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妻子年紀小不懂事我很想離婚
ohwologo5.png

口述:妻子年紀小不懂事我很想離婚

  導語:說實話,真想離婚,但兒子還那麼小,我不忍心讓他成長於一個父愛或母愛缺失的家庭。只是,這樣的日子還能過下去嗎?又能過多久?我實在沒有信心!

  大男小女 奉子成婚

  我已在書房枯坐3個小時,煙也抽了整整一盒,那股憤怒仍不安地上下竄走。剛才,如果不是強壓情緒,也許真要對雪萌動起拳頭,這不是第一次,也必定不是最後一次。小時候,我曾多次目睹父親對母親實施暴力,那種場景讓我肝膽俱裂,那時我發誓,以後有了自己的家庭,絕不動妻子一根汗毛,可現在,這種想法慢慢鬆動,因為雪萌可恨的時候讓我只剩一個念頭——唯有暴力才能解決問題。

  我是80后,出生成長於北方,大學畢業後來到這個城市。性格方面,大家都覺得我嚴肅嚴謹、內向木訥,再加上工作性質的影響,平日很難接觸到異性。直到28歲那年,我才交了第一個女友,也就是現在的妻子——雪萌。當時的雪萌只有20歲,剛剛技校畢業,在我們公司做實習文員。20歲的雪萌單純可愛、小鳥依人,我一見之下頓生好感。最重要的是,雪萌不像我所遇見的其他女孩——輕浮而虛榮,她總是一副呆萌的表情,雖然有時也會發嗲,但總體說來是個很踏實的姑娘。打過幾次交道后,我對雪萌有了興趣,認為她有很強的可塑性,一定能在我的引導下成為一個好妻子。

  追雪萌沒費太多時間,不久后她就成了我的正式女友,我們開始交往,然後同居。因為關係的確定,我開始幫着雪萌籌劃未來,因為她是技校畢業,學歷太低,未來的發展頗有局限性。我安排她離職,重回校園讀書,當然,所有費用都由我承擔。我對雪萌的感情既是戀人又是哥哥,事事都為她考慮,為她打算。戀愛那兩年,我們之間也發生過爭執,但大多是我讓步,以一個男人的寬容來包容她、呵護她。

  兩年後,雪萌意外懷孕。當時我只有一套40平方米的單身公寓,而且剛換了工作,各方面條件都不寬裕,但我還是想留住那個孩子。跟雪萌商量,她倒不太樂意,於是,我給了她兩個選擇:要麼結婚生子,一切正常;要麼做掉孩子,我們分手。我承認,在這件事情上,自己耍了心眼,將了雪萌一軍,因為我已經年過而立,成家立業迫在眉睫,而雪萌才二十齣頭,結婚於她而言顯得太過倉促,也不那麼公平。

  最終,在家人的壓力下,雪萌同意跟我結婚。她是獨生女,岳父母都想把婚禮辦得風光體面,其實我在內心裡很不贊同那些無聊而繁瑣的俗套,但出於對雪萌的歉疚以及對岳父母的尊重,還是緊鑼密鼓地買房(從看房到買房,只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拍婚紗照,訂酒店,一切都以“讓雪萌滿意”為原則。

  雪萌第一次讓我傷心是在婚禮的前幾天,那時我父母已從老家趕來。因為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她當著我父母的面跟我鬧彆扭,又哭又鬧,委屈得不行,甚至揚言罷婚、做掉孩子。為了大局,我忍氣吞聲地哄她,答應她的所有條件,我還安慰自己:那不是她的本性,只因為她肚裡懷着孩子,情緒不穩……

  三代同堂 矛盾叢生

  婚後不久,孩子出生,問題隨之而來。我們的新房和岳父母家在同一小區,岳母也退休在家,按理說,由岳母來帶孩子最方便不過。可偏偏岳母在那時摔斷了腿,傷筋動骨一百天,自然是指望不上了。於是,我只有將老媽從老家接來幫忙。其實我媽的身體也不好,之前剛做過手術,但為了兒子,為了孫子,她還是不辭辛苦地帶着各種土特產,千里迢迢從老家趕來。

  雪萌對孩子並不上心,除了餵奶,其他的一概不管,她心裡一直存着怨氣,怨我讓她早早生子,沒能盡情享受人生。偏巧我兒子也不是省油的燈,什麼毛病都讓他佔全了:早產,黃疸不退,愛哭,夜裡必須由人抱着睡……我和我媽整晚整晚地伺候着這個小冤家,而雪萌卻在卧室里睡得香甜無比。我的產假休完后,家裡的活計都落在我媽一人身上。岳父是個懂禮的人,每日過來幫着做飯,但說實話,那手藝着實不敢恭維。因為累,再加上飲食不慣,我媽的身體狀況愈發不好,短短兩個月就瘦了將近十斤。在這一點上,雪萌顯得相當缺乏教養,她不但沒有體貼和關懷,反而對我媽頤指氣使。有天我下班回家,我媽一邊抱着孩子一邊還在擦地,雪萌居然悄悄對我說:“你媽幹活真不利索,擦過的地還有水漬,跟沒擦一樣。”我的火氣一下子就上了頭,當時就想踹她兩腳,可我忍住了,不想嚇着我媽,也不想嚇着孩子。

