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我將女友和偷吃男反鎖在浴室里!神人一招聯合羞辱 網友:結局精彩絕倫

我將女友和偷吃男反鎖在浴室里!神人一招聯合羞辱 網友:結局精彩絕倫

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我和A子交往約兩年,也差不多在考慮結婚了。

雖然還沒訂婚,不過都已經和雙方家長見過面,算是半訂下婚約。

我一個人住,有多打了一支鑰匙給A子,而他也常常會來煮菜等我回家。

有天我因為身體不適而早退,而事情就發生在這天。

發燒頭暈硬撐回到家門前,有一雙沒看過的鞋子和A子的鞋子

玄關旁的浴室間傳來了打鬧聲,當中也有男人的聲音。

一邊想著「咦咦,我是不是被擺道了?」

一邊不發出聲響地進到屋裡一看,滿地都是脫下的衣服。

連內衣褲都如實地散亂在地,這下不用說也明白一切了。

了解狀況後開始冒起怒火

四處張望想說有沒有什麼辦法時,瞧見了以前買的便宜沙發。

因為浴室就在玄關旁,通道相當狹窄,而門又是往通道開的

所以我就把沙發給搬到浴室的門前堵住。

還擔心只憑沙發堵不住門,也一併把大賣場買的鐵架給用上了。

不知這一切的浴室裡依然傳來嘻嘻哈哈的打鬧聲。

不知道是不是封鎖完後讓心情有點放鬆了,我開始在找看看會不會手機放在外面,

也順利的找到了兩人各自的手機。

因為都沒上鎖所以很簡單的就能查看兩人的簡訊和電話簿。

男方手機的簡訊裡,有和應是他女友的互通來往之簡訊,我就藉此傳簡訊過去。

內容是:「初次見面,我是某某。特向你告知B男正現在我家浴室與我女友洗著鴛鴦浴好不開心。」

就憑這樣大概不會相信吧

所以一併拍下房間內散亂的衣服照片,再連帶我的連絡電話給他。

忙著的中間,浴室突然傳來了聲音。似乎是注意到門打不開了。

A子:「咦?打不開?」

偷吃男:「啥?怎會?」

抽著菸旁觀這一切的我,突然電話打來了一個沒看過的號碼。

為了不被裡面聽見,我悄悄地走到陽台接起電話。

我:「你好,我是某某。」

B子:「喂,我是偷吃男的女友,我叫B子。請問是某某嗎?」

光聽聲音的話是相當穩重的女性。

我簡單說明下回家後發現他們倆在浴室裡嬉鬧,而我偷偷的把浴室給堵住的經過。

B子他家似乎離我家不遠,所以他問了我家的地址後說隨即會到。

這中間浴室裡也開始在吵鬧了。

我本來是因為身體不舒服才早退回家的,如今也完全顧不上了。

我走到浴室前的沙發。

不知道是不是發現門外有人了,浴室裡突然靜下來。

我毫不在意的出聲說:

我:「抱歉,在你們玩得正開心的時候,但能不能稍微在裡面等一下?」

A子:「咦?啊?怎麼會?你怎會在家?」

我:「我現在得要連絡很多人,在我打完電話以前你們可以先在裡面休息」

說完後回到房間,用自己的手機打給了A子的雙親。

對這時還出乎意料冷靜的自己,我也感到訝異,但還是淡淡地向他們說明了一切。

岳母不敢相信,直說是不是哪邊有誤會。

不過我一說現在他們倆正被我鎖在浴室裡後,他也就慌忙地掛上電話了。

我也一併打給了我和女友共同的友人,說明了現場狀況後請他來幫忙協助處理。

其中也有和A子同公司的女生,而他也希望如此吧

打完電話後,電話又響起了,是B子。

他已經到附近了,告訴他一個明白地標後就出門去接他。

這中間若他們跑出來就麻煩了,所以在鐵架上又多擱了桌子後才出門。

到了告訴他的那地點後,發現應是B子的女性而上前詢問。

確定是本人後再次重新的打聲招呼。

先對那麼突然的聯絡而向他道歉,接著說明目前的狀況。

一路上聽他所說,B子是偷吃男的未婚妻,三個月後就要舉行婚禮了。

那時相當佩服B子明明已是一副要哭出來,卻又強忍著故作堅定的表情。

到家後,A子和偷吃男用連外面都能聽到的音量大喊

A子:「某某,你在外面吧!快點開門,聽我解釋」

偷吃男:「喂!你可別以為這麼做以後不會怎樣嘿!現在開門的話我就跟你算了喔,快開門!」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發燒的關係,我對眼前這滑稽的狀況不禁笑出聲來。

