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倒插門老公受不了岳母要跟我離婚

口述:倒插門老公受不了岳母要跟我離婚

  導語:我媽心疼我,雖然接受了和平,但內心總覺得我嫁給他很虧。所以,有時會針對老公,數落他的不是,說他家窮,說他沒本事等。

  俗話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歡喜。可為什麼我老公和我老媽偏偏就水火不容呢?

  為愛堅持 終成眷屬

  我和和平是大學同學,他就是傳說中的上門女婿,因此,他不可避免地成為了兄弟的笑柄,他們有事沒事就說他是“嫁”到了我家。和平家是大慶農村的,大學畢業后他在大慶找了一份讓人羨慕的高薪工作,而我卻執意要回哈爾濱陪伴父母。放棄工作還是放棄愛情,這個選擇殘酷地擺在他的面前,也讓他很痛苦。我見他很猶豫,就提出分手毅然地回了哈爾濱。哪知三個月後,和平難忍對我的思念,居然辭掉工作追到了哈爾濱,這讓我感動不已。

  和平先是靠自己找到了一個好工作,然後我答應了他的求婚。我家的經濟條件很好,商量婚事的時候,提出不要他家出一分錢,只要他和我父母住在一塊。和平和他的父母很快就答應了,也許他們正愁沒錢給兒子娶媳婦呢,這也算是皆大歡喜。不過,歡喜過後,問題接踵而來。

  老公老媽 漸生隔閡

  隨着我媽和和平接觸的增多,兩人之間漸漸有了隔閡。其實也沒什麼實質矛盾,就是我媽愛嘮叨,年紀大了,看不慣的地方就想說一說,而且我媽心疼我,雖然接受了和平,但內心總覺得我嫁給他很虧。所以,有時會針對老公,數落他的不是,說他家窮,說他沒本事等。

  起初老公還忍着,後來他就越來越煩,忍受不了的時候,他就想到了我,發老媽的牢騷,說老媽看不起他。而老媽有時則跟我說老公的不是,嫌老公不尊重她。我夾在其中左右為難,一邊是老媽,一邊是老公,他們誰心裡有不快,都找我說。

  矛盾升級 婚姻受挫

  有天晚上1點多,我聽見老公的手機短信鈴聲在響。老公睡著了,沒反應,我就順手看了一下,結果就看到了之前他發給一個好哥們兒的短信,大概內容是受不了我媽,嫌我媽嘮叨,想和我離婚。

  不是我的錯,不是我背叛他了,也不是我對他爸媽不孝順,只因為他對我媽有意見,他就要和我離婚,就把怨氣撒在我身上,我覺得自己很冤。越想越委屈,當時我就拿了瓶啤酒借酒澆愁。

  老公聽見響動,沖我嚷嚷:“那麼晚了,你瞎折騰啥?”我再也忍不住了,就質問他為什麼要發那樣的短信,是不是真想和我離婚。我倆一言不合便吵了起來。我惱了,上去打他,他還手了。那一刻,我心都碎了,向他提出離婚。

  這次打架后,老公就去單位住了。兩個多月過去,我心裡似乎還有陰影。有一次,我倆在QQ上聊天,他問我:“你覺得離婚對你傷害多一點,還是在一起對你傷害多一點?”我想了想說:“只要你以後不像上次那樣傷我的心,我們就一直過下去。”可我一提上次的事他又火了。

  婚姻走到這一步是我不想看到的,而我更不理解的是,老公為何就不能愛屋及烏,為了我包容我媽呢?

  李老師點評:

  愛屋及烏是移情,恨屋及烏也是移情。導致這場婚姻危機的原因是上門女婿和平把對丈母娘的不滿轉移到了妻子吳女士身上。

  要化解這場婚姻危機,關鍵是丈母娘要改變對女婿的看法,學會尊重女婿。妻子吳女士要在其中要起好調和左右,切忌再和丈夫大吵大鬧,火上澆油。

  吳女士和丈夫和平是大學戀,畢業分手后男友和平能千里迢迢毅然辭去大慶的高薪工作追到哈爾濱結為伉儷,說明兩人的感情基礎是牢靠的。結婚後婚姻危機四伏,主要是丈母娘低眼看人傷害了女婿的自尊心。傳統意義上的上門女婿,多數是由於家窮娶不了媳婦才肯倒插門,是被人瞧不起的。現在有些地方還流行着上門女婿姓氏要改隨女姓,結婚當天要當著女方家族人宣誓,口裡念叨“小子無能,離家上門,改名換姓,重新做人”的誓詞,場面很是屈辱。

  時代變遷,上門女婿多數也不再是被插門,但上門女婿在一些地方還是會被人瞧不起。和平為了愛情離家插門心裡已經夠委屈了,再加上丈母娘數落他家窮,沒本事,對一個為愛離家的上門女婿來說失落感可想而知。一邊是丈夫,一邊是含辛茹苦養大自己的母親,吳女士夾在其中當然很難。兩邊有苦都找吳女士訴說,這既是難題,同時也給了吳女士調和丈夫和母親矛盾的機會。

  吳女士要多和母親溝通,告訴母親不應該論家底看人,要懂得尊重女婿,尊重女兒的選擇。同時也要做好丈夫和平的工作,原諒丈母娘的嘮叨,畢竟對方已是老者,和他過一輩子的不是丈母娘而是妻子,不要因為丈母娘的嘮叨傷害了夫妻感情。妻子吳女士要創造一些機會讓丈夫和母親互相示好,甚至不惜撒一些善意的謊言。

  提前上次的事丈夫就火,說明丈夫想忘掉不愉快重新開始,吳女士最好不提。婚姻能否延續,吳女士的調和很重要。

  文章來源(心理諮詢師李永富_新浪博客)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HDé«�æ¸�æ��人å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HDé«�æ¸�æ��人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