  孩子百天後,因為老家有事,我媽不得不匆忙趕回。她剛走沒兩天,家裡便亂了套,各種髒亂差自不必說,關鍵是孩子,開始頻繁生病:拉肚子,發燒,沒個間歇。我的工作也忙,平時很難幫上忙。一番權衡和商量后,只得將雪萌和孩子送回老家,還得靠我媽照顧。

  突然間換了個地方,又是人生地不熟,自然有許多不適應,為此,雪萌幾乎天天給我打電話抱怨。這些我都能理解,所以也都是以勸慰為主,我向她許諾,一旦事情理順,會儘快接他們回家。

  有次雪萌和我弟妹出門逛街,把兩個孩子(我兒子和我5歲的侄女)都留給我媽照看,晚上逛完回去,發現家裡沒飯,居然又給我打電話:“你媽怎麼回事兒啊?帶着兩個孩子也不知道跑哪裡去了,天都黑了,連飯都不做!”我快氣蒙了,當著辦公室里所有同事的面狠狠罵了句“去你媽的”,然後掛斷電話。後來我想,如果那會兒我在現場,一定會毫不客氣地給她兩記耳光。

  還有一次,我正好出差路過老家,順便看望他們。老家有個同學曾向我借過兩萬元錢,見我回家便過來銷賬,我順手把錢給了我媽。晚上,事情被雪萌知曉,衝著我大發雷霆。我幫她算賬,她和孩子的吃住都在我媽家,孩子每月的奶粉都要上千元,給我媽生活費難道不應該?況且當初買房時,我爸媽毫不猶豫地贊助十萬元,岳父母可是一分都沒掏。我好話講了一籮筐,雪萌仍是不依不饒,逼我發誓:以後家裡的所有錢物必須由她來管,房主也只能寫成她的名字。

  新仇舊恨 婚姻瀕危

  孩子周歲后,我把他們接了回來,我媽也跟着過來,因為雪萌根本不具備照顧孩子的能力。依然是吵,每天都吵。冬天裡,我媽怕孩子感冒,不願天天給他洗澡,雪萌不同意,吵。我媽給孩子沖奶粉,雪萌嫌洗得不幹凈,吵。我媽帶孩子去樓下玩,孩子學走路時摔了一跤,雪萌心疼,吵……爭吵無休無止,甚至發展到要跟我離婚的地步。雪萌從心底里認為,兒子是我媽的孫子,看孫子是奶奶的任務。我曾無數次心平氣和地跟她談:孩子是我們的,我們沒能力照顧,拜託父母來幫忙,就要帶着感恩的心跟他們相處,就算是受點兒委屈也應該。每次說起這些,雪萌也都點頭稱是,可轉過臉就又是老樣子了,依然故我。

  今天下午,我早早從公司里回來,陪着一家老小吃了頓飯,又幫着我媽收拾了碗筷,這才進書房整理一份材料。晚上9點左右,雪萌急吼吼地闖進來,一臉的不滿和不屑:“看你媽多臟,廚房裡的地也不拖,我進去拿東西,差點兒被地上的油滑一跤。”我的火騰地一下就上來了,直想抬手抽她。廚房的地髒了,難道你就不能動手拖一拖?孩子現在事事依賴我媽,吃飯要我媽喂,睡覺也讓我媽哄,半夜醒來也是哭着喊奶奶……作為一個母親,雪萌難道不覺得慚愧?還有臉來抱怨我媽?忍着要揍雪萌的衝動,我讓她立即滾蛋,連跟她講道理的力氣都沒有,腦子裡嗡嗡地響着,只想這個人永遠從我面前消失。

  這是我的悲哀,不該太過自負,妄想可以通過自己的能力,跨地域、跨年齡地組建一個美滿家庭,把雪萌培養成理想中的賢妻良母。這也是雪萌的悲哀,不該將青春耗費在一個有大男子主義、不夠細緻浪漫的老男人身上。這也是我父母的悲哀,不該養大一個孩子,卻任他去往外地生活,還要忍辱負重地照顧兒子的兒子。說實話,真想離婚,但兒子還那麼小,我不忍心讓他成長於一個父愛或母愛缺失的家庭。只是,這樣的日子還能過下去嗎?又能過多久?我實在沒有信心!

  回復

  都說“一進圍城,苦不堪言”,可既然進去了,只有努力適應,破城而出,那是下下之策。在記者看來,雪萌也無大錯,只要丈夫做好“雙面膠”,學會巧妙而利落地處理家庭關係,很多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關於雪萌對孩子的“不負責”,也許正如斌建所言,她還不夠成熟,還沒有感受到足夠的壓力,多給她些時間,會慢慢好起來。再說雪萌對婆婆的抱怨(其實更像撒嬌),在女人眼中,丈夫自然是最親最近的人,她的那些話,不說給你聽又能跟誰講?總比與婆婆直接衝突要好很多吧?

  所謂家和萬事興,家事是從來不需要講道理的,有的時候,經營家庭需要用點小智慧,平衡各位成員間的關係。如果婆媳有矛盾,作為兒子和丈夫,你一定要首先反省自我:是不是不作為和火上澆油了?文章來源:東方今報

[email protected](微博)

看看這個吧

ohwologo5.png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ohwologo5.png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