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徘徊在復婚路上 我進退兩難

口述:徘徊在復婚路上 我進退兩難

  導語:離婚很是費了一番周折,沅宇尋死覓活地不肯離,說了一堆懺悔、保證的話,甚至要斷手來表達他的決心,可我都不為所動,因為這些話他以前也曾多次說過,卻沒有一次真正做到的,我給了他太多次機會,他卻只是讓我一次次失望,一直到絕望。

  東方今報記者 周莉

  閃電結婚

  23歲那年,我認識了與我同歲的沅宇,他對我一見鍾情,繼而展開了猛烈的愛情攻勢,不僅處處關心我,事事呵護我,而且對我幾乎是言聽計從,一度讓我以為,這世上沒有人會比他對我更好了。愛情讓我們沉迷,一分一秒都不願再耽擱,只想從此朝朝暮暮相守在一起,因此,戀愛還不到半年,我們便牽手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當時,雙方父母都不同意我們這麼早結婚,一是我們相處時間過短,二是在他們看來,我倆都還是孩子,一點都不成熟。可我和沅宇都非常堅持,迫不及待地想要名正言順地生活到一起。

  戀愛時間過短讓我對沅宇的了解只限於表面。那時我滿眼裡只有他陽光、帥氣的外表,滿腦子只想着他風趣、幽默的話語,可結了婚,朝夕相處下來,我對他越來越失望,因為我看到的是一個和以前完全不同的他,或許這才是真實的他。我發現沅宇有很多毛病,最讓我無法忍受的是他的好吃懶做、不思進取,而後甚至迷上了賭博。

  因為結婚倉促,我們婚後跟沅宇父母住在一起。在家裡,沅宇是絕對的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時常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換下的臟衣服隨手一扔,吃過飯,碗筷也都是隨手一丟,之後要麼看電視,要麼上網。公婆早已習以為常,可我看不慣,看到他做得不對的地方,我都會毫不客氣地指出來,最初他是陽奉陰違,後來我說得多了,他便顯得很不耐煩,甚至和我大吵大鬧,往日對我的言聽計從、遷就忍讓早已不見了蹤影。公婆也嫌我多事,尤其是婆婆,見不得我說沅宇的不是,每每我多說她兒子兩句,她就跳出來橫加干涉,我指責沅宇早上起得太晚,她就維護說她兒子累了,需要休息。能不累嘛,玩遊戲玩到凌晨3點多。我數落沅宇花錢大手大腳,婆婆就在一旁冷言冷語:“他又沒花你的錢。”

  沅宇的懶是懶到骨子裡的,生活上不說了,工作上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晒網。他是跑運輸的,可總是干兩天歇三天,一年下來幾乎有一半時間都呆在家裡,不是睡大覺、看電視、上網,就是和狐朋狗友混到一起打牌。當初,買車的時候曾找親戚、朋友借了些錢,我恨不得趕緊還掉,所以很看不得他在家閑着,可他卻說成天在外跑太累了,要勞逸結合,婆婆也在一旁幫腔,嫌我管得太多。

  沉迷賭博

  2011年,沅宇迷上了賭博,以前他也玩牌,但都是小打小鬧,後來被一個朋友帶着,不知去哪兒玩了幾次,便越賭越大。起先他手氣不錯,贏了些錢,所以當我勸他見好就收,不要越陷越深的時候,他卻埋怨我死腦筋,還振振有詞地說:“你不是老催着我掙錢還債嗎,我這不就在想法嘛。”沅宇賭上了癮,可手氣卻一天不如一天,但他越輸心裡越不服氣,總想把輸掉的錢贏回來。我一說他幾句,他就跟我急,大聲跟我吵架,好像他賭博輸了錢都是我的錯。此時,公婆也意識到了沅宇賭博的嚴重性,想要管束他,可他根本不聽勸。

  那次,沅宇整整3天沒有回家,誰都聯繫不上他,3天後他終於回來了,鬍子拉碴,開口就要兩萬元錢。我以為他還要去賭,不給他,他說不給也得給,人家已經追上門來了。我們的爭執聲驚動了公婆,他們心知那些人不好惹,在沅宇發誓再也不去賭后替他還了錢。

  可沅宇還是不知悔改,安生了不過半個月又三天兩頭不見人。後來,有一次我攔着他,不讓他出門,他竟動手打了我。也就從那一刻起,我下定決心要與他離婚。

  離婚很是費了一番周折,沅宇尋死覓活地不肯離,說了一堆懺悔、保證的話,甚至要斷手來表達他的決心,可我都不為所動,因為這些話他以前也曾多次說過,卻沒有一次真正做到的,我給了他太多次機會,他卻只是讓我一次次失望,一直到絕望。那段日子,我吃了秤砣鐵了心,堅持非離不可,甚至公婆來幫他說軟話也不行。

