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好不容易交往她卻在我求婚時要分手

口述:好不容易交往她卻在我求婚時要分手

  導語:回來沒幾天,我本打算帶她去看看我爸爸的,她卻在電話里向我提出了分手。我感到很意外,充滿困惑地問她,為什麼。她倒也很坦白,我們都不是什麼家庭富裕的人,萬事皆要靠自己打拚。

  獨自打拚 把個人問題忽略了

  和女朋友黃盈認識,是在來到這座城市之後。此前,我一直在老家打拚,但城市小、機會就少,於是內心總有點不安分。後來,因為一幫朋友的召喚,2009年年初,我終於下定決心辭了職來到這裡。

  雖然展示自己的舞台大了,可是所要付出的努力也更多了,朋友讓我別那麼拚命,家裡人也勸我注意身體,但他們更關心我的感情問題,尤其是媽媽,總覺得我一天不解決個人問題她就一日不能安心。所以,每隔三、四個月,她就來我這小住上一段時間,邊催促我邊照顧我的飲食起居。只是我一忙起來連跟她交流感情的時間都少得可憐,她也就知道我根本不會自己主動出擊了。

  於是,媽媽自作主張替我在家鄉物色了個對象,然後帶那個女孩一起來我這玩,算是給我們製造機會。起初我並未理會媽媽的意思,媽媽也沒明白地表示什麼。直至有一回,我因為臨時加班而忘了赴那個女孩的約,媽媽才挑明了跟我說,你到底想找個什麼樣的?就算媽給你介紹的這個你不滿意,你也不要做得太明顯。我想我是應該跟她講清楚自己的想法了,我不想再回到那個小地方,現階段又沒有能力把女孩子弄到這裡來工作,如果跟女孩戀愛勢必會有諸多現實問題等着要解決。

  媽媽沒有強迫我。這件事告一段落後,我很快就被外派去了其他城市開展工作,對於領導的信任,我唯有用加倍的努力來回報。偶爾我會和家裡通電話、報平安,有好幾個月媽媽都沒有再提讓我找對象的事。

  緊接着就到了2010年,這一年各大電視台都紛紛推出了頗有演繹性的交友節目,一天,我接到其中一家的電話,他們問我願不願意上電視,我一口回絕,我想我還沒到需要當眾吆喝的地步吧。媽媽對於我的拒絕很不高興,她說,這有什麼關係呢?一下子能結識那麼多女孩,多好!我只得安慰她,保證在2011年之前讓另一個人接過她照顧我的接力棒,媽媽聽完終於不再抱怨。

  緣分有時說來就來,短短兩三個月後,我就因工作的機緣,認識了黃盈。黃盈和我都是懷揣夢想來大城市奮鬥的小小一員,相似的經歷拉近了我們之間的距離。而我和她在這座城市租住的房子也臨得挺近,這為我倆的感情升溫製造了機會。

  黃盈的工作比我要輕鬆,見我經常一日三餐外賣解決,她便趁空主動做了飯菜用保溫桶給我送過來,我是吃在嘴裡、暖在心裡。偶爾逢到我出差,她還會幫我打掃屋子,讓我一回到家就能泡個熱水澡、好好休息卻不用先除塵。不過是短短半年的相處,我就生出要跟她過一輩子的想法。

  媽媽見了黃盈 不滿意她的家庭

  為了讓媽媽收到意外的驚喜,我特意挑了她生日,告訴她我跟黃盈的事。她聽到這個消息,迫不及待地就想過來看看她的未來兒媳了。我跟她說,不用着急,再過十幾天就到十一長假,我會帶黃盈回老家看望她跟爸爸的。可是我媽的性子實在是急,沒過幾天,就一個人趕過來了。

  我和黃盈被弄得措手不及,黃盈尤其緊張,這麼快就要見未來婆婆,她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見我媽媽的前一晚,她給我打了好幾次電話,不是詢問要穿什麼衣服見我媽媽就是徵求我意見,該買什麼樣的見面禮。我讓她別緊張,放寬心,告訴她我媽媽很和藹的。可是剛準備睡覺,又接到她的電話,問我,要是我媽媽不喜歡她該怎麼辦。我安慰她,怎麼會呢?只要是我喜歡的我媽一定喜歡。那如果她真的不喜歡我呢?我說,那咱倆就私奔好了。

