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莫名其妙“被分手”男友稱害怕我性格
ohwologo5.png

口述:莫名其妙“被分手”男友稱害怕我性格

  導語:起初我以為他只是嚇唬我,便一個人在他家樓下晃悠,等着他良心發現回來找我。那是隆冬,半個小時后我就被凍成冰棍。

  心急火燎談戀愛

  和德武相戀兩載,從甜蜜到苦澀,從溫暖到冷漠,儘管我費心竭力地一再挽回,但似乎已是回天乏術。

  2012年,我28歲,之前的感情世界一片空白。其實我是個很有異性緣的女孩,從小到大,喜歡我的男生比喜歡我的女生多,幾個最貼心的朋友也都是男生。這跟我的性格有關,我是活潑開朗、健談幽默的人,男生們都喜歡跟我交流,他們說我是最合適的結婚對象,會讓平淡的生活多姿多彩。也正是因為眾人的誇讚和追捧,我的眼光越來越高,對於未來的那個他,我有着嚴苛的衡量標準。

  到了2012年,身邊的同學、朋友都戀的戀,婚的婚,嚴峻形勢下,我也不由得着起急來。可那時除了男同事,基本接觸不到其他異性。父母催,朋友問,心慌意亂下最容易犯錯,而認識德武就發生在那個時期。德武是我的網友,原本我是不信網戀的,所以也一直有所保留地跟他聊着。前面說過,我的異性緣頗佳,聊得久了,德武有了更進一步的想法,他提出見面。一番周折后,兩人果然見了,德武當場提出跟我處朋友的要求,其實那會兒我對他沒有絲毫感覺,但我急需一個男朋友,為了“戀愛”,我欣然應允。

  我和德武是名副其實的異地戀,我在鄭州,他在漯河,我們的戀情主要靠網絡和電話維繫。談了三個多月後,2012年9月,禁不住德武的纏磨,我去了趟他家(他自己住在漯河市區,父母住在農村老家),在他的強烈要求下,兩人有了肌膚之親。事畢,德武感激涕零,許諾會愛我惜我一生一世。而我對他的情感也在那次之後有了很大轉變,慢慢喜歡上了這個敦厚樸實的男人。憑良心說,德武離我當初的擇偶標準相差甚遠,但他性格穩重、誠懇踏實,這些優點對於時下的男人而言,難能可貴。

  2012年11月,我們先後拜見雙方家長。我父母是極開明的人,他們尊重我的選擇,只要我喜歡,他們便也喜歡。至於德武家人對我的看法(德武出生在農村,父親早年因病去世,家裡還有個大他兩歲的姐姐,是他母親含辛茹苦才將一雙兒女拉扯成人),後來德武告訴我,他媽媽喜歡我的人品和性格,唯一的不滿就是我的胖。聽了這話,我難免不悅,但我一向心寬,不久就忘到了腦後。而且,在德武家的那兩天,他的母親和姐姐都待我很好,這讓我以為她們對我是認可的,對我和德武的結合是讚許的。所以,我沒心沒肺地獨自樂着。

  莫名其妙被分手

  德武在漯河某事業單位上班,無編製,工資少得可憐,剛過兩千元,在這個物價飛漲的年代,簡直就是浮雲。德武在市區內有套房,首付是他姐姐掏的,房貸也是姐姐在還。為此,我總覺得不好意思,讓姐姐這樣付出似乎太過分了些,再加上已將自己當做他們家的人,我便開始有意識地幫這個家承擔責任。德武的吃穿自不必說,經常親自送去或快遞過去;倘若他的工資不夠花,我二話不說,立馬轉賬給他;他的房貸,我也隔三岔五地幫着還;還有暖氣費、物業費、水費電費……只要讓我碰上,都是由我負擔。其實我的家庭條件也一般,但為了愛人,為了未來的家,我心甘情願。

  德武對我的表現既驚又喜,總誇我是“老天送給他的寶貝”。2013年春節,他主動提出去我家過節(我是獨生女),這一做法讓我父母十分滿意,也讓我萬分欣慰。幾天相處下來,德武很喜歡我的家人,他對我說:“你父母是和你一樣的好人,能找到你們這一家子,真是我的幸運。”

  原以為幸福美滿會這樣順理成章地延續下去,直到我們結婚、生子,可2013年6月,問題出現了。毫無徵兆,也沒有任何緣由,德武對我的態度有了180度的逆轉,變得冷漠而生硬,幾次吵鬧后,他甚至提到分手。他說他的家人不同意我們繼續交往。為了搞清事情原委,我專門往他家打過電話,找過他媽媽,也找過他姐姐,可她們都表示婚姻大事由德武自己做主,她們不管。就這樣,我以為德武只是壓力太大,或者是婚姻恐懼症。我幫他解壓,給他安慰,希望他能走出心理陰影。在我的努力下,事情也的確有了轉機,德武不再提分手,兩人的關係也恢復如初。

