折愛情

  認識南茜是在2007年4月,那時我和她還是學生,我讀研三,當年6月就要畢業,南茜剛讀研一,前路漫漫。南茜身材高挑、皮膚白皙,在一群臊眉搭眼的女研究生中尤為惹眼,我承認,看到她的第一眼便動了心,託人去打聽,得到的消息卻是她已名花有主。

  後來幾經輾轉,我和南茜成了朋友,有段時間,南茜跟男友鬧矛盾,吵得很兇。我暗自慶幸,覺得自己有機可乘,陪着她吃飯、學習、逛街,費盡心思,可終究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我快畢業時,南茜與男友重歸於好。帶着遺憾和憂傷,我離開校園,奔赴社會。

  之後的兩年裡,我和南茜一直沒有聯繫,直到2009年,我偶爾從同學處得知了南茜的QQ號,在網上給她留言,兩人這才重拾舊誼。通過聊天,我知道南茜畢業后在家鄉的縣城裡工作,那個地方離我所在的城市不遠,兩個小時的車程。我問起她的近況,南茜說她和男友在2007年年底就已分手,現在是孤家寡人。說實話,我心裡一直沒有放下過南茜,聽說了她的情況,立即展開追求攻勢。三個月後,南茜成了我的女友。

  由於工作關係,我和南茜只能是周末情侶,平時正常上班,到了周末才能見面,距離使得我在很長時間后才真正了解她。南茜很愛花錢,沒有計劃,大手大腳,當時她一個月的工資是兩千多元,這在縣城裡已是不錯的收入,可她總是月月見“光”。

  南茜住的房子是單位提供,不用交房租,她把所有的錢都花了在衣服上,還有電子產品。南茜常說,縣城裡物質貧瘠,沒什麼可買,只能從淘寶上尋找樂趣。她一買就是一堆,衣服多得穿不完,很多衣服買回后只穿過一次便再也不見蹤影,甚至,有的還沒上身就已被打入冷宮。

  只要我們見面,南茜就不帶錢包,什麼都由我買單。吃飯、遊玩、購物……所有開銷都是我出,用她的話說,花男朋友的錢天經地義。有時趁着她心情好,我也會旁敲側擊地勸她節約些,沒必要的東西別亂買,可她總是義正詞嚴地反駁,她說她自己掙錢自己花,我沒資格教訓她。

  物質女孩

  南茜認為她的那些消費都很合理,而且,作為一個男人,如果我不能負擔起那些開支,就不配跟她談戀愛!我喜歡她,所以默默忍受,我想,以後結了婚,有了孩子,南茜或許會懂得生活的難處,會學着去過普通人的日子。

  我和南茜的家庭條件相當,雙方父母都在工廠上班,不同的是,我爸爸在縣裡的工廠,她爸爸在市裡的工廠。老人們都已經退休,我爸我媽早在2003年就因為我把家搬到了市裡。起初,家裡還是有些積蓄的,可在2009年發生了一件大事,我爸想多賺些錢,和叔叔一起投資做生意,結果血本無歸,虧了將近20萬元,這其中有很多都是跟別人借的。

  投資失敗后,我家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處於低谷期,認識南茜也是在那時,當時我把愛情當成一種慰藉,有個喜歡的人在身邊,也許痛苦就沒那麼嚴重。儘管遭受重創,但我對自己的能力還是很有自信的,我一年的收入大概是12萬元,平時節約一點,年底也能存住十萬八萬元,對於我這個年齡的人來說,還算不錯。

  我的個人條件以及家庭背景,南茜媽媽都打聽得清清楚楚,她對我比較滿意,也曾在私下裡向我坦承,她說南茜不會過苦日子,希望我能多努力,給她盡量提供寬裕的生活。我點頭答應,但心裡清楚,自己也不容易,為了掙錢,我經常爭着加班,為了省錢,我有時連公交車都不捨得坐。

  2010年9月19日,我和南茜領證,但之後依然是兩地分居,基本上半個月才能見一次。南茜還是和以前一樣,工資月月花光,所有的錢都拿去買衣服、買零食。自己的錢花完了就開始“吃”我,南茜喜歡網上買書,每次都是十幾本,幾百元錢,她把書寄到我的單位,貨到付款,都由我買單。儘管心裡不舒服,我還是什麼都不說,誰讓我愛她呢?

  也許南茜真的被慣壞了,她對生活要求極高,逢年過節一定要收禮物,便宜的不行,務必是品牌。有次她突發奇想要換手機,而且兩千元以下的不做考慮,最後,她看中了諾基亞的最新款,四千多元。我咬着牙買給她,之後兩個月都不敢上街,生怕再花錢。

  尷尬婚禮

  結婚時要買戒指,為了省錢,我說我不要,只給南茜買,可她一聽,“那我就買個大點兒的鑽戒吧。”那意思是,一定要把我省出來的錢花到她身上。婚紗照非得去省城拍,我百般規勸,為這事兒兩人吵了數次,最終好不容易做通工作,選了市裡最好的影樓,挑了個2500元的套系,結果一到地方,被銷售小姐一忽悠,南茜當即改主意,直接換成4500元的豪華套。還有選婚慶公司一事,本來在家商量好,3000元的那個方案就行,但南茜去人家公司轉了一圈后,再次“升級”,多選了好幾個附加項目,價錢也漲到了近五千元。

  上個月4號,我和南茜舉辦婚禮。一開始,南茜父母要求我帶人去她家接親,他們家親戚多,省城的、縣城的都有,這些親戚堵着門,都得用紅包打發。南茜還讓我接親后帶着他們去附近的農家樂遊玩。當時我家的情況捉襟見肘,實在困難,只好跟南茜和她的家人耐心解釋,最終,南茜媽同意省去那些不必要的禮節,我爸我媽感激得不行,還特意買了四條極品芙蓉王和兩瓶茅台送給南茜父母。

  好不容易婚禮結束,南茜媽媽讓南茜問我,婚禮期間一共花了多少錢,要我給他們家列個詳細清單,媽媽還教育女兒:“以後你和卓文都是一家人了,必須對家裡的經濟情況了如指掌,丈夫只要花錢超過一百元,必須讓你知情。”

  南茜把原話說給我聽,我一下就惱了,整個婚禮辦下來,他們家一分錢沒出,一點忙沒幫,怎麼好意思找我們要清單?再說了,南茜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們不知道?他們的女兒花錢大手大腳,只知消費不懂積蓄,又怎能掌起家中的經濟大權?