A子:「你在笑什麼呢!差不多一點!這是誤會!」

偷吃男:「笑三小,快開門阿」

想說這下可沒辦法進到房間裡了

我拿下桌子跨過沙發,然後再牽著B子的手讓他跨過沙發。

這時候,不知道是不是忍耐到極限了,B子突然對著浴室小聲卻又充滿魄力地說

B子:「偷吃男」

偷吃男:「B、B子?你怎會在這?」

B子:「某某他打給我的。我起初還不相信,但看這地上散亂的衣服應該是事實了吧」

偷吃男:「等等!不是啦,你誤會了」

B子:「不是什麼?誤會什麼?你是想說在別人家脫光衣服和其他女人一起洗澡還有其他理由嗎?」

說完這些的B子回到房間。

浴室裡還是吵雜聲不斷,但暫時先不管了。

B子:「那個,若不麻煩的話,我也想一併聯絡我跟偷吃男彼此的雙親,沒關係吧?」

我:「恩恩,得確實讓他們知道這狀況呢。不過他們兩人應該是光溜溜的,你不在乎的話我也不在意」

現在回想起來,我似乎根本不用說他們倆光著身子吧。

更重要的是,我比較驚訝B子說偷吃男他家也就在這附近。

第一通電話應該是打給偷吃男他家裡吧,B子是沉穩地說著電話。

而下一通應該就是打給自己的父母了,因為是一邊大哭一邊講電話的。

連一旁聽著的我都沒辦法聽清話語,便請他把電話換我來說。

我:「你好,換人講電話了。我是某某」

B母:「咦,阿。你好,我是B子的媽媽」

我:「B子他現在狀況應該是沒辦法講電話了,所以就由我來幫忙說明。請問B子的父親在府上嗎?」

B母:「是,在家。然後呢?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我:「簡單來說,現在」在我家哩,我女友和B子的未婚夫偷吃男在一起洗澡。」

B母:「咦?和誰?

我:「和我的女友A子。他們的衣服丟著到處都是,所以現在他們倆應該是光著身子的。目前我把他們兩人給鎖在浴室裡,也已經找A子的雙親過來了。」

B母:「怎會這樣…」

我:「我聽說B子和偷吃男之間已經訂婚,所以若不麻煩的話可以請你兩老過來一趟嗎?「

告訴他們我家地址,並說若到附近的話B子會去接他們。講完後掛掉。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我自己也還沒聯絡父母,所以這時又打電話

沒參雜其他情感,就只是簡單的說明經過,並告訴他們接下來我這小公寓會塞滿一堆人。

基本上我們家是屬於放任主義,所以只叫我先沉澱一下,過後再打給他們。

不過爸爸他語氣也變成了敬語,不難想像當下應該是非常氣憤的吧。

過一段時間後,A子的雙親,偷吃男的雙親,B子的雙親都打電話過來了

因此我們倆就去接他們過來。當然有把桌子架好。

他們一到公寓,一看到浴室前的慘況以後,三對家長全都啞口無言。

總之先卸掉桌子,勉強清出一條通道讓他們進到房間裡來。

應該還是會擔心吧?A子的雙親和偷吃男的雙親都隔著門問話。

這時候本來浴室是已經靜下來了,但似乎是沒料到會驚動到雙親,不禁尖叫一聲

帶父母們進到房間後,想說可得錄音,就打開電腦用麥克風來錄音。

準備至此之後,就把浴室前的路障給清掉了。

慢慢地打開門後,就是蹲坐著哭泣的A子和已經呆掉的偷吃男。當然兩人全都是裸體。

給了他們兩人內衣褲和毛巾並要他們過來房間,他們打理了一下之後就走過來了。

這時先有動作的就是偷吃男的父親。

我才正轉身要回房間的瞬間,他就立刻從我身旁穿過

接著就是一聲很大的巨響,我回過頭一看,偷吃男整個潰倒在地。

不是被打倒而已,而是整個潰倒。

目睹這過程的A子發出小聲的驚叫聲後僵在那不動

但還是聽A子雙親的話全身發抖的進到房裡。

偷吃男的爸爸抓著偷吃男的頭髮,拖他進來房間。

這之後就簡單了,告知有錄音以後,已經放棄的A子開始說明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據A子所說,我某某雖然人很好,但最近開始感到一成不變,覺得有些空虛。