  第二天晚上,我挑了家餐館,三人一起吃了頓飯,媽媽問一句,黃盈答一句,氣氛還算輕鬆。後來我接了個電話,又去服務台結了飯錢,再回到飯桌上,卻發現媽媽有些不高興,但黃盈並沒有察覺到。本來說好飯後要三個人逛逛街的,但我臨時以還有工作要趕,匆匆結束了這次碰面。

  回到家,我急忙追問媽媽,黃盈有什麼地方你不滿意嗎?為什麼會突然不高興,媽媽卻反問我,你知道她下面還有一個弟弟嗎?才16歲,需要她供着念書,還有她媽媽重病卧床,家裡的唯一經濟來源就是她爸爸每月的一千五百元工資?對此我全部知道,在我和黃盈剛認識的時候,她就坦白了家裡的一切,還說自己曾談過一場戀愛,就是因為家裡條件太差,對方家長才不同意的。

  昨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也反覆考慮過媽媽會不會介意這個問題,沒想到才過了不足24小時,問題就擺到眼前了。媽媽見我不回答,便接著說,這樣的家庭條件,我可不同意。你這不是給自己上套嗎?我說,我們都是有手有腳的人,黃盈賺得也不比我少。可是媽媽卻說,她賺的還不都補貼給她家裡了,萬一不夠,還得你幫襯,你將來的日子不是要苦死了。媽媽以過來人的身份說的這番話,當然是為我着想,但我怎麼能讓黃盈在同一個理由上被傷害兩次?

  黃盈迫切想知道我媽媽對她的印象,我不能說實話,幾次三番欲言又止,聰明、敏感的她終於猜出是怎麼回事了,她默默掛斷電話。我放下電話,再怎麼反打回去,她都不接。我有點心神不寧,便騙媽媽說還有點事,要回公司一趟。媽媽半信半疑地看了我一眼,沒有阻止。

  黃盈見到我的剎那,眼淚就止不住地流下來了,我把她摟進懷裡,說自己會好好處理,讓她一定要相信我。正當我倆小聲說著情話時,我的手機響了,是媽媽打來的,她讓我早點回家。回去的路上,我反覆琢磨,究竟該怎麼說服媽媽,可是迎接我的依然是她堅決否定的話語。我沮喪地回了卧室,心想難不成真要私奔了?

  和黃盈的感情終點變得遙不可及,正當我愁眉不展時,我爸在老家那邊出事了。他在單位的例行體驗中,查出患了肝癌,媽媽知道后,趕緊收拾行李往家奔,我也請了假陪她一起回去。我聽從醫生的建議,讓他轉來大城市的醫院進行治療。

  幾天之後,在醫生的安排下,爸爸接受了手術,但結果並不好,醫生說,試試化療吧。爸爸本人倒是比較樂觀,還堅持要我把黃盈帶給他見見。自我從老家回來,天天醫院、單位兩頭跑,都不太有空跟黃盈見面,只是每天臨睡前的那通電話被保留下來。我把這個消息告訴黃盈,她卻沒有表現出高興之情,只說忙完這陣,她就陪我一塊去醫院。

  我向黃盈求婚 她卻向我提分手

  爸爸對治療非常配合,用藥的效果也十分明顯。我和媽媽都鬆了一口氣,媽媽不再緊張地全天候守在爸爸的病床邊,她竟然關心起我和黃盈的事,說經過這次事件,感覺真情還是最寶貴的,如果我還是想和黃盈在一起,她也不會反對了。我聽了很開心,即刻撥通了黃盈的電話,卻得知她人在老家,弟弟在學校把同學給打骨折了,因為害怕,人已不知去向……說著說著,黃盈哭了。

  我連忙安慰她並以最快的速度買了車票趕去,到車站接我的黃盈說弟弟終於回家了,但對方家長要求我們賠償兩萬元,否則他們就要把事情給鬧大,還威脅說弟弟已經滿了16歲,如果不私了,就要負刑事責任。

