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CES的美,或許存在於“貧乳的小廠商”里

CES的美,或許存在於“貧乳的小廠商”里

CES的美,或許存在於“貧乳的小廠商”里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萬曉利

  當你拿着地圖,研究一座僅靠一條主路貫穿命脈的城市時,是不是會有種莫名的好感——因為他更容易被讀懂(拉斯維加斯主要建築和地標景點僅貫穿在一條主路上)。當你沿着地圖上那一條大道縱覽無餘時,這種清晰感就像身邊走來的妹子一樣容易讀懂——E罩杯看起來會更好,看。

  當然,拉斯維加斯靠禁酒令和禁賭令才變得日益紙醉金迷;沙漠里的這朵奇迹成因有多複雜,城市自己獨特的規矩有多難碰觸,對於外來者並不如第一眼那麼好讀懂。而對於這座市另一個代名詞,每年CES迎來送往,規則似乎更為玄妙。怎麼去形容呢?白天蹲在牆角等排隊的某姓編輯狠拍了大腿,道出了玄機“我發現唉,那幾個貧乳的看着也不錯”。

  為避免文章流俗,貧乳還是其他,更像是在說廠商的窮與富。家大業大者有,CES這種消費電子展上向來不缺巨頭;索尼、三星、LG ,每年都有廠商在這個舞台上舉辦全品類發布會。品類全、展品多,他們的出現,代表了接下來12個月賣場高端產品的趨勢。

  這麼做自然不失分,但同樣也了無新意;區別於年中的IFA,CES本身對於成交促成這一環節偏弱。於大廠來說,這種“純粹消費電子品”的展示其實並不會帶來太多收益。退一步說,這種展台上他們身影的出現,僅僅是為了證明“我存在,並且很好”。

  在去年,VR是個CES大家都看好的亮點,在今年這種趨勢漸漸變成“潮流”。繞個彎子來說,CES前身是“芝加哥音樂展”;首次展出並不在拉斯維加斯,時間讓一個事件發酵變成了另一個。這或許是CES這幾年“在消費電子領域”日益茁壯的原因——在年初把技術放在這裡,然後讓時間來發酵。

  “我們之前足夠低調,現在這個環境足夠良好,我們有足夠的準備,所以這次來雖然沒有明確預期,但單純擴大知名度和公眾認知就足夠了”看着對面妹子水潑不進的講了5分鐘,我喘口氣,遞杯水聽她繼續講。這家叫做紅茶移動的漫遊技術公司在前後砍下小米和鎚子這兩家公司后,目前又有多個終端方參與合作。而在這家公司眼中,他們必須趕上這波東風。

  這家看起來“等風來”的廠商,在做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出國后不需要買SIM卡就能上網溝通”進一步延伸,他們想做“也許手機只有單卡,但是通過同樣的虛擬技術實現看不見的雙卡或者三卡三待”。對於今天他們亮相的美國市場,他們可以“幫助差旅人士更方便的上網”,大一點說“歐盟區域用戶之間不換卡使用手機的便捷性大大增加”。

  這是家小公司,但卻在做改變生活的一些事。這樣的例子有很多,也許他們最終未必能實現當初那些夢,但至少提供了讓生活“更美”的可能。讓這個技術和點子在接下來的一年發酵,會比曲面窄邊框電視更有意義么?這個我們暫不作答。

  悲劇的一種形式是“美的毀滅”,逆向倒推“從種子到苗圃”則是美的一種詮釋。所以你問我CES美在哪裡,答案,或許就在這些“貧乳的小廠商里”。

CES的美,或許存在於“貧乳的小廠商”里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看看這個吧

霍金想要探測比鄰星,有可能成功嗎?

HDé«�æ¸�æ��人å ...

蘋果購地以時光女神命名 疑有關電動汽車項目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