  離婚後,我休整了半年,在家人、朋友的勸說下開始相親。幾次下來,我發現經歷了那場失敗的婚姻后,自己變得現實了很多,越發的挑剔。不過儘管如此,我還是試着和其中兩位男士先後交往了一段日子,但也都沒有成功。我變得謹小慎微,上一段婚姻的失敗讓我在沒有十足的把握時再也不敢輕易踏進圍城。

  進退兩難

  一晃兩年過去了,我依舊單身一人,輾轉也聽到了一些關於沅宇的消息,據說他變了,我的強硬離婚給了他很大打擊,離婚後彷彿想要向誰證明什麼似的,他戒了賭,埋頭工作,後來還和一個朋友合夥開了一家小公司。這些消息被朋友們轉述來的時候,我的心裡說不清是什麼滋味。

  去年11月的一天,我意外接到了沅宇的電話。自離婚後,我倆再未聯繫過,所以他的來電讓我十分吃驚。那天,我們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簡單地問了一下彼此的生活。但之後,沅宇跟我的聯繫越來越多,從最初的電話,到後來QQ、短信不斷,再後來就開始見面。

  兩年不見,再次見面,沅宇給我的感覺真的是變了,他的面容依舊陽光,話語依舊幽默,但言行舉止中又多了一份成熟和穩重。沅宇說他是鼓足了勇氣才和我聯繫的,目的就是想問問我們是否還有破鏡重圓的可能。怎麼說呢,對他,我還是有感情的,當初憤然離婚更多的是出於一種恨鐵不成鋼的痛心和無奈,如果他真的變了,我是不是該給他一次機會呢?我在心裡一遍遍地問自己。

  按沅宇的意思,如果我同意,我們就去復婚。我思慮再三,還是拒絕了他,但是答應和他試着戀愛一段時間。沅宇答應了,並說他有信心重新贏回我的心。

  重新在一起有三個多月了,實話說,沅宇以前的那些壞毛病確實改了不少,人勤快多了,也有上進心了,最主要的是戒賭了。這些改變讓我很高興,但是我還是有些猶豫,一是害怕這是他為了俘虜我的心的一時作為,二是我發現他似乎心眼變小了。

  在一起的時候,他總喜歡追問我這兩年來的感情經歷。剛開始我不想多說,他就顯得很不高興,說我不夠坦誠。為了以示公平,他先說了自己的情況——試着談過一個女友,可心裡想的卻是我,所以只交往了兩個多月就分手了。他都這麼說了,沒法子,我只得也說了自己這兩年的經歷,可結果說了更糟糕。說得簡單了,他不滿意,打破砂鍋問到底,說得詳細了,他面色不善。我問他是不是很介意,他又拚命搖頭,說沒有,但我能夠感覺到,他其實是很介意的,否則也不會一遍遍地追問我和那兩個男士到底發展到何種地步,和他們還有沒有聯繫。除此之外,他還時常偷偷地翻看我的手機,對於一些經常出現在我手機上的號碼,他會拐彎抹角地打聽我和機主的關係。

  類似的事情發生過多次后,我心裡忍不住敲起了小鼓。沅宇的猜疑心怎麼變得那麼重?我試着跟他溝通過,他說他那是在意我,可這種在意讓我很不舒服。現在正是追求、討好我的時候,所以他不敢輕易跟我發火,但以後可就難說了,我不想將來的日子都生活在另一半的疑心和監督之下。而目前最為棘手的事情是我懷孕了。我很想要這個孩子,但留下孩子,復婚便勢在必行。可是,如果復婚,以後的路究竟是鮮花滿徑,還是荊棘滿布?是破鏡重圓,還是重蹈覆轍?我的心裡真的很沒底。

  記者手記

  離婚後還要不要復婚?這一問題,隨着離婚率的逐年上升,問的人也越來越多。兩個人曾經相互傷害過,彼此反思過,痛定思痛后又決定在一起,如果真有感情,並做好了再次生活在一起的準備,復婚也是一條可取之路。但在做出復婚的決定之前,我們還是應該更慎重一些,要考慮好以下幾個問題:一、當初為什麼要離婚?彼此間有哪些不適應?這些不適應離婚後彼此改變了嗎?如果對方依然沒改變,我能接受嗎?二、離婚後他(她)有哪些變化?這些變化的深層次原因是什麼?我能否接受?三、過去的問題,雙方是否已經真誠悔改或解釋過?是否已經解開了離婚時留下的心結?四、彼此是否都有重新生活在一起的想法?他(她)真的是我想要的人嗎?我做好了接納他(她)缺點的準備了嗎?五、如果離婚後對方有過新的感情經歷,這段感情他(她)處理清楚了嗎?我能接受嗎?對照上面的問題認真思考,等這些問題都想清楚了再做決定。

  總之,婚姻不是兒戲,無論是初婚、復婚、再婚,甚至是離婚,我們都應慎重再慎重。文章來源:東方今報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HDé«�æ¸�æ��人å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