  南茜說,之前我爸媽給她算過賬,辦婚禮前後花了五六萬元,可南茜媽媽自己在家核了核,不相信,這才命女兒前來查賬。當時我也不冷靜,直接給南茜發了條信息,“花多少錢關你們家什麼事兒?讓你們出一分了嗎?”

  也許閃離

  四天後,在南茜家辦回門宴,南茜的父母態度惡劣,對我爸媽不理不睬,甚至不拿正眼相看,現在想想我還生氣,兩位老人被他們安排在小角落的尾席上,氣得一口飯都吃不下。宴會剛結束,他們起身就走,任我怎麼勸都不行。

  接下來的一周,我和南茜各在各家,誰也沒再跟誰聯繫。一個星期後,我忍不住了,主動給她發短信,她不回,給她打電話,她把我拉進黑名單,撥過去竟是空號。我在QQ上給她留言,她還是不理,彷彿人間蒸發。又過了幾天,我再次給她打電話,這次倒是通了,但沒人接,趕緊試着發條短信,南茜終於肯回了,但卻全是抱怨。

  我說想好好談談,南茜卻說沒什麼好談的,“早幹嗎去了,現在才想起來要談,有種你就一直別聯繫!”我只好解釋,“當時我爸媽在你家受了氣,我不好太過主動……”

  這下南茜發飆了,我都能想象出她那張牙舞爪的模樣:“你爸你媽為什麼受氣?難道你們自己不知道原因?你們有沒有試着尊重一下我的家人,為我們家考慮一下?本來我們家是想要禮金的,可考慮到你們家的情況,把能免的都免了。是不是這讓你覺得我們一家人很好欺負……”

  南茜不依不饒,“你爸媽考慮不周也就算了,你還這樣對我,太讓人寒心了,弄得我和我爸媽在親戚朋友面前丟人,一輩子抬不起頭。”

  南茜咆哮的過程中,我一直忍着不說話,只是默默地聽,最後,還昧着良心跟她道歉,我說是我不對,請她和她的家人原諒。當時無話,到了第二天,原本以為局面有所緩解,可南茜的態度依然強硬,又是一頓劈頭蓋臉的數落。我也是人,我也有脾氣,當時再也無法忍受,跟她爭執起來,我說:“辦婚禮用了多少錢就那麼重要?花沒花到六萬元關你家屁事兒,你跟你媽都是瘋子,就會挑刺兒,就會搬弄是非……”

  南茜怒了,她在電話那頭歇斯底里:“離婚!我要離婚!”當時我也在氣頭上,一口應承,我說這是你提出來的,我同意。然後,兩個人商定方案,一周後去辦離婚手續。

  這件事已過去四天,我逐漸冷靜下來,看着牆上剛剛掛起的婚紗照,想着和南茜曾經的美好,心裡的不舍越來越重。想通了,我又打電話給南茜,可她再也不接。現在的我苦惱不已,明知兩個人的性格、價值觀有着太大差異,卻偏偏還想和她在一起,拿得起,放不下。該怎麼辦?繼續還是放棄……

  ■ 記者手記

  看得出,卓文和南茜還是有感情的,但來自於性格和價值觀的差異也不容忽視。妻子想讓丈夫養,丈夫想讓妻子幫,誰看誰都不順眼。

  也許是卓文太計較了些,既然愛她,就得包容她的缺點,性格習慣的養成來自日積月累,想修正也不是一日之功,正如卓文所言,也許柴米油鹽能讓南茜學會過日子,但那需要時間,步步緊逼只能事倍功半。

  再說南茜,大手大腳已是糟糕的消費習慣,在處理跟愛人的關係時也太欠考慮,體諒太少,主觀過多,不能做到換位思考,這一切都使得感情逐漸離析。

  ■ 專家點評

  愛情被金錢掩埋

  卓文很輕易地給南茜貼上物質女孩的標籤,但客觀來說,這個標籤貼得草率。南茜沒有積蓄,究其原因,是其一直處於“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單身狀態,沒有理財的計劃和準備。說實話,這樣的情況在單身女孩中並不少見。

  結婚時,南茜的家庭也不是步步緊逼,在了解男方的苦衷后,同意減少一些不必要的安排,算得上是通情達理,反倒是卓文顯得處處計較,丈母娘的隨口一問,竟讓卓文上升到“花多少錢關你們家什麼事兒?讓你們出一分了嗎?”這樣的高度,能不讓女方家庭感到憤怒?

  事到如今,不知道卓文究竟在什麼問題上想通了,也不知道他究竟想通了什麼,在這裡,我只想提醒卓文,在兩個人的相處中,不要輕易給別人貼上標籤,因為它很容易讓你失去客觀判斷的能力。顯而易見,正是因為卓文早早給南茜下了物質女孩的定義,兩人之間關於金錢的矛盾才被人為地放大,進而擴展到兩個家庭,以至出現今日窘境。

  鄭州福斯特心理諮詢中心首席心理諮詢師彭熠

  文章來源:東方今報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