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老公的盲目孝順讓我崩潰

口述:老公的盲目孝順讓我崩潰

  導語:他的孝順很狹隘,他的心很自私。我就是理解不了,為什麼他不能對我父母好一點呢?為什麼一沾我們家的事他就這麼錙銖必較?難道他的父母是父母,我的父母就不是父母嗎?為什麼他就不能把我父母當成他自己的父母一樣去孝順呢?

  網友傾訴:珂嵐 女 32歲

  東方今報記者 周莉

  戀時,他的孝心讓我感動

  在和老公蒲熙相識之前,我小打小鬧地談過幾次戀愛,都在短時間內不了了之,眼看着年齡越來越大,父母一直催着我趕緊把終身大事定下來,說得多了,我心裡也鬧騰,生怕自己青春不再卻還是孤身一人。可即便這樣,我對另一半的要求依舊沒變,一定要找個有孝心的好男人。

  父母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婚姻楷模。小時候,常聽親朋好友稱讚父親是孝子,母親也感嘆,慶幸自己這輩子遇到了一個有責任感的好男人,她常說,一個人如果能夠孝順父母,良心就不會壞到哪裡去。從小耳濡目染的我,對另一半的選擇也就把有孝心放在了首要位置。

  沒想到,挑挑揀揀的,最終還真讓我碰上了。我和蒲熙是經人介紹認識的。剛開始時,我並不很喜歡他,他的外貌很普通,工作很一般,性格還有些木訥。雖然我的條件也不出眾,但比起他,還是強多了。見過一面后,我就想放棄,但聽介紹人說,蒲熙對我挺滿意,禁不住介紹人的一再勸說,我只好答應先和他處處看。

  接觸了幾次后,還真讓我看到了他身上的閃光點,也是我最在意的一點——孝順。每周蒲熙都會往家打個電話,問問家裡的情況。他工資不高,但兩三個月便會往老家寄一次錢,而自己則省吃儉用,不抽煙不喝酒。不過他從不虧待我,我喜歡的、想吃的,他都會給我買。

  相處半年後,我跟着蒲熙回老家見了他的父母。而這一次更讓我目睹了他的孝心。我們去之前,蒲熙的父親出了一場小事故,傷了腿,我們到的時候,雖然已經好了許多,但走路還是多有不便。回到家后,蒲熙就常背着他父親跑來跑去。晚上,他還會燒好洗腳水,挽起袖子幫父親洗腳。洗完腳后,他就將父親的腿擱在自己身上,輕輕按摩。這些細節都深深打動了我,也正是這次老家之行讓我下定決心非他不嫁。

  對於我和蒲熙戀愛的事,起初家人是不樂意的,他們考慮到兩家距離太遠,而且蒲熙的條件也不是很好,可我一再堅持,慢慢地,我家人也鬆了口。他父母很喜歡我,更是沒有意見。

  之後兩家人便見了面,我和蒲熙的婚事被提上議事日程。那時的我心裡是滿滿的幸福,感覺自己撿到了寶,對婚姻更是充滿憧憬,想象着我們會和父母一樣恩恩愛愛、白頭偕老。

  婚前,他的表現讓人寒心

  我是因為蒲熙的孝心愛上他的,不承想,婚後恰恰是他的孝順讓我傷透了心。其實籌備婚事那會兒,他的表現已經讓我和我的家人有些寒心了。

  結婚就要買房,但蒲熙當時的態度,別說我家人了,連我都有些不舒服。按道理,房子應該是男方置辦的,但考慮到蒲熙家的情況,我父母主動提出,買房首付的錢兩家平攤,可蒲熙倒好,一口回絕,咬定他父母沒錢,一分也不願讓他們出,而他自己也拿不出錢。他雖然工作也好些年了,但是除去日常開銷,大部分錢都寄回了老家。我知道他家負擔重,家裡還有個弟弟在上學,就跟他商量,要不讓他父母先找親戚借一些。他又是一口回絕,說他的親戚都比較困難,借不到錢,讓我爸媽去找我家親戚借。一句話就將所有責任都推了個乾淨。這件事讓我父母很不滿,我也不高興了一陣,但很快就淡忘了,因為蒲熙主動提出房產證上只署我一個人的名字。

  後來,要搬新房了,需要置辦一些傢具,我倆又鬧起了矛盾。當時我們手裡已經沒什麼錢了,我也不好意思再找父母要,基本上就是發了工資,再買些東西。後來有次我在傢具城看中一套傢具,手頭的錢不夠,而蒲熙恰好有筆錢要往老家寄,我跟他商量:“這一次能不能先不寄了,我們也需要錢。”可蒲熙不樂意,堅持要寄,還說“如果你非要買,就向你父母要錢”。在蒲熙心裡,他總覺得他家在農村,父母沒錢,供他們上學不易,理所應當要對他們好;而我父母有工資,手裡有錢,所以應該給予我們照顧。

  這些事被我的一些朋友知道后,她們都說蒲熙的心態有問題,只心疼自己的父母生活不易,卻不想我父母攢的那些錢也是血汗錢,實在太自私、太偏心。我也覺得委屈,但是那時我和蒲熙已經領過結婚證了,難道為了這點事就鬧離婚?

  我和蒲熙結婚,他們家幾乎沒出一分錢,只給了四床被子。我原以為這些委屈只是一時的,本質上他還是個好男人,但沒想到他的偏心竟是骨子裡的,婚後為了他家和我家的事,我倆吵鬧不斷。

  婚後,他的偏心傷透我心

  婚後不久,蒲熙便提出把公婆接來同住,其實,我內心深處是不樂意的,一是我還想過二人世界,二是心理上不平衡,房子是我家掏錢買的,我爸媽還沒來住過呢。但我知道,若我說“不”,蒲熙一定會不高興,不想跟他吵,我只好勉強同意。

  公婆來了之後,誠實地說,我和二老相處得還算可以,但畢竟同住一個屋檐下,難免產生矛盾,每當我和公婆發生摩擦,無論誰對誰錯,蒲熙都會無一例外地站在他父母那邊。這讓我心裡很不舒服。公婆住了兩個多月就回去了。之後我跟蒲熙商量,想把我父母也接來住幾天。可蒲熙卻找了好多借口一再推託,一會兒說他父母剛走,家裡需要整理,一會兒又說他工作太忙,老人來了也沒時間照顧。就這麼一拖再拖,拖了半年,終於,忍無可忍的我跟他吵了一架,他這才點頭。

  公公婆婆住在我家時,蒲熙到處陪着吃、陪着玩。可我父母來了之後,每次讓他陪陪,他都找借口推託。我媽過生日,我提議一家人出去吃飯,他寧願在家睡懶覺也不去,還說有工作要做。除此之外,這些年每次蒲熙回老家時,都會買很多禮物,本來他對他家人好我不該說什麼,可讓我生氣的是,同樣的情況對他家人是一個態度,對我家人又是另一個態度。去我家時,他總說這不需要那不需要,理由是我家條件不錯,再買就是浪費。逢年過節我給父母包紅包,他每次都嘀嘀咕咕,嫌我包多了,而他每年孝順他父母的遠遠不止這個數目。他家親戚有事求他幫忙,他恨不得自己掏錢幫人解決問題,可換到我家親戚了,他就推三阻四。

  類似的事還有很多,我不想一一例舉,說多了自己也心煩。但這麼多事讓我認清了一個事實,那就是蒲熙絕非我想象中那麼好,他的孝順很狹隘,他的心很自私。我就是理解不了,為什麼他不能對我父母好一點呢?為什麼一沾我們家的事他就這麼錙銖必較?難道他的父母是父母,我的父母就不是父母嗎?為什麼他就不能把我父母當成他自己的父母一樣去孝順呢?

  當初,因為這個男人的孝心,我選擇了他,可如今,給我帶來無限煩惱的恰恰就是他這份偏了的“孝心”。

  記者手記:

  在中國傳統的社會心理上,“血緣認同”是天經地義的。因此,一般人都會在潛意識中更偏向“血親”而不是“姻親”。但這並不是說媳婦跟婆婆、女婿跟丈母娘之間不可能有真情,只是這份真情需要時間來慢慢培養。

  丈夫的偏心確實讓人懊惱,但爭吵是無濟於事的,只會更增加彼此的誤解,以為你對他的家人不存好心善意,只好由他的“偏心”加以彌補,只有“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才能使丈夫逐漸改變不當的態度和做法,努力將“一碗水端平”。

  一個和諧的家庭應該彼此尊重、孝敬對方的家人,你疼他父母,他疼你父母,交換的是感情,結合的是人心,也只有這樣的婚姻才會更穩固更和睦。文章來源:東方今報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HDé«�æ¸�æ��人å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