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感 » 口述:老公離家出走逼我離婚該怎麼辦

口述:老公離家出走逼我離婚該怎麼辦

  導語:這些在我看來不值得一提的小吵小鬧卻在老公心中日積月累,終於有一天他爆發了,只是他的爆發和別人不一樣,他離家出走。

  我和老公是1996年在菜市場上相識的,當時我們都在那兒賣菜。我家在鄭州郊區,老公家在農村,條件不是很好。當時不顧我家人的反對,在沒有婚禮,沒有任何親人的祝福下,我們就私定終身了。

  婚後的幾年裡,日子雖然過得清苦,但總的來說還是平淡而幸福的。我們一直賣菜,每天早上3點多我就要出去進菜,上午賣菜,一有空還得洗衣、做飯、收拾屋子,一到晚上累得倒在床上就不想動。當然,老公也會幫忙賣菜,有時做做飯、洗洗衣,但是2000年,因為需要聯繫客戶,老公買了部手機后。他一有空就抱着手機不放,不停地接發短信,一看到他玩手機,我就忍不住數落他。

  我這人脾氣不好,有些驕橫,但我說他也是為了我們這個家,我希望老公能和我一樣忙碌起來,趁着我們還年輕,多掙些錢,可是每次我說得輕了,他不當回事,說得重了,他就嫌煩。為此,我們經常小吵小鬧,不過我都沒放在心上。可誰知,這些在我看來不值得一提的小吵小鬧卻在老公心中日積月累,終於有一天他爆發了,只是他的爆發和別人不一樣,他離家出走。

  老公離家那些天,我既要照顧兒子,又要忙着生意,還要到處尋找他,整個人心力交瘁,疲憊不堪。後來我託人通過手機定位,終於在一個小旅館里找到了老公。望着已經10多天不見的老公,委屈的淚水再也抑制不住奪眶而出。

  原先還想質問他離家出走的原因,但是在看到老公后,我什麼也不想問了,只要找到他,只要他願意回家就好。在我看來,一個家的完整比什麼都重要。

  我以為日子會這麼一直平靜地過下去,可沒想到,今年年後,老公又一次離家出走了。去年,老公在賣菜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女人,對方在一個小吃店當服務員。倆人走得很近,每次老公去送菜,原本最多只需20分鐘,可他常常一去就是一個多小時。

  為此我和老公之間發生了好幾次口角,每次老公都極力否認,甚至極力維護那個女人。這讓我更為惱火,為了斷了老公和那女人的聯繫,我果斷地結束了和那個小吃店的生意。可沒想到,老公竟然背着我,偷偷地繼續給那邊送菜。

  這之後,我一有氣就會拿這事數落老公,他則變本加厲,更加沉迷於網絡,天天抱着手機上網,在QQ上聊天。我對網絡一竅不通,但聽孩子說,他爸有好幾個QQ,好友幾乎都是女的。吵得多了,我的心也涼了下來,反正說了他也不愛聽,後來乾脆我也來了個180度轉變,不再答理他,除了生意上的事,我倆幾乎啥話都不再說。突然有一天晚上,直到夜裡11點多了,他還沒回來,我心裡有些不安,就出去找他,結果沒找到,給他打電話,打了兩遍,手機通了,卻沒人接,後來乾脆關機了。我意識到老公可能又離家出走了。

  我進了老公的QQ空間,看到他在日誌里寫道:“我很煩。”但到底煩什麼,他沒有說。不久前,我意外接到了老公的電話,那時他離家出走已經半個多月了。我質問他為什麼又要離家出走。他說他絕沒有做過對不起我的事,只是我太嘮叨,太強勢,什麼事都要管,他感覺自己沒有自由,還說他不想再過這樣的日子,不想和我再過下去了。我問他:“不和我過了,那孩子怎麼辦?”可我話音剛落,他就把電話掛斷了。

  老公離家就兩個月了。我很擔心他,我知道他很煩,可是我希望他在考慮他的自由,也能多想想我們這個家,想想自己的責任。另外,我還想對他說,逃避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不管他有什麼決定,就算他真的不想和我過了,我都希望他能回來,我們面對面解決。

  胡女士對待老公的方式,像嘮叨的媽媽對待淘氣的孩子。媽媽不停的嘮叨,抱怨孩子這不對哪不對,孩子受不了跑了,媽媽急了,到處找孩子,找回孩子后,老毛病又犯了,於是孩子又跑了。如此反覆,孩子終有一天會不回家的。因為媽媽不相信他,不滿意他,他在這個家裡找不到自信,找不到自由,甚至找不到溫暖。

  夫妻之間最重要的是信任,是平等,失去信任和平等的夫妻遲早是要出事的。胡女士懷疑老公有外遇,不準老公和小吃店的女工接觸,私自進入老公的QQ空間。更要命的是,孩子也搭進去了,說爸爸的好友幾乎都是女的。這當然不能證明老公出軌,老公急了,不承認,解釋,胡女士不相信,老公很難受。

  回復:

  胡女士和老公的日子是瑣碎的,辛苦的。老公在家忙裡偷閒玩玩手機胡女士不準,在外利用送菜的機會和小吃店女工聊聊天胡女士不得。身體被生活栓死了,思想被胡女士管制了。在這樣的雙重壓制下,老公找不到平等,找不到自由,想不煩都難。情緒是需要出口的,老公找不到出口,於是吃准了媳婦的軟肋——怕老公跑,怕離婚。胡女士逼出了老公的應對策略——你逼我就跑,再逼我就不和你過了,直到你不敢逼我。

  胡女士是愛老公的,希望老公變得更優秀,可這種改變是老公不需要的,或者說是老公做不到的。胡女士的愛成了強人所難。強人所難不是愛,是赤裸裸的傷害。愛是接納,是溫暖的傳遞,是在溫暖中的共同成長。

  如果胡女士能多欣賞老公的優點(賣菜,做飯、洗衣),給老公一些自信,把居高臨下換成商量的口吻說出對老公的期待,讓老公能從胡女士身上找到一些妻子的依賴,家庭的溫暖,讓家比小旅店更溫馨,老公肯定不會再失蹤。

  文章來源(心理諮詢師李永富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看看這個吧

口述:面對老婆的質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導語:我升了經理后,加班、 ...

口述:喜歡的女孩總叫我別對她太好為什麼

  導語:妹子很嬌氣。她家裡總 ...