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女友動不動就逼我發誓只愛她一個
ohwologo5.png

口述:女友動不動就逼我發誓只愛她一個



  導語:原以為定下婚期后,伊顏對我能夠放心一些,不再疑神疑鬼,可婚期臨近,她似乎疑心更重了,動不動就讓我發誓只愛她一個,拐彎抹角地試探我,套我的話。

  網友傾訴:子翔 男 26歲

  東方今報記者 周莉

  振奮在情場失意后

  還在上大學時,我追求過一個很漂亮的女生,大眼睛,一頭飄逸的黑髮,皮膚很白,仿若出水芙蓉。不知道別的男生都是怎樣追求女生的,反正那時我把自己所能想到的各種方法都用盡了,寵她照顧她關心她,整整一個多月的努力后,當我試探着牽她的手時,她終於不再拒絕。

  應該說,我們有過一段快樂的時光,但最終,這段感情因為我的多疑走到盡頭。之前我說了,女孩很漂亮,當時追求她的男生不止我一個,即使後來她選擇了我,某些男生依然不死心,經常用各種借口約她,雖然多數她都拒絕了,但我心裡還是不舒服,會吃醋、會猜疑,常不由自主地翻她的手機,偷看她的聊天記錄,有一次,因為她,我和一個男生打了一架,差點被學校記過。漸漸地,我們之間有了矛盾,交往一年後,她向我提出分手,雖然我極力挽回,但她卻再也不肯給我機會。

  這段失敗的感情對我打擊很大,但不是有那麼一句話嘛,“上帝為你關上一扇門,亦會為你打開一扇窗”。那兒之後,情場失意的我開始埋下頭來專心學業,年年都拿獎學金。

  時間在不緊不慢中又走過了兩個春秋,臨近畢業,同學們都在忙碌着找工作,抑或考研。父母的意思是希望我回老家,並且他們在老家也已經托關係給我找好了一份他們眼中相對穩定的工作。雖然不是很喜歡那份工作,但最初我還是遂了他們的心愿,在畢業后回去了。可是僅僅待了半年我就再也待不下去,那種沉悶的環境讓我覺得自己都快要發霉了,在我看來,除了穩定,那份工作不僅和我的專業不對口,而且絲毫沒有發展前途。好男兒志在四方,我希望能到更廣闊的天空一試手腳,不想自己多年的努力就這麼被束之高閣。於是,我獨自一人來到了鄭州闖蕩。

  但說實話,最初工作找得並不是很順利,我有些高不成低不就,第一次深切感受到象牙塔外現實與理想的差距。一直沒找到合適的工作,那段時間我顯得挫敗頹廢,一度想過放棄,我不再出去找工作,把自己關在暫時租來的房子里,整日泡在網上,除了往一些招聘企業發一些求職信和個人簡歷外,不是網游,就是網聊。

  陶醉在愛情甜蜜中

  我和伊顏就是在那個時候在網上認識的。她和我同歲,可能是上學早,比我早一年畢業。她很熱心,得知我找工作遇挫,就時不時地根據她當初找工作時的一些經驗、教訓給我提一些建議。那些建議說不上多有用,但卻給了我很大的鼓舞。伊顏仿若我的幸運天使,遇到她后,我的心情開朗了許多,而且很快就找到了一份較為理想的工作。

  有了工作后,我和伊顏還經常在網上聊天,聊得也越來越寬泛,任何話題都可以找到共鳴。不知不覺中,對伊顏我有了一些別樣的情愫。可是還沒等到我表白,卻無意中得知她已有了男朋友。有些失落、有些無奈,我把這份淡淡的莫名的喜歡藏在了心底。

  就這樣大概又過了半年,我在鄭州逐漸穩定下來,偶爾在網上碰到伊顏,我們還會聊天。有一次,我覺得她心情似乎很不好,字裡行間帶着濃濃的傷感。我關心地問她怎麼了,起初她不太想說,後來我也不記得我們又聊到了什麼,似乎觸痛了她,她這才告訴我,她的男朋友移情別戀,他們分手了。雖然不是面對面,看不到她的表情,聽不到她的聲音,但是我能想象到她當時的心有多痛。她一遍遍地重複着:“我到底做錯什麼了?他為什麼要這樣傷害我?……”她的痛我彷彿感同身受,我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她,腦子一熱,一時衝動就向她表白了,我說其實我一直很喜歡她,還說再也不會讓她受傷害。

  我這突如其來的表白可能真的是嚇到她了,許久她那邊都沒有反應,後來她的頭像就灰了。我心裡一陣失落一陣氣惱,不是惱她,而是惱自己,怎麼這麼衝動,當時真的很怕之後我們連朋友也做不成。接下來的四天,我幾乎度日如年,我不敢主動聯繫她,怕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也沒有收到伊顏的任何音信,我想,這種沉默應該意味着拒絕吧。