  我帶着黃盈一塊去醫院探望被打傷的同學,陪床的家長情緒十分激動,嚷嚷着就把我們往病房外推。一路上,黃盈的臉色變得鐵青,回到家后,她二話不說就扇了弟弟一個耳光,“我辛辛苦苦在外面賺錢,供你讀書,你卻這樣不爭氣,在學校里惹是生非。”被黃盈這麼一打,她弟弟扭頭就跑出去了。黃盈問我怎麼辦,我說要不就賠對方兩萬吧,她不同意,說,對方明顯就是在訛詐,而且她手頭上也沒那麼多錢。

  於是我說,我在這人生地不熟,根本不認識什麼執法機關的人,花錢消災最省事,還說錢的問題她不用操心。其實黃盈很清楚,最近我為了爸爸的病已經彈盡糧絕,但我身為一個男人,怎麼也不能讓女朋友為了錢發愁吧。

  第二天,我坐了早班車回來。路上,我向幾個要好的兄弟借了個遍,他們以為是我爸的病急需,所以二話不說就都慷慨解囊了。媽媽問我這兩天去哪了,我便說,跟着黃盈去見她家裡人了。爸爸聽了很高興,人家對你的印象如何?你們這事幾時能定下來?我也跟你媽媽說過,只要孩子好、對你好,你們自己感情好,家庭條件差點又有什麼關係,再說現在我得了這個病,經濟狀況大不如前,還怎麼對人家挑三揀四?爸媽給了我一顆定心丸,正好我又籌到了兩萬元。我打算這次再過去,把黃盈弟弟的事解決完,就向她爸爸媽媽提結婚的事。

  幾個小時后,我見到黃盈,她說已經通過以前的高中同學,托關係找了人,對方家長的氣焰已不再囂張,把醫藥費付了再賠點營養費就沒事了。之後我們又去了一趟老師家,送了點東西,希望老師對弟弟多加管教,畢竟還有兩年就要高考了,黃盈希望弟弟將來能有條好出路。當晚,我特意給黃盈的爸媽買了很多東西,請他們在當地一家還不錯的飯館吃了頓飯。席間,我對他們說,黃盈有我照顧,你們就放心吧,並藉機向老人提出了跟黃盈結婚的請求。老人家沒什麼意見,只說我好好待黃盈,他們就心滿意足了。

  就差向女友求婚了……

  然而這時,黃盈自己卻提出了異議,回來沒幾天,我本打算帶她去看看我爸爸的,她卻在電話里向我提出了分手。我感到很意外,充滿困惑地問她,為什麼。她倒也很坦白,我們都不是什麼家庭富裕的人,萬事皆要靠自己打拚。現在你的身上有你爸爸這副擔子,而我也有一個弟弟要負擔,我們在一起之後,經濟方面只會更加拮据,你爸的病我不能坐視不理,而我弟弟要念書,我又不能不供,你說我們拿什麼結婚?所以現階段,要我跟你結婚,這是不現實的事。

  我整個人都蒙了,她說的每一句話都離不開錢,像變了個人似的。我不相信,但是我再怎麼找她,她給我的答案都是一樣的。有一次,我忍不住找去她公司,她同事卻告訴我她不在。我隨即打了她的電話,她的手機鈴聲瞬間從緊閉的雜物室響起……我知道,這世上的事沒有永恆不變的,只是沒想到會變得這樣快,為什麼女人現實起來可以如此絕情?

  在我聽來,黃盈的轉變確實快得令人咋舌,但也許她亦有自己的苦衷。被午原的媽媽瞧不起,弟弟又不爭氣地出了事,再加上午原的爸爸生病住院,種種現實情況讓她不得不認清很多問題。她和午原都是這個城市裡的小小一員,能力有限,結了婚,她更不好意思像現在這樣理直氣壯拿錢回家。午原在金錢上也不寬裕,和他結婚,她只會在經濟上更辛苦。現在午原有時間壓力,她就不想再耽誤他了,而她亦不能因為他的時間壓力,毀損自己對幸福的憧憬。文章來源:揚子晚報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台灣 no.1 HD高清成人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