  鑒於我和德武的感情日漸深厚,德武媽媽曾多次提出,希望在2014年春節前將兩人的婚事辦了,但德武一直推說太過倉促,希望將時間定在2014年的“十一”。對此,我也沒有異議,只要兩人感情好,早點兒晚點兒又有什麼關係。

  2013年年底的某個周末,我照例去漯河跟德武團聚。白天,兩人一起吃飯、逛街、看電影,沒有任何異常,但到了晚上,德武突然變得冷淡,問他怎麼了,他先是沉默,再問,他居然再次提出分手,且不給任何理由。那晚,我倆一宿沒睡,我不停地追問,他卻始終不言。

  第二天一早我回了鄭州,但我還沒死心,總覺得德武是一時迷了心智,等他想開后自然會回心轉意。

  費盡心思難挽回

  幾天後發生一件大事,我姥爺因病去世,我跟着父母回老家奔喪。德武知道這事,但他從頭至尾沒給我打過一個電話,也沒有一句安慰。德武見過我姥爺,老人對他不錯,還給過他紅包,可他就是做到了不聞不問。喪事結束后,我直奔漯河,還想跟德武好好談談,但他總是迴避,顧左右而言他。實在被逼急了,他又拿出當初的託詞:“不是我想分手,而是我的家人不喜歡你。”

  那天我到德武家時是晚上八點,兩人談到十點半。之後,他找了個借口將我從他家中帶出,說他有事要辦,讓我連夜坐車回鄭,然後徑直走了。起初我以為他只是嚇唬我,便一個人在他家樓下晃悠,等着他良心發現回來找我。那是隆冬,半個小時后我就被凍成冰棍。實在受不了,我找了個公用電話給他打過去(我的手機和行李都放在他家),聽得出,他在外面跟人喝酒吃飯。我哭了,第一次在德武面前哭泣,我罵他沒良心,可德武不為所動,只讓我別再找他,說不管我怎樣都跟他沒關係,“又不是我讓你來的”。

  我接連給德武打了三個電話,在向他保證拿到手機和行李就立即回鄭后,他這才答應回來見我。我坐在他家門口的樓梯上泣不成聲,想不到他的心竟會那麼狠,那麼絕。半個小時后,德武回來了,看着我的狼狽樣子,他重重地嘆了口氣,上前抱住了我。就在那一瞬,我從德武的嘆息和擁抱中感覺到他的真實內心——他是有苦衷的。

  我和德武再次和好,他也答應我,以後會跟我好好相守,不管外界有任何干擾,兩人都要同舟共濟,相濡以沫。

  德武是這樣說的,卻沒能這樣做,他雖然不再提分手,但對我的態度卻沒了當初的熱情。我不甘心,一次次地打電話追問緣由,他還是一如既往地把事因推給家人,但偶爾也會給我一句安慰:“別急,我會慢慢說服她們。”

  吵吵鬧鬧、分分合合中,轉眼到了現在,上個月我過了自己的三十歲生日,不能再拖了,我對自己說:如果可行,馬上結婚;如果不行,徹底分手。為了解決這件事,我直接給德武的姐姐打了電話(我知道這是犯了德武的大忌,他曾多次告訴我,有什麼事同他商量,不要涉及家人),聽我講完事情原委,姐姐連呼冤枉,說她對我沒有任何意見,完全尊重德武的選擇。隨後,我又跟德武聯繫,將姐姐的話告訴他,德武暴跳如雷,他在電話那頭一字一頓地對我說:“我們分手吧!就這麼定了!”至於原因,他說他受不了我這樣的人,說我的性格讓他害怕。

  談到放棄,我不是沒有想過,跟德武戀愛的這兩年,自尊早已沒了,但正是因為代價太大,我才不甘心就此離開。現在的我極度迷惘,不知德武對我是否還有感情,也不知他的家人到底在嫌棄我什麼,而我,是否還有繼續爭取的必要。

  請大家幫我分析,我和德武究竟有沒有未來?

  回復

  愛情是一種雙向性的情感交流,是兩顆心的深深傾慕,是兩情相悅,是一種靈魂與靈魂碰撞的火花。如果兩個人真心相愛,不需要殫精竭慮的挽留和費盡心思的討好,而且,愛你的Ta也不捨得讓你如此辛苦。所以,當Ta不在意你所付出的一切時,答案只有一個:不愛了。

  任何瘋狂愛別人而不顧自己是否被愛,或者只顧索取而不知付出的人都不會有好結局。對芝露而言,失衡的愛及早了結未必不是件好事,瀟洒轉身吧,等着你的會是更懂你的人和更美好的愛情。文章來源:東方今報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