而這時候同公司的偷吃男正巧搭話過來,雖然明白是不對的,但還是有了關係。

也知道偷吃男有未婚妻了,但總覺得不會露餡。

從兩個月以前開始和偷吃男有關係。

和偷吃男只是肉體上的關係,心意還是在某某身上不變。

我本來身體就已經不舒服了,聽到A子這麼說以後更是感到不適,衝到廁所開始嘔吐。

回來後看到A子臉上那擔心的表情,更是讓我感到噁心。

這時候,偷吃男不知道是不是回過神來了,乖乖的正座在A子身旁。

偷吃男也開始交代來龍去脈,理所當然的和A子的話有所出入。

說先引誘的人是A子,這次是第一次。

說決定結婚後心裡正感到徬徨時A子引誘他,他雖明白是不對的但還是有了關係。

A子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偷吃男,這時候戰神再次站起來了

但被A子與B子的爸爸們給阻止,只能火冒三丈又坐下。

兩人話都說完以後,我表示要和A子分手

A子的雙親也無可奈何的同意了。不同意的只有A子。

A子:「不要!不要分手!我的心還是在某某身上,所以這不算是偷吃!」

我:「若你心也動了的話就不叫偷吃而是認真了。光是有肉體關係就完全是背叛了」

A子:「一時心亂情迷而已!我沒辦法和某某分手!若真要分的話我寧願去死」

我:「隨便你,要死的話隨便找個我看不到的地方死。不過別忘記你若真跑去死的話你又會再次帶給你父母更大的痛嘿」

把嚎啕大哭到無法自己的A子給帶到一旁,

然後跟A子雙親說之後會把A子的東西用宅急便送還回去,

再跟B子雙親說這次的錄音檔之後會給他們。

這時候偷吃男的雙親和A子的雙親跪下來致歉

A爸:「此事是我們家的笨蛋完全的對不起你,我已不知道該拿什麼臉對某某你。還害這位小姐受傷極深,真的非常的對不起。」

偷吃男的爸:「我們家的垃圾所鑄下的大錯讓我實在對不起你們,真的非常抱歉。」

告訴他們責任不在父母身上,要他們趕緊起來。

但告訴他們這次的事已經讓我沒辦法繼續住在這裡了,之後會搬家。

而搬家的費用會請A子跟偷吃男來負擔。

告知這點後,雙方的父親不約而同地說這是當然,會叫他們付錢

B子和偷吃男之間是他們雙方家庭的事,今天就先讓偷吃男回去。

偷吃男趕緊穿好衣服後,告訴B子雙親之後會找一天設宴來談以後的事。

A子本來還在哭,被他爸媽罵了之後也穿好衣服哭著回去了。

我再次的對剩下在場的B子和B子雙親表示這次突然聯絡實在抱歉。

問了他們的聯絡方法,告訴他們之後會把檔案拿給他們。

這時候緊繃的神經鬆懈下來,突然消失意識了。

回過神來以後人已在醫院的床上。

最先看到的就是媽媽的臉。接下來的都是轉述我爸媽告訴我的內容。

我倒下以後焦急的B子跟B子雙親急忙叫救護車,並用我的手機聯絡我家裡的人。

我媽:「你後,不舒服的話就要先說阿。害B子他們家人多了一堆麻煩。醫生說是因為高度緊張後的安心導致失去意識,你不要緊吧?」

簡單應付對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的媽媽後,在醫院住了一晚後回家了。

隔天去公司說明事情,並告知因為身體的不適接下來要休息一段時間。

把電腦錄下來的錄音燒到CD上,並為了要拿CD給B子而打電話過去。

打過去後不只是B子,連B子的父母也非常的擔心我身體狀況。

感到過意不去的我又再次致歉

這之後的事都是聽B子和A子的朋友所說的。

A子被當初我聯絡的共同友人給傳出去,使他沒臉待在公司沒多久就遞辭呈了

辭職後又沒多久發覺有孕,而似乎是拿掉了

偷吃男雖然沒到被炒魷魚,但還是因敗壞公司風紀為由被貶職到某個鄉下地方。

然後還被要求賠償結婚典禮費用和賠償費。聽B子說賠償費也同樣有向A子請求。

偷吃男因這次的事件被家裡斷絕了關係,所以相關費用和賠償全都得由他自己支付。

這裡的內容都是交由B子的律師處理,他不願再跟偷吃男有任何接觸了

A子跟偷吃男的家長後來又再次上門致歉,並給了我一小筆的慰問金,我用這錢搬家了

之後慢慢的和B子有聯絡,關係逐漸親密。

我也受到B子父母相當的喜愛,沒多久就和B子結婚了。

現在我是育有一兒的為人之父

現在已經能把當時倒下的事來參雜著玩笑全盤述說。

本想盡量明白交代清楚後,沒想到全文變得那麼的長

source : http://tw.gigacircle.com/4275265-1

看看這個吧

《上癮》小鮮肉被爆姐弟戀 黏單親美女畫家熘狗

HDé«�æ¸�æ��人å ...

韓女團熱舞到一半「大走山」 網看傻:超尷尬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