  就在我近乎絕望的時候,伊顏在網上現身了。我忐忑不安地跟她打了聲招呼,很慶幸,她沒有不理我。我們寒暄了兩句后,她突然問我那天我說的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她這麼問是什麼意思,但還是給了她肯定的答覆,緊接着我就問她願不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她回復了一個笑臉。立時,我的心裡也樂開了花。

  我們見了面。伊顏不是那種很漂亮的女孩,但讓人感覺很舒心。她對我也很滿意。我們的關係算正式確定下來。戀愛的日子是甜蜜的,因為彼此工作都忙,天天見面是不可能的,天天電話、短信卻是雷打不動。伊顏愛吃火鍋,我帶着她吃遍了鄭州大大小小的火鍋店;而她則親手為我織了條圍巾,上面還綉着我和她名字的首個字母以及一個藏在紅心裡的“love”。

  徘徊在婚姻門檻前

  戀愛半年後我帶伊顏回家見了我的父母,爸媽都很喜歡她。2012年3月,我見了她的家人,他們對我也很滿意。我倆的婚事也逐漸提上議事日程,初步定在2013年5月。按理說一切都很順利,我應該開心的。可是離婚期越近,我卻越恐懼,因為伊顏的多心和猜疑。

  剛戀愛的時候,一切還不明顯。那個時候真的是“情人眼裡出西施”,我看她哪兒都好。後來交往久了,過了“蜜糖期”,步入“磨合期”,慢慢地,我發現她的疑心很重,經常檢查我的手機,起初我以為她是在玩上面的遊戲,後來才發現她是在查我的通話記錄。一來我以前也有過多疑的經歷,我理解她;二來她曾經遭到過背叛,我憐惜她;三來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所以她看也就看了,我從不阻止,可心裡確實有些不舒服。日積月累,我們終於還是因為這樣的事第一次吵了架。

  其實事情很小。那天,我的表妹給我打電話,之前我請她幫忙諮詢一點事,可表妹講了半天我還是沒聽懂,她就把她朋友的手機號發給了我,讓我自己去問。可能是通話時間稍稍有點長,聽聲音又是個女孩,伊顏多疑的毛病就又犯了,這期間,她一直問我是誰的電話、誰的短信,我跟她說是我表妹的,她不信,非要看我的手機。之前因為和一個女網友多聊了兩句,我剛被她鬧得一個頭兩個大,這會兒她又緊逼不放,當時我的心情特不好,也拗上了,就是不讓她看手機。我對她說:“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是我給你看,但我立馬走人。二是你不要看,我再陪你一會兒。”她想都不想,堅持要看手機。我給她了,她看了一下短信,發現沒什麼可疑之處,然後就說了一句話:“不知道是不是被你刪了?”我聽完這句話,二話不說,扭頭就走。

  事後我倆冷戰了兩天,雖然我一直覺得自己沒有錯,但因為珍惜這段感情,後來這件事還是以我的道歉而結束。從那兒之後,我倆因為此類事件發生過好多次爭執和冷戰,最終也都不了了之,可是我的內心卻越來越糾結。

  原以為定下婚期后,伊顏對我能夠放心一些,不再疑神疑鬼,可婚期臨近,她似乎疑心更重了,動不動就讓我發誓只愛她一個,拐彎抹角地試探我,套我的話,稍有出入,她就不依不饒,短信回得慢,給我打電話佔線,她都會像排查犯罪嫌疑人一樣追問不停。我深信她也是愛我的,但她這樣的愛於我更像一種束縛。

  前些日子我倆又大吵了一架。我想過分手,但是一來我是真的很愛她,除了多疑,她在其他方面還是很不錯的,二來雖然我不是她的初戀,但她的第一次給了我,我捨不得放手,也覺得自己應該負責,可是一想到將來婚後可能還要生活在最親密的人的終日猜疑中,我就很恐懼。站在婚姻的門檻前,我不知道該進還是退?

  記者手記

  有的人由於無法預料婚後生活是否會幸福,因而患上結婚恐懼症。不過,子翔應該不是這種情況,他真正煩惱的根源並非對於未來的不確定性,而是他和伊顏兩人之間明顯已經存在的矛盾,他的問題早已經擺在眼前,只是一直沒有找到解決的辦法。

  從子翔的講述來看,伊顏確實疑心過重。現在這個開放性的社會讓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所遭遇的考驗越來越大,但也不必草木皆兵。感情靠的是自律,不是監視。有時候,感情和婚姻就像沙子,你抓得越緊,流出去得也就越快。

  而子翔則應注意和伊顏交流溝通的方法,不能只是簡單的道歉,粗暴的爭吵和無謂的冷戰就更不可取,再融洽的感情也經不起頻繁爭吵和冷戰的消磨,最終只會把彼此越推越遠。需要注意的是,溝通交流應該多在平時進行,而不僅僅是吵架以後才去進行臨時彌補。因為在心平氣和的狀態下,雙方才可能理性地解決問題。

  總之,自信,信人,真愛勿疑,這樣才會有美好的生活、美好的感情。文章來源